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主席的两位死敌,毛泽东在井冈山三次不幸遭

2020-01-24 作者:考古   |   浏览(82)

图片 1

一、毛主席在井冈山的死敌,肖家璧、罗克绍是何等人物?

“边界的斗争,完全是军事的斗争,党和群众不得不一起军事化。怎样对付敌人?怎样作战?成为日常生活的中心问题。所谓割据,必须是武装的。” “湘赣两省派来‘进剿’的反动军队,至少有八九个团,多的时候到过十八个团。” 以上的两段话,是毛主席于1928年11月25日代表井冈山前委给中央的报告中写到的,足以说明“红”、“白”之间的军事对抗是多么尖锐。 处在四周白色政权包围中的井冈山革命根据地,从毛主席率领秋收起义队伍一踏上这块红色土地,就遭到了敌人猛烈进攻。这个敌人,除了国民党湘赣两省政府派出的正规军队,还包括湘赣边界豪绅阶级的反动地主武装。江西的叫“靖卫团”或“保安队”,湖南的叫“挨户团”或“团防局”,名称各异,性质是相同的,即与共产党领导的工农兵苏维埃政权作对。 对于这些反动地方武装,红军当然予以打击,不让他们存在,这是巩固红色政权的必要保证。尤其在武装割据的中心区域宁冈县,对反动地方武装的打击是不遗余力的,不让一支能够起到骚扰作用的反动武装存在。但是在其他的县份,却做不到这一点。因为红军的精力顾及不到,对付正规的敌军就已经是全力以赴了。而红色政权的地方性武装——赤卫队和暴动队,又是难以消灭对方。这样,无论在江西的永新、遂川,还是湖南的酃县、茶陵,都有一些处处与红色政权为敌的反动地方武装。各县比较起来,其中有两支反动武装以其力量强悍和头目反共坚决而有名,这就是遂川县的肖家璧靖卫团和茶陵县的罗克绍团防局。肖、罗指挥各自的反动武装,公开与红军对抗,并且有几次让红军吃亏,对湘赣边界的革命事业造成损失。因而,成为红军卧榻之侧的威胁,毛主席对他们印象很深,视为死敌,曾多次讲到一定要打掉他们。可是由于斗争环境所致,红军忙于打退正规敌军的进攻,毛主席的愿望未能实现。但是,毛主席对这两个死敌一直记在心里,以至于到了解放初期仍忘记不了,给有关部门发去电报,查问这两个死敌的下落。 作为红军的冤家对头,毛主席在井冈山的死敌,肖家璧、罗克绍是何等人物?他们是如何死心踏地与共产党为敌的?毛主席为何到解放初期仍然不忘要严惩他们?此将肖、罗二人的相关情形分述如下。

肖家璧的确是危害革命的国民党恶犬。1928年2月,赣敌第八十一团占据遂川县城,肖匪与敌军紧紧勾结,协助推行“经济封锁、军事进攻,政治分化”三者并进的行动,指挥靖卫团对红色区域实行残酷的烧杀抢掠。“石头要过刀,茅厕要过火,人要换种”的反动口号,就是肖匪早提出来的。遂川县赤卫大队大队长王次楱的母亲郭永秀被肖匪抓到,肖家璧亲自加以刑讯,将王母打得皮开肉绽,又用刀子在她身上割划一道道血口,丢进石灰桶里,然后拉出来关进水牢。结果,王母全身的皮肉脱落,只剩下骨架致死。肖家璧还派出暗探四处打探,将曾任中共遂川县委书记、后为湘赣边界特委副书记陈正人的母亲张龙秀抓到,亲自手持杀猪刀将陈母一块块割肉,活活剐死。肖家璧丧心病狂地摧残王母、陈母的暴行,骇人听闻,亦为毛泽东所知。1928年5月下旬,毛泽东与朱德计议,指派红4军28团第二营前往遂川,由该县赤卫大队配合剿击肖家璧靖卫团。肖匪闻讯后带队开进山里,躲避红军的打击。待红军开走,肖匪又率部出山,扰乱红色区域。

毛泽东一生历险无数,仅在井冈山斗争时期,毛泽东至少经历了三次险境,每次都是险象环生,甚至是九死一生,但每次都能化险为夷。 一、大汾劫难 1927年10月初,毛泽东率领工农革命军在宁冈的茅坪安家、建立了后方大本营后,沿湘赣边界开展游击活动,以解决部队的给养和扩大政治影响,但刚下山不久,却遭到了一次大的打击。 当部队先游击到酃县的水口时,获悉湖南茶陵县敌军的两个团向水口扑来,毛泽东当即决定将部队两个营的兵力分成两路:一营直插茶陵,待迫敌回撤后,返回茅坪;他亲率团部和三营折入遂川境内,继续开展游击活动。 10月22日,毛泽东率队到达遂川西部的大汾镇时,遭到了遂川县反动武装头目、靖卫团团总萧家壁的突然袭击。萧家壁,人称萧屠夫、萧阎王,此人心狠手辣,杀人如麻,他听说工农革命军到了他的地盘,遂扬言要把革命军赶走,如果不走,那就拔刀相见。 是夜,井冈山上,冷风嗖嗖,寒气逼人。工农革命军指战员们刚进入梦乡,萧家壁纠集了三四百团丁突然发动袭击,打了工农革命军一个措手不及。关键时刻,毛泽东当即命令三营向敌人回击,抢占被敌占领的制高点,自己亲率团部绕到敌人后面,欲与三营前后夹击敌人。 战斗越来越激烈,革命军鞍马远征,十分劳累,加之人生地疏,仓促应战,难以抗敌,同时团部与三营因敌阻隔,夹击敌人的计划落空,毛泽东不得不下令撤退,往山沟沟里钻。此战可谓溃不成军,三营也不知去向,后来才得知三营在匆忙中退出战斗,因崇山峻岭,不明方向,向南转到桂东去了,后与朱德、陈毅的部队取得了联系,直到12月离开朱德部,赶回井冈山,归还了建制。 当时部队被打散,毛泽东的身边只有30余人,战士们愁眉苦脸,不免有些泄气。要吃饭时,炊事担子也跑丢了,没有办法,几个战士从老百姓家里找来一点剩饭,没有碗筷,毛泽东和大家用手抓饭吃。饭后,毛泽东毅然站起身来,精神抖擞地对大家说:现在来站队,我站头一名,请曾连长喊口令! 说罢双足并拢,身子笔直,头一个站好。毛泽东的举动感染了战士们,陡然生出战斗的勇气,大家从地上一跃而起,按照连长曾士峨的口令入列。接着,后面的队伍也赶了上来,陆续聚集了不少人马。 大汾劫难,是毛泽东自三湾改编后上山遇到的第一次险况,但他不慌张,沉着应战,即使在大家信心低落的时候,他仍然能鼓舞士气,凝聚力量。大汾劫难后,毛泽东率领着这支艰难奋战而不溃散的革命队伍,踏着茫茫夜色,继续新的征途。 1949年秋天,井冈山获得解放。负责清剿匪徒的解放军正是由当年毛泽东领导的秋收起义部队红三十一团衍变而来,人民解放军发动群众,将萧家壁捉拿归案,终逃脱不了被人民公审、被枪决的命运。

三、罗克绍成为湘赣边界最大的反动武装头目

为严密统治遂川人民,肖家璧推行自己创意的保甲制度,将国民党政府制定的《保甲制度》规定的区以下设联保、保甲,改为各乡设保甲,各级之间环环相扣,互相牵制。1934年1月,肖家璧编印了《遂川大坑保甲实验录》,其做法得到了蒋介石、何应钦的通电嘉奖。在军事方面,肖家璧于大坑、西溪、堆前、草林、大汾等地,修筑大小碉堡150余座,在遂川县城建有弹药库、监狱、水牢等。在扩充军事势力的同时,进行经济掠夺,垄断了全县了油行和粮库,对民众任意派捐派款,敲诈勒索。

晓 农

“湘赣两省派来‘进剿’的反动军队,至少有八九个团,多的时候到过十八个团。”

二、肖家璧,被老百姓称为“肖屠夫”

肖家璧,又名圭如,清光绪十三年生于江西遂川县大坑乡九田村,曾就读于遂川高等学堂和南昌法政专科学校,1911年于江西省高等农业专门学校肄业。自知学业难成的肖家璧,打定的主意是依恃家庭的丰厚资产,回乡揽政,交结官府,自拥武装,做个称霸山乡的土皇帝。他回到大坑后,先是运动一班乡绅,当上了大坑乡保卫团团总,在此基础上广置枪弹,招揽团丁,发展到拥枪上百,又把遂川县靖卫团团总一职揽到了手。至1927年,这个以镇压农民反抗斗争起家的土霸,已经成为遂川县“清党委员会”主席。在同年5月的“马日事变”中,他在遂川搅起了屠杀共产党人的血雨腥风,使得中共遂川县党组织在本县立脚不住,负责人陈正人等逃到万安藏匿避难。 仇视工农革命的肖家璧,其反革命的野心是稳占遂川,称威井冈,因此对秋收起义部队转兵井冈山大为恐慌。肖派人探明工农革命军于茅坪安家,设立了后方留守处和医院,便无时不在谋划消灭这支共产党武装的阴谋。10月中旬,工农革命军主力700余人由毛主席率领轻装行动,沿酃县、遂川边境进行游击活动,一则熟悉湘赣边界的地形,二则在民众中扩大政治影响。10月23日,部队由酃县的水口进入遂川大汾。黄昏之际,工农革命军快入村口,在一道山脚遇到肖家璧靖卫团500余人枪的袭击。靖匪的战斗力有限,未能给部队造成大的伤亡,但这一捣却把队伍冲得分成两段。张子清的第三营从旁边冲走,一气急行了数里,当晚不辩方向,岔向湖南楼东方向而去,离遂川越走越远。 工农革命军的另一路只是第一营的第一连,因为另两个连在酃县水口时由宛希先带领扰袭茶陵县城去了。而这仅有的1个连,也被冲散不少,只剩下五六十人拢在一起。毛主席和官兵们没有想到,上到井冈山还打了败仗,众人心头沉重,心情一片晦暗。一天来的行军和征战,早已使大家饥肠辘辘了。忽然,大家听到毛委员的声音:“休息了一会儿,应该走了。”众人抬头望见毛主席已经站起身,目光炯炯,声音中蕴含着一种热情:“大家来站队,我站第一名。曾连长,你喊口令!”连长曾士峨听到这里,顿时振作,组织剩余的官兵们站队集合。

工农革命军的另一路只是第一营的第一连,因为另两个连在酃县水口时由宛希先带领扰袭茶陵县城去了。而这仅有的1个连,也被冲散不少,只剩下五六十人拢在一起。毛泽东和官兵们没有想到,上到井冈山还打了败仗,众人心头沉重,心情一片晦暗。一天来的行军和征战,早已使大家饥肠辘辘了。忽然,大家听到毛委员的声音:“休息了一会儿,应该走了。”众人抬头望见毛泽东已经站起身,目光炯炯,声音中蕴含着一种热情:“大家来站队,我站第一名。曾连长,你喊口令!”连长曾士峨听到这里,顿时振作,组织剩余的官兵们站队集合。

目录
一、毛主席在井冈山的死敌,肖家璧、罗克绍是何等人物?

二、肖家璧,被老百姓称为“肖屠夫”

二、肖家璧,被老百姓称为“肖屠夫”

作为红军的冤家对头,毛泽东在井冈山的死敌,肖家璧、罗克绍是何等人物?他们是如何死心踏地与共产党为敌的?毛泽东为何到解放初期仍然不忘要严惩他们?此将肖、罗二人的相关情形分述如下。

1949年8月2日,142师解放遂川全县,留下425团专门剿击肖家璧土匪。该团与遂川县人民政府研究了清剿肖匪的作战方案,成立清剿指挥部,绘制了大坑一带的地图,翻拍肖家璧的照片,发给参战的解放军和民兵。

肖家璧无时不在窥测机会,企图算计朱毛红军。1928年9月下旬,红4军大队从桂东回师井冈山,肖匪派人侦探到红军已从汤湖、左安开来,预计3天内到达遂川县城,便派人驰马南康县唐江镇,向赣南刘士毅第七师报信。刘师派出两个团连夜出发,赶在红军前头到达遂川县城,与肖匪靖卫团在天子地山上设下埋伏。敌军的行动幸被遂川县赤卫大队侦知,派出几拨儿人分头寻找红军报信。得知敌情的红军决定将计就计,以1个营从城外开进城内,又从城里开出,周而复始地走了1个半钟头,以迷惑敌人。敌军以为红军大队进了城,从天子地山上杀下来,却不料在背后受到红军的突袭。敌人伏击红军不成反被红军击败。此役虽然以红军获胜告终,但肖家璧勾结敌人企图伏击红军的行径,为毛泽东、朱德所憎恨。

仇视工农革命的肖家璧,其反革命的野心是稳占遂川,称威井冈,因此对秋收起义部队转兵井冈山大为恐慌。肖派人探明工农革命军于茅坪安家,设立了后方留守处和医院,便无时不在谋划消灭这支共产党武装的阴谋。10月中旬,工农革命军主力700余人由毛泽东率领轻装行动,沿酃县、遂川边境进行游击活动,一则熟悉湘赣边界的地形,二则在民众中扩大政治影响。10月23日,部队由酃县的水口进入遂川大汾。黄昏之际,工农革命军快入村口,在一道山脚遇到肖家璧靖卫团500余人枪的袭击。靖匪的战斗力有限,未能给部队造成大的伤亡,但这一捣却把队伍冲得分成两段。张子清的第三营从旁边冲走,一气急行了数里,当晚不辩方向,岔向湖南楼东方向而去,离遂川越走越远。

处在四周白色政权包围中的井冈山革命根据地,从毛泽东率领秋收起义队伍一踏上这块红色土地,就遭到了敌人猛烈进攻。这个敌人,除了国民党湘赣两省政府派出的正规军队,还包括湘赣边界豪绅阶级的反动地主武装。江西的叫“靖卫团”或“保安队”,湖南的叫“挨户团”或“团防局”,名称各异,性质是相同的,即与共产党领导的工农兵苏维埃政权作对。

肖家璧,又名圭如,清光绪十三年生于江西遂川县大坑乡九田村,曾就读于遂川高等学堂和南昌法政专科学校,1911年于江西省高等农业专门学校肄业。自知学业难成的肖家璧,打定的主意是依恃家庭的丰厚资产,回乡揽政,交结官府,自拥武装,做个称霸山乡的土皇帝。他回到大坑后,先是运动一班乡绅,当上了大坑乡保卫团团总,在此基础上广置枪弹,招揽团丁,发展到拥枪上百,又把遂川县靖卫团团总一职揽到了手。至1927年,这个以镇压农民反抗斗争起家的土霸,已经成为遂川县“清党委员会”主席。在同年5月的“马日事变”中,他在遂川搅起了屠杀共产党人的血雨腥风,使得中共遂川县党组织在本县立脚不住,负责人陈正人等逃到万安藏匿避难。

6月上旬,陈正人与邵式平、陈奇涵等人率领一批南下干部来到江西南昌,组建了省委、省军区。7月上旬,陈正人主持了省军区与解放军第48军联席会议,研究对赣西、赣南的剿匪斗争,会议决定该军142师挺进赣西。

“边界的斗争,完全是军事的斗争,党和群众不得不一起军事化。怎样对付敌人?怎样作战?成为日常生活的中心问题。所谓割据,必须是武装的。”

就在这时候,另一个遂川人陈正人,被中央任命为中共江西省委书记兼江西军区政委。1949年5月中旬,陈正人奉命来到北京,在香山由毛泽东主席召见。毛泽东对江西的工作作了详细指示后,忽然把话一转:“正人,你回到江西后,注意给我找一个人。”“找谁呀?”“这人我要找,你也要找。他不是别人,还是你的同乡,他是革命的死敌,也是我的死敌。”陈正人一听马上反应过来:“唉,我知道了,他是肖家璧。主席放心,我们一定要抓到他。”毛泽东点首又道:“该给他算总账了,在井冈山的时候,我们没有抓到他,让他苟活了20多年。”陈正人听后坚定回答:“现在不能让他再跑了。”

毛泽东的举动,倏然给了这些官兵一种神奇的精神鼓舞,原先笼罩心头的悲观气氛一扫而光。这是毛泽东引兵井冈山以来遇到的严重危机,当时,他的身边只剩下五六十人了。然而他表现出来的临危不乱、愈挫愈奋的坚韧精神,是在场官兵们终生难忘的。

毛泽东在井冈山的死敌是何等人物?

毛泽东对这次遭袭是铭心刻骨的。第二天他了解到昨日袭击工农革命军的是肖家璧靖卫团,忿忿说道:“肖家璧真是可恶,这时候趁虚打劫,工农革命军差一点毁在他手里,看来我们要在井冈山立脚扎根,得提防这条恶狗!”

以上的两段话,是毛泽东于1928年11月25日代表井冈山前委给中央的报告中写到的,足以说明“红”、“白”之间的军事对抗是多么尖锐。

对于这些反动地方武装,红军当然予以打击,不让他们存在,这是巩固红色政权的必要保证。尤其在武装割据的中心区域宁冈县,对反动地方武装的打击是不遗余力的,不让一支能够起到骚扰作用的反动武装存在。但是在其他的县份,却做不到这一点。因为红军的精力顾及不到,对付正规的敌军就已经是全力以赴了。而红色政权的地方性武装——赤卫队和暴动队,又是难以消灭对方。这样,无论在江西的永新、遂川,还是湖南的酃县、茶陵,都有一些处处与红色政权为敌的反动地方武装。各县比较起来,其中有两支反动武装以其力量强悍和头目反共坚决而有名,这就是遂川县的肖家璧靖卫团和茶陵县的罗克绍团防局。肖、罗指挥各自的反动武装,公开与红军对抗,并且有几次让红军吃亏,对湘赣边界的革命事业造成损失。因而,成为红军卧榻之侧的威胁,毛泽东对他们印象很深,视为死敌,曾多次讲到一定要打掉他们。可是由于斗争环境所致,红军忙于打退正规敌军的进攻,毛泽东的愿望未能实现。但是,毛泽东对这两个死敌一直记在心里,以至于到了解放初期仍忘记不了,给有关部门发去电报,查问这两个死敌的下落。

1949年5月,随着人民解放军渡过长江,以迅猛之势扫击江南,国民党江西省政府推出肖家璧在赣西对抗解放军,任命他为“井冈绥靖区第一纵队少将司令”,拨给一批枪弹。肖家璧虽然知道国民党大势已去,仍然鼓起反革命雄心,妄图凭借遂川山区的险要地形,与解放军周旋,负隅顽抗。肖匪派人到处造谣,说“解放军来了,又要实行共产共妻,小孩运到东北去,女人集中劳军”,并在各种会议上猖狂叫嚣“解放军有千军万马,我肖司令有千山万岭,共产党能打游击,我们为何不能?”

作为红军的冤家对头,毛泽东在井冈山的死敌,肖家璧、罗克绍是何等人物?他们是如何死心踏地与共产党为敌的?毛泽东为何到解放初期仍然不忘要严惩他们?

朱毛红军主力离开井冈山征战赣南后,遂川为“红”、“白”拉锯式占据的区域。肖家璧更是疯狂地配合敌军摧残红色区域。1930年1月底井冈山根据地失守,肖家璧率靖卫团开到茨坪,对大小五井实行大烧大杀。肖匪将五井和茨坪列为重点血洗区,逢屋便烧,见人就杀。大小五井原有村民123户,竟有69户被杀绝,房屋全部被烧杀。肖匪杀人手段残忍无比,有砍头、剖肚、火烧、割脉、剥皮、抽筋、滚水烫等十余种。肖家璧到处惨杀共产党员和苏维埃干部,连他们的亲属也不放过。据建国后统计,肖匪指挥靖卫团杀害的红军、苏区干部及无辜群众2500余人,仅在黄坳、下七、五斗江3地,就杀害1186人,烧毁房屋5300多栋。群众将之称为“肖屠夫”。

一、毛泽东在井冈山的死敌,肖家璧、罗克绍是何等人物?

本文由德赢vwinac米兰发布于考古,转载请注明出处:毛主席的两位死敌,毛泽东在井冈山三次不幸遭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