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兴大唐一代名臣李光弼,李光弼与郭子仪齐名

2019-10-05 作者:资讯   |   浏览(59)

李光弼,营州柳城人,祖先是契丹族酋长。天宝十三载为朔方节度副使,不久,还京师。天宝十四载 十一月,安禄山反,玄宗命为朔方节度使,又让郭子仪推荐良将,郭子仪推荐了李光弼。从此,李光弼成为平定安史之乱的主将。 天宝十五载正月,以李光弼为河东节度副使、知节度事,与郭子仪一起经营河北。六月,郭子仪、李光弼在常山大败叛将蔡希德等,史思明光着脚狼狈 逃奔博陵。李光弼认为范阳是叛军巢穴,准备集中兵力北取范阳,断其根本。但这时叛军已攻占潼关,玄宗西奔,肃宗北上灵武即位。肃宗召郭子仪和李光弼到灵武 护驾,并商议下一步的战略。最后肃宗以李光弼为太原尹、北京留守,让他负责整个河东的防务。 至德二年,叛将史思明、蔡希德 等率军十几万来攻太原,这时李光弼原来的精兵都留在了灵武,身边只有乌合之众1万人。史思明对叛军说:“光弼之兵寡弱,可屈指而取太原,鼓行而西,图河 陇、朔方,无后顾矣!”(《旧唐书》卷1l0《李光弼传》)李光弼部下军士都产生畏敌之心,认为应当赶紧加固城防,李光弼说:“城周四十里,敌垂至,今兴 功役,是未见敌而自疲矣。”(《旧唐书》卷110《李光弼传》)于是李光弼亲自率领兵民在城外掘了一条长壕,大家都不明白有什么用。敌人来攻城,在城外百 般戏辱,李光弼派人从壕中挖地道将敌人擒获,从此敌军走路都先看地,不敢逼城。李光弼又用强弩和抛石攻击敌人,“贼骁将劲卒死者十二三。城中长幼咸伏其勤 智,懦兵增气而皆欲出战。”过了一个多月,唐军士气饱满而敌军已懈怠,于是李光弼“率敢死之士出击,大破之,斩首七万余级,军资器械一皆委弃。” (《旧 唐书》卷110《李光弼传》)终于取得了太原保卫战的胜利,阻止了叛军的西进,这对于整个平叛战局都具有重大的战略意义。从敌人围城到退走一共50多天, 李光弼一直住在城东南角的小帐篷里,临敌指挥,路过家门也不进去。敌人退走3天后,处理完军情,李光弼才回家。这体现了他作为军事指挥家的责任感。 乾元二年三月,李光弼与郭子仪等九节度使围安庆绪于相州。八月,“史思明自范阳来救,屡绝粮道,光弼身先士卒,苦战胜之。”(《旧唐书》卷 110《李光弼传》)但终因军无统帅,又赶上交战时大风障目,九节度大败。于是唐肃宗以李光弼为太尉、中书令,代郭子仪为朔方节度使、兵马副元帅,把关东 的战事交给他负责。九月,史思明攻陷洛阳,李光弼据守河阳。叛军急攻河阳,李光弼与士卒,终将敌军击退,以功进封临淮郡王。 上元二年二月,宦官鱼朝恩多次对肃宗说东都可以收复,肃宗便催促李光弼进军取东都,李光弼认为时机还不成熟,他上奏说:“贼锋尚锐,请候时而 动,不可轻进。”(《旧唐书》卷110《李光弼传》)肃宗不听,李光弼无奈,率军5万攻东都,结果大败于北邙山,李光弼退保闻喜,鱼朝恩退保陕州,河阳失 守,京师戒严。李光弼请罪,于是以李光弼为河南、淮南、山南东道、荆南等副元帅,出镇临淮,负责阻挡叛军南下。宝应元年,进封临淮王,赐铁券, 图形凌烟阁。 宗广德二年七月,李光弼病逝于徐州。应当说,李光弼在平定安史之乱的过程中,发挥了决定性的作用。他与郭 子仪的领兵风格不一样,郭子仪宽大得众,李光弼则“御军严肃,天下服其威名,每申号令,诸将不敢仰视。”(《旧唐书》卷110《李光弼传》)至德元年 ,李光弼到太原去接管御史崔众的军队,崔众对李光弼不够尊重,李光弼将其逮捕。正好这时肃宗派宦官来宣诏命,任崔众为御史中丞,宦官问崔众在哪 儿,李光弼说:“崔众有罪,已被关押。”宦官让李光弼看诏令,李光弼说:“今只斩侍御史;若宣制命,即斩中丞;若拜宰相,亦斩宰相。”宦官不敢宣诏而逃 回。第二天,李光弼斩杀崔众,威震三军(《旧唐书》卷110《李光弼传》)。

李光弼,营州柳城人,祖上是契丹酋长。父亲李楷洛,开元初年任左羽林将军同正、朔方军节度副使,封蓟国公,以骁勇果敢而著名。李光弼自幼重气节,有品行,善骑射,能读班固的《汉书》,年少从军,有大将军气度,被提拔为左卫郎。天宝初年,升至左清道率,兼安北都护府都虞侯、朔方军都虞侯。

图片 1李光弼 李光弼,营州柳城人,祖上是契丹酋长。父亲李楷洛,开元初年任左羽林将军同正、朔方军节度副使,封蓟国公,以骁勇果敢而著名。李光弼自幼重气节,有品行,善骑射,能读班固的《汉书》,年少从军,有大将军气度,被提拔为左卫郎。天宝初年,升至左清道率,兼安北都护府都虞侯、朔方军都虞侯。 天宝五载,河西节度使王忠嗣任命他为兵马使,兼赤水军使。王忠嗣器重李光弼,说:“李光弼将来一定能接替我的官职。”李光弼战功卓著,有“名将”之称。天宝八载,担任河西节度副使——边境大军区副司令员,封蓟郡公。天宝十一载,被朝廷任命为单于大都护府副大都护。天宝十三载,朔方节度使安思顺上奏朝廷,任命他为朔方节度副使,知留后事。安思顺喜欢李光弼的才能,想把女儿嫁给他,李光弼托病辞官。陇右节度使哥舒翰听说这件事,上奏朝廷,李光弼被召回长安。安禄山谋反,注意扶植个人势力。他手下高邈最有谋略,知道李光弼有将才,劝安禄山延请李光弼入幕,任命李光弼为左司马。安禄山没有采纳高邈的建议,但不久便后悔了,安禄山为失去李光弼感到忧虑,常常忧形于色。后来,时间久了,安禄山安慰自己,虽然没有得到李光弼,史思明也足以抵挡李光弼,心理上才找到一点儿平衡。在后来的战争中,李光弼与史思明的确“棋逢对手,将遇良才”,各有长短,谋略相当。 一、东出井陉关,收复常山郡 安史之乱发生,封常清、高仙芝先后战败,被斩于潼关。朝廷又以哥舒翰统兵东征。不久朝廷任命郭子仪为朔方节度使,收兵河西。河东、河北方面迫切需要一名良将领兵,郭子仪向玄宗推荐了李光弼。天宝十五载正月,朝廷任命李光弼为云中郡太守、河东节度副使。因为河东节度使乃亲王遥领,所以节度副使就是实际上的河东大军区实际长官。二月,转魏郡太守、河北道采访使,率朔方军五千人与郭子仪会师,东出井陉关,收复军事要地常山郡,切断了占领洛阳的安禄山与范阳老巢的交通。安禄山急令史思明夺回常山。当史思明率数万兵马来救常山时,被李光弼击败,李光弼率军乘胜收复藁城等十多个县,南攻赵郡。朝廷任命李光弼为范阳长史,兼河北节度使。三月八日,李光弼又率军攻克赵郡。从安禄山之乱发生,官军与叛军反复争夺常山郡,这一带不断成为激烈的战场,死人无数,遍布战死、饿死者的尸体。李光弼祭奠那些阵亡的将士和饿死的百姓,把被敌人关押的人放出去,发誓平息叛乱,实现个人建功立业的抱负。六月,又与蔡希德、史思明、尹子奇等人在常山郡嘉山大战,这些人都是安禄山手下的猛将,被李光弼打得大败,史思明露顶赤脚而逃。这一仗杀敌上万人,俘虏四千。河北十多个郡归顺朝廷。 二、太原保卫战显威名 李光弼本想进兵叛军的巢穴范阳,因潼关失守,朝廷召郭子仪、李光弼从河北撤出,赴肃宗行在凤翔。朝廷任命李光弼为户部尚书,兼太原尹、北京留守,同中书门下平章事,为宰相。此时河东兵力单薄,朝廷担心叛军进兵河东,命李光弼率兵增援太原。李光弼率景城、河间两郡的军队五千人赴太原。 起初,河东节度使王承业不作军事防御和进攻的准备,政事也出现不少纰漏。朝廷派侍御史崔众到太原,收回王承业的兵权,不久又派中使至太原,把王承业处死。崔众看不起王承业,并侮辱其人格,李光弼一向看不惯,为王承业抱不平。现在,朝廷下敕崔众,请他把兵权交李光弼,崔众见到李光弼,礼数不周,又没有按时交出兵权,李光弼大怒,收擒崔众,要处死他。朝廷派来的中使赶到,要任命崔众为御史中丞。中使怀揣着朝廷的敕书,问崔众在哪,李光弼回答说:“崔众有罪,已经抓起来了!”中使把朝廷敕令拿给李光弼看,李光弼说:“现在只是杀一个侍御史;你如果宣布朝廷的任命,那我就杀御史中丞;朝廷如果任命崔众为宰相,那我今天就杀宰相。”中使害怕了,怀揣着敕书又回了长安。第二天,把崔众斩首示众,三军震慑。 至德二年,史思明、蔡希德、高秀岩、牛廷玠等率兵十多万来攻太原,这些人都是安禄山手下猛将。李光弼手下精兵尽赴朔方,只有不满一万人的乌合之众。李光弼指挥了著名的太原保卫战,他以奇用兵,以少胜多,大破敌军,杀敌七万多人。在五十多天中,李光弼亲临前线,多次路过家门而不入,敌人退兵后三天,才回到家里看望家人。朝廷任命他为守司空,兼兵部尚书,同中书门下平章事,进封魏国公,食实封八百户。太原保卫战,让史思明领教了李光弼的厉害,对李光弼善于守城的本事铭心刻骨。乾元元年,李光弼与关内节度使王思礼到长安朝见肃宗,肃宗命四品以上的朝廷官员都出城迎接,荣耀无比。在长安,升为侍中,改封郑国公。 三、代郭子仪为天下兵马副元帅 乾元元年,肃宗令郭子仪等九节度使率20万唐军讨伐逃往黄河之北卫州一带的叛军首领安庆绪,叛军大败,逃往相州。郭子仪率军进至相州西南的愁思冈,安庆绪将主力投入决战,又被唐军击败。安庆绪一边龟缩相州城,一边派部将薛嵩带重金向驻在魏州的史思明求救。史思明派部将李归仁率军一万多人进驻滏阳待命。唐军包围相州城,北引安阳河水灌城。平地水深数尺,叛军只能在房屋和树木上起居。城中粮尽"易口而食,米斗钱七万余,一鼠钱数千"。叛军掏土墙上的碎麦秸,洗马粪中的草屑喂牲口,但仍不投降。形势危急。安庆绪再次向史思明求救,又派部将安太清将伪帝玉玺送给思明,并致书愿让出帝位。史思明大喜,统八万大军救相州,与唐军相遇于相州城北。 朝廷怕郭子仪、李光弼功高震主,拥兵自重,便不立主帅,而任用宦官鱼朝恩为观军容宣慰使监军。李光弼等数名唐将率先头部队与叛军接战时,突然狂风大作,飞沙扬石,遮天蔽日,树连根拔起,白昼如同黑夜,对面不分物色。唐军溃乱,向南逃奔。与郭子仪的后继唐军自相践踏,辎械满野,尸横遍地。叛军转危为安。相州兵溃,各节度使引军而退,溃逃路上剽掠百姓,只有李光弼和王思礼的军队没有溃散,整军而还。朝廷把郭子仪召回长安,任命李光弼代郭子仪为天下兵马元帅。乾元二年七月,根据李光弼的请求,朝廷任命赵王李係为天下兵马元帅,李光弼为太尉、副元帅,因为元帅是亲王遥领,李光弼是实际上的全军最高指挥。史思明杀安庆绪,自立为帝,率兵出范阳南下,攻克汴州,而后向西进军。李光弼观贼势不可挡,弃洛阳而退守河阳,史思明得洛阳空城,因而不能住,驻扎白马寺附近,南边控制不过百里。 四、宦官掣肘,邙山之战失利 因为李光弼驻守河阳,敌人不敢西向进攻长安。十月,敌人进攻河阳,李光弼大破敌军,杀敌五千多人,俘虏五百余人,敌人大半淹死在黄河里。经河阳苦战,敌人败走。李光弼进军怀州。史思明派来救兵,李光弼迎击于黄河边,又大败史思明的援军。敌将安太清固守怀州,李光弼攻打一个多月没有攻下。李光弼命仆固怀恩、郝玉从地道入城,得到敌人的号令,登上陴城高呼,城外的官军奋勇登城,于是攻克怀州,活捉敌将安太清、周挚、杨希文等,押送到长安。朝廷封李光弼为临淮郡王,累加实封至一千五百户。 观军容使鱼朝恩一再向朝廷上言,说消灭敌人的时机已经来临,朝廷催促李光弼尽快收复东都。李光弼一再上表,说:“敌人尚有实力,请等待时机出兵,不可轻举妄动。”仆固怀恩想败坏李光弼的战功,附和鱼朝恩,也说与敌人决战的时机已经到了,因此朝廷一再派来中使促战,李光弼无可奈何,只好进军,在北邙山下布阵。叛军擅长野战,出城对阵,官军不如叛军。敌人集中全部精锐的兵力接战,官军大败,军资器械全部被敌人缴获,这时李抱玉也丢掉了河阳,李光弼渡过黄河保守闻喜县。朝廷认为战败是由于李光弼与仆固怀恩意见不一致造成的,下诏征李光弼入朝,仍对李光弼进行表彰。 五、出镇临淮,令名不全 李光弼到长安,上表请朝廷处罪,肃宗下诏免罪。李光弼又恳切地辞掉太尉之职,朝廷虽然听从了他的意见,但又任命他为开府仪同三司、侍中、河南尹、行营节度使等职务。不久又恢复了他的太尉之职,让他担任河南、淮南、山南东道、荆南等副元帅,出镇临淮。史朝义乘邙山之胜,进犯申州、光州等十三州,并亲自率精锐骑兵包围宋州。面对敌人的疯狂反扑,李光弼手下将士都感到畏惧,请李光弼放弃河南各地,南保扬州。李光弼没有听从这种建议,他直接赶到徐州督战,派田神功击败敌人,史朝义退走。渐东发生袁晁领导的农民起义,声势很大。此时浙东百姓不堪忍受沉重的赋敛剥削,纷纷加入起义的队伍。李光弼将赴临淮,路上患病,让人抬着赴镇。监军使认为江淮地区正因袁晁起义而局势不稳,李光弼兵力很少,劝他进驻润州以避开袁晁的兵锋。李光弼说:“朝廷把国家安危寄托给我,我不能畏敌不前。现在敌人虽然很强盛,但不知道我兵力多少,如果出其不意,敌人会不战自溃。”于是直接赶到泗州前线,李光弼分兵讨击袁晁各地兵马,各个击破,使江南安定下来。 田神功平刘展之乱后,逗留扬州,留恋当地风物,安于扬州生活,没有及时返回河南;尚衡和殷仲卿在兖州、郓州互相残杀;来瑱在襄阳不听调遣,这是当时朝廷最忧虑的几件事。及至李光弼带少量人马赶到徐州,田神功急忙引兵返回河南,尚衡、殷仲卿和来瑱都对李光弼心存畏惧,先后到长安朝见皇上。宝应元年,李光弼进封临淮王,朝廷赐铁券,把他的肖像画在凌烟阁上,作为中兴名臣加以表彰。 李光弼在徐州,只是用兵打仗的事亲自裁决,其余事务全都交判官张傪处理,张傪处理官府事务非常干练,众多事务到他手里都像流水一样,区划分明,井井有条。各位将领有事汇报,李光弼大多让他们先与张傪商议。诸将像敬重李光弼一样敬重张傪,奉张傪之命行事一如服从李光弼的命令。徐州军中纪律严明,政务整然,东部地区迅速安定下来。田神功从一名裨将升任节度使,他辟请先前的节度使府中的僚佐在幕府里,例如判官刘位等人,都是颇有名望的人。田神功像接受那些武将们的拜礼一样,接受这些文职僚佐的拜礼。及至在徐州看到李光弼与判官张傪平礼交拜,很不明白。回来问刘位等人:“我看到李太尉跟张傪平礼交拜,这是什么礼数啊?”大家告诉他:“判官是幕宾,是节帅的僚友,节帅不应该接受他们的拜礼。” 田神功非常吃惊,作为道歉,他把刘位等人拜了一遍,说:“我行伍出身,不知礼仪,各位为什么不早说,使我犯下这样严重的过错!真是得罪诸位了。”从李光弼身上,人们看到,即便是那些武夫悍将,也可用礼仪加以感化,重要的是居上位的人要以身作则,守礼重法。 代宗广德初年,吐蕃入寇长安近郊,代宗诏令天下各地兵马入援京师。由于与程元振有矛盾,李光弼害怕入京遭致陷害,所以拖延日期,没有奉命。十月,吐蕃的军队进犯长安,代宗驾幸陕州。朝廷把抗击吐蕃的希望寄托于李光弼的入援,担心因此造成误会和嫌隙,因此多次下诏问候李光弼的母亲,但李光弼对朝廷的险恶心存畏惧,始终没有奉命进兵,使朝廷很感失望。吐蕃退兵以后,朝廷任命李光弼为东都留守,以考察李光弼对朝廷的态度。李光弼知道朝廷的用意是夺其兵权,又担心一旦失去兵权,更成为程元振的俎上肉,始终借故推托,说他一直等待朝廷的敕命,但敕命久久未到,没有至东都赴任。他自己却到了徐州,想得到江淮的租赋供给自己的部队。代宗回到长安,一方面派中使到徐州慰问李光弼,传达朝廷对李光弼及其将士的关心。一方面设计把李光弼的母亲控制起来,当时李光弼的母亲在河中郡,朝廷命郭子仪把他的母亲秘密接到长安,作为控制李光弼的手段。李光弼的弟弟李光进本是禁卫军将领,和李辅国一起掌握禁军,朝廷一直把他看成心腹膀臂。现在朝廷把李光进调任为太子太保,兼御史大夫,封为凉国公,担任渭北节度使,解除了他禁卫军的兵权。但依然对他很器重,给他优厚的待遇。 六、悽凉的最后时日 李光弼害怕权阉的陷害,不敢入朝,令朝廷深感失望。当李光弼与朝廷发生矛盾后,田神功那些将军们都不再服从他的命令,李光弼感到惭愧和耻辱,因此得病,他写下一封遗表,派衙将孙珍送到朝廷,以表明自己的心迹。广德二年七月,李光弼死于徐州,终年五十七岁。代宗听说李光弼去世,三日没有上朝,赠李光弼太保,谥号为武穆。当李光弼病重时,将吏们问他死后的安排,李光弼最感到内疚的是生前没有对母亲尽到孝心,他说:“我常年在军中,一直忙于打仗,没有能够孝养母亲,成了一个不孝之子,还有什么要说的呢!”他让手下人拿出自己封存的三千匹绢布、三千贯文钱,分给将士们。他的部下把他的灵柩护送到长安,代宗派宦官鱼朝恩到他的府上吊唁,慰问他的老母;又命第五琦负责他的丧事。这年十一月葬于三原,诏令宰相百官为他送葬,一直送到延秋门外。 在用兵方面,李光弼与郭子仪齐名,郭子仪以宽厚得人心,这方面李光弼不如他;但李光弼治军严肃,敌我双方的将领们都畏服他的威名,每当申明号令时,将领们不敢仰面看他,因此能做到令行禁止,这一点郭子仪不如他。史书上把李光弼与古代的名将孙武、吴起、韩信、白起等人相比,认为李光弼“雄才出将,军旅之政肃然;以奇用兵,以少败众,将今比古,询事考言,彼四子者,或有惭德”。就是说在用兵打仗方面,古代这四位有名的将军有时还比不上李光弼。人们对他的结局也深表惋惜,认为“邙山之败,阃外之权不专;徐州之留,君侧之人伺隙。失律之尤难免,匪躬之义或亏,令名不全,良可惜也”。

天宝五载,河西节度使王忠嗣任命他为兵马使,兼赤水军使。王忠嗣器重李光弼,说:“李光弼将来一定能接替我的官职。”李光弼战功卓著,有“名将”之称。天宝八载,担任河西节度副使——边境大军区副司令员,封蓟郡公。天宝十一载,被朝廷任命为单于大都护府副大都护。天宝十三载,朔方节度使安思顺上奏朝廷,任命他为朔方节度副使,知留后事。安思顺喜欢李光弼的才能,想把女儿嫁给他,李光弼托病辞官。陇右节度使哥舒翰听说这件事,上奏朝廷,李光弼被召回长安。安禄山谋反,注意扶植个人势力。他手下高邈最有谋略,知道李光弼有将才,劝安禄山延请李光弼入幕,任命李光弼为左司马。安禄山没有采纳高邈的建议,但不久便后悔了,安禄山为失去李光弼感到忧虑,常常忧形于色。后来,时间久了,安禄山安慰自己,虽然没有得到李光弼,史思明也足以抵挡李光弼,心理上才找到一点儿平衡。在后来的战争中,李光弼与史思明的确“棋逢对手,将遇良才”,各有长短,谋略相当。

一、东出井陉关,收复常山郡

安史之乱发生,封常清、高仙芝先后战败,被斩于潼关。朝廷又以哥舒翰统兵东征。不久朝廷任命郭子仪为朔方节度使,收兵河西。河东、河北方面迫切需要一名良将领兵,郭子仪向玄宗推荐了李光弼。天宝十五载正月,朝廷任命李光弼为云中郡太守、河东节度副使。因为河东节度使乃亲王遥领,所以节度副使就是实际上的河东大军区实际长官。二月,转魏郡太守、河北道采访使,率朔方军五千人与郭子仪会师,东出井陉关,收复军事要地常山郡,切断了占领洛阳的安禄山与范阳老巢的交通。安禄山急令史思明夺回常山。当史思明率数万兵马来救常山时,被李光弼击败,李光弼率军乘胜收复藁城等十多个县,南攻赵郡。朝廷任命李光弼为范阳长史,兼河北节度使。三月八日,李光弼又率军攻克赵郡。从安禄山之乱发生,官军与叛军反复争夺常山郡,这一带不断成为激烈的战场,死人无数,遍布战死、饿死者的尸体。李光弼祭奠那些阵亡的将士和饿死的百姓,把被敌人关押的人放出去,发誓平息叛乱,实现个人建功立业的抱负。六月,又与蔡希德、史思明、尹子奇等人在常山郡嘉山大战,这些人都是安禄山手下的猛将,被李光弼打得大败,史思明露顶赤脚而逃。这一仗杀敌上万人,俘虏四千。河北十多个郡归顺朝廷。

图片 2

朝廷怕郭子仪、李光弼功高震主,拥兵自重,便不立主帅,而任用宦官鱼朝恩为观军容宣慰使监军。李光弼等数名唐将率先头部队与叛军接战时,突然狂风大作,飞沙扬石,遮天蔽日,树连根拔起,白昼如同黑夜,对面不分物色。唐军溃乱,向南逃奔。与郭子仪的后继唐军自相践踏,辎械满野,尸横遍地。叛军转危为安。相州兵溃,各节度使引军而退,溃逃路上剽掠百姓,只有李光弼和王思礼的军队没有溃散,整军而还。朝廷把郭子仪召回长安,任命李光弼代郭子仪为天下兵马元帅。乾元二年七月,根据李光弼的请求,朝廷任命赵王李係为天下兵马元帅,李光弼为太尉、副元帅,因为元帅是亲王遥领,李光弼是实际上的全军最高指挥。史思明杀安庆绪,自立为帝,率兵出范阳南下,攻克汴州,而后向西进军。李光弼观贼势不可挡,弃洛阳而退守河阳,史思明得洛阳空城,因而不能住,驻扎白马寺附近,南边控制不过百里。

四、宦官掣肘,邙山之战失利

因为李光弼驻守河阳,敌人不敢西向进攻长安。十月,敌人进攻河阳,李光弼大破敌军,杀敌五千多人,俘虏五百余人,敌人大半淹死在黄河里。经河阳苦战,敌人败走。李光弼进军怀州。史思明派来救兵,李光弼迎击于黄河边,又大败史思明的援军。敌将安太清固守怀州,李光弼攻打一个多月没有攻下。李光弼命仆固怀恩、郝玉从地道入城,得到敌人的号令,登上陴城高呼,城外的官军奋勇登城,于是攻克怀州,活捉敌将安太清、周挚、杨希文等,押送到长安。朝廷封李光弼为临淮郡王,累加实封至一千五百户。

观军容使鱼朝恩一再向朝廷上言,说消灭敌人的时机已经来临,朝廷催促李光弼尽快收复东都。李光弼一再上表,说:“敌人尚有实力,请等待时机出兵,不可轻举妄动。”仆固怀恩想败坏李光弼的战功,附和鱼朝恩,也说与敌人决战的时机已经到了,因此朝廷一再派来中使促战,李光弼无可奈何,只好进军,在北邙山下布阵。叛军擅长野战,出城对阵,官军不如叛军。敌人集中全部精锐的兵力接战,官军大败,军资器械全部被敌人缴获,这时李抱玉也丢掉了河阳,李光弼渡过黄河保守闻喜县。朝廷认为战败是由于李光弼与仆固怀恩意见不一致造成的,下诏征李光弼入朝,仍对李光弼进行表彰。

图片 3

本文由德赢vwinac米兰发布于资讯,转载请注明出处:中兴大唐一代名臣李光弼,李光弼与郭子仪齐名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