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方士族都是如何活下来的,永嘉之乱衣冠南渡

2019-08-11 作者:文物   |   浏览(200)

问题:南北朝,北方政权交替频繁,那些没有南渡的大家士族是如何在北方生存下来的?

五胡乱华,中国历史名词,意指中国西晋时期北边众多游牧民族趁西晋八王之乱期间衰弱之际,夺取西晋政权,形成与南方政权鼎立之势。 五胡指匈奴、鲜卑、羯、羌、氐五个胡人的游牧部落联盟。百余年间,草原各族及汉族在华北地区建立数十个强弱不等、大小各异的国家,其中存在时间较长和具有重大影响力的有五胡十六国。五胡乱华破坏了中原的政权和经济架构,但也使北方游牧民族与汉地汉族产生文化经济交往。由于汉族人口从黄河流域大规模迁移至汉地南部的长江和珠江流域,史称衣冠南渡,进一步增进了南方的俚族等少数民族与汉族的文化和经济联系。 来源 中国传统上,外族都可以被泛称为胡人。在秦汉时,冒顿统一各族,形成匈奴帝国,成为北方诸胡的代表,因此,胡人有时成为匈奴的同义词。在东汉末年,北方各游牧民族,包括乌桓、羯、鲜卑、匈奴等,皆被称为胡人。在此时,也出现五胡或诸胡的说法。 五胡这个名称的来源,学界有所争议。从比较早的有关记载来看,胡人的称谓最初仅限于匈奴所处的河套地区,其他临近地带的游牧族之前大多被称为戎或狄。至秦末汉初,匈奴开始形成为一个领地很广的大型帝国,至冒顿单于统治时期,匈奴击败了其西境以月氏为首的诸多羌族部落及个别氐族部落的联盟,还击败了其东境打着东胡旗号的乌桓、鲜卑等部。这些被打败的部落自然也就被纳入到了匈奴的势力范围内。由于匈奴以胡自称,又适逢西汉初期汉匈和解,于是这些被匈奴降服的包括氐、羌、鲜卑在内的各个游牧族也一律被当时的汉人视为胡人看待,其被匈奴占领的游牧地带也都被默许为胡地。此后汉匈决裂,故此又多以匈奴一词来作为汉军主要作战对象的专称,以避免将这个部落体中其他各族同时摆放在敌对的位置上。王树民、孙仲汇、雷家骥等人认为,五胡即五部胡,源自刘渊领导的五部匈奴。但在这个时期的史书中,五胡常被当成所有胡人的泛称,未特定指某个种族,在谈到匈奴时,通常称其为匈奴,因此这个说法未得到学界一致认同。陈寅恪认为,五胡之名,起自于五德终始说,是图纬符命思想下的产物,并不特定指某个种族。周一良也支持这个说法。 北魏史学家崔鸿以其中十六个国家撰写了《十六国春秋》(五凉、四燕、三秦、二赵,并成、夏为十六),因此中国史家又称此时期为五胡十六国。唐朝官方编辑的史书,如《晋书》等,由于诸胡入侵中华伴随着大规模种族灭绝行为,凡有此类性质都不被认为是正统国家,五胡乱华造成中国平民大规模减少,汉人不得不渡河南迁,中华正统政权南迁,史称衣冠南渡。南宋洪迈在《容斋随笔》中,首次提出五胡乱华这个名词。条中列举7个人︰刘聪、刘曜、石勒、石虎、慕容儁、苻坚、慕容垂。但这7个人,分属4个民族,即匈奴、鲜卑、羯、氐,因此五胡概念在南宋时仍未完全确定。王应麟将五胡解释为刘渊匈奴,石勒羯,慕容鲜卑,苻洪氐,姚苌羌。元胡三省注《资治通鉴》时,将五胡定义为匈奴、羯、鲜卑、氐、羌。在胡三省之后,五胡即匈奴、羯、鲜卑、氐、羌这个定义开始被广泛接受。 起因 汉朝在击败匈奴后,除了远遁到塞外的游牧民,留在原地的匈奴民族,受到汉王朝控制。 46年之后,东汉朝廷常以招引或强制的方式,将边疆的北方草原各族内迁,以便监控各族或是增加兵源和劳动力。朝廷有意识的削弱游牧民族的势力,降低其地位,以方使控制。 曹操开始,魏晋就不遗余力将匈奴、羯、氏、鲜卑、羌等各少数民族内徙,胡人已入居关中及泾水、渭水流域,对晋都洛阳形成包围之势。晋惠帝当时,发生了氐帅齐万年之乱,江统写下《徙戎论》,他看出潜在的少数民族问题,于是主张徙民,但由于贾南风专政,所以并没有采纳江统的建言。在晋惠帝时期的八王之乱以后,晋室分裂,国力空虚,民生凋敝,汉族的军事力量迅速衰退。胡人趁机起兵南下争夺中原地区的控制权,于是中原大乱,史称五胡乱华。 过程 五胡乱华是由氐族及匈奴族揭开序幕。304年冬天,氐族领袖李雄占成都,自称成都王;史称成汉,匈奴贵族刘渊起兵于离石,国号汉。是五胡建国的开始。 晋怀帝永嘉四年,刘渊死,其子刘聪杀太子刘和即位。 311年四月,刘聪部下石勒歼晋军十多万人于苦县宁平城,并俘杀太尉王衍等人。刘聪又遣大将呼延晏率兵攻洛阳,屡败晋军,前后歼灭三万余人。六月呼延晏到达洛阳,刘曜等人带兵前来会合,攻破洛阳,纵容部下抢掠,俘虏晋怀帝,杀太子、宗室、官员及士兵百姓三万多人,并大肆发掘陵墓、焚毁宫殿,史称永嘉之祸或永嘉之乱等。 313年,刘聪毒死了晋怀帝。怀帝侄司马业,在长安登基,是为晋愍帝。 316年前赵刘曜攻长安,俘虏晋愍帝。 317年晋愍帝被杀,士族王导、王敦等,扶植晋朝远房宗室司马睿,在建康登基,是为晋元帝,历时五十二年的西晋灭亡,东晋开始。 影响 永嘉之乱以后,华北长期陷于战争,民生经济大受破坏,人口锐减,晋室政权南下,改都建康,建立了东晋。 五胡乱华时,又有大量的西北诸胡和北方的鲜卑迁入中原。《晋纪》、《晋书》记录当时永嘉丧乱,中原士族十不存一。唐编《晋书》卷65《王导传》据说:洛京倾覆,中州士女避乱江左者十六七。洛阳倾覆以后,中原的士族男女十有六七到长江下游的江南避难。随着东晋政权在南方的建立,北方人口向南方迁移的规模更大。截至南朝刘宋初年,南渡人口已近30万户,达到90多万。这些南迁的北人,给南方注入了新的活力。北方汉人能走的都走了,不能走的纠合宗族乡党建立坞堡以自保。匈奴、羯等族军队所到之处,屠城掠地千里(如《晋阳秋》残本所称的胡皇石勒一次就屠杀百姓数十万,诸晋史中也有大量屠杀记录,屠杀在数个州开展,石勒其侄石虎更加残暴)。 原先在中原地区的士族、仕人、农民、手工业者、商贾等也纷纷 逃亡到南方去,他们极大地促进了当地的经济和文化发展,使江淮和江南地区日渐富庶和繁华,最终在南北朝时期取代中原而成为全国的经济文化中心。 迁到南方的中原部族与当地的人民和百越各族相融合,形成了一种包含江南特质的新兴文化;华北的六族(汉族、匈奴、鲜卑、羯、羌、氐)之间进行了长期混战和厮杀,(网上所传冉闵颁布杀胡令所传不属实,其诛杀胡人的原因是其与胡人在政治上不和,虽然当时汉人因为乱世导致人口锐减,但远远没有达到灭绝的程度。[来源请求])到五胡乱华的后期,除汉族和鲜卑族仍保持其势力与明显的民族认同外,匈奴、羯、羌、氐战败后或被大量屠杀,或是逐渐被同化,鲜卑族拓拔部最终获取胜利,建立北魏之后逐渐统治华北地区。

问题:五胡乱华汉族真的差点灭族吗?

永嘉是晋怀帝司马炽的年号,永嘉,永远美好、吉祥、幸福、欢乐,多么美好的寓意,而这注定了只是一个美好的愿望。

回答:

回答:

在永嘉之前,中原地区曾发生过长达十六年的八王之乱。这次变乱直接招致了匈奴和羯族的首领刘曜、石勒等人率领部众,残酷地屠杀汉人。永嘉四年(公元310年),刘曜在河南东部攻下汉人坞堡一百余处。同年,石勒在湖北襄樊一带攻下坞堡三十余处。后又在苦县宁平城击败晋军主力,晋军死者十余万人。随后,刘曜攻陷洛阳,纵兵大肆屠杀焚掠,洛阳化为灰烬。就在这样的情况下,晋朝的官民实在无法忍受,就大量南逃,史称“永嘉之乱,衣冠南渡”。

一、冰山理论。

题主是问南北朝,实际上我们可以限制在最黑暗的时间段:304年,刘渊于左国城称汉王,正式揭开了五胡乱华的血腥序幕;至439年,北魏一统北方,北方的铁围炼狱基本结束。

月关书中有只幕后黑手,叫继嗣堂,七宗五姓等士族,合纵连横而分为二宗。显宗出世,操控世俗政治,培植代理人争权。如果输掉了一切,还有隐宗。隐宗隐世不出,闷头发展潜势力,以保持传承为要,正如冰山理论,浮在水面上的势力不过其八分之一而已。

兴,百姓苦,亡,百姓苦,苦在朝不保夕,苦在人命如草。世家大族的庞大影响力之所以能传承数百年,其考量显然不是普通人能揣度的,可以说那是一群智慧站在时代之巅的人,将家族血脉置于个人命运之上,为此狂热到不惜付出一切。

乱世之中,独来独往、不喜求人、自尊过头、清高自赏等人绝对死得最快。

若为世家,首先便要抛弃这些性情品质。

图片 1


离灭亡还远,但也很危险

晋朝时期的士族峨冠博带,相对于普通人蓬头短袄,显得风度翩翩。而且南迁的尽是巨家大户,官宦士绅,普通人家无力负担搬迁费用,所以称之为“衣冠南渡”。在南渡时,北方的许多士族、大地主携眷南逃,随同南逃的还有他们的宗族、部曲、宾客等等,同乡同里的人也往往随着大户南逃。随从一户大地主南逃的往往有千余家,人口达到数万之多。有的逃到广陵,有的逃到京口以南,这也是中原汉人第一次大规模南迁。

二、投降(或者说投奔)强者。

这是最重要的办法。

不要说这些人没有骨气,再有骨气也需要懂得“顺水推舟”的道理。像司马懿同志,坚不出仕,曹操派人送了一把剑过去,马上就加入了。

无论是干脆利落的投降,还是先打后降,总之都要投降。

如干脆利落者:这一部分人本为豪族,听说有大佬起兵,立刻豪杰景从。如《三国志·卷十八》,李典家有“宾客数千家在乘氏”,后来领着众人跟随曹操;李通,“与其郡人共起兵于朗陵,从多归之”,小打小闹一番后“举众诣太祖(曹操)于许”;臧霸,收兵于徐州,聚众为帅,曹操讨吕布,率众降;许褚,虎痴,“聚少年及宗族数千家,共坚壁以御寇”,后“以众归太祖(曹操)”……

图片 2

石勒初起未久,陷冀州郡县时,便将“衣冠人物(氏族高第才俊),集为君子营”,其最重要的谋士张宾,便在此时加入。石勒称赵王后,“重其禁法,不得侮易衣冠华冠”,以张宾为大执法,专总朝政,为僚属之首。

《资治通鉴·卷八十九》石勒袭杀王浚后,“浚将佐争诣军门谢罪,馈赂交错”,而裴宪、荀绰二人独不至,石勒威胁说“将何以逃其戮乎?”你们难道不怕死吗?然后两人一番慷慨陈词,不拜而出。而石勒反待以客礼,又因二人家无余财,说:“吾不喜得幽州,喜得二子。”遂以裴宪为从事中郎,荀绰为参军。


汉末人口大约5600万,经过群雄争霸三国战乱,减少一半多,剩下2400万。到晋朝统一,稳定发展了二十年,大约涨到了3500万,这里边是全国人口,不仅仅是汉族。然后就到了题主说的西晋末年八王之乱东晋五胡十六国时代

就士族而言,他们也出现了一次大分化,有的死守北方旧居,有的迁居江东。大体说来,真正根深蒂固、族大宗强的士族,特别是旧族门户,往往不肯轻易南行,例如范阳卢氏、博陵崔氏、弘农杨氏等等,甚至于司马睿的妻族河东裴氏,都宁愿留在北方,甘冒风险。

三、据众自保。

必须要成百上千户报成团,形成一股绝不能太大也万不能太小的势力,如石勒叔侄、拓跋跬、甚至赫连勃勃这些枭雄都会主动来让这个小团体投降。如果太大,像大象,人家会攻灭你;反之,像蚂蚁,人家会踩死你。

或成一方枭雄,或兵败身死。但在这个过程中,也会占有更多的女人,留下更多的子孙,即使身死,子嗣越多,生还率也越多,也就传承了家族。

在东汉末年,世家大族就“通过血缘的结合,在坞垒堡壁之间,部勒宗姓,加以武装,或聚族以自保,或举宗而避难”(王仲荦《魏晋南北朝史》)。

其中佼佼者聚族数千家,烟火连接,方圆百里。

如谯纵,自立为成都王,后败于刘裕大将朱龄石,自缢死。

如《晋书·卷一百》,王弥少时游侠京都时,有隐者给他相面说:“君豺声豹视,好乱乐祸,若天下骚扰,不作士大夫矣。”后果然先率家僮从刘柏根,刘死后得其众,作贼作寇,陷城掠郡,杀死朝廷官员,“有众数万,朝廷不能制”。

然后归顺刘渊,到处烧杀抢掠、作恶多端,又随刘聪攻入晋都洛阳,纵兵大掠,“逼辱羊皇后,杀皇太子诠,发掘陵墓,焚烧宫庙,城府荡尽,百官及男女遇害者三万余人”,俘虏晋怀帝。

他的所作所为,虽不是胡人、而胜似胡人,他在抢掠时,刘曜(匈奴人)曾“禁之”,而“弥不从”,我行我素。

后被石勒所杀,其众尽归于勒。

图片 3


这个时期危机时刻可分为三阶段

决心过江的士族,大多数都是属于东海王司马越阵营的名士,这些名士深知琅邪王司马睿与东海王司马越有着极为密切的渊源关系,他们估计过江后在建康朝廷的立足是有保障的。

四、砥砺奋进。

成事在天,谋事在人。

如刘琨、祖逖,两人有闻鸡起舞、击楫中流、枕戈待旦的成语典故,但两人都是悲情英雄。刘琨,金谷二十四友之一,在混乱的北方据有晋阳,势力一度很大,然而在石勒千里奔袭王浚时,竟天真的相信了石勒的送质请和而不袭其后方。

王浚败亡后,刘琨很快就明白了唇亡齿寒的道理,“琨知石勒无降意,乃大惧”,这哪里是一个成熟政治家、军事家的作为?

很快,石勒就来找他了,一战大败之,刘琨“一军皆没”,输掉家底只能去投靠段匹磾,被杀。

祖逖,艰苦支撑,北伐曾收复大片领土,拥重兵却为朝廷所忌,忧愤而死。


图片 4

第一个阶段是司马家的八王之乱,大约从300年到310年

江东本是吴国的地盘,孙吴乃是当地的豪强,司马氏的晋王朝是以前江东吴国的死敌,所以当地的大族对南迁的司马睿选择了无视,司马睿需要有从北方来的世家大族的支持,没有了根基和地盘的北方门阀也需要团结在司马皇家周围,集合力量压倒当地大族,振兴自己的家族。南北双方士族经过几轮武力较量后,地域矛盾逐渐让位于民族矛盾,双方各自妥协并结盟。

五、谋得高位。

先是投敌,终而谋得高位,爬到万人之上,成为敌酋首领。这是最牛的逆袭。

通观南北朝时这段历史,很有这样的几个人。

不是世家大族的,有冉闵,杀尽石虎子孙,称帝,建冉魏。在此前及此后,发布诛胡羯之命,大杀羯胡二十余万人。

前赵的靳准,他应该是匈奴,不过也有人说他是匈奴化的汉人,为了切合这道题的答案,暂以他是汉人为准。

靳准在前赵爬到了“军事之事一决于准”的高位,作乱,提兵入宫,杀刘粲,并将刘氏男女不分老少皆斩于东市,并发掘刘渊、刘聪的坟墓,焚烧其宗庙。自号大将军、汉天王,置百官,遣使称藩于晋。后被刘曜攻灭,靳氏族人被报复,“男女无少长皆杀之”。

逆袭得最成功的冯跋。

图片 5

冯跋,鲜卑化汉人,后燕末主慕容熙虽然史载死于慕容宝养子慕容云之手,但字里行间都有冯跋的影子。

慕容云本是高句骊后裔,杀慕容熙后恢复原名高云,在位三年便被幸臣所杀。其实高云刚即位时便明白自己德不配位,“自以无功德而为豪桀所推,常内怀惧,故宠养壮士以为腹心”,杀他的两位幸臣便是心腹之一,赏赐月至数千万,竟然杀了他,若说其后没有冯跋的影子,恐怕高云自己都不信。

冯跋平乱,被推为主。称天王,建元,史称北燕,在位21年。北燕完全承袭自慕容氏,至冯跋当国,朝中中枢已完全看不到慕容氏族人的影子。正是,苦恨年年压金线,为他人作嫁衣裳。


图片 6

回答:

西晋灭亡后,司马睿带领下南渡的士族只是依靠与司马睿阵营的新兴士族,而很多根基牢固,历史悠久的士族并没有南渡,甚至司马睿自己南方土著士族也不希望他们南渡。

比如陇西李氏 赵郡李氏 博陵崔氏 清河崔氏 范阳卢氏 荥阳郑氏 太原王氏 弘农杨氏,而这些豪门士族甚至延续到唐末,可见其势力强盛。

图片 7
这些北方士族是如何存活下来的呢?

八王之乱其实是从290年开始的,不过291年皇后贾南风干掉司马玮司马亮之后,各位王爷也就消停了下来,人口并没有什么损失,相反还有增长,毕竟贾南风维护了西晋大约十年的稳定,盛世生丁,那是一定的,具体增长多少,没什么记录

而永嘉之乱后留在北方的士族旧门,历经十六国和北朝,与南迁的士族相比,始终保持着比较保守的门风。他们历经无数变乱,即在胡族政权中为仕,又与胡族政权保持着或隐或显的民族的和文化的隔阂。他们或者不如南渡的士族扬名显世,但历经数百年不离其根本之地,基础越来越巩固,与移植江东的士族难于固本大为不同。当然,际遇不同,人物有别,有些留在北方的士族,从此就在历史上消失了,而有的士族不仅没有因为胡族政权频繁易手而衰落,反而更加屹立不倒,如著名的“五姓七望”,一直到隋唐时期还保存着固有的势力,真是流水的皇帝,铁打的高门。

从上面说的就已经推测出来了,凭借实力。

门阀士族源于东汉,经过魏晋时期发展,早已形成盘根错节的强横势力。

这些士族占据大量土地,私藏大量流民,依靠宗族内的族人与依附的佃户流民,形成一定的武装力量。

大族盘踞的地方形成坞堡,拥有相当的自保能力。或者依附与胡人政权,而作为回报士族对胡人政权给予一定的政治支持。(北方士族有文化,懂治国安邦)

图片 8

公元300前后,由于贾南风把老公晋惠帝儿子都搞死了,自己却没儿子,王朝失去继承人,诸位王爷开始了各种手段的争夺。十年时间,基本打出了狗脑子,自己军力不成,就去找匈奴,找鲜卑兵马……不过这时候,还算稳定,也仅限于军队交锋,没有太多的屠城大规模灭杀事件,不过人口逆增长是一定的图片 9

0g3u��ޛ��9

胡人统治需要北方士族支持

五胡乱华,汉人十室九空,不过对于北方士族来说,胡人政权同样需要取得一些当地士族的支持才能稳固。

比如石勒手下有号称五胡十六国第一流谋士的张宾,苻坚也重用汉人王猛为相。

胡人政权想要稳固就需要这些世家大族的支持。

另外当时的凉州是汉人张氏建立的政权,很多北方士族都逃到凉州寻求庇护。

第二个时期,群雄争霸,人口损失主要是集中在这个时期,从310年到329年

胡人之间并不团结也互相攻杀,而汉人是重要的社会经济支撑

五胡乱华时并不是胡人团结屠戮汉人,互相之间屠戮灭族也非常惨烈,而胡人不善生产。善于农耕的汉人对于胡人政权发展的重要性就凸显出来。

所以多方面的原因,最重要的几百年经营下的强横实力(不仅有武力还有政治与经济)让北方士族存活了下来。

回答:

不要太过迷信网上说什么胡人滥杀汉人。

当时北方胡乱,大多数汉人聚集在坞堡自卫。而坞堡大多数也是依附于胡人政权。这些坞堡需要送人质给胡人,以谋求庇护。

如祖逖北伐,一路上攻打了许多依附于胡人的汉人坞堡。在他统一黄河以南后宣告,知道坞堡有人质在胡人那里,所以听任坞堡的去留,哪怕继续帮助胡人也没关系。正因为这样,祖逖北伐得到了北方郡国豪杰的广泛支持。

当时北方汉人除了依附于胡人,还有一个去处就是河西。当时张轨任凉州刺史,招抚流民,许多北方士族都投靠了张轨。河西文化就是在当时兴起。

那其实也还有很多的北方士族直接在胡人手下为官,例如石勒手下第一谋士张宾,后来苻坚手下的王猛,清河崔氏与鲜卑等等。

真正靠屠杀是不可能造成大面积的人口减少,最主要的还是连年的战争造成的饥荒疾病。因此和平是多么的重要,值得珍惜。

回答:

史上虽云“衣冠南渡”,但普通百姓还是留不来的多,留不的百姓都围绕在汉族士族地主豪强身边,抱团取暖,人数并不少,文化和生产技术都先进于少数民族,所以任何少数民族政权都要争取士族的支持,虽然在心理上防范汉人,不敢交给他们最高权力,但执政却必须依靠他们。所以士族与少数民族政权是一种共存关系,各争所需,所以能不断发展壮大。符坚、孝文帝等想统一天下大有作为者,更是紧紧依靠士族人物,最终士族地主能左右北方的政治走向,最终走向了统一。

回答:

北方士族不仅活下来了,还活的很好。

这些士族世代做官,门生故吏、亲戚朋友遍天下。不论哪个民族掌权、哪个人当皇帝,都是要依靠他们的。所以,北方的士族都过的很滋润。士族子弟在北朝出将入相的不计其数。

中国古代最牛的士族——五姓七家,就是在北朝时期形成的。清河崔氏、范阳卢氏、荥阳郑氏、太原王氏等还是北魏朝廷钦定的一等士族。

回答:

在五胡十六国期间,北方政权更迭频繁,社会动乱,存留下来的士族大家为了活命,就自己武装自己家族,把家族的人员和依附于自己的庶族聚拢到一块,通过自己的财产和名望来统率大伙,建造防御工事,训练武装部队和民兵,形成一个个独立或半独立状态的坞壁。世家大族们通过武装自己的家族奴仆等,建立以一个小城为中心的坞壁,用以防备外族的入侵抢掠,保护家族财产和维护自家性命。通过建立坞壁来保护自身安全,同时维护其他民众的安全。

回答:

总体来讲,越是根深蒂固族大宗强的士族,尤其是旧姓,就越倾向于留在北方。比如范阳卢,博陵崔,弘农杨,河东裴等等。 n南渡士族主要以新姓以及东海王司马越阵营为主,这主要是因为琅琊王司马睿实际上是东海王司马越政治上的继承人,这批人组成了后来的江左士族。 门阀士族,尤其是留在北方的,一般都是在地方上枝繁叶茂,有巨大声望和影响力的家族,这些家族对统治者来讲,是必须要笼络的。朝代更替越快,他们就越安全,因为政局越不稳定,统治者越需要借助他们的力量。

最重要的,历史的看,南北朝时,民族融合是主流 。

匈奴刘渊本来是某王请来的援兵,不过刘渊看到诸王内斗,304年他直接反叛自立建立了汉赵政权。但刘渊这人还算有涵养,也没有太多的屠城。但是311年,他的继承者刘聪上位后,屠刀大开,尤其是座下大将石勒,更是屠城灭村鲜有遗类……,史称永嘉之乱

从这一年一直到329年,中原百姓水深火热,开始了衣冠南渡。据说渡江的有一百万左右,江南总人口大约有七八百万吧,留在江北的,估计有一千万多万,总人口大约两千万出头。人在江南也不是很安稳,大小叛乱很多,比如东吴的孙家叛乱、王墩之乱、苏俊祖约之乱等,还有个成汉政权和东晋的战乱图片 10

第三个时期,石勒灭掉老东家汉赵建立后赵,局势开始稳定,大约从329年到349年

这个时期,南方东晋大约平定了各种内乱,成汉也让桓温灭了。北方石勒建立的后赵,基本统一北地,军阀大乱战不多见了。南北双方也算克制,没有过大的征战,中国进入了相对的有序时代。日子过的艰难,但人口有缓慢的恢复,到349年,南北人口大约有2500万。汉家子弟,南方大约八九百万吧,北方也有八九百万

转折大约发生在344年前后

后赵的石虎疯了,对于境内汉家子弟实行减丁政策,横征暴敛劳役繁重……人不如兽,矛盾积累到349年彻底爆发,有一个叫冉闵的抗起了反赵大旗,经过厮杀,后赵灭了羯族也没有了,其他胡族除了氐族提前西撤,羌族鲜卑也遭到重创,不过汉家子弟损失一样极其严重……

但是经过这一战之后,汉家基本上没有了灭亡之忧,后面就不说了……图片 11

回答:

是的,差点就成了中国第一次亡天下了。

在西晋建立没多久,就爆发了皇室内部为了夺权的“八王之乱”,持续了整整7年,中原空虚。

同时,当时正是中国古代,一次小冰河时期,北方的气候异常,草场退化。

于是,北方游牧民族,匈奴、鲜卑、羌、氐、羯。为了生存开始大肆南下抢掠,从此开启五胡乱华,古代汉人最黑暗的时代。

图片 12

不管后来,有人说,这是民族大融合,还是多民族之间的冲突与交流。

但无疑,这段历史,一定是汉民族的灾难,差点就成了汉人的第一次亡天下。过程极度惨不忍睹。

图片 13

在《晋书》中,对这场灾难的记载,中原的士族,“十不存一”那对于普通的汉人老百姓而言,可能就死亡更多了。

五胡之乱前,原来北方汉人的数量约有1200万人。后来在冉闵消灭羯族的后赵时,北方汉人已经不够400万人了。

图片 14

匈奴人称汉人为“双脚羊”,屠戮汉人。捉了的汉人女子,晚上用来行乐,白天居然就把女子蒸熟用来吃。

羯赵的石勒,更系直接就把汉族女人抓起来,然后杀掉做成军粮。

后来,根据《晋阳秋》的记载,石勒有一次攻下邺城,居然就屠杀数十万百姓。而他的侄子,居然还在冀州建立了一个纵横百里的牧场,而他把里面生活的百姓当作是猎物,和其他人进行竞赛杀人。

图片 15

而鲜卑族的拓跋和慕容部南下来时,抢夺财宝是一定的,还边走边掠夺汉人做奴隶,还边走边吃人。

后来,回到幽州的易水边上,剩下8000人,吃不掉也不舍得放走,最后居然把这8000人,赶到易水里面淹死。

这时的北方,真是千里无烟爨之气,华夏无冠带之人

图片 16

要不是冉闵后来擎起“杀胡令”,灭掉了当时最有可能南下成功的后赵,才让当时刚建立脆弱的东晋,得到喘息的机会。

回答:

五胡乱华时期是中国历史上一个大混战、极乱的时期,其间掺杂着阶级矛盾、民族矛盾、宗教矛盾以及各族上层野心家之家的私人矛盾等各种理不清、说不完的矛盾,普通百姓都生活在水深火热中,但要仅仅将这种乱局归结于民族矛盾,说汉族差点被灭族,这既片面,也不符合实情。

一、将这一时期总结为“五胡乱华”本来就有点问题。

五胡是匈奴(代表为刘渊建立的汉赵政权)、羯(代表为石勒建立的后赵政权)、鲜卑(代表为慕容家建立前燕、后燕政权)、氐(代表为苻家建立的前秦政权)、羌(代表为姚苌建立的后秦政权)五族,五族除开后秦只是称霸于关中以为,其余汉赵、后赵、前燕、前秦、后燕都先后称霸于中原,特别是后赵、前秦,几乎是北方唯一的霸主。

说起来中原大乱,原本不是五胡造成的,而是司马家的西晋政权自己先乱了,给了五胡以可趁之机。五胡相继起兵后,把中原弄得更乱。而五胡的起兵其内情就更为复杂,譬如最早起兵的刘渊,原本是本西晋的王爷拉入晋朝内部的诸王斗争中,许诺收南匈奴五部之兵,帮着司马家的王爷打内战,司马家的王爷失败后,他在南匈奴五部贵族的拥戴下,这才起的兵。而慕容家的起兵,其中更多有汉人谋士的鼓动。只是将乱局归结于胡人,确实不符合实情。

图片 17

二、五胡乱华的根源,原本来自于东汉的民族谅解和融合。

南匈奴刘渊是第一个乱华的胡人。不过呢,南匈奴到底是怎么来的?那是在汉光武帝统治时期,匈奴因为内乱、灾害,民不聊生,一部分匈奴投降东汉而来的。朝廷将这些民众安置在沿边地带,将其视同为大汉子民(视同为编户,但实际管理方式却和汉族的编户不同)而来的。到了东汉末年,南匈奴人口逐渐繁盛,越发强大,后来曹操将其分为五部。说起来,根源上是民族的谅解与融合,后来,因为司马家的内乱,为了改变南匈奴在北方艰苦的环境,掠夺财富人口,刘渊起兵作乱。到后来,匈奴人都消失了,其实是融入了鲜卑、汉族等各民族之中。

图片 18

三、五胡乱华最根本的矛盾,不应该是民族矛盾,而是阶级矛盾。

在西晋的统治下,其实汉族的一般百姓和五胡百姓一样,过得都极为艰苦,五胡所管辖的民众和部队中,都是既有胡人、又有汉人,只不过两者的管理方式有差别。因为五胡生活地域的气候条件艰苦而恶劣,他们想往中原掠夺更多财富,一些生活极为艰苦的汉人也这样想。再加上五胡上层的野心以及汉人谋臣的野心,最终让这场战乱演变为一场大混战。从史书上见到更多的是,五胡、汉人的上层野心家利用阶级矛盾来实现其野心,而并非是民族仇杀。

图片 19

四、传说中五胡与汉人间的仇杀到底是怎么回事?

与我们想象的不同,五胡政权虽然大多暴虐,但却不全都是以残杀为目的的。不可否认,汉赵政权残杀司马家宗室不留手、后赵石虎更是杀人不眨眼、铁弗(匈奴鲜卑混血种)赫连勃勃将人筑入城墙中,都是极为残暴的,但这其中有的是各势力上层中的仇杀、有的是不分民族的暴政,说到底,和民族矛盾关系不大。恰恰相反,五胡政权需要普通民众的力量,否则,有国无民、何以为国?他们不但需要本族民众,也需要其他民族的民众,当然也包括占人口多数的汉族。因此,五胡大多有大规模迁徙民众的习惯,而不是将这些人杀尽。后赵末年,冉闵搞民族灭绝,几乎杀尽后赵首都附近的羯族最为出名,但其根源,还是在于冉闵与羯族上层的私人矛盾,因为这些羯族人是后赵最重要的军事力量,而不光他们是羯族的原因。至于说五胡政权有没有残杀汉族,从战争的个例上是有的,因为战争是为了消灭对方的有生力量,而且他们也在国中实行过暴政、不但压迫汉族,也压迫各族的普通百姓。但说五胡要杀尽汉人,多半来自南方东晋政权的策略和谣言。实情应该是,战争中屠杀民众的个例肯定有,而且次数还不少,但其长期政策、立国方针上不会有,也不可能长期执行下去。

(本文为星火辰原创,图片来自网络,更多内容请关注星火辰头条号)

回答:

五胡乱华是对中华文明的一次重大打击,但是说五胡乱华会让汉族灭族有一定的夸大性。五胡乱华指的是匈奴、羯、氐、羌、鲜卑五个少数民族,趁着西晋八王之乱入侵中原之地,并建立少数民族政权。
图片 20

在五胡乱华期间,北方汉人地位低下,尤其是在羯族政权统治之下的汉民,一些汉族少女甚至被称为两脚羊。这些政权的残暴统治激起了北方汉民族的反抗,其中最著名的莫过于冉闵和他发布的屠胡令,正是在他的带领下,冉魏境内的羯族几至灭族,少数逃亡的羯族最终也被剿灭。

五胡乱华发生后,大量北方汉人南迁,为东晋带去了先进的技术和生产力,同时也带去了大量的劳动力,在封建时代劳动力才是保证国家平稳运行的重要支柱。东晋为安置北方迁徙而来的汉民发明了侨寄法,保障了北方迁徙士族的政治权益。

东晋政权的建立确保了汉族政权的延续,同时也保证了汉族不会被灭族。至于说五胡乱华使汉族灭族,这是不可能的,只能说五胡乱华使北方士族的地位急剧下降,和自古以来的北方政治中心的南移,所以才会有五胡乱华使汉族灭族的说法,都是因为北方士族的地位下降和五胡乱华期间汉民死亡数量巨大。但是汉文化只要不灭绝那么汉民族就不会灭亡,因为汉族是一个文化属性而不是血统属性。

回答:

战争是人口锐解的主要原因,五胡乱华只不过是少数民族在中原大地进行了一场大火拼,受殃及的肯定是中原民族,如果说差点灭族就有点危言耸听了。

西汉建立,中原人口迎来从春秋战国到秦朝建立战火纷飞第一次的大修整。近两百年的休养生息,人口迅速恢复,然而安定的生活又被王莽打破,到光武帝刘秀建立东汉政权,中原王朝又迎来了发展的大好时机。然而从东汉末年开始的黄巾大起义,到群雄逐鹿、三国鼎立,再到西晋一统,期间将近百年的战火洗礼,毋庸置疑中原地区的人口一直处于负增长的状态。而刚刚建立起来的西晋王朝,马上又掀起了一场围绕皇权血腥之争的八王之乱。长达16年的内乱,8个王死了7个,被迫卷入战争的而列伤的士兵及无辜百姓更是不计其数,因此西晋的国力大大削弱,北方少数民族趁虚而入,西晋王朝风雨飘摇。
图片 21

西晋灭亡后,少数民族政权杂草丛生,互相攻伐。为躲避战火,永嘉之乱后,幸存的王室成员及中原百姓举家南迁,建立东晋偏安政权,史称“衣冠南渡”。与此同时,北方黄河流域成为匈奴、羯、鲜卑、氐、羌等5个少数民族争杀的战场。这5个少数民族分别建立自己的国家,相互争霸,不断有国家成立和灭亡。在长达130多年的时间里,先后有前赵(匈奴),后赵(羯)、前燕(鲜卑)、前凉(汉)、前秦(氐)、后秦(羌)、后燕(鲜卑)、西秦(鲜卑)、后凉(氐)、南凉(鲜卑)、西凉(汉)、北凉(匈奴)、南燕(鲜卑)、北燕(汉)、夏(匈奴)、成汉(氐)等16个政权国家。这十六国与东晋政权处于长期对峙状态。
图片 22

从公元386年开始,拓拔珪建立北魏统一北方,公元420年刘裕南方建宋,南北朝并立的局面形成,由此中国的民族大开始进入倒计时。最终以公元581年杨坚建立隋朝为标志,中原王朝再次实现民族大统一。五胡乱华时期,确实是中原王朝经历最黑暗、最惨烈的时期。少数民族政权为了夺取生存之地,在中原大地展开了前所未见的大拼杀,无处藏身的中原百姓,残遭屠戮,无数年轻女子被杀、被奸、被烹食,被充当军粮,供军士淫乐。而在东晋政权庇佑下的汉民族,不断发展壮大,五胡灭亡之后,占主导地位的依然是汉民族。因此,说汉族差点灭族,肯定是片面的。
图片 23

感谢朋友点赞、关注!欢迎发表不同看法!

回答:

若五胡乱华汉族差点灭族北魏何来的汉化改革

不可否认,五胡十六国时期,北方汉人很多都遭受战乱和屠戮,很多汉人因此而死,但还没有严重到差点灭族的程度。

图片 24

在赵汉攻占洛阳引发的永嘉之乱后,西晋灭亡,北方汉人进行大规模迁移:

一、衣冠南渡,投靠东晋。《晋书 王导传》:

“洛京倾覆,中州士女避乱江左者十六七。”

60%——70%的士族迁移到江南,这数量可不算少。截至到南朝宋初年,南渡人口30万户,人口90多万。

因为东晋的旗号,衣冠南渡是北方汉人的主流。

二、慕容廆的前燕。在永嘉之乱前后,都和西晋、东晋保持良好关系,因此成为北方汉人在战乱时的一个避乱之地:

“时二京倾覆,幽、冀沦陷,廆刑政修明,虚怀引纳,流亡士庶多襁负归之。廆乃立郡以统流人,冀州人为冀阳郡,豫州人为成周郡,青州人为营丘郡,并州人为唐国郡。”

翼州、豫州、青州、并州,河南、河北、山东、山西四地的人,流入前燕。正是这批流入的汉人,成就了前燕差点一统北方的基础和力量,也是日后北魏汉人世家的组成力量。

三、张轨的前凉。《晋书 地理志山》:

“永宁中,张轨为凉州刺史,镇武威,上表请合秦雍流移人于姑臧西北,置武兴郡”

《晋书 张轨传》:

“及京都陷,斐等皆没于贼。中州避难来者日月相继,分武威置武兴郡以居之。”
“天下方乱,避难之国唯凉土耳。”

前后凉、高昌国、唐朝皇室先祖、靖难军、沙洲汉人等都是以西迁的汉人为基础。

图片 25

没有迁移的汉人怎么办?

没有迁出的汉人,虽然有很大部分遭遇战乱和杀戮而死,但很多汉人都以宗族乡党为纽带建立坞堡自保——虽然不能对抗大规模的军队,但对付土匪和小股军队还是可以胜任的。坞堡从王莽时期就开始出现,东汉时期虽然被禁,但在黄巾之乱后,大量坞堡驻有部曲、家兵。

因此,汉人很久就有建立坞堡自保的传统。东晋的几次北伐,都有北方汉人的坞堡作为引导和支持基础。

图片 26

总之,在五胡十六国时期,汉人迁移有三个重点方向:

南渡到南方的长江、珠江流域,根据葛剑雄等的估计,南迁人口约占西晋各州总人口数的13%;

东迁到辽东、辽西,因为鲜卑慕容氏对东晋友好让汉人好感度增加;

西迁到凉州,奠定西域汉人政权基础。

没有迁移走的,在当地建立坞堡自卫。

五胡十六国时期,似乎汉族是最大损失的,但匈奴、鲜卑、羯、羌、氐这五胡,在北魏时只有汉族和鲜卑族势力依然明显之外,匈奴、羯、羌、氐等或势力不明显,或变成别的民族,或同化为汉、鲜卑、柔然等民族。

即:没有搬迁的汉人,还是笑到了最后,比起匈奴、羯、羌、氐四族的命运都好。

每天原创,给你有价值的观点!
style="font-weight: bold;">随手关注,你的支持才是动力!

回答:

这个问题或许会有很多争议,但无论怎么说,中原汉族的生存都面临着历史上最大的危机。先来看这付地图:

图片 27

当时虽然许多汉族人“衣冠南渡”,建立了东晋王朝,但曾是农耕文明最发达的广袤的黄河流域土地尽失,成了北方游牧民族的牧场和游猎场所。而一隅偏安的东晋王朝内部也是危机四伏、矛盾重重、内乱连连,若非淝水之战以弱胜强,同样面临灭国的危机。

在看人口,五胡乱华前后的一百多年间,汉族人口从两千多万人锐减至不到一千万人。除了东晋五、六百万人之外,中原汉民已所剩无几,而东晋的人口自然也并非全是汉族。这样的状况称为“灭族之灾”我觉得是远不为过的。史书中记载至少匈奴的刘渊和后赵的石勒都对汉人进行过疯狂的屠杀。其中后赵石勒及其后继者石虎尤甚。其每掠一处,男人尽杀,女人被称为“两脚羊”,奸淫之后还要当作军粮吃,掉。石虎还把中原广大的地区划作自己的狩猎场,凡汉人敢向野兽扔一石块即为死罪。可见当时汉人地位之低下,生存之凄惨!

当时许多汉人为了自保,组织的武装名曰“乞活军”,从这个名字也可见生存状况之恶劣。因颁布“杀胡令”而倍受争议的民族英雄冉闵的父亲就曾是“乞活军”首领,试想在这种情况下颁布此种命令何罪之有?无论如何,冉闵在当时为中原汉族的生存搏取更大的空间和地位。史传冉闵战死后六月飞雪,天灾不断,前燕慕容恪不得不派人厚葬祭奠,追赠“武悼天王”。

当然,偶然之中也有必然。中原汉族之所以不灭也是因为我们善于接受外来文化,提高自己,使我们文明始终处于领先地位所决定的。

回望历史,决非是要播种仇恨,而是更加明白今天的生活来之不易,历史从来都是血泪写成的。只有相互尊重、和谐共处才能拥有更好的生存环境和发展空间。

最后用笔者的一首七律旧作作为结尾吧:

悼冉天王

误国营私乱八王,五胡乘势祸炎黄。

丁夫累累千山骨,妇幼凄凄两脚羊。

愿捧丹心示兄弟,更擎刀斧对豺狼。

青书何处无凝血,应有英名后世彰。

回答:

事实上,五胡乱华要看汉族是否被灭族,首先要看最终是哪个政权最终获胜。

其中胡人政权有:鲜卑族羯族前秦、前赵、北魏、东西魏、北齐、北周。

汉人政权有:东晋、宋、齐、梁、陈。

最后由隋文帝杨坚,战胜陈后主取胜。

那么隋朝是不是汉人政权呢?

正确答案是:隋文帝杨坚,就是北周的将军,鲜卑族政权。

隋朝丞相重用胡人宇文化及,说明文化上认同自己为胡人,那么就更应该是胡人政权。

甚至杨坚本人,也改名普六茹那罗延。

隋文帝杨坚,是北周将军,属于篡位朝代,得国不正,也不符合汉人传统文化。

因此隋朝才会在短短五十年不到的时间中,人心尽失而亡国。

既然隋朝是胡人政权,但为什么我们普遍认为,隋朝之后依然有汉人呢?

原来,隋朝以及其他胡人政权,和元朝清朝一样,汉人政权虽然战败,但汉人并没有被灭族。

回答:

题主不要把小说当成历史,请题主思考下列事实:

1、中国是什么时候划分民族的?汉族的来源有哪些?

2、五胡乱华开始的时候,匈奴人和氐人的国号是什么?为什么?

3、据史书记载,除了大量的晋人南迁之外,还有大量的晋人北迁奔投‘五胡十六国’,导致北方诸国不得不重设郡县以安置难民。。。那些‘五胡’为何要说汉语、用汉字?难道是因为他们杀光了北方的晋人,或者是属下的晋人太少了,所以要保护汉语和汉字的缘故吗?

4、后来的隋唐发源于哪里?难道北方人死光了,然后隋唐发源于江南吗?

‘五胡乱华’的性质实际上与赤眉军、绿林军、黄巾军差不多,只是领头造反的是内迁的部族而已。。。但是很多时候‘民意’取决于媒体,媒体掌握在士人手里,士人又受到门阀世家的控制。。。中国每一次改朝换代都会吸取‘前朝’的教训,后来的隋唐推行科举以削弱门阀世家,是有深刻原因的。

回答:

其实五胡乱华带来的危害和日本人侵华带来的危害差不多。不同的是五胡乱华汉族政权偏安东南,日寇侵华国府死守西南。都是死守半壁江山,时刻都有灭亡的危险,汉族真是到了要灭族的危险边缘。

五胡乱华不同于后来的辽、金、西夏与宋的对峙,也不同于蒙元、满清灭掉汉族政权。宋及以后汉族人口超过1亿,是杀不绝,灭不完的。

五胡乱华时,内乱夹杂着民族仇杀,中原的汉人死伤殆尽,剩下的都逃到了南方,称为衣冠南渡。东晋政权还没在江南站稳脚跟,马上就得面对来自北方及西南的攻击,幸好淝水之战打败了貌似强大的前秦,不然这帮畜生不知道会做出什么来。如果东晋政权稍有不慎,就会被五胡灭掉,汉族也就会灭族。

后来东晋与北方隔江对峙,北方也发生内乱,但都是五胡之间的战乱,汉人逐渐恢复,南方虽然也发生宋、齐、梁、陈的朝代更迭,但都守住了汉人政权。到后来隋朝统一天下,才又回到汉人王朝的大一统局面。

本文由德赢vwinac米兰发布于文物,转载请注明出处:北方士族都是如何活下来的,永嘉之乱衣冠南渡

关键词:

  • 上一篇:没有了
  •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