义熙土断_刘裕义熙土断简介,侨州郡县_侨州郡县

2019-09-02 作者:资讯   |   浏览(67)

东晋永嘉南渡之后,因战争频繁,人民流徙,南方地区为安置流民而在其聚居地设置的州、郡、县。因其仍沿用其旧壤州、郡、县之名,故在名前加“侨”,故称侨州、侨郡、侨县以区分。计有州郡至百,县至数百,主要集中在长江中下游地区。

  西晋末年,中原地区先后爆发八王之乱和永嘉之乱,地方割据势力连年混战,争斗不休,使得民不聊生,许多人流离失所,逃亡他乡。此时的南方却相对安定,西晋驻守南方的宗室建立了东晋王朝,暂保一时平安。北方人民和世家大族,为避战乱大批渡江南迁。为安置流亡江南的士族,并维护他们的特权,东晋及以后的宋齐梁陈各朝先后在其管辖地区内用北方的地名设置了一批州、郡和县,后世称为侨州、侨郡、侨县。
  北方人口大量南迁集中在永嘉年间(316年前后),史称“永嘉南渡”。当时今北京、河北、山东、河南等地区的人,相继渡过淮河、长江向南迁徙。南迁人口达九十万之多,约为当时北方人口的八分之一。南迁集中在江苏、安徽、四川、湖北及江西、湖南诸地,这是我国历史上一次重要的人口大迁徙。
  大量南迁人士,相聚而居,保持原籍贯和地区,于是在南方出现了大批北方的州郡名,只是加上一个“南”字。如在京口设立南徐州,在江乘设立南琅琊郡与南临沂县。地方行政区划,因之陷入极大混乱之中。当时南迁的北方人,并非来自某一州、郡、县的人聚居一处,而是分散在不同的地区,因此便有多处相同的州、郡、县出现。收复北地后,又在原州、郡名前加“北”字,以示区别。如此一来,南北地名混淆,有的一地数名,大大影响了地方行政效能的发挥,破坏了中央集权制。
  由于战乱连绵不断,北方人民不断南迁,于是侨州郡县越来越多,领土却越来越小。有时甚至会出现两郡同置一县和两州同治一郡的双头郡县,行政区划十分混乱。为解决问题,东晋南朝曾多次实行合并郡县,以增加政府财政收入,许多侨州郡县被省并。但在省并的过程中,朝廷又往往把一些江南的郡县,转移给侨州郡管辖,使得一些侨州郡有了实际辖地。这样不仅没有彻底消除侨州郡,反而在一定程度上进一步混乱了长江中下游固有的地方行政系统。
  东晋南朝尽管行政区划混乱,然而,无可争辩的事实是,自孙吴、东晋以来,因六朝建都江南,促进了长江流域和南方其他地区经济的发展。南北朝以后,经济上长江流域已与黄河流域并驾齐驱,隋唐以后经济重心则进一步南移,长江流域的经济水平超过黄河流域。南迁的九十万人口占当时南方人口的六分之一,他们带来了先进的生产技术和劳动力,大大促进了南方经济的发展。


义熙土断,指的是东晋安帝义熙九年三月的土断,时任太尉的刘裕因桓温庚戌土断过时已久,逐渐失去作用,国内人民和实际户口很不一致,给国家兵役来源及租赋收入造成混乱,因而请求再次实行土断。刘裕实行义熙土断时,除徐、兖、青三州居住在晋陵(今江苏镇江、常州一带)的住户可以不进行外,其他流寓郡县大多被并省,归入本地郡县。会稽四姓中的余姚士族虞亮抗命,藏匿亡命千余人,被处以死刑,于是豪强肃然,远近知禁。它打击了东晋豪强士族势力,对维护东晋政府的兵役来源和租赋收入起到了重要作用。

中文名
侨州郡县

土断,即东晋、南朝整理户籍及调整地方行政区划的政策。其主要精神是划定州、郡、县领域,居民按实际居住地编定户籍。

历史 东晋南朝为流寓百姓设立的地方行政区划。由于它是寄治在别的州郡境内,故称“侨”。其后经过土断,许多寄治州郡获得实土。但因本是外地迁来,故继续称为侨州、侨郡、侨县。 早在东汉末已有以流徙百姓设立郡县寄治新迁地的事例,但侨州郡县的名称则始于东晋。西晋末,八王之乱和永嘉之乱导致北方汉族人民大量南迁,其中幽、冀、青、并、兖五州(今河北、山东、山西及豫东北)及徐州之淮北流人多越过淮水、长江而停留于扬州境内;秦、雍、司、豫(今晋南、豫西、豫中)等州流人则多至襄、樊、汉、沔,停留于荆州之北部。还有一部分司、豫流民南迁至江州北境。东晋政府遂在聚居之地,以他们原籍州、郡、县的名称设立临时性的地方行政机构以登记和管理他们。这些人称侨人,州郡县称侨州郡县,而以流亡百姓中的大族担任刺史、太守、县令。 侨州郡县开始本是寄寓,并无实土。侨人居住,有的集中,有的分散。流民南迁本是避难,多数有收复失地重返家园的愿望。因此,侨州郡县的户籍是临时性的白籍,着籍的人享受免除调役的优待。但是时间既久,侨人中的上层已通过种种方式在江南重建田园,安居乐业,下层则除流落为部曲、佃客以至奴婢者外,也有部分人获得少量土地成为自耕农民。他们与土着百姓杂居错处而户籍各别,负担不同,不但管理不便,而且影响赋役征发。于是东晋政府实行土断,省并侨郡县,所有侨人必须在居留之地编入正式户籍黄籍,与土着百姓同样负担调役。当时大族标榜郡望,为了照顾他们的利益,不能不保留一些北方郡邑的名称,故除省并一部分荒小郡

中文名
义熙土断

区划
侨州、侨郡、侨县

< 1 > < 2 >

主要精神
划定领域,按实际居住地编定户籍

主要角色

出现时期
西晋

简介文章

历史背景

西晋末年,中原地区先后爆发八王之乱和永嘉之乱,地方割据势力连年混战,争斗不休,使得民不聊生,许多人流离失所,逃亡他乡。此时的南方却相对安定,西晋驻守南方的宗室建立了东晋王朝,暂保一时平安。北方人民和世家大族,为避战乱大批渡江南迁。为安置流亡江南的士族,并维护他们的特权,东晋及以后的宋齐梁陈各朝先后在其管辖地区内用北方的地名设置了一批州、郡和县,后世称为侨州、侨郡、侨县。

北方人口大量南迁集中在永嘉年间,史称“永嘉南渡”。当时今北京、河北、山东、河南等地区的人,相继渡过淮河、长江向南迁徙。南迁人口达九十万之多,约为当时北方人口的八分之一。南迁集中在江苏、安徽、四川、湖北及江西、湖南诸地,这是我国历史上一次重要的人口大迁徙。

大量南迁人士,相聚而居,保持原籍贯和地区,于是在南方出现了大批北方的州郡名,只是加上一个“南”字。如在京口设立南徐州,在江乘设立南琅琊郡与南临沂县。地方行政区划,因之陷入极大混乱之中。当时南迁的北方人,并非来自某一州、郡、县的人聚居一处,而是分散在不同的地区,因此便有多处相同的州、郡、县出现。收复北地后,又在原州、郡名前加“北”字,以示区别。如此一来,南北地名混淆,有的一地数名,大大影响了地方行政效能的发挥,破坏了中央集权制。

由于战乱连绵不断,北方人民不断南迁,于是侨州郡县越来越多,领土却越来越小。有时甚至会出现两郡同置一县和两州同治一郡的双头郡县,行政区划十分混乱。为解决问题,东晋南朝曾多次实行合并郡县,以增加政府财政收入,许多侨州郡县被省并。但在省并的过程中,朝廷又往往把一些江南的郡县,转移给侨州郡管辖,使得一些侨州郡有了实际辖地。这样不仅没有彻底消除侨州郡,反而在一定程度上进一步混乱了长江中下游固有的地方行政系统。

提出原因
针对九品中正制的弊病

名称起源

早在东汉末已有以流徙百姓设立郡县寄治新迁地的事例﹐但侨州郡县的名称则始于东晋。西晋末﹐八王之乱和永嘉之乱导致北方汉族人民大量南迁﹐其中幽﹑冀﹑青﹑并﹑兖五州(今河北﹑山东﹑山西及豫东北)及徐州之淮北流人多越过淮水﹑长江而停留于扬州境内﹔秦﹑雍﹑司﹑豫(今晋南﹑豫西﹑豫中)等州流人则多至襄﹑樊﹑汉﹑沔﹐停留于荆州之北部。还有一部分司﹑豫流民南迁至江州北境。东晋政府遂在聚居之地﹐以他们原籍州﹑郡﹑县的名称设立临时性的地方行政机构以登记和管理他们。这些人称侨人﹐州郡县称侨州郡县﹐而以流亡百姓中的大族担任刺史﹑太守﹑县令。

主要人物
公元413年 刘裕义熙土断

管理情况

侨州郡县开始本是寄寓﹐并无实土。侨人居住﹐有的集中﹐有的分散。流民南迁本是避难﹐多数有收复失地重返家园的愿望。因此﹐侨州郡县的户籍是临时性的白籍﹐着籍的人享受免除调役的优待。但是时间既久﹐侨人中的上层已通过种种方式在江南重建田园﹐安居乐业﹐下层则除流落为部曲﹑佃客以至奴婢者外﹐也有部分人获得少量土地成为自耕农民。他们与土著百姓杂居错处而户籍各别﹐负担不同﹐不但管理不便﹐而且影响赋役征发。于是东晋政府实行土断﹐省并侨郡县﹐所有侨人必须在居留之地编入正式户籍黄籍﹐与土著百姓同样负担调役。当时大族标榜郡望﹐为了照顾他们的利益﹐不能不保留一些北方郡邑的名称﹐故除省并一部分荒小郡县之外﹐很多侨州郡县机构仍保留下来﹐从所寄治的南方旧郡县中划出一部分土地作它们的领土﹐并将一部分旧郡县划归侨州郡管辖﹐或将新获实土的侨郡县交给旧州郡管辖。有些侨人占优势的地方﹐甚至取消旧称而代以侨名。于是形成侨州之内有旧郡﹐旧郡之内有侨县﹐或则相反的复杂情况。如徐州北部的流人南迁后﹐多数居留在扬州之晋陵郡(今常州﹑丹阳﹑镇江一带)境﹐故东晋在这里设立了许多徐州的侨郡县﹐而在京口侨立徐州。分布在这里的还有幽﹑冀﹑青﹑兖﹑并等州的侨郡县。通过几次土断之后﹐这些侨郡县以及原属扬州的晋陵郡都划归南徐州统辖﹐于是南徐州备有徐﹑兖﹑幽﹑冀﹑青﹑并﹑扬七州郡邑。有的侨郡还遥属于不在当地的州。如侨立于江州寻阳的安丰﹑松滋二郡和侨立于襄阳的义成郡却遥属于扬州。

主要角色

南方情况

由于十六国时期北方曾发生几次大动乱﹐因而有几次大规模的北人南迁﹐又形成新的侨州郡县。过一段时期又分割原州﹑郡﹑县土地以为领土﹐于是州郡分割得愈多﹑愈小﹐而且还出现两郡同治一县和两州同治一郡的双头郡县。因此﹐南朝后期地方行政区划十分混乱﹐以至于当时人也弄不清楚。大体南朝侨置的州郡以在今鄂北及苏南﹑苏北﹑皖南者为多。刘裕灭南燕后﹐在今山东境内亦侨置幽﹑冀等州侨县。后来归属北魏﹐北魏多沿而不改。

  • 图片 1

    刘裕

北方情况

北方政权也侨置州郡。前燕主慕容廆曾在今辽宁省境内置冀阳﹑营丘二郡以处冀州﹑青州流人。西凉主李于甘肃西部立会稽﹑广夏二郡以处南人及中州人。北魏明元帝时﹐于今河南洛阳一带侨立雍州郡县以抚关中流人。东魏时期﹐侨立恒﹑云﹑朔﹑显﹑蔚等州于并﹑肆﹑汾三州﹐以处六镇流民。设立侨州郡以统流人﹐是当时各国统治者争夺人口的一种手段﹐也是笼络大族首领的一种办法。隋统一全国后﹐废除这种办法﹐并省郡县﹐许多侨郡县废罢﹐但还是有不少名称保留下来。

简介文章

相关影响

历史背景

西晋时已出现土断概念。晋初司空卫瓘主张恢复汉代乡举里选法。户籍都按住地编定,取消客籍户,选举由乡里评定。这是针对九品中正制的弊病提出的。东晋、南朝的土断则是针对当时侨人和侨州郡而实行的政策。

西晋末,北方人民大量南流,东晋建立后,政府设立了许多侨州、侨郡、侨县予以安置。他们只在这种侨立的地方机构登记,称为侨人。侨人的户籍称为白籍,不算正式户籍,入白籍者不负担国家调役。侨人有的相对集中,有的居住分散,“十家五落,各自星处,一县之民,散在州境,西至淮畔,东届海隅”。他们虽在侨县登记户籍,却不住在侨县寄治的地方。侨州和它所属的郡县也不是都在一处,有的相距很远,管理极为不便。

侨州、郡、县开始也只是办事机构,并无实土,所以仅在晋陵一郡就有侨立的徐、兖、幽、冀、青、并六州的十多个郡级和六十多个县级机构。各州侨人既和原来的江南土著百姓杂处,又彼此相互混居,却分属于不同的州、郡、县管理。流民南下之初,多数还想重返故里,所以莫不各树邦邑,思复旧井。而且流人初到,并无产业,为了安抚他们,凭借他们的武力为北伐资本,也不能不给以优复特权。但北伐多次失败,重返绝望,居处既久,人安其业。侨人中的上层已多占有田园别墅;下层的除了沦为部曲、佃客、奴婢者外,也通过开荒或其他手段取得少量土地,成为自耕农民。他们与土著百姓生活无异而负担不同,容易引起侨旧矛盾。而且许多江南农民也逃亡而变成豪强私附。这些都不利于东晋政府的统治,因此东晋政权在江南站稳脚跟之后,便要实行土断政策。

东晋的第一次土断是在成帝的咸和年间。以后东晋及宋、齐、梁、陈历代都进行过土断,见于记载者共有十次。其中最著名的哀帝兴宁二年由桓温主持的“庚戌土断”(以三月初一庚戌下诏。故名)和安帝义熙八年至九年由刘裕主持的“义熙土断”,都以严格执行见称。庚戌土断时,晋宗室彭城王司马玄因藏匿五户被下狱治罪;义熙土断时,会稽大族虞亮因藏匿亡命千余人被处死。

经济发展

东晋南朝尽管行政区划混乱,然而,无可争辩的事实是,自孙吴、东晋以来,因六朝建都江南,促进了长江流域和南方其他地区经济的发展。南北朝以后,经济上长江流域已与黄河流域并驾齐驱,隋唐以后经济重心则进一步南移,长江流域的经济水平超过黄河流域。南迁的九十万人口占当时南方人口的六分之一,他们带来了先进的生产技术和劳动力,大大促进了南方经济的发展。

处理方式

土断政策的中心内容是整理户籍,居民不分侨旧,一律在所居郡县编入正式户籍,取消对侨人的优待,以便政府统一对编户齐民的剥削。为了编定统一户籍,必须划定郡县疆界,取消一些流寓郡县,同时从南方旧郡县的领土中分割出一部分作为保留的侨郡县的实土。又调整其隶属关系,或把新获实土的侨郡县交旧州郡领导,或把旧郡县割归新立的侨州郡管辖,使州郡与所属郡县不至于相互隔越。与此同时,清查隐匿漏户,把逃亡农民和由豪强隐占的私属搜括出来,充作政府的赋役对象,这也是土断的重要目的,而在南朝后期更为侧重。

土断受到侨人及一些大族的反对,士族害怕丧失作为北来高门的标帜,百姓则深知从此要负担沉重的调役,所以宋孝武帝时,雍州刺史王玄谟要土断雍州侨民,侨居雍州的河东大族柳氏带头反对,宋政府以百姓不愿属籍,停止实行。即使以严厉著称的义熙土断,也把在晋陵界内的徐、兖、青三州流人除外,因为这三州流人正是组成刘裕的基本武力北府兵的主要成分,刘裕不能不考虑他们的利益,在土断时保留部分侨州、郡、县,并从南方原有州郡中划出部分土地来归它们管辖。这是照顾侨人大族利益的措施,也是一部分北来大族赞成土断的条件。

土断结果使政府增加了收入和兵源,“财阜国丰”;侨人则加入了负担调役的行列,从此由北人变成了南人,客观上加速了南北人民的融合。由于每次土断都不能彻底,遗留下一批没有著籍的侨人;又由于北方流人不断南下,新的侨人和侨郡县不断出现,所以土断政策继续推行,贯穿整个东晋、南朝。

行政辖属

东晋南朝时代,侨州郡县广泛设立乃至成为制度,侨州郡县是相对于原州郡县而言的。然而侨州郡县系统与原州郡县系统并不能够完全对应起来,原州郡县一经侨置,即发生这样那样的变化。侨州、侨郡、侨县设立后,也并不稳定。至于当地州郡县由于侨郡县的插入、迭置以至混合编制,形成了新的地方行政辖属系统,也就是以>与为代表的地方行政辖属系统。

历史影响

义熙土断,是第四次土断。也是比较彻底的一次,它打击了东晋豪强士族势力,对维护东晋政府的兵役来源和租赋收入起到了重要作用。

本文由德赢vwinac米兰发布于资讯,转载请注明出处:义熙土断_刘裕义熙土断简介,侨州郡县_侨州郡县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