构建互联网时代学术传播新秩序,新时代人文社

2020-01-25 作者:文物   |   浏览(164)

云南省高等学校文科学报研究会主办的“文化自信与社科期刊的历史使命学术研讨会”近日在云南楚雄召开。与会者围绕社科期刊的导向性、社科期刊融合发展新趋势、学术传播的数网化之路等议题进行了研讨。

10月12日,第七届全国人文社会科学期刊高层论坛在贵州省铜仁市举行。论坛主题为“新时代人文社会科学期刊的使命与作为”和“改革开放40年来中国人文社会科学期刊的回顾与展望”,来自全国各省市区社科院、社科联以及高校人文社会科学期刊的专家学者参加了论坛。

当下,互联网技术以其强大的技术优势和功能作用,逐步嵌入传统媒体的生态空间,使得传统媒体正在发生着巨大的变革,电子读物以全新的表现形式、全新的传播方式猛烈冲击着传统纸质媒体。互联网时代社科期刊的创新虽然我们要坚守社科期刊的阵地,但不代表我们拒斥新技术、新媒体。因此,互联网时代学术传播既要尊重新媒体信息传播的一般规律,又要考虑自身的传播特点,创新学术期刊的产品。总之,坚守是为了夯实社科期刊原有的基础,创新是为了社科期刊的发展壮大,两者统一于新旧媒体融合中,融合得好,才能进一步扩大社科期刊的影响力。因此,作为传统社科期刊人,我们要加强学习,尽快转变观念,为学术期刊在互联网时代的发展作出自己的贡献。

与会者指出,党的十九大报告强调“牢牢掌握意识形态工作领导权”“落实意识形态工作责任制,加强阵地建设和管理”。社科期刊要牢记使命、担负责任,高度重视导向问题,始终坚持社科期刊发展的正确方向。应紧紧抓住重大理论和现实问题推出高质量研究成果,为理论创新和学术繁荣作出贡献。社科期刊能否在加强意识形态工作中发挥自己的作用,与其学术传播力、学术影响力紧密相关。在传统媒体与新兴媒体融合发展的背景下,如何构建互联网时代学术传播新秩序,是新时代社科期刊发展面临的重大问题。应利用互联网新技术新应用重构社科期刊这一学术平台,创新学术传播方式,促进社科期刊专业化、集约化、数字化发展。

人文社科;期刊;高层论坛

互联网;传播;学术;创新;社科期刊;传统媒体;社会科学期刊;坚守;需要;读者

10月12日,第七届全国人文社会科学期刊高层论坛在贵州省铜仁市举行。论坛主题为“新时代人文社会科学期刊的使命与作为”和“改革开放40年来中国人文社会科学期刊的回顾与展望”,来自全国各省市区社科院、社科联以及高校人文社会科学期刊的专家学者参加了论坛。

当下,互联网技术以其强大的技术优势和功能作用,逐步嵌入传统媒体的生态空间,使得传统媒体正在发生着巨大的变革,电子读物以全新的表现形式、全新的传播方式猛烈冲击着传统纸质媒体。而社会科学期刊由于受到纸质文本、发稿周期、版面等限制,其发展也面临着巨大的挑战。面对这种形势,新旧媒体的融合是一种必然的趋势。那么,在这种趋势下,传统社会科学期刊要如何应对?笔者以为,既要“坚守”,还要“创新”。

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常务副总编辑王利民在开幕式上,代表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总编辑张江教授预祝论坛圆满成功。王利民指出,中国特色哲学社会科学的建构,从党的十八大以来陆续展开。今天,办好中国特色哲学社会科学期刊要做到“四个结合”:一要把问题导向与主要矛盾转化、中国强起来的主题相结合;二要把问题导向与学科导向相结合;三要把学术中的问题与问题中的学术相结合;四要把专业问题研究与学科研究、跨学科发展结合起来。论坛开幕式由贵州省社会科学院院长、《贵州社会科学》编委会主任吴大华主持。

互联网时代社科期刊的坚守

架起学术与社会间的桥梁

坚守什么?首先,坚守自身优势。从历史发展的角度来看,期刊是一部历史,而且是一部不短的历史。综合类社会科学期刊不受专业学科领域的局限,可以为读者展现更广阔和前瞻的理论视野。其综合性和交叉性特点顺应了当代社会科学发展所提倡的淡化学科边界、开展跨学科交叉研究的趋势,强调问题意识和导向,为综合类社会科学期刊发挥自身优势提供了良好的机遇。网络时代,社会科学期刊要克服外在压力,坚守和发挥自身的比较优势,充分利用专业性期刊不能模仿和不可复制的资源,针对各种学术问题和现实问题进行深入研究。

学术期刊在学者和社会之间“居间说话”,把学者阐释转化为社会公共阐释。“中国的社科学术期刊作为公共学术媒介,在总结提升中国经验、研究考量全球问题、推动中国学术话语建构方面,承载着重要使命”,《江海学刊》总编辑韩璞庚认为,学术期刊必须架起公共理性、公共话语、学术话语之间交互影响的桥梁,加快构建中国的学术话语体系,滋养中国的公共话语,培育中国的公共理性。学术期刊要完成所承载的重振民族精神、引领思想争鸣、创新文化观念的重要历史使命,必须从三个方面加强机制创新:一是创新学术生产机制;二是创新学术评价机制;三是创新学术传播机制。

其次,坚守政治方向和职业操守。无论传播技术多先进,传播速度多快,传播平台多大,社会科学期刊的政治方向要坚定,要以马克思主义理论为指导,宣传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研究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的理论,研究中国当下的现实问题。作为社科期刊人,阵地不能丢,要自觉抵制来自于网络上的各种反马克思主义思潮,正确辨别真假马克思主义的理论观点,为刊发的文章把好关,做到守土有责。

学习与探索杂志社主编张磊围绕学术期刊如何做好正面宣传阐释工作进行了探讨。她认为,学术期刊的功能决定其具有正面宣传之责,应进一步推动学术期刊与讲好中国故事、传播好中国声音的联系。在此过程中,要运用不同的思维方式,在学理层面阐明中国主张,进行学术表达;要把握好度,避免讲过头、讲走样、引起歧义;要精心设计,通过对中国话语体系、学科体系和学术体系的阐释和传播,向世界展现真实、立体、全面的中国,提高国家文化软实力和中华文化影响力。

再次,坚守自己的学术品牌。每一本社会科学期刊都经过了几代期刊人的精心打磨,形成了自己独具特色的风格和品牌,才得以在期刊界占有一席之地。而这个品牌和风格的背后是文章质量的支撑,是内容的力量。因此,在互联网时代,还是要坚持质量为王的原则。《江海学刊》总编辑韩璞庚认为,“不管时代如何变迁,内容为本永远是我们最根本的坚持。”在他看来,好的稿件源自强烈的问题意识,是推动学术思想前进的动力。坚持研究当下的热点问题,回应社会关切,用科学的理论分析问题、解决问题和创新解决问题才是学术人的责任,学术期刊的任务就是要将这些有思想、有内容、有见解的文章发表出来,坚持内容为王,不为利益所动。

江苏社会科学杂志社主编李静表示,综合性社会科学期刊的国际化是在构建中国特色哲学社会科学体系的前提下展开的,因此要符合综合性期刊自身的特点,要坚守本土化立场。具体而言:一是要区别综合性期刊中的应用类学科和人文类学科。应用类学科的研究方法、研究范式应更加贴近国际化标准;人文学科则应更多传承中国学术的研究范式。对这二者不能一刀切。二是应该由合适的平台来承担期刊国际化工作,而不是期刊自说自话。三是国际化不仅是形式的规范化,更要讲好中国故事、传播好中国声音。

互联网时代社科期刊的创新

自觉回应时代发展要求

虽然我们要坚守社科期刊的阵地,但不代表我们拒斥新技术、新媒体。毕竟我们处在互联网时代,新媒体的优势让我们不得不正视其对传统媒体的挑战,大数据的应用让我们不得不看清新旧媒体的差距,因此,我们的编辑人员要充分利用大数据给我们带来的各种便利,通过研究创新来实现传统纸本学术期刊和大数据的融合,从而实现双方相互吸引、相互喜欢。那么,我们必须充分利用新技术新媒体,大胆创新办刊思路、办刊方法,以期更好地引领学术研究,为人文社会科学研究服务。

构建中国特色哲学社会科学话语体系,要善于提炼标识性概念,设置创新性议题。

福建论坛杂志社总编辑管宁提出,学术期刊在新时代社会主要矛盾发生变化的大背景下,要处理好三个关系,以推动期刊从学术知识的传播者向学术思想的孵化器转化。首先是传承与创新的关系,要凸显中国学术独特性,做到文脉不断、基因不改、底色不变。同时要发展传统、创造传统,以新思维、新理念观察分析问题,激发创新活力。其次是原点与支点的关系,让问题回到原点,回到人类基本需求,并以当今时代整体发展状况为支点,探讨本质性需求的当代实现方式。再次是功用与无用的关系,既要发挥好主流意识形态宣传和智库建设的功能,又要以基础性研究为根基,从学理角度树立前瞻性目标,致力于学术原创与真理探索,为现实问题的解决提供启示与思路。

《贵州社会科学》执行主编黄旭东认为,学术期刊要深刻认识到自身对社会所承担的使命和责任,坚持和巩固马克思主义在意识形态领域的指导地位;要成为反映当代思想与智慧的重要阵地,有义务、有责任更加清晰、更加坚定地发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时代最强音,准确辨别是非、把握本质,通过发表优秀的前沿成果对学术理论进行正确引导;要倾力为中央决策和地方经济社会发展服务,铁肩担道义,自觉承担新时代人文社会科学期刊的使命。

“学术期刊要强化为现实服务功能,更好地为党和政府的科学决策提供智力支持”,《中州学刊》社长、主编李太淼表示,社科学术期刊是刊载社科研究成果的重要媒体。新时代,学术期刊要大有作为,必须增强使命意识、担当意识,强化问题意识和为现实服务的功能。同时,要围绕贯彻落实党和国家新出台的大政方针,围绕破解改革发展中遇到的热点难点问题,围绕解决广大干部群众普遍关心的问题,组织编发更多具有真知灼见、务实管用的社科学术成果,更好地发挥社科学术期刊助推社科研究、咨政建言的作用。

媒体融合语境下的学术期刊发展

学术研究以问题为导向的发展趋势,使得办刊人必须思考如何才能开拓广泛的传播面、获得持久的传播力。因此,数字化出版、媒介融合、期刊标准化等内容成为与会者关注的话题。

《学术月刊》常务副总编辑姜佑福提出,数字出版对人文社科学术期刊而言,既是挑战也是机遇。目前,许多人文社科学术期刊仍停留在“出版数字化”阶段,而没有真正开辟“数字化出版”的新形式,没有实现植根于现代信息技术内在可能性的新型知识生产方式。他认为,通过“最新录用”和“网络首发”等形式,让作者、编者和广大读者共同参与知识生产的早期过程,将学术批评、学术生产和学术传播有机结合起来,无论是对于增强单篇文献的传播力和影响力,还是对于学术共同体的互动成长,都大有裨益。

《陕西师范大学学报》主编杜敏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在新媒介形态下,应注重学术报纸、学术期刊与学术网络在话题上的交融,使话题在不同媒体上不断再现,以此获得传播功能的提升。中国社会科学院所办期刊、报纸及网络媒介就很好地实现了融合发展,开辟了媒介融合新路子,值得各期刊借鉴。

在大会发言中,上海师范大学期刊社社长何云峰提出,“期刊标准化”应包括内容标准化、发表流程标准化、审稿标准化、引文格式标准化、编委组建标准化、编辑工作管理标准化、评价标准化等内容。《山东大学学报》主编魏建就编辑队伍发展、职业路径规划等问题进行了发言。

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副总编辑李红岩在闭幕式上作总结发言。此次论坛由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贵州省社会科学院主办,《贵州社会科学》编辑部承办,铜仁学院协办。

(中国社会科学报记者 李贺)

作者简介

姓名:李贺 工作单位:

本文由德赢vwinac米兰发布于文物,转载请注明出处:构建互联网时代学术传播新秩序,新时代人文社

关键词:

  • 上一篇:没有了
  •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