山西大学东山新校区发现三座西晋墓,南朝罗定

2019-09-03 作者:考古   |   浏览(76)

南朝罗定鹤咀山墓位于罗定市罗镜镇鹤咀山,1983年清理,为夫妇合葬墓。平面呈“艹”字形,长9.3米、宽4.5米。墓早年被盗,券顶塌陷。并列两个甬道各长3.1米、…

图片 1

      为配合山西大学东山新校区的建设,2017年7月4日至9月28日,山西省考古研究所、太原市文物考古研究所与山西大学历史文化学院考古系组成联合考古队,对校区内发现的墓葬进行了第一阶段的发掘。

  来源:山西晚报  文:孙轶琼 

南朝罗定鹤咀山墓位于罗定市罗镜镇鹤咀山,1983年清理,为夫妇合葬墓。平面呈“艹”字形,长9.3米、宽4.5米。墓早年被盗,券顶塌陷。并列两个甬道各长3.1米、宽1.54米,前后均有券门,前门有九级台阶,前室不分隔,宽4.5、进深1.36米。后室用砖墙分隔为两棺室,长4.82米,北室宽1.64米、南室宽1.56米。墓壁系用顺砖砌成,后壁凿山砌筑,均砌有券顶和直棂窗。后室地面比前室高出36厘米,用七道台阶相连。两棺室地面均有七个木柱洞,棺椁和木柱均已腐朽无存,铺地砖呈“人”字形错缝平铺。

M2 全景

  M2全景

图片 2

墓室内尸骨无存,南室发现棺钉24枚,北室发现棺钉33枚,北室有砚、茶杯等随葬物,墓主人应为男性;南室有金饰物、铁剪、铜镜等随葬物,墓主人应为女性。

为配合山西大学东山新校区的建设,2017年7月4日至9月28日,山西省考古研究所、太原市文物考古研究所与山西大学历史文化学院考古系组成联合考古队,对校区内发现的墓葬进行了第一阶段的发掘。

  M3全景

  近日,记者从太原市考古所了解到,在山西大学东山新校区内发现三座墓葬,其中一座为多室砖墓,两座为单室墓。初步判定这三座墓葬为西晋时期墓葬,均已被盗,仅出土少量随葬品。

出土随葬器物68件,有罐、碗、杯、砚台、束颈瓶、金饰、铜镜、铁剪、滑石猪等。出土的青釉瓷器、釉色滋润。罐为四耳,六耳,通体修长。滑石猪长4厘米,用本地石英石雕刻而成。南室发现的半面铜镜反映当时的埋葬风俗。两件金饰物出土时色泽璀灿。金指环小巧玲珑,由纹路清晰的金丝扭成,金手镯扁凸形,用简易的冲压工具制成,表面刻有四组栩栩如生的神兽瑞草图案,带有西亚风格,甚为罕见,是极精美的艺术珍品。

图片 3

  山西大学东山校区位于山西省太原市小店区老峰村西南,本次发掘采用探方发掘法,地层发掘情况为:第①层为耕土层,第②层为近现代扰土层,三座墓葬均开口于②层下,打破生土。三座墓葬位于校区东南角,M2、M3、M4自东南向西北依次排列,M2为多室砖墓,M3和M4为单室墓。三座墓葬均已被盗,仅出土少量随葬品。

  山西大学东山校区位于太原市小店区老峰村西南,三座墓葬位于校区东南角。多室砖墓由墓道、甬道、前室、后室、东西两侧耳室组成。主室平面形状为方形,东西长285厘米、南北长276厘米,墓室残高290厘米。墓顶已被破坏,推测为穹窿顶。墓室底部为“人”字形平铺青砖。墓室内发现三堆散乱的人骨,可能是被偷盗者翻乱。该墓葬出土随葬品7件,分别是前室出土1件小陶盏,1面“位至三公”铜镜以及一些残破的云母片;西耳室出土2个小陶盏;东耳室出土3件小陶罐。

M3全景

  M4出土的陶罐

  据介绍,该墓葬出土的“位至三公”铜镜与太原尖草坪西晋墓和太原化学工业集团有限公司西晋墓出土的铜镜纹饰相同;陶盏与北京顺义西晋墓出土的相似。一主室三侧室的多室砖墓墓葬形制与太原化学工业集团有限公司西晋墓非常相似。由此推测该墓年代为西晋时期。

山西大学东山校区位于山西省太原市小店区老峰村西南,本次发掘采用探方发掘法,地层发掘情况为:第①层为耕土层,第②层为近现代扰土层,三座墓葬均开口于②层下,打破生土。三座墓葬位于校区东南角,M2、M3、M4自东南向西北依次排列,M2为多室砖墓,M3和M4为单室墓。三座墓葬均已被盗,仅出土少量随葬品。

  M2 位于校区东南角,该地地势最低,修运渣土的土路时已将地表耕土去除,直接暴露第②层,近现代活动对墓室扰动严重,尤其是西侧对墓室破坏严重。在前室与东侧室墓顶发现两处盗洞,盗扰严重。

  此外,在多室墓葬的西北侧,是一座单室墓,该墓葬形制为斜坡墓道的长方形土洞墓,墓道位于墓室南侧,封门砖用条砖垒砌为“人”字形封堵,上部早年已被盗墓者拆除。甬道为砖券。墓顶已被破坏,墓室长296厘米、宽178-202厘米,距地面深170厘米。墓室地面散乱铺有碎砖。墓室内南北放置两具木棺,头挡朝外,为夫妻合葬墓。由于盗掘,棺内人骨不全,大部分被扔在棺外。该墓葬出土随葬品7件,甬道内出土1个陶盏、2个陶罐和1面“位至三公”铜镜。在墓室东南角出土1个陶罐,1枚五铢钱,1枚大泉五十。在西侧棺内还出土1枚五铢钱。其中甬道出土的陶罐、铜镜与太原尖草坪西晋墓、太原化学工业集团有限公司出土的陶罐形制、铜镜纹饰相同。初步推测该墓年代为西晋时期。

图片 4

  M3 出土的“位至三公”铜镜

  另一座单室墓,墓葬形制为斜坡墓道的长方形土洞墓,墓道长500厘米、宽100厘米,墓室平面形状为长方形。墓室地面散乱铺有碎砖。墓室内放置一具木棺,头挡朝墓门,头挡宽58厘米、脚挡宽40厘米、长214厘米。棺内仅存头骨与少量肢骨,从头骨推断为男性,葬式无法判断。棺内头挡处可见一块石灰枕。该墓葬随葬品仅有1件细颈鼓肩陶壶,出土于封门砖上。该陶壶与太原尖草坪西晋墓出土的陶壶器形、纹饰相同,推测也应为西晋时期墓葬。该墓紧挨另一座单室墓,且墓葬形制相同,推测应为同一家族墓地。

M4出土的陶罐

  墓葬形制为多室砖墓,由墓道、甬道、前室、后室、东西两侧室组成。墓道被压在校园外的水泥公路下,未进行发掘。墓室方向为180°。封门砖后为甬道,甬道平面形状近方形,长80厘米、宽84厘米、高126厘米,地面用青砖错缝平铺。

  山西地区发现的西晋墓葬非常少,目前仅见太原尖草坪西晋墓与太原化学工业集团有限公司西晋墓两座。山西大学东山校区的三座西晋墓虽然被盗,但通过残存的陶罐、铜镜和墓葬形制可以判定出墓葬的年代为西晋时期。这三座墓丰富了山西西晋墓的墓葬形制,为进一步研究北方地区西晋历史文化提供了新的材料。

M2  位于校区东南角,该地地势最低,修运渣土的土路时已将地表耕土去除,直接暴露第②层,近现代活动对墓室扰动严重,尤其是西侧对墓室破坏严重。在前室与东侧室墓顶发现两处盗洞,盗扰严重。

  墓室砌筑方法为先挖前室土圹,再向东、西、北三面掏土洞,最后砌砖。主室平面形状为方形,东西长285厘米、南北长276厘米,墓室残高290厘米。墓顶已被破坏,推测为穹窿顶。墓室底部为用“人”字形平铺青砖。墓室内发现三堆散乱的人骨,可能为盗扰翻乱。

图片 5

  东西侧室位于主室两侧,有甬道相连。两个侧室平面形状均为长方形。西耳室墓顶破坏严重,仅剩墓壁部分,长280厘米、宽155厘米、残高150~172厘米,室内东西向并列放置三个木棺,仅残留少量人骨、棺底白灰与木板痕迹。东耳室墓顶除盗洞破坏外,其余部分保存较好,东西长250厘米、南北宽160厘米、高266厘米。两侧室地面错缝铺砖。后室结构与两侧室相同,墓顶保存完好。南北长280厘米、东西宽170厘米、高210厘米。地面错缝铺砖。墓室内仅剩一个头骨及零散人骨。

M3 出土的

  M2出土随葬品7件,分别是前室出土1件小陶盏,1面“位至三公”铜镜以及一些残破的云母片;西耳室出土2个小陶盏;东耳室出土3件小陶罐。出土的“位至三公”铜镜与太原尖草坪西晋墓和太原化学工业集团西晋墓出土的铜镜纹饰相同;陶盏与北京顺义西晋墓M11出土的相似。一主室三侧室的多室砖墓墓葬形制与太原学院工业集团西晋墓非常相似。根据铜镜纹饰、陶器器型及墓葬形制初步推测该墓年代为西晋时期。

“位至三公”铜镜

  M3 位于M2的西北侧。墓葬形制为斜坡墓道的长方形土洞墓,墓道位于墓室南侧,长438厘米、北侧宽114厘米、南侧宽58厘米,坡度为24°,距地表50~170厘米。墓道方向为200°。

墓葬形制为多室砖墓,由墓道、甬道、前室、后室、东西两侧室组成。墓道被压在校园外的水泥公路下,未进行发掘。墓室方向为180°。封门砖后为甬道,甬道平面形状近方形,长80厘米、宽84厘米、高126厘米,地面用青砖错缝平铺。

  封门砖用条砖垒砌为“人”字形封堵,上部早年已被盗墓者拆除。甬道为砖券。墓顶已被破坏,墓室长296厘米、宽178~202厘米、残高98厘米,距地面深170厘米。墓室地面散乱铺有碎砖。墓室内南北放置两具木棺,头档朝外,为夫妻合葬墓。由于盗掘,棺内人骨不全,大部分被扔在棺外。

墓室砌筑方法为先挖前室土圹,再向东、西、北三面掏土洞,最后砌砖。主室平面形状为方形,东西长285厘米、南北长276厘米,墓室残高290厘米。墓顶已被破坏,推测为穹窿顶。墓室底部为用“人”字形平铺青砖。墓室内发现三堆散乱的人骨,可能为盗扰翻乱。

  M3出土随葬品7件,甬道内出土1个陶盏、2个陶罐和1面“位至三公”铜镜。在墓室东南角出土1个陶罐、1枚五铢、1枚大泉五十。在西侧棺内还出土1枚五铢钱。其中甬道出土的陶罐、铜镜与太原尖草坪西晋墓、太原化学工业集团有限公司M1出土的陶罐形制、铜镜纹饰相同。初步推测该墓年代为西晋时期。

东西侧室位于主室两侧,有甬道相连。两个侧室平面形状均为长方形。西耳室墓顶破坏严重,仅剩墓壁部分,长280厘米、宽155厘米、残高150~172厘米,室内东西向并列放置三个木棺,仅残留少量人骨、棺底白灰与木板痕迹。东耳室墓顶除盗洞破坏外,其余部分保存较好,东西长250厘米、南北宽160厘米、高266厘米。两侧室地面错缝铺砖。后室结构与两侧室相同,墓顶保存完好。南北长280厘米、东西宽170厘米、高210厘米。地面错缝铺砖。墓室内仅剩一个头骨及零散人骨。

  M4 位于M3的西北侧,紧邻M3,地势较M3高2米。墓葬形制为斜坡墓道的长方形土洞墓,墓道长500厘米、宽100厘米,距地表100~310厘米,坡度为25°。墓道方向为193°。

M2出土随葬品7件,分别是前室出土1件小陶盏,1面“位至三公”铜镜以及一些残破的云母片;西耳室出土2个小陶盏;东耳室出土3件小陶罐。出土的“位至三公”铜镜与太原尖草坪西晋墓和太原化学工业集团西晋墓出土的铜镜纹饰相同;陶盏与北京顺义西晋墓M11出土的相似。一主室三侧室的多室砖墓墓葬形制与太原学院工业集团西晋墓非常相似。根据铜镜纹饰、陶器器型及墓葬形制初步推测该墓年代为西晋时期。

  封门砖用条砖垒砌为“人”字形封堵,上部早年已被盗墓者拆除。甬道为砖券,宽78、长64、高110厘米。墓室平面形状为长方形,长270厘米、宽130~186厘米、高146厘米。墓室地面散乱铺有碎砖。墓室内放置一具木棺,头档朝墓门,头档宽58厘米、脚档宽40厘米、长214厘米。棺内仅存头骨与少量肢骨,从头骨推断为男性,葬式无法判断。棺内头档处可见一块石灰枕。

M3  位于M2的西北侧。墓葬形制为斜坡墓道的长方形土洞墓,墓道位于墓室南侧,长438厘米、北侧宽114厘米、南侧宽58厘米,坡度为24°,距地表50~170厘米。墓道方向为200°。

  M4随葬品仅有1件细颈鼓肩陶壶,出土于封门砖上。该陶壶与太原尖草坪西晋墓出土的陶壶器型、纹饰相同,推测也应为西晋时期墓葬。该墓紧挨M3,并且墓葬形制相同,推测应为同一家族墓地。

封门砖用条砖垒砌为“人”字形封堵,上部早年已被盗墓者拆除。甬道为砖券。墓顶已被破坏,墓室长296厘米、宽178~202厘米、残高98厘米,距地面深170厘米。墓室地面散乱铺有碎砖。墓室内南北放置两具木棺,头档朝外,为夫妻合葬墓。由于盗掘,棺内人骨不全,大部分被扔在棺外。

  山西地区发现的西晋墓葬非常少,目前仅见太原尖草坪西晋墓与太原市化学工业集团有限公司西晋墓两座。山西大学东山校区的三座西晋墓虽然被盗,但通过残存的陶罐、铜镜和墓葬形制可以判定出墓葬的年代为西晋时期。这三座墓丰富了山西西晋墓的墓葬形制,为进一步研究北方地区西晋历史文化提供了新的材料。(山西大学历史文化学院 山西省考古研究所 太原市文物考古研究所 武夏 赵杰 郝军军)

M3出土随葬品7件,甬道内出土1个陶盏、2个陶罐和1面“位至三公”铜镜。在墓室东南角出土1个陶罐、1枚五铢、1枚大泉五十。在西侧棺内还出土1枚五铢钱。其中甬道出土的陶罐、铜镜与太原尖草坪西晋墓、太原化学工业集团有限公司M1出土的陶罐形制、铜镜纹饰相同。初步推测该墓年代为西晋时期。

    (来源:中国文物信息网 作者:武夏 赵杰 郝军军)

M4  位于M3的西北侧,紧邻M3,地势较M3高2米。墓葬形制为斜坡墓道的长方形土洞墓,墓道长500厘米、宽100厘米,距地表100~310厘米,坡度为25°。墓道方向为193°。

封门砖用条砖垒砌为“人”字形封堵,上部早年已被盗墓者拆除。甬道为砖券,宽78、长64、高110厘米。墓室平面形状为长方形,长270厘米、宽130~186厘米、高146厘米。墓室地面散乱铺有碎砖。墓室内放置一具木棺,头档朝墓门,头档宽58厘米、脚档宽40厘米、长214厘米。棺内仅存头骨与少量肢骨,从头骨推断为男性,葬式无法判断。棺内头档处可见一块石灰枕。

M4随葬品仅有1件细颈鼓肩陶壶,出土于封门砖上。该陶壶与太原尖草坪西晋墓出土的陶壶器型、纹饰相同,推测也应为西晋时期墓葬。该墓紧挨M3,并且墓葬形制相同,推测应为同一家族墓地。

山西地区发现的西晋墓葬非常少,目前仅见太原尖草坪西晋墓与太原市化学工业集团有限公司西晋墓两座。山西大学东山校区的三座西晋墓虽然被盗,但通过残存的陶罐、铜镜和墓葬形制可以判定出墓葬的年代为西晋时期。这三座墓丰富了山西西晋墓的墓葬形制,为进一步研究北方地区西晋历史文化提供了新的材料。

(来源:中国文物信息网 作者:山西大学历史文化学院  山西省考古研究所  太原市文物考古研究所  武夏  赵杰  郝军军)

本文由德赢vwinac米兰发布于考古,转载请注明出处:山西大学东山新校区发现三座西晋墓,南朝罗定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