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是怎样的一个人,丁谓是如何被人撵下台的

2019-10-31 作者:考古   |   浏览(146)

丁谓是北宋时期宰相,也是当时著名的天才,步入官场之后一路顺风,登上高位。为官作宰,青史留名,大概是旧时代每一位读书人的志向。丁谓的确是青史留名了,但是他的名声却并不怎么好。 丁谓此人在历史上的评价很有争议,有说他好的,也有说他不好的,最后一切的争议全都定在了“五鬼”,他是宋真宗一朝的“五鬼”之一,备受后人非议。 作为一位历史人物,我们在评价他的时候不应该拘泥于已经定型的评价,而应该客观的全面的去看待此人,这才是符合实际的。 丁谓是一个奸臣、幸臣这一点我们毫不怀疑。他陷害忠良,专权擅政,将朝堂变成他的一言堂。但是他实际山也是一位非常有才华的人,他有过目不忘之能,多才多艺,天象占卜、书画棋琴、诗词音律,无不通晓。甚至当时著名的文学家将他的文章与韩愈、柳宗元这样的大家相比。他有手腕有手段还有胆识,可惜的是聪明人没有走正途。 一举三得这个成语大家都知道,但却不知道这个成语其实出自丁谓。丁谓奉命修复失火的宫殿,这个工程极其庞大,光是从郊外运土烧砖,将码头运来的建筑材料运回来,以及清理宫中废弃宫殿的垃圾就已经是一笔大开销了。但是当时国库空虚,而皇帝还要修的华美贵气,费时费力费财的东西,如何能在没有多少钱财的情况下完成呢?丁谓想了一个办法。 他首先在宫外到郊区向外挖了几条大沟,然后将挖出的泥土用来烧砖。随后将汴河中的水从码头运回来,然后用小舟和木筏将建筑材料从码头运回来,省了不少的人力。最后等宫殿修好之后,他将所有的建筑垃圾用来填补沟壑,顺利将宫殿修好,还节约了许多钱财和物力。 再来说,当初峡路一带少数民族因不堪压迫,在边境地区纠众反抗,形成一股势力。丁谓当时奉命前去镇压反叛,但是到了那个地方,丁谓并没有制定什么计划,反而只身入敌营,与领头人谈话。 丁谓对少数民族的头领说,只要他们能接受招抚,过往一切都可以不追究,并且给他们看了皇帝的诏令。随后又给了他们许多的锦袍、银帛,使他们感激涕零,纷纷表示愿意世代奉贡朝廷,并将誓言刻录石柱竖在边境上。就这样不费一兵一卒,丁谓成功安抚了少数民族人民。后来他又以以盐换粮的方法,解决了边军粮饷问题。并且嘱咐后继者:“只要朝廷所派的官,不邀功生事,以安静为胜,就能安宁无事。”如此保得安宁。 景德元年之时,宋辽发生战阵,契丹骑兵纷纷南下。北方人民极度不安,纷纷为躲避战难,选择了渡过黄河。因为选择渡河的人民众多,当时的船夫坐地起价,不肯及时的将老百姓渡过岸去。 丁谓知道这个情况之后,当即去死囚牢里提出一批囚犯,将他们装作船夫模样,当着众人的面给斩了头。如此杀鸡儆猴,给以颜色,才让船夫知道官府对他们是要杀头的,如此才老实下来,安安分分的渡人们过河。丁谓就这样,安然的解决了问题,使黄河北边的百姓不到三天都成功渡河。 丁是能干实事的官员,这是肯定的,光从他干的这些事儿就能看出他本人是有才的。不过他在得势之后,却也打压过寇准等忠臣,让他们冤死异乡。丁谓是一个非常矛盾的人,如果要客观的评价他,我觉得有一句话是非常合适的。“子系中山狼,得知便猖狂”,这句话显然很适合丁谓。在他没有登上权利的巅峰之时,他的的确确是能办实事的好官。但是当他为官作宰,成为宰相,拥有极高的权势之后,他便开始专权擅政,大作拦权之事,成为了一位不折不扣的小人。宋真宗一朝后期出现的各种政治混乱,财政困窘的问题,绝对有他的一份功劳。 以上内容由整理发布,部分内容来源于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丁谓是谁,可能有些人并不是很熟悉,但是”一举三得“这个成语大家应该都知道。意思就是只出一份力,最后却能有三样的成果,经常形容省时又省力的行为。本文的男主角,实际上就是”一举三得“的主人公,正是因为他才有了这个成语。 宋真宗大中祥符年间,一场大火在皇宫燃起,许多建筑被这场大火烧毁。当时宋真宗要求重建玉清昭应宫,但是左右大臣都对此表示反对。因为重建此共,工程庞大,规制宏丽,建筑分为2610区,共计有3600余楹。如此庞大的规模,便只是从公外地运送材料入京就已经是一笔大花销,更不用说其他的财力物力以及技术难关。 宋真宗下定了决心要修造宫殿,无人肯应,最后还是丁谓赞同,此事便落在了丁谓的头上。 重建宫殿除了钱财之外,还有三大难点。建筑要用许多的泥和砖头,此事自然不能在京城近郊办,只能到郊外去挖泥土烧砖。路途遥远,需要花费很大的人力。第二就是大批的建筑材料都要从外地运来,码头在汴河郊外,同样很远。三就是原有建筑的许多碎砖破瓦等垃圾清运出京城,又是一笔大支出。 三大难题摆在面前,丁谓凭什么敢应下?自然是因为丁谓有能力,有信心办成此事!丁谓确实有才,他完美的解决了三大难关。 首先烧砖用的泥,他从施工现场,也就是建筑场所向外挖了好几条大沟。从沟里挖出来的新土,被丁谓用来烧砖建筑用,这就解决了从郊外挖土费时费力的问题。 其次,他从城外将汴河里的水引入挖出来的大沟之中,从外地运来的建筑材料,诸如木材石料这一类的,就从这些沟渠中运进京。这就完美解决了建筑材料运输的问题。 最后一点,就是原有建筑所剩的建筑垃圾。这一点更轻松,等建筑材料都运完了,丁谓让人将沟中的水排掉,然后将建筑垃圾全部填入沟中,使大沟再次变为平地。 就是这样一举三得,不仅节约了财力物力,更节约了时间。建筑玉清昭应宫若是按照以往建筑时间来计算,起码要用十五年,但是丁谓却生生将时间缩短了一般,只用了七年的时间就将宫殿修成。 丁谓此举让皇帝大为满意,深受赞扬,对他的管路高升助力颇多。同时他也为中华词库留下一举三得之词,也给如今的建筑工程留下一个典型事例。 丁谓在历史上的评价并不高,他虽然才敢不错,但是却也是一位幸臣。历史上因为他而被贬谪的能臣并不少,他也靠手段登上了宰相之位。但是如今我们都知道,丁谓的结局并不好,最后被罢黜宰相之位,贬谪外地。那么是谁有能力,将不是一般聪明的丁谓赶下台的呢?说到这儿我们就要提一个人,就是丁谓为宰相之时的副相王曾。 王曾是壬寅科状元,似乎是个没有个性的书呆子。丁谓得势之时,权倾朝野,朝堂成了他的一言堂。而王曾当时在他手底下做副相,整个人唯唯诺诺,丁谓说什么就是什么。就算朝会散了后,也没有单独面见皇帝的意思。久而久之,丁谓对他放下戒心,将他看作是自己人。 后来有一次上朝,丁谓见王曾愁容满面,就问他怎么回事儿。王曾就说,自己没有儿子,想要从兄弟那儿过继一个儿子,好为自己送终。我不便面见皇帝,还希望您能代为禀奏。 丁谓听后一想,自己不好掺合进这种事中,便告诉王曾让他等会儿下朝自己取面见皇帝。朝会散后,丁谓果然请求朝会后留下单独向皇上奏事,然后将王曾带到了皇帝和太后面前。他见着王曾进去,自己则在外面等候。 王曾终于成功越过丁谓面见圣言,当即将丁谓所作的恶事一五一十的说了。皇帝和太后听罢,大为震怒。 丁谓在外面候了一个时辰又一个时辰,眼见一上午都过去了,王曾还没有出来,就知道王曾说的绝对不是过继子嗣之事。等到后来进进出出的内侍、御史和廷尉神色端肃、行履匆匆,丁谓当下一惊,就觉得自己要着。不过此时察觉已经完了,王曾所陈之事证据充分,皆为事实,丁谓因此被罢黜相位,贬为崖州司户参军。丁谓一党之人,全部被降谪。就这样想来机敏的丁谓,一时不察,败在了看着糊涂的王曾手上。 以上内容由整理发布,部分内容来源于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本文由德赢vwinac米兰发布于考古,转载请注明出处:他是怎样的一个人,丁谓是如何被人撵下台的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