陕西卷的编纂实践与思考,福客民俗网民俗资讯

2020-04-29 作者:人物   |   浏览(195)

由永靖县县志办历时一年编纂,全面介绍北乡秧歌这一传统民间民俗文化的我州第一部地方文史资料——《河州北乡秧歌》一书,近日由甘肃文化出版社正式出版发行。

近年来,永靖县每年利用举办黄河三峡旅游文化艺术节、春节文艺表演活动,从中发现和培养了一批优秀的民间艺人,使濒于失传的传统曲目得以继承流传。为了充分挖掘、保护和弘扬永靖羊皮鼓舞这一优秀的传统民俗文化,在今年“甘肃永靖全国傩文化节展演”期间,该县黄河三峡艺术团聘请民间法师为艺术指导,以河湟鼓舞为主要题材,创作编排了一部全景展现河湟鼓舞历史渊源、不同时期祈求方式及法师舞蹈的大型傩戏舞剧———《三皇鼓舞》,将这一起源较早、具有浓郁地方特色的羊皮鼓舞用艺术的形式呈现给观众。

今年正月,对于本溪满族自治县小市镇同江峪社火队队长杨和礼来说过得尤为高兴,因为在几经波折之后,一度濒危的本溪社火焕发出了新的生命力。正月里,他带领着40人的同江峪社火队为群众演出,受到人们的普遍欢迎。

《中国民间文学大系·小戏·陕西卷》的编纂工作于2018年6月正式启动,目前已历时6个多月,按照规范性、广泛性、抢救优先性、代表性的“四性”原则,共搜集、遴选、分类著录、编纂小戏剧目约601个,剧本约609个,涉及陕西地方戏曲剧种15种。在编纂过程中,陕西地方民间小戏剧目、剧本的遴选、分类标准,“陕西卷”的内容设计、编纂思路等有许多值得总结与思考的方面。

永靖县位于黄河上游的临夏回族自治州北部,素称“河州北乡”,境内广泛流传的秧歌被称为“北乡秧歌”。北乡秧歌历史悠久,源远流长,是我国民间民俗传统文化的一个分支,融音乐、舞蹈、歌唱、戏曲、武术表演于一体,分为大秧歌和小秧歌两种,规模一般在100人左右,多为男扮女装,主要在夜间表演。因表演形式和内容的不同,又分为大场和小场两种。作为与北方秦晋秧歌同根同脉的北乡秧歌,由于受当地民间传统文化的熏陶,在表演形式与内容上比较完整地保留了黄河民间文化的古韵遗风,其表演形式灵活多样,内容丰富多彩,与当地群众的生产生活、风俗民情、社会风貌、文化观念、宗教信仰等有着密切的联系,具有鲜明的地域特色和浓厚的文化底蕴。

永靖县地处河湟地带,早在5000年前就有先民沿河而居,繁衍生息,古称“西羌”之地。唐代属河州安乡县、安乡郡凤林县,地入吐蕃。五代时仍属吐蕃。每年从农历二月二开始,境内的杨塔、王台、红泉、三塬等乡村的庙院都有一种独特的祭祀活动,称法师打醮。就是请法师跳巫舞,属于民间祷神祭祀,主要是祈求上苍保佑风调雨顺,五谷丰登。《三皇鼓舞》源于民间的“法神舞”,据史书记载和民间传说,早在“三皇五帝”时就有了这种鼓舞,祭祀、出征、狩猎时都要表演。后来,随着农业的不断发展,逐步演变为驱赶瘟疫虫害,祈求风调雨顺、人畜平安的民俗活动。

图片 1

就剧目、剧本的遴选标准而言,《中国民间文学大系·小戏·陕西卷》在剧目选择上基本以“大系出版工程民间小戏卷编纂体例”确定的“剧种”“表现内容”“体制”“结构”“篇幅”“脚色”“表演长度”“场次”“时间节点”等为判别标准,同时,还结合本地戏曲剧种文本形态与演出形态的多样性特点及戏曲的地域文化特征等多方面因素,进一步明确了适用于陕西本省编纂、研究工作的入选剧目在内容、形式上的基本要求:1、一些开场的仪式性短小剧目列入此次编纂范围;2、易俗社文人创作的小戏剧目在流入民间后,形态上发生了较大的变化,这些剧目也被纳入此次遴选范围;3、剧中脚色虽突破了“两小”、“三小”范围,但故事情节敷演民众生产生活、家庭伦理、男女爱情或民间公案且能反映剧种表演特色,无论在脚色、内容方面具有明显“二小戏”“三小戏”特征的剧目,也纳入此次遴选剧目;4、一些剧目虽以历史神话为背景,但只是敷演其中某一场景的,也纳入此次编纂范围;5、某些改编较大,长期以独立形式上演的折子戏列入此次编纂范围;6、把分属于同一人物的不同故事串联起来形成的“串戏”“小戏群”等,均纳入此次小戏编纂范围。

为了系统挖掘整理北乡秧歌这一悠久灿烂的传统民间民俗文化遗产,永靖县县志办于2005年10月组织编辑人员深入农村,围绕“送太平”这一主线,广征博引,多方考证,历时一年,终于完成了这本地方史志的编纂工作。

舞剧《三皇鼓舞》由《迎喜接福》《花开合福》《牡丹开花》《甩马头》几部分组成,演出时伴以笛子、唢呐、大鼓等音乐,格调高亢、幽雅,形式古朴。20名演员身着前绣太极八卦、背绣盘龙、四周装饰飞龙、下摆为千叶金甲状的黄色无袖长衫“神衣”,手持系有铁环的扇形单面羊皮鼓,有的头戴假长辫,时而摇动腰间的铃铛,时而手击单鼓摇环,时而踢腿踏歌,时而成列成行,时而进进退退,时而发辫头顶飞转,整台舞剧变幻无穷,令人目不暇接。

家住本溪满族自治县小市镇同江峪村的杨和礼是本溪社火的第五代传人,曾拜当地著名艺人吕松林为师。据杨和礼介绍,本溪社火是当地百姓喜闻乐见的一种民间艺术形式,2006年,由本溪满族自治县申报的本溪社火被列入省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在有关部门的关怀下,本溪社火中具有一定代表性的同江峪社火队又重新组织起来了,他们新购买了服装、道具,恢复了社火表演。在参加了本溪县元宵节秧歌汇演之后,杨和礼感慨道,尽管现在的文化生活丰富了,但这种古老的艺术形式依然受到人们 的 喜爱,在国家对非物质文化遗产的大力保护和重视下,自己也有责任把这种民间艺术传 承 下去,不能让 它 断流。

此外,这次小戏剧本的遴选还充分考虑到陕西地方民间小戏剧本的版本形态特点。由于此次的编纂工作规格、规模及最终成果要求字数都颇为庞大,考虑到出版印本无论在版本品相、编辑规范性、字迹清晰度等方面均有优势,因此,此次的小戏剧本的版本选择以出版印本优先,如秦腔中48个小戏剧本、21个眉户小戏剧本均以出版印本为主。上世纪五六十年代“陕西省戏曲修审委员会”“陕西省剧目工作室”等机构在全省范围内挖掘、整理的传统剧目剧本中,口述记录本与过录剧本在保存情况、品相、字迹、书写规范等方面也有一定优势,因此,此次遴选的小戏剧本很多集中于以上两种版本。

《河州北乡秧歌》全书32万多字,较为系统地记述了北乡秧歌这一民间民俗文化的兴衰演进过程及其涉及的角色、表演过程、代表词曲、人物故事等诸多方面,保存了北乡秧歌的原汁原味。同时,随书还制作配送了一张光盘,为方便读者更加直观地了解北乡秧歌的表演过程提供了珍贵的影像资料。

图片 2

《中国民间文学大系·小戏·陕西卷》在内容、板块设计上并没有将编纂主体局限于剧本整理,而是力图在对剧本进行系统整理之后充分提炼其所蕴藏的“剧本形态特征”“剧目创作规律”“表演艺术特点”等有价值信息。

据悉,社火源于对古老的土地与火的崇拜,社,即土地神,火,即火祖。远古的先民们在对土地与火的崇拜过程中,产生了祭祀社与火的风俗。人们后来又赋予它祛瘟压邪、纳福求祥的含义,使祭祀“社火”的仪式逐渐增加了娱人的成分。社火表演是有角色的,而角色则是由人化妆而扮演的。汉唐以后,逐渐成为春节期间民间自娱自乐的民俗文化活动。本溪社火原是从中原地区传入的,经过多年的不断发展,现已成为中原文化同东北文化,汉民族同辽东各少数民族相互交流、相互融合的中华民族多元文化的璀璨一脉,成为本溪人民喜爱的民俗文化艺术。首先,本溪社火用东北大秧歌的音乐曲牌,取代了山西社火音乐,在表演方式上如 “踩街”、“定场”、“走阵”,完全采用了东北大秧歌的阵式,它还可以和东北民间舞蹈进行组合演出,丰富了表演内容,起到了“又是秧歌又是戏”的艺术效果。在锣鼓伴奏上,它吸收了东北地方戏曲中的“急急风”、“乱锤”的特点,使社火的锣鼓伴奏与戏曲打击乐融会合一,形成了自己的风格。

《中国民间文学大系·小戏·陕西卷》初步设计分为三篇,第一篇为“陕西地方民间小戏概说”,具体内容共五个章节:

图片 3

第一章:“民间小戏”概念的再确认。以“小戏”概念为中心,立足陕西本地“民间小戏”的历史流变与地域文化特点,梳理陕西“民间小戏”在不同历史语境中的含义。

相关阅读:正月十六 魏寨社火闹长安[多图]民间艺术的瑰宝--井陉“抬皇杠”[组图]宁夏隆德民间狂欢:马背上的社火 永靖民间社火:黄河风情一株奇葩 正月江西客家民俗--添新丁 燃喜爆 秦汉遗风 原生态民间文化历史遗存陇县社火

第二章:陕西地方民间小戏剧本的形态特征。陕西地方民间小戏在剧本形态上呈现出复杂化、多样化、集中化、规范化等诸多特点。

本新闻共6页,当前在第1页123456

第三章:陕西地方民间小戏的剧目。本章试图对陕西地方民间小戏剧目的题材来源、题材内容、民间小戏中常见的人物形象等进行分类研究,进而透视民间小戏在思想内容等方面的丰富性与复杂性。

第四章:陕西地方民间小戏的表演艺术。因演员人数有限,民间小戏在一开始的剧本创作中就已形成了“兼扮”“以人拟物”“跳进跳出”等表演应对方法,本章将对这些闪烁着绚丽民间智慧之光的方法进行总结。

第五章:陕西地方民间小戏的历史走向与发展策略。小戏体制的灵活性与适应性使其在戏剧史的一系列变动中总是处于前沿位置。陕西地方民间小戏大致有三种历史发展走向:保持原有体制、向大戏靠拢、消亡。大戏剧观念下的陕西地方民间小戏是否或怎样借助新的载体,以新的形式延续和发展,本章将作初步探讨。

第二篇为收录剧本:将所搜集的600余个陕西地方民间小戏剧本按照“花鼓戏系统小戏剧本”“弦索、秧歌戏系统小戏剧本”“影偶、道情戏系统小戏剧本”“梆子、皮黄戏系统小戏剧本”“文人创作小戏剧本”分为五个部分。每一部分的每一个剧本都按照剧情介绍、场次、人物表、剧本正文等常规编纂方式编写。

第三篇为附录,共分为三大部分:第一部分为陕西地方民间小戏分布情况简表;第二部分为陕西地方民间小戏剧目简表,包括已收入第二篇的剧目与未收录剧目,并标明剧目未收录入册的具体原因;第三部分为代表性传承人小传;第四部分为陕西地方民间小戏演出视频资料。

以上几个方面仅就此次《中国民间文学大系·小戏·陕西卷》编纂工作的大概而言,实际编纂过程中还会面临各种意想不到的变动与问题,其在客观性与学术性上的不足之处还会随时显现。这只能希冀于在具体编纂中不断的改进与突破。

本文由德赢vwinac米兰发布于人物,转载请注明出处:陕西卷的编纂实践与思考,福客民俗网民俗资讯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