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太宗与长孙皇后之女新城公主简介,新城公主

2020-02-01 作者:文物   |   浏览(183)

唐朝人物

图片 1新城公主 新城公主出身天潢之家,长于皇帝父兄爱护之中。初封衡山,又早早获得实封。公主亦曾觅得良缘,而且因着父兄的爱屋及乌,其夫家也都得到看重。去世后,兄长更是令丧事逾制按皇后之礼操办。 公主生前身后,尊宠荣耀已极。 新城公主简介 新城公主(634年-663年),唐太宗最幼女, 母文德皇后长孙氏。生于贞观八年,贞观十六年八月二十日,封衡山郡公主得实封不久又増赋。贞观十七年,许配魏征长子魏叔玉。同年,婚事取消。 贞观二十三年二月六日下嫁长孙诠,因太宗于五月去世,婚礼中断。永徽三年五月二十三日,改封新城郡长公主,增邑五千户,婚礼完成。 显庆四年,长孙诠被流放巂州,不久被杀,新城改嫁韦正矩。龙朔三年三月,病逝于长安县通轨坊南园,时年三十,以皇后之礼陪葬于昭陵。 未笄增赋 新城公主,出生于贞观八年。十六年八月二十日,初封为衡山郡公主。《唐六典》中有言:“凡名山、大川及畿内县皆不得以封。”可见唐代名山大川不得作为封号。然而,衡山所在的衡山郡却成了公主的封号,可知太宗对女儿的喜爱之心,可见一斑。据墓志载:“封衡山郡公主,唯有辉,平原陋其加渥;汤沐増赋,庐陵愧其逾”,可知册封之后年仅八岁的衡山公主便有了实封,并且又増赋。而按史料记载,初唐公主要到出嫁时才能拿到汤沐邑,白居易云“近代或有未笄年而赐汤沐者,亦如公主之号,以宠重之”,可见衡山公主能早早获封汤沐源于父亲的疼爱。 婚嫁风波 许婚悔婚 贞观十七年正月,魏征病重即将离世,唐太宗命中郎将住在魏征家,一有动静便立即报告,药物膳食赏赐无数,宦官使者接连不停的在路上往来,唐太宗还亲自前去探望。十六日,唐太宗与皇太子再次亲临魏征府,流着眼泪问他有没有未尽心愿,魏征对曰:“嫠不恤纬,而忧宗周之亡”。唐太宗决定将女儿衡山公主许配与魏征的儿子,指着跟随而来的衡山公主对魏征说:“魏公,勉强睁开眼睛,看看你的儿媳吧!”可惜此时病重的魏征面对如此厚重的恩赐已经无法谢恩了,第二天魏征病逝。在魏征去世不久后因人奏报其荐人失当邀名卖直的罪,太宗对此十分不悦,气怒之下便写了诏书停了衡山公主与魏叔玉的婚事。至此,这段姻缘也就作罢了。 初嫁长孙 此后唐太宗再次精心挑选,终于在贞观23年二月六日妻子生日那天为女儿敲定了婚事,将衡山公主许配给了长孙操之子长孙诠。 长孙操乃衡山公主母亲长孙皇后的叔父,唐初长孙家族备受太宗宠遇,算上长孙诠,长孙家一门已是四尚公主。因为长孙诠尚主之故,太宗特意将其父长孙操升为了岐州刺使。 岐州即原扶风郡,后为唐代西京。之后可能预感到大限将至,唐太宗开始筹备衡山的出嫁事宜,不过令人遗憾的是,由于公主的婚礼过程太过复杂,直到五月廿六己巳日太宗去世,婚礼也没能全部完成,筹备工作也因此而中断,未能在生前看到女儿出嫁,是太宗的一大遗憾。 高宗与衡山公主一母同胞,对这个妹妹也是疼爱有加。为了不耽误公主的青春。永徽元年正月除丧服后,唐高宗便下令继续准备先前未完成的婚礼,打算到秋天公主守孝满一年后就让她成婚,此举却遭到大臣于志宁的坚决反对,他认为身为子女必须为父守孝满三年方合礼仪。高宗只得听从但心中一直记挂此事。于是在永徽三年五月廿三日,也就是公主守孝满三年整的前三天,唐高宗便将妹妹由衡山长公主改封为新城长公主,并增邑5000户,以庆贺妹妹出嫁。 尽管婚事几经波折,但成婚之后公主与驸马感情和睦,琴瑟相谐,为此墓志写道:“调谐琴瑟,韵偃笙簧。标海内之嫔风,为天下之妇则者矣。”可以想见新城公主有一段幸福的婚后时光。因此在显庆四年长孙家族遭难,长孙诠被牵连流放巂州并被地方官所杀之后, 新城的反应十分激烈。墓志上记载:“虽外尊大义,不登叛人之党。而内怀专一,无亏字。兰泽靡加,尘弥之镜;铅罢饰,网缀回鸾之机。贯秋柏以居贞,掩寒松而立劲。”可见新城虽然没有直接对哥哥表示愤怒,但心中却非常不满,于是从此不再梳妆打扮,以沉默消极的态度表达愤懑。 再嫁韦氏 唐高宗不忍见妹妹如此消沉,后又为她重新安排了一桩婚事,将她嫁给了出自京兆韦氏的韦正矩。韦正矩由于尚主,短时间内由奉冕大夫升为正三品的殿中监,连升八级,一时平步青云。可惜因为公主与前夫的感情太过深厚无法忘怀,这段婚姻始终不如前一段婚姻那般和谐,以至有了韦正矩失礼于公主的传闻。 龙朔三年,新城公主遇疾,高宗知晓后,为妹妹兴建了建福寺祈福。然而天不假年,同年三月,新城公主病逝于长安通轨坊南园,终年三十岁。妹妹的离世,唐高宗悲痛不已,无法接受。命有司审问调查,韦正矩不能辩,高宗盛怒之下,于是迁怒驸马韦正矩,认为是他导致了公主死亡。便杀了韦正矩。 以皇后礼 龙朔三年三月,骤失爱妹的唐高宗在极度悲痛之下,下令将新城公主以皇后之礼下葬,“皇帝悲棣萼之长湮,痛之永诀,怅东津而洒泣。废朝不举,有越常伦。赗往饰终,用超恒制。下诏曰:故新城长居。柔顺□风,幼彰于闺阃;顾复之重,夙备于慈严。诗美秾符归妹之尊。方秀松筠,遽先风烛。凤箫辍响,鱼轩靡驾。固气,情切之哀,将轸于暮月□终之数,特超于彝典。其葬事宜依后礼。”。身为公主却享有皇后的葬礼规格,这在唐朝仅此一例。如此破格的行为,也是高宗对妹妹最后的心意。不过必须指出,无论史书还是墓志,从来都是说“葬事宜依后礼”。结合史料及墓葬情况可知此处的“葬事”应是指葬礼规格,而非后某些今人以为的陵墓规格。 新城公主怎么死的:唐太宗嫡女新城公主暴卒之谜 1994年10月,随着唐昭陵新城长公主的墓葬挖掘工作的进行,考古学家们惊讶地发现墓室壁画上侍女的头部全被人砍去了。有人根据史书记载进行推测,认为是心爱的胞妹一夕猝死让唐高宗极为悲愤,从而迁怒于公主身边的侍女,认为是她们没有照顾好自己的主人,所以下令将墓室壁画中所有侍女的头部全部砍去。那么新城长公主为什么会猝死,难道真如某些网文所谣传的那样,她是一位死于驸马的家庭暴力之下的公主? 新城公主,初封衡山公主,出生于贞观八年,不仅是唐太宗与长孙皇后所生育的七名儿女中最小的那颗掌上明珠,也是唐太宗所有女儿中最年幼者。 不过也有人因此奇怪过,贞观十年六月长孙皇后逝世于太极宫立政殿后,唐太宗亲自抚养了长孙皇后所生的晋王李治与晋阳公主李明达,却为什么没有抚养最年幼的女儿衡山公主呢? 事实上正是因为贞观十年时的衡山最多也就只有两岁,还是个需要乳母哺育照顾的孩子,唐太宗没法带在身边抚养。不过除了不能亲自照料小女儿外,衡山的待遇和其他三位同母姐姐并没有任何区别。 贞观十六年八月二十日,唐太宗将年仅八岁的小女儿册封为衡山郡公主——衡山自古以来便是五岳之一,不仅位在名山之列,同时是道家和佛家的宗教圣地,对于自诩为道教鼻祖老子后人的李唐皇室而言更是有着重要意义的地方,而《唐六典》中也曾明文规定道:“凡名山、大川及畿内县皆不得以封。”结果唐太宗就将这么重要的李唐皇室的宗教圣地衡山郡封给了小女儿,他对这个女儿究竟有着何等的宠爱之心,也由此可见一斑。 不仅如此,册封为公主后衡山就有了实封,甚至没过多久又增加了一次实封,墓志上因此记载道:“汤沐增赋”。而根据各卷史书的记载,唐朝公主往往只有出嫁时才能拿到实封,这一点哪怕是太平公主也不例外——事实上史书上记载的也只是太平公主是第一个出嫁时在三百户实封的基础上又加了五十户实封的公主,而不是第一个在出嫁之前就开始享有实封的公主。而唯有晋阳公主与衡山公主这样非常得宠的公主,才能早在出嫁之前就开始享有实封(正因为晋阳公主在册封公主后就有了实封,晋阳十二岁逝世后,唐太宗下诏让有关官员将晋阳于封邑所得的余钱在她的墓旁修建佛祠,以此为爱女的往生祈福)。 同年,衡山被父亲许配给郑国公魏征的嫡长子魏叔玉。魏征在贞观一朝的重要性毋须多强调,凌烟阁二十四功臣中排名第四,仅次于杜如晦,比房玄龄还高一名,而魏叔玉身为魏征的嫡长子,将来是要继承从一品郑国公的爵位的。这一年年底,魏征病重,唐太宗特地带上太子李承乾与衡山公主一同前去探望,并对魏征说:“你看看,这是你的儿媳妇!”然而魏征此时病势已沉,连坐起身道谢的力气都没有了。 贞观十七年初,一代谏臣魏征病逝,出人意料的是,就在魏征去世不久后被人安上了荐人失当邀名卖直的罪名,唐太宗一怒之下亲自写下诏书悔婚仆碑,衡山与魏叔玉的这段姻缘也就就此作罢了。而贞观十七年的衡山不过九岁,于是唐太宗再次精挑细选,为宝贝女儿敲定了婚事,于贞观二十三年二月六日将她许配给长孙操之子长孙诠,而这一天,也正是长孙皇后的生日。 那么衡山未来的公公长孙操又是何许人也? 长孙操即长孙皇后的叔父,长孙家族作为外戚一直备受唐太宗的看重,不仅连出三位国公与四位驸马,就连长孙皇后的异母哥哥长孙安业在贞观元年犯下谋反的大罪本该按律当斩,唐太宗也因为长孙皇后的求情特别赦免了他的死罪。长孙敞因为受贿被免官,但唐太宗念及他是长孙皇后叔父的缘故,经常命人送绢给他供他开销,最后又让他以宗政卿的官衔退休,并加授了金紫光禄大夫的散官以及正二品平原郡公的爵位。长孙安世因效忠唐朝的死敌王世充被唐高祖李渊杀死,但他的几个儿子不仅安然无恙,次子长孙祥还因为是长孙皇后侄子的原因被唐太宗提拔为了刑部尚书。 长孙操本人也颇有才干,武德元年任陕东道大行台的金部郎中,后出任陕州刺史的时候,从陕州的东边引水入城,极大地惠及了当地百姓。长孙操历任洺州刺史、益州扬州的都督长史等职务,皆有善政。唐太宗又因为他的儿子长孙诠要娶衡山公主为妻,特意将他升为岐州刺史——乍一看岐州刺史的职位并不打眼,但岐州自西汉以来便与京兆、冯栩并列为三辅,地位非同一般。而唐朝将州分为七个等级,岐州便位列第二等,仅次于雍州、洛阳、并州,中晚唐时更是一度被定为了西京。所以长孙操作为一介臣子,只因儿子尚主便被提拔为了岐州刺史,一下子升了三四级的官,唐太宗对衡山未来的婆家有多重视由此可想而知。 不过令人遗憾的是,虽然唐太宗希望能够在生前看到爱女的出嫁,但由于公主出嫁的仪式十分繁琐,所以贞观二十三年五月二十六日唐太宗逝世于九成宫含风殿时,正在筹备出降仪式的衡山也因为父亲的去世中断了婚礼。但即位后的唐高宗李治并不想耽误妹妹的婚期,所以永徽元年国丧孝除后,李治打算在这年秋天就让妹妹风光大嫁,更因此早在正月时便开始令人着手准备婚礼仪式。结果这样的举动遭到了于志宁的强烈反对,于志宁坚持要求衡山长公主守满3年的孝期才能出嫁,李治无奈之下只得应允。 只是李治唯恐耽误了妹妹的大好年华,所以等到永徽三年五月二十三日,距离三年孝期尚有三天才完全守满之际,李治便将妹妹由衡山长公主改封为新城长公主,并加食封五千户,以此作为她的新婚贺礼。 虽然婚期屡有波折,不过好在新城公主与驸马长孙诠婚后感情十分和睦,夫妻二人琴瑟和鸣,墓志上也因此记载道:“调谐琴瑟,韵偃笙簧。标海内之嫔风,为天下之妇则者矣。”也正因为夫妻感情深厚,所以显庆四年长孙无忌被李治贬黜,长孙诠也因此被流放巂州甚至被杀后,新城的反应十分激烈,她的墓志上于是写道:“虽外尊大义,不登叛人之党。而内怀专一,无亏字□之□。兰泽靡加,尘弥□□之镜;铅□罢饰,网缀回鸾之机。贯秋柏以居贞,掩寒松而立劲。” 面对丈夫的流放至死,新城虽然表面上并没有抱怨什么,但从此不再梳妆打扮,用沉默来表达对哥哥的抗议。而考虑到新城的葬礼是李治下令操办的,且墓志铭作为古人丧葬中极为重要的组成部分,必然是要经过李治亲自过目并认可的,所以新城的墓志上敢如此直截了当地记载她是如何因为丈夫的流放而对哥哥耍脾气,可见李治对这个宝贝妹妹绝对不是一般的纵容。 由此也可以看出,新城倔强的个性与父亲唐太宗如出一辙,再加上新城自幼被父亲与哥哥们百般娇宠着长大,从来没有经历过这样的风波,会因此事对哥哥不满也是人之常情。 不过李治既舍不得对妹妹发火,也舍不得新城就这样寡居下去,于是为她选了一位新的驸马,即出自“城南韦杜,去天尺五”的韦氏韦正矩,而韦正矩也因为尚新城公主为妻,由从五品的奉冕大夫被提拔为正三品的秘书监,官阶竟然连升了8级! 但可惜的是,也许是因为和前夫长孙诠的感情太深,也许是新驸马与新城的性格不太合适,这段婚姻关系并不如之前的结发情缘融洽,二人成婚不久就有了韦正矩对公主失礼的传言,而没过多久,新城公主就逝世了。李治对妹妹的骤然去世十分悲痛,认为是韦正矩导致了新城的死亡,于是下令有司审问,结果韦正矩无法为自己辩解,李治一怒之下便杀了韦正矩。 然而事实上新城的逝世其实完全是个意外。单从韦正矩来看,韦正矩因为尚主而官运亨通青云直上,再加上皇帝十分疼爱新城,所以韦正矩完全没有理由,更没有胆量谋害公主。而且根据《唐两京城坊考》和《长安志》等史料记载,就在新城去世的这一年,她的身体似乎并不太好,所以李治特地为新城建了一座建福寺以作祈福之用。和新城身处同一时代的薛克构也曾说过,“吾闻新城以病而卒,夫子受其戮辱”,证明了新城公主的确是病死,并非现代网文所谣传的那样是死于驸马的家庭暴力。 后来李治也发现这是一桩冤案,所以韦正矩死后李治又将他与新城公主合葬昭陵。根据《新唐书·宰相世系表》和《京兆金石录》的记载,驸马都尉韦正矩碑至宋朝时还在,这也从另一个方面证明韦正矩并没有杀害新城公主,否则李治绝对不会允许一个杀害妹妹的凶手与她合葬。 龙朔三年三月,痛失爱妹的唐高宗李治将新城以皇后之礼下葬,“皇帝悲棣萼之长湮”“废朝不举,有越常伦。赗往饰终,用超恒制”——以公主之身却按皇后之礼隆重下葬的这份殊荣,放眼整个唐朝仅此一例。不过这里值得注意的是,不管是史书还是墓志都说得很清楚,新城公主的“葬事宜依后礼”“以皇后礼葬昭陵旁”,指的是下葬时的葬礼规格与皇后同一个等级,而不是指陵墓规格与皇后同级别。如果指的是陵墓规格,那么史书就会如永泰公主那样,明确记载她是“号墓为陵”。 新城公主作为唐太宗的爱女唐高宗心爱的妹妹,自幼备受呵宠,无论是父亲唐太宗还是哥哥唐高宗,都将她视为掌上明珠,不仅一早就封为公主且享有实封,她所下嫁的夫婿及其家人也因为她的缘故而备受皇帝的看重。 新城公主虽然三十岁盛年而逝,但活着时享尽了一生荣宠,与驸马长孙诠夫妻恩爱琴瑟和鸣,死后还以公主的身份得到了整个唐朝独一无二的以皇后之礼下葬——无论是生前还是身后,新城公主的一生不仅完全不像某些网文所谣传的那样凄惨可怜,反而是截然相反的备受宠爱。出人意料的同时却又在情理之中,因为新城公主作为唐太宗心爱的女儿,拥有的就是如此华丽瞩目的人生!

职业:李世民与长孙皇后之女

新城公主,唐太宗最小女, 母文德皇后长孙氏。 生于贞观八年八月二十日,封衡山郡公主得实封不久又増赋。 贞观十七年,许配魏征长子魏叔玉。同年,婚事取消。 贞观二十三年,因太宗于五月去世,婚礼中断。永徽三年五月二十三日,改封新城郡长公主,增邑五千户,婚礼完成。 显庆四年,长孙诠被流放巂州,不久被杀,新城公主改嫁韦正矩三月,病逝于长安县通轨坊南园,时年三十,以皇后之礼陪葬于昭陵。 未笄增赋 新城公主,出生于贞观八年,初封为衡山郡公主。《唐六典》中有言:“凡名山、大川及畿内县皆不得以封。” 可见唐代名山大川不得作为封号。然而,衡山所在的衡山郡却成了公主的封号,可知太宗对女儿的喜爱之心,可见一斑。据墓志载:“封衡山郡公主,唯有辉,平原陋其加渥;汤沐増赋,庐陵愧其逾”,可知册封之后年仅八岁的衡山公主便有了实封,并且又増赋。而按史料记载,初唐公主要到出嫁时才能拿到汤沐邑, 白居易云“近代或有未笄年而赐汤沐者,亦如公主之号,以宠重之”, 可见衡山公主能早早获封汤沐源于父亲的疼爱。 婚嫁风波 许婚悔婚 贞观十七年正月,魏征病重即将离世,唐太宗命中郎将住在魏征家,一有动静便立即报告,药物膳食赏赐无数,宦官使者接连不停的在路上往来,唐太宗还亲自前去探望。十六日,唐太宗与皇太子再次亲临魏征府,流着眼泪问他有没有未尽心愿,魏征对曰:“嫠不恤纬,而忧宗周之亡”。唐太宗决定将女儿衡山公主许配与魏征的儿子,指着跟随而来的衡山公主对魏征说:“魏公,勉强睁开眼睛,看看你的儿媳吧!”可惜此时病重的魏征面对如此厚重的恩赐已经无法谢恩了,在许婚的第二天魏征病逝。[12-14] 魏征去世不久后因人奏报其荐人失当邀名卖直的罪,太宗对此十分不悦,气怒之下便写了诏书停了衡山公主与魏叔玉的婚事。至此,这段姻缘也就作罢了。 初嫁长孙 此后唐太宗再次精心挑选,终于在贞观23年二月六日妻子生日那天为女儿敲定了婚事,将衡山公主许配给了长孙操之子长孙诠。[16-17] 长孙操乃 新城公主 新城公主 衡山公主母亲长孙皇后的叔父,唐初长孙家族备受太宗宠遇,算上长孙诠,长孙家一门已是四尚公主。因为长孙诠尚主之故,太宗特意将其父长孙操升为了岐州刺使。 岐州即原扶风郡,后为唐代西京。之后可能预感到大限将至,唐太宗开始筹备衡山的出嫁事宜,不过令人遗憾的是,由于公主的婚礼过程太过复杂,直到五月廿六己巳日太宗去世,婚礼也没能全部完成,筹备工作也因此而中断,未能在生前看到女儿出嫁,是太宗的一大遗憾。 高宗与衡山公主一母同胞,对这个妹妹也是疼爱有加。为了不耽误公主的青春。永徽元年正月除丧服后,唐高宗便下令继续准备先前未完成的婚礼,打算到秋天公主守孝满一年后就让她成婚,此举却遭到大臣于志宁的坚决反对,他认为身为子女必须为父守孝满三年方合礼仪。[19-20] 高宗只得听从但心中一直记挂此事。于是在永徽三年五月廿三日,也就是公主守孝满三年整的前三天,唐高宗便将妹妹由衡山长公主改封为新城长公主,并增邑5000户,以庆贺妹妹出嫁。 尽管婚事几经波折,但成婚之后公主与驸马感情和睦,琴瑟相谐,为此墓志写道:“调谐琴瑟,韵偃笙簧。标海内之嫔风,为天下之妇则者矣。”可以想见新城公主有一段幸福的婚后时光。因此在显庆四年长孙家族遭难,长孙诠被牵连流放巂州并被地方官所杀之后, 新城的反应十分激烈。墓志上记载:“虽外尊大义,不登叛人之党。而内怀专一,无亏字之镜;铅罢饰,网缀回鸾之机。贯秋柏以居贞,掩寒松而立劲。”可见新城虽然没有直接对哥哥表示愤怒,但心中却非常不满,于是从此不再梳妆打扮,以沉默消极的态度表达愤懑。 再嫁韦氏 唐高宗不忍见妹妹如此消沉,后又为她重新安排了一桩婚事,将她嫁给了出自京兆韦氏的韦正矩。韦正矩由于尚主,短时间内由奉冕大夫升为正三品的殿中监,连升八级,一时平步青云。[24-25] 可惜因为公主与前夫的感情太过深厚无法忘怀,这段婚姻始终不如前一段婚姻那般和谐,以至有了韦正矩失礼于公主的传闻。 龙朔三年,新城公主遇疾,高宗知晓后,为妹妹兴建了建福寺祈福。 然而天不假年,同年三月,新城公主病逝于长安通轨坊南园,终年三十岁。妹妹的离世,唐高宗悲痛不已,无法接受。命有司审问调查,韦正矩不能辩,高宗盛怒之下,于是迁怒驸马韦正矩,认为是他导致了公主死亡。便杀了韦正矩。 以皇后礼 龙朔三年三月,骤失爱妹的唐高宗在极度悲痛之下,下令将新城公主以皇后之礼下葬,“皇帝悲棣萼之长湮,痛怅东津而洒泣。废朝不举,有越常伦。赗往饰终,用超恒制。下诏曰:故新城长居。柔顺□风,幼彰于闺阃;顾复之重,夙备于慈严。诗美秾符归妹之尊。方秀松筠,遽先风烛。凤箫辍响,鱼轩靡驾。固之哀,将轸于暮月□终之数,特超于彝典。其葬事宜依后礼。”。身为公主却享有皇后的葬礼规格,这在唐朝仅此一例。如此破格的行为,也是高宗对妹妹最后的心意。不过必须指出,无论史书还是墓志,从来都是说“葬事宜依后礼”。结合史料及墓葬情况可知此处的“葬事”应是指葬礼规格,而非后某些今人以为的陵墓规格。 死因释疑 有人认为新城公主是“死于家庭暴力的公主”。但纵观史书记载,事实却截然相反。前所述,新城公主一直很得父亲和哥哥宠爱,并不是无依靠的受气包,她更是丈夫前途的一大助力,韦正矩与公主闹翻对自己实无益处。新城应当是由于和前夫关系很好,和后夫的相处出现困难,加上身体不好,病中难免脾气暴躁,与驸马有过争吵,被外人传为驸马“遇主不以礼”。而新城公主病逝得突然,让高宗完全没有心理准备。本来高宗为妹妹建庙祈福便是希冀妹妹尽快康复,死讯传来,希望骤然落空。心爱的妹妹薨逝,高宗完全接受不了,立刻组织审查,而韦正矩又无法为自己辩解,于是被迁怒成为替罪羊,才会杀了他,并流放其一族。以致后来-对于娶公主忌惮颇深,甚至有谚语“娶妇得公主,平地买官府”,认为“新城以病而卒,夫子受其戮辱”,对于驸马十分同情。 《新唐书·宰相世袭表》及《册府元龟·总录部·智智识》也证明这是冤案。根据史料所载唐高宗后来又将韦正矩与新城公主合葬了,而且驸马碑至宋朝还存在。 由此可见,驸马并未杀害公主,若非如此,以皇家威严,怎可能允许凶手与公主合葬。 人物评价 新城公主出身天潢之家,长于皇帝父兄爱护之中。初封衡山,又早早获得实封。 公主亦曾觅得良缘,而且因着父兄的爱屋及乌,其夫家也都得到看重。 去世后,兄长更是令丧事逾制按皇后之礼操办。[37-38] 公主生前身后,尊宠荣耀已极。尽管有着早逝的遗憾,但人生如此也已足够。

中文名:李氏

封号:衡山公主、新城公主

别名:衡山郡公主,衡山长公主,新城长公主

夫君:长孙诠、韦正矩

国籍:唐朝

同母哥哥:李承乾、李泰、李治

民族:汉族

同母姐姐:长乐公主、晋阳公主、城阳公主

出生日期:634年

新城公主,唐太宗最幼女,母文德皇后长孙氏。生于贞观八年八月二十日,封衡山郡公主得实封不久又増赋。贞观十七年,许配魏征长子魏叔玉。同年,婚事取消。

逝世日期:663年

贞观二十三年,因太宗于五月去世,婚礼中断。永徽三年五月二十三日,改封新城郡长公主,增邑五千户,婚礼完成。

职业:唐朝公主

显庆四年,长孙诠被流放巂州,不久被杀,新城改嫁韦正矩三月,病逝于长安县通轨坊南园,时年三十,以皇后之礼陪葬于昭陵。

父亲:唐太宗李世民

新城公主,出生于贞观八年,初封为衡山郡公主。《唐六典》中有言:"凡名山、大川及畿内县皆不得以封。"可见唐代名山大川不得作为封号。然而,衡山所在的衡山郡却成了公主的封号,可知太宗对女儿的喜爱之心,可见一斑。据墓志载:"封衡山郡公主,唯有辉,平原陋其加渥;汤沐増赋,庐陵愧其逾",可知册封之后年仅八岁的衡山公主便有了实封,并且又増赋。而按史料记载,初唐公主要到出嫁时才能拿到汤沐邑,白居易云"近代或有未笄年而赐汤沐者,亦如公主之号,以宠重之",可见衡山公主能早早获封汤沐源于父亲的疼爱。

母亲:文德皇后长孙氏

贞观十七年正月,魏征病重即将离世,唐太宗命中郎将住在魏征家,一有动静便立即报告,药物膳食赏赐无数,宦官使者接连不停的在路上往来,唐太宗还亲自前去探望。十六日,唐太宗与皇太子再次亲临魏征府,流着眼泪问他有没有未尽心愿,魏征对曰:"嫠不恤纬,而忧宗周之亡"。唐太宗决定将女儿衡山公主许配与魏征的儿子,指着跟随而来的衡山公主对魏征说:"魏公,勉强睁开眼睛,看看你的儿媳吧!"可惜此时病重的魏征面对如此厚重的恩赐已经无法谢恩了,第二天魏征病逝。在魏征去世不久后因人奏报其荐人失当邀名卖直的罪,太宗对此十分不悦,气怒之下便写了诏书停了衡山公主与魏叔玉的婚事。至此,这段姻缘也就作罢了。

夫君:长孙诠、韦正矩

此后唐太宗再次精心挑选,终于为女儿敲定了婚事,将衡山公主重又许婚给了长孙操之子长孙诠。长孙操乃衡山公主母亲长孙皇后的叔父,唐初长孙家族备受太宗宠遇,算上长孙诠,长孙家一门已是四尚公主。因为长孙诠尚主之故,太宗特意将其父长孙操升为了岐州刺使。岐州即原扶风郡,后为唐代西京。贞观23年二月,可能预感到大限将至,唐太宗开始筹备衡山的出嫁事宜,不过令人遗憾的是,由于公主的婚礼过程太过复杂,直到五月廿六己巳日太宗去世,婚礼也没能全部完成,筹备工作也因此而中断,未能在生前看到女儿出嫁,是太宗的一大遗憾。

未婚夫:魏叔玉

高宗与衡山公主一母同胞,对这个妹妹也是疼爱有加。为了不耽误公主的婚事。永徽元年正月除丧服后,唐高宗便下令继续准备先前未完成的婚礼,打算到秋天公主守孝满一年后就让她成婚,此举却遭到大臣于志宁的坚决反对,他认为身为子女必须为父守孝满三年方合礼仪。高宗只得听从但心中一直记挂此事。于是在永徽三年五月廿三日,也就是公主守孝满三年整的前三天,唐高宗便将妹妹由衡山长公主改封为新城长公主,并增邑5000户,以庆贺妹妹出嫁。尽管婚事几经波折,但成婚之后公主与驸马感情和睦,琴瑟相谐,为此墓志写道:"调谐琴瑟,韵偃笙簧。标海内之嫔风,为天下之妇则者矣。"可以想见新城公主有一段幸福的婚后时光。因此在显庆四年长孙家族遭难,长孙诠被牵连流放巂州并被地方官所杀之后,新城的反应十分激烈。墓志上记载:"虽外尊大义,不登叛人之党。而内怀专一,无亏字之镜;铅罢饰,网缀回鸾之机。贯秋柏以居贞,掩寒松而立劲。"可见新城虽然没有直接对哥哥表示愤怒,但心中却非常不满,于是从此不再梳妆打扮,以沉默消极的态度表达愤懑。

同母哥哥:李承乾、李泰、李治

唐高宗不忍见妹妹如此消沉,便又为她重新安排了一桩婚事,将她嫁给了出自京兆韦氏的韦正矩。韦正矩由于尚主,短短四年内由奉冕大夫升为正三品的殿中监,连升八级,一时平步青云。可惜不知是因为公主与前夫的感情太过深厚无法忘怀还是公主与新驸马实在不合,总之这段婚姻始终不如前一段婚姻那般和-谐。以至有了韦正矩失礼于公主的传闻。

同母姐姐:长乐公主、晋阳公主、城阳公主

龙朔三年,新城公主遇疾,高宗知晓后,为妹妹兴建了建福寺祈福。然而天不假年,同年三月,新城公主病逝于长安通轨坊南园,终年三十岁。妹妹的离世,唐高宗悲痛不已,无法接受。命有司审问调查,韦正矩不能辩,高宗盛怒之下,于是迁怒驸马韦正矩,认为是他导致了公主死亡。便杀了韦正矩。

新城公主人物生平

龙朔三年三月,骤失爱妹的唐高宗在极度悲痛之下,下令将新城公主以皇后之礼下葬,"皇帝悲棣萼之长湮,痛怅东津而洒泣。废朝不举,有越常伦。赗往饰终,用超恒制。下诏曰:故新城长居。柔顺□风,幼彰于闺阃;顾复之重,夙备于慈严。诗美秾符归妹之尊。方秀松筠,遽先风烛。凤箫辍响,鱼轩靡驾。固之哀,将轸于暮月□终之数,特超于彝典。其葬事宜依后礼。"。身为公主却享有皇后的葬礼规格,这在唐朝仅此一例。如此破格的行为,也是高宗对妹妹最后的心意。不过必须指出,无论史书还是墓志,从来都是说"葬事宜依后礼"。结合史料及墓葬情况可知此处的"葬事"应是指葬礼规格,而非后某些今人以为的陵墓规格。

未笄增赋

有人认为新城公主是"死于家庭暴-力的公主"。但纵观史书记载,事实却截然相反。前述,新城公主一直很得父亲和哥哥宠爱,并不是无依靠的受气包,她更是丈夫前途的一大助力,韦正矩与公主闹翻对自己实无益处。新城应当是由于和前夫关系很好,和后夫的相处出现困难,加上身体不好,病中难免脾气暴躁,与驸马有过争吵,被外人传为驸马"遇主不以礼"。而新城病逝得突然,让高宗完全没有心理准备。本来高宗为妹妹建庙祈福便是希冀妹妹尽快康复,死讯传来,希望骤然落空。心爱的妹妹薨逝,高宗完全接受不了,立刻组织审查,而韦正矩又无法为自己辩解,于是被迁怒成为替罪羊,才会杀了他,并流放其一族。以致后来唐人对于娶公主忌惮颇深,甚至有谚语"娶妇得公主,平地买官府",认为"新城以病而卒,夫子受其戮辱",对于驸马十分同情。

新城公主,出生于贞观八年。十六年八月二十日,初封为衡山郡公主。《唐六典》中有言:“凡名山、大川及畿内县皆不得以封。”可见唐代名山大川不得作为封号。然而,衡山所在的衡山郡却成了公主的封号,可知太宗对女儿的喜爱之心,可见一斑。据墓志载:“封衡山郡公主,唯有辉,平原陋其加渥;汤沐増赋,庐陵愧其逾”,可知册封之后年仅八岁的衡山公主便有了实封,并且又増赋。而按史料记载,初唐公主要到出嫁时才能拿到汤沐邑,白居易云“近代或有未笄年而赐汤沐者,亦如公主之号,以宠重之”,可见衡山公主能早早获封汤沐源于父亲的疼爱。

《新唐书·宰相世袭表》及《册府元龟·总录部·智智识》也证明这是冤案。根据史料所载唐高宗后来又将韦正矩与新城公主合葬了,而且驸马碑至宋朝还存在。由此可见,驸马并未杀害公主,若非如此,以皇家威严,怎可能允许凶手与公主合葬。

婚嫁风波

新城公主出身天潢之家,长于皇帝父兄爱护之中。初封衡山,又早早获得实封。公主亦曾觅得良缘,而且因着父兄的爱屋及乌,其夫家也都得到看重。去世后,兄长更是令丧事逾制按皇后之礼操办。公主生前身后,尊宠荣耀已极。尽管有着早逝的遗憾,但人生如此也已足够。

许婚悔婚

贞观十七年正月,魏征病重即将离世,唐太宗命中郎将住在魏征家,一有动静便立即报告,药物膳食赏赐无数,宦官使者接连不停的在路上往来,唐太宗还亲自前去探望。十六日,唐太宗与皇太子再次亲临魏征府,流着眼泪问他有没有未尽心愿,魏征对曰:“嫠不恤纬,而忧宗周之亡”。唐太宗决定将女儿衡山公主许配与魏征的儿子,指着跟随而来的衡山公主对魏征说:“魏公,勉强睁开眼睛,看看你的儿媳吧!”可惜此时病重的魏征面对如此厚重的恩赐已经无法谢恩了,第二天魏征病逝。在魏征去世不久后因人奏报其荐人失当邀名卖直的罪,太宗对此十分不悦,气怒之下便写了诏书停了衡山公主与魏叔玉的婚事。至此,这段姻缘也就作罢了。

初嫁长孙

此后唐太宗再次精心挑选,终于在贞观23年二月六日妻子生日那天为女儿敲定了婚事,将衡山公主许配给了长孙操之子长孙诠。长孙操乃衡山公主母亲长孙皇后的叔父,唐初长孙家族备受太宗宠遇,算上长孙诠,长孙家一门已是四尚公主。因为长孙诠尚主之故,太宗特意将其父长孙操升为了岐州刺使。岐州即原扶风郡,后为唐代西京。之后可能预感到大限将至,唐太宗开始筹备衡山的出嫁事宜,不过令人遗憾的是,由于公主的婚礼过程太过复杂,直到五月廿六己巳日太宗去世,婚礼也没能全部完成,筹备工作也因此而中断,未能在生前看到女儿出嫁,是太宗的一大遗憾。

高宗与衡山公主一母同胞,对这个妹妹也是疼爱有加。为了不耽误公主的青春。永徽元年正月除丧服后,唐高宗便下令继续准备先前未完成的婚礼,打算到秋天公主守孝满一年后就让她成婚,此举却遭到大臣于志宁的坚决反对,他认为身为子女必须为父守孝满三年方合礼仪。高宗只得听从但心中一直记挂此事。于是在永徽三年五月廿三日,也就是公主守孝满三年整的前三天,唐高宗便将妹妹由衡山长公主改封为新城长公主,并增邑5000户,以庆贺妹妹出嫁。尽管婚事几经波折,但成婚之后公主与驸马感情和睦,琴瑟相谐,为此墓志写道:“调谐琴瑟,韵偃笙簧。标海内之嫔风,为天下之妇则者矣。”可以想见新城公主有一段幸福的婚后时光。因此在显庆四年长孙家族遭难,长孙诠被牵连流放巂州并被地方官所杀之后,新城的反应十分激烈。墓志上记载:“虽外尊大义,不登叛人之党。而内怀专一,无亏字。兰泽靡加,尘弥之镜;铅罢饰,网缀回鸾之机。贯秋柏以居贞,掩寒松而立劲。”可见新城虽然没有直接对哥哥表示愤怒,但心中却非常不满,于是从此不再梳妆打扮,以沉默消极的态度表达愤懑。

(历史

再嫁韦氏

唐高宗不忍见妹妹如此消沉,后又为她重新安排了一桩婚事,将她嫁给了出自京兆韦氏的韦正矩。韦正矩由于尚主,短时间内由奉冕大夫升为正三品的殿中监,连升八级,一时平步青云。可惜因为公主与前夫的感情太过深厚无法忘怀,这段婚姻始终不如前一段婚姻那般和谐,以至有了韦正矩失礼于公主的传闻。

龙朔三年,新城公主遇疾,高宗知晓后,为妹妹兴建了建福寺祈福。然而天不假年,同年三月,新城公主病逝于长安通轨坊南园,终年三十岁。妹妹的离世,唐高宗悲痛不已,无法接受。命有司审问调查,韦正矩不能辩,高宗盛怒之下,于是迁怒驸马韦正矩,认为是他导致了公主死亡。便杀了韦正矩。

以皇后礼

龙朔三年三月,骤失爱妹的唐高宗在极度悲痛之下,下令将新城公主以皇后之礼下葬,“皇帝悲棣萼之长湮,痛之永诀,怅东津而洒泣。废朝不举,有越常伦。赗往饰终,用超恒制。下诏曰:故新城长居。柔顺□风,幼彰于闺阃;顾复之重,夙备于慈严。诗美秾符归妹之尊。方秀松筠,遽先风烛。凤箫辍响,鱼轩靡驾。固气,情切之哀,将轸于暮月□终之数,特超于彝典。其葬事宜依后礼。”。身为公主却享有皇后的葬礼规格,这在唐朝仅此一例。如此破格的行为,也是高宗对妹妹最后的心意。不过必须指出,无论史书还是墓志,从来都是说“葬事宜依后礼”。结合史料及墓葬情况可知此处的“葬事”应是指葬礼规格,而非后某些今人以为的陵墓规格。

新城公主死因释疑

有人认为新城公主是“死于家庭暴力的公主”。但纵观史书记载,事实却截然相反。前所述,新城公主一直很得父亲和哥哥宠爱,并不是无依靠的受气包,她更是丈夫前途的一大助力,韦正矩与公主闹翻对自己实无益处。新城应当是由于和前夫关系很好,和后夫的相处出现困难,加上身体不好,病中难免脾气暴躁,与驸马有过争吵,被外人传为驸马“遇主不以礼”。而新城公主病逝得突然,让高宗完全没有心理准备。本来高宗为妹妹建庙祈福便是希冀妹妹尽快康复,死讯传来,希望骤然落空。心爱的妹妹薨逝,高宗完全接受不了,立刻组织审查,而韦正矩又无法为自己辩解,于是被迁怒成为替罪羊,才会杀了他,并流放其一族。以致后来唐人对于娶公主忌惮颇深,甚至有谚语“娶妇得公主,平地买官府”,认为“新城以病而卒,夫子受其戮辱”,对于驸马十分同情。

《新唐书·宰相世袭表》及《册府元龟·总录部·智智识》也证明这是冤案。根据史料所载唐高宗后来又将韦正矩与新城公主合葬了,而且驸马碑至宋朝还存在。由此可见,驸马并未杀害公主,若非如此,以皇家威严,怎可能允许凶手与公主合葬。

新城公主人物评价

新城公主出身天潢之家,长于皇帝父兄爱护之中。初封衡山,又早早获得实封。公主亦曾觅得良缘,而且因着父兄的爱屋及乌,其夫家也都得到看重。世后,兄长更是令丧事逾制按皇后之礼操办。公主生前身后,尊宠荣耀已极。尽管有着早逝的遗憾,但人生如此也已足够。

新城公主家族成员

父母

唐太宗李世民

长孙皇后

哥哥

李承乾

李泰

李治

姐妹

长乐公主李丽质,嫁长孙无忌之子长孙冲

城阳公主,初嫁杜如晦之子杜荷,后改嫁薛瓘。

晋阳公主李明达

丈夫

长孙诠

韦正矩

以上内容由整理发布,部分内容来源于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本文由德赢vwinac米兰发布于文物,转载请注明出处:唐太宗与长孙皇后之女新城公主简介,新城公主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