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赢滚球常事

2019-10-18 作者:资讯   |   浏览(189)

‘譬如河大水暴起,流聚沫,明目士夫谛分。谛分:所有、牢、、有固......谛思惟分:所有、牢、、有固,如病、如、如刺、如,常、苦、空、非我。......’

如人於中 造作事

忉利天六月 不食修陀食

很多候,我於依我的感或人的解判、理生活中的事,忽略了自己和方都正在常易之中,很多感和解都是源自於已成‘去 ’的或印象,因此而做出不正的、不符合前情的定。以人系例:我往往在理和某人的系,根‘去’他的做定。比方,在我的印象中,他是一脾而有任感的人,我便根印象而予他比不好的。可是,我忽了他―且是‘已改’的事。也他‘’得比以前更不任,也可能是‘’得脾和、事力了呢?如果是後者的,忽往往引起方的不和委屈,的由此而生,也因此而增加了我的苦。

是佛境界力 宿福生

不伎音 愁如子

‘,世尊告比丘:色常,若因、若生色者,彼亦常。常因、常所生色,何有常?如是受、想、行、常,若因、若生者,彼亦常。常因、常所生,何有常?’

次女人成就七法。得女身速成男子。何七。一於佛得不信。二於法得不信。三於僧得不信。四不事余天惟奉敬佛。五不聚悭惜言能行。六出言常直。七威具足。是名七。

忍受苦 得成佛

‘,世尊告在的每一位比丘:一切行常(一切的精神、物都是不永久保持不的),是不久被保持原的、是很快就改的、是不可以被依、倚靠的;所以,於行,不只因一之而沉迷以致不能自拔;依感到倦,著,求解。什呢?有候天干燥而不下雨,一切的木、禾谷、枝都枯萎、凋,甚至枯死或腐朽,法常常保持翠、青......’

幻以幻 於四衢道中

佛藏往古品第七

草木凋落,果磨,是外物常;

有生。於邪聚或不定聚。於漏法便非器。欲令了正聚法故。欲令生成就善根。而自伏。所求而法。世尊。我今如是等因故。向佛法欲有所。

沙及白衣 所有

尊者阿陀言:‘我今尊者,意答。尊者陀!有眼、有色、有眼不?’答言:‘有。’尊者阿:‘眼及色,生眼不?’答言:‘如是。 ’尊者阿:‘眼及色,生眼,彼因、彼常、常?’答言:‘常。’尊者阿又:‘彼因、彼生眼,彼因、彼常易,彼住耶? ’答言:‘不也,尊者阿!’

次善女。若有女人。能如女人身者。生心。速女身疾成男子。女人身者。所欲嗔心余。重於男子。又此身中有一百。苦患愁因。是故女人偏重。善思察。此身便不之器。臭充。亦如枯井空城破村。可。是故於身生。又此身。如婢使不得自在。男女衣服食。家所之所苦。必除涕唾不。於九月中子在身患非一。及其生受大苦痛命不自保。是故女人生女人之身。又女人生在王。必他其形。如婢使逐大家。亦如弟子奉事於。又刀杖瓦石手拳打言辱。如是等苦不得自在。是故女人於此身生心。又此女身常被系。如蛇鼠在深穴中不得妄出。又女人法制不由身。常於他禀受食衣服花香。璎珞身之具象乘。是故女身。又此女身。他所使不得自在。作甚多舂米。若炒若磨。大小豆。抽毳迭。如是苦役量。是故女人患此身。欲求永如是苦。以此法教示余人。常念如所言。出家。能佛恩。此心。女身速成男子。於佛法中出家修道。不求花璎珞游林。衣服食身之具。自身及侍立眷。如木人。筋屈申下而已。此身血肉所成不久。此身如九孔流出不。此身愚小之人於中起著。而四大所成。此身如怨家。此身中。如空聚落。此身主父母生。以行而之。此身不盛臭。此身即是屎尿之器。不久捐可。此身死。出息入息必故。此身我。如草木瓦石。此身作者。因生。此身是狼狗野干之食。冢故。此身是苦聚。四百四病之所困故。此身寒冷等分病之所散。以力得存立故。此身不知恩。以食之止足故。此身知。作者故。此身是後。必死故。是故女人如是察此身。生心修行善法。修善行。若得新好花果可食之物。先奉佛菩上福田父母。然後自食。作是念。如我今者以新花果。施尊重清福田。故女人之身。更得新好男子之身。佛此法。中五百比丘尼。皆阿耨多三藐三菩提心。而作是言。我等所有善根。女身速成男子。中。有七十五居士。此法心大喜。即持身上所著璎珞以散佛上。佛神力故。所散璎珞即於空中佛上。化成七十五四柱台。端殊妙甚可。台中悉有之座。各有如而坐其上。比丘僧菩大。前後自然。居士。此神倍喜量。前佛所面足右三匝。作如是言。世尊。我等所有善根今悉合集。同阿耨多三藐三菩提心。得女身。亦回向上菩提。世尊大悲女人受身。悉如佛言不者。我等今勤修方便。永如是咎。今已去其形。奉持五戒修梵行。以此善根共一切生成等正。

三世悉平等 若如空

‘那,’利弗尊者再:‘我的感受、思想、意志和知等精神作用是一直都不起化‘常’的,是都在易的呢?’

垢光女。前佛足而作是言。一切法男女。此言若。令我女身化成男子。此言。三千大千世界六震。垢光女女形即。化成就相好男子之身。尊者利弗垢光菩言。仁者。未得阿耨多三藐三菩提。能作佛事。乃至如此甚希有。垢光菩。尊者利弗。如所言。菩摩诃。大誓。欲利益成就一切生。甚希有。譬如阿伽所有。但出阿伽香。如是菩摩诃。乃至一心之善。皆阿耨多三藐三菩提。出佛法功德之香。是法。中二千生。阿耨多三藐三菩提心。地大震。空天雨。天器不鼓自。作是言。此垢光菩。真法。若有生其法者。深心信得大威。患修善行。若有女人得此。知此身最是後。所以者何。此女人之身患。亦解行。得女身清法故。世尊告阿言。汝受持此通利。他解令流布。所以者何。阿。若有女人。以珍浮提。施佛世尊。以其善根求女身有女人。得此信解喜。以其善根求女身。阿知。此名斯疾矣。阿白佛言。此名何等。何受持。佛言。阿。此名女人身。亦名垢光菩所。名菩道教。念受持。佛是已。垢光菩。他方土菩。及垢光父母。老阿。天乾闼婆阿修人非人等。佛所。皆大喜。作奉行。

念法品第三

了常的真相之後,我也就不再去眷或回已去的一切,也不再欣求或渴望未的一切;因,一切必定成去,而且是‘正在成去’;未的一切也必‘’,且是‘正在成在’,然後迅即成‘去’。

菩提心 所便成就

我等住此 今不

‘好像河突然,因水流的激而在水面上形成了多泡沫,眼力很好的人仔地察、分,些泡沫都是:不足以被依的、不安、不充、不固的......像疾病、、骨、利器一(依任何一精神或物,以它是永不的;依就如依疾病、、骨、利器一,是危而不安定的。)常、苦、空、非我的......’

垢光女。其母所白言。阿婆阿耨多三藐三菩提心。若母心。我已阿婆之恩。母言。我已心。所以者何。汝於十月在我腹中。是已不生悭心破戒心。嗔恚懈怠念慧邪欲嗔恚愚之心。常喜身心安。於中如共比丘僧。前後而法。我於是心自念言。今我腹中所之子。必是菩。我於中於如身心。即阿耨多三藐三菩提心。汝今我。汝重更心。垢光女。左手之中自然而出上妙。持至母所而白母言。以此奉上如。大天世人。作法之。日夫人。取其奉上如。是言。以此善根。令我天世人。作法之。世尊。告利弗言。此垢光女。游神通。垢王佛。受女身生此。又利弗。此女本是菩。名垢光。已於阿耨多三藐三菩提。而不退。成就生故受女身。非因行。又利弗。汝是七十五居士皆成男子者不。利弗言。已。佛告利弗。皆是此女前世父母。利弗。垢光女夜。若有生是我父母者。必令其於阿耨多三藐三菩提而不退。又利弗。此三千大千世界。所有星宿其易知。此垢光女前世父母。受其修行善法。於阿耨多三藐三菩提而不退者。其知。

佛藏卷上

◆因常

法性同水月 其去

行下 山窟善人

正如同形形色色的物一:受、想、行、(感、思、意志、辨等心理作用)也是常的。不管是和合生各的因(如:眼睛、耳朵、鼻子等感官)、(如:色、音、味等被感知的象),它本身都是常的。何是常的因、所和合而生的各呢?怎可以它是有常的呢?’

於第一中 有男女相

汝等勤 是名智慧因

阿又:‘由眼睛和色的接才生,那,生的直接件―眼睛,和接件―色本身是永久保持不的,是常的呢?’

有生行八邪道。不能解了八道分。欲解道分故。

姚秦三藏鸠摩什

―大智度

垢光女。白佛言。世尊。今此中比丘比丘尼。婆塞婆夷欲。修何善行。得女身速成男子。能上菩提之心。惟世尊解。世尊。欲利益成就四部故。告垢光女言。若女人成就一法。得女身速成男子。何一。所深心求於菩提。所以者何。若有女人菩提心。是大善人心。大丈夫心。大仙人心。非下人心。永二乘劣之心。能破外道之心。於三世中最是心。能除不清之心。若女人菩提心。更不女人心。以不故。永女身得成男子。所有善根亦回向上菩提。是名一。

我世正 汝亦如我

陀答:‘阿尊者,是不可能的。’

亦如炎 有相

地神 皆出大音

那回答:‘我的身和形形色色的物是不永久保持不的。’

此女以佛神力。如後身菩。母右忽然化生。此女福慧因力故。令其母身患。平如故。其女生已未久之。地大震雨天。一切器不鼓自。地生大如。色香妙好可人心。有百千。金。白。瑙。赤真珠台。女在上立。身形如二三。貌端政甚可敬。皆前世善果生。提桓因。持天衣璎珞。往其所。而之言。善女著此衣服璎珞。莫裸形立。女提桓因言。夫菩。不以是衣服璎珞而自。所以者何。菩以菩提之心。以衣服璎珞。而自。一切世天人。

阿汝等 勉力勤精

◆常

譬如水中月 可不可捉

我何作 如是常啼泣

白述:

法皆如炎 其性所有

佛法僧 在世未久

白述:

有生。依六入不六通。欲解六通法故。

佛子共斗诤 破法而分散

,世尊告位比丘:‘去、未的色是常的,何是在的色呢?的弟子!像子行察的人,不回、眷去的色,也不欣求、渴望未的色,也就在的色生、欲、朝著正的方向一直到完全除一切。

世尊。此四法能菩提。亦令增之。中有三二千天及人。皆阿耨多三藐三菩提心。

世障事 疾得至

‘三世’,就是去、在、未三式。就像英文文法中的PAST TENSE,PRESENT TENSE 和FUTURE TENSE。

但倒生 竟有我

在家 汝知我希有

文中所提到的‘’和‘欲’不被理解‘一色的抗拒’或‘憎的情’―‘’是相於‘喜’的一。可以理解:一切的物和精神作用都不再有所喜了。注意,不是去抗拒、去、去排斥它,只是照它。‘欲’的情也大致相似。意思就是‘’物和精神的‘欲望’―停止那‘一直要求’的心和行,也停止那‘一直要求’自己‘不要一直要求’的心和行。

以其真 已所

如有智慧 皆呵言智

段文取自阿含第八,我先看它的白直:

尊者利弗。居士言。勤方便女人身。所以者何。女人之身。不能得阿耨多三藐三菩提。居士。白尊者利弗言。我等今不更起女人。即佛足而作是言。世尊。今於佛前面足。不女身成男子者。不起也。佛言。姊妹我常言。或有女人。能男子勇猛之行。然姊妹。有十六法若能修行。所求皆得意。何等十六。一戒清。二心清。三空清。四清。五相清。六作清。七知身如影。八知口如。九知意如幻。十知起法。十一二。十二善知因。十三法如幻。十四知法如。十五相法如炎。十六深心寂。佛此十六清法。大地震。佛之威神。七十五居士。其夫即佛所。各其妻佛足。尊者利弗言。今我曹妻以何故佛足。利弗言。此姊等。佛解女身法。心大喜量。即阿耨多三藐三菩提心。其形奉持五戒修梵行。今於佛前面足。作是誓言。若我於此不女身成男子者。不起也。又居士。汝放此姊妹等。於佛法中出家修道。居士曰。如尊者言。悉出家。又尊者利弗。我等今者。於佛法中得出家。先度我等。然後女人。利弗白佛言。世尊。是居士。於佛正法欲得出家。佛之。佛告居士。於我法中意出家。居士白佛言。我等出家。佛言。善比丘。皆成沙袈裟著身成就威。居士。佛之威神。自善根力正思惟。得女身成男子。佛神力故。即升空高七多。口同音而偈言。

谄曲懈怠心 嗔恚佛法

接下,我再看另一段文(阿含二六五;大正二~68):

皆共相侵害 其事非真

妙法 皆啼泣

段清楚地告我:不是我的身或是外界的物,以及我的感受、思想、意志和知等心理作用都是一直著因而的;因此常事,是在上就可以我的身上或是心理上察到的。要真正‘看到’常的,就必我的身、心作一番好好的察。

有生住十。不能勤修十善道。欲令足十善道故。

汝等勤精 莫是世

白述:

有生。欲嗔恚愚盲冥之所覆蔽。不能求空相作三解。欲令修三解故。

如是凡夫 思惟而量

陀答:‘是的,正是。’

尊者利弗。垢光女言。汝住世界垢王佛所。受此女身此也。垢光女答言。尊者利弗。彼佛世界有女人。利弗言。汝今何故。以此女形生此。女即答言。我今不以男形女形。亦不以色受想行生此。所以者何。尊者利弗。於意何。如所作化人。一佛至一佛。有男女界入差相不。利弗言。不也。所以者何。如所化有差。女言。尊者利弗。如如所化有差。一切法皆悉如化。若知法悉同化相。一佛至一佛不差。利弗言。汝於法差。何能成就生。女答言。尊者利弗。若於法差者。是不能成就生。若於法不差。是必能成就生。利弗女言。汝今已成就所生。女答言。如尊者利弗所。利弗言。我所性所有。女言。生之性。亦所有。利弗言。性生何所成就。女言。性何所。利弗言。分故是名。女言。如尊者利弗所言。若不分彼我。是亦名成就生。利弗女言。何名生成就。女答言。於有中不起染。是名生成就。利弗又女言。汝於三乘。以何乘成就生。女答言。尊者利弗。譬如空中等甘雨。於上中下子苗稼。草木皆令生。其雨有分相不。利弗言。其水能生苗稼。而分。如是利弗。佛菩。其所法亦分。生於三乘道善根熟者而伏之。利弗女言。何伏。其何。女答曰。言伏者。能邪道即是正道。是名伏。所以者何。凡夫倒不能正故不伏。若邪道平等之相。不不邪道者。是名竟伏。又利弗。言伏者。於我我亦名伏。所以者何。我者。於不不起。是名解。女利弗言。尊者得解耶。利弗言。我得解。女言。汝者。言得解。利弗言。有者而得解。而其本性是解相。是故我言得解耳。女言。若其本性解。是解相。汝何故言我得解。利弗言。一切法皆解相。是故我言我得解。女言。如尊者利弗所言。若知法皆解相。是名究竟解。利弗言。若漏阿所。汝今所等有。女言。尊者利弗。今我亦是漏阿。利弗言。以何故而作是。女言。我亦一切垢。所有道品。我悉知而不。惟求佛智。是故我言。是阿漏已。利弗言。有因。而菩作耶。女答言有。利弗言。以何有。女言。若有生先善根。以身得度者。即身。而作是言。我是阿。生法。是名菩作也。此法。二百比丘不受漏法。心得解。是比丘白佛言。世尊。此女才。是佛威神自力耶。佛言。是佛威神。其女亦自有才之力。

共洹 相而啼泣

再看另一段阿含文的摘:

次女人成就四法。得女身速成男子。何四。一不恚害。二不嗔恨。三不。四住忍辱力。是名四。次女人成就五法。得女身速成男子。何五。一求善法。二尊重正法。三以正法而自。四於法者敬如。五如修行。以此善根。女身速成男子。回向菩提。是名五。

但於空林中 坐禅三月

如果我有去心察一物的,便可以清楚洞悉常的相了。我:人是精神和物的合;也是我都知道的事。在我就以物的身作例子,以便上述文作更一步的:

佛女身

漏法空寂 世牢

大智度:常的象被清楚地察,以有情生物而言,就是在他命死亡,友悲啼哭之;以情生物而言,就是在草木凋落、花果零枯萎之;而世最大的常恐怕就是整地球和星系都面,一切的生物、沙石......都面死亡、。(原文本章章下所引用的文字。)段文字可是常象做了一番具的描。

世尊告此女言。汝可受是提桓因衣服璎珞。女白佛言。世尊。我不堪受。所以者何。共我志同同衣服璎珞。而此帝。求小智所卑下。患生死常怖畏。欲速入涅。他受法要。所有慧明惟照已不及他人。如草束欲度江河。不能人作福田。永佛清智眼。不能了生根。世尊。我今著固铠求大乘。欲益一切。集大法船度未度者。求自然智於法。不於他人有所求。以如智而自。亦令一切悉得佛清智眼。世尊。我彼生此。欲如迦牟尼。拜供法耳。彼佛世尊。自我衣服璎珞。使我著之。天人等。皆作是念。此女世界名何。去此近。在何方。彼如名何等。今在法教不。

世人民 馑多死

阿含二四八摘之白述:

如是我。一佛住王城耆崛山中。大比丘一千人俱。菩八千。皆是所知。或有他方佛土在者。及天夜叉乾闼婆阿修那摩伽等。百千眷俱在。世尊。四而法。初亦善。中亦善。後亦善。文巧妙。具足梵行之相。中。有婆。名多。其妻日。身女胎。在中坐。其所女胎中。根具足不垢。一心合掌向佛法。欲有所。尊者阿泥豆。已得不增明天眼於人眼。日身中所之女。根具足不垢。一心合掌向佛法。欲有所。尊者阿泥豆。是事已。白佛言。世尊。是日所之女。根具足不垢。一心合掌向佛法。欲有所。佛言阿泥豆。我先明此女在胎而不之。所以者何。若有生。不信如谛之言。此人夜受大苦。世尊。放大光明。普照三千大千世界。悉令周遍。以神力。令此皆此女在母胎中。根具足不垢。一心合掌向佛法。欲有所。世尊。出一切生之音。其音清。所易解。直。清。可耳根失。能令身心生。如月。美妙相不。不粗。善入人心能去欲嗔恚愚之。令人喜信之。梵音。如雷震。如天。如子吼演法之。於百千阿僧那由他劫集善根果之。以如是等和雅音。而告女言。汝何事而受。欲有所。佛威神故。女在胎中。而白佛言。世尊。有生著我。妄分倒生。有生起生相。我我。命人。有。命人。如是等生故。欲有所。有生著我。於一乘道不能解了。欲悟一乘道故。有生。明有之所覆系。不能解了明解法。欲令解了明解故。

我此法 俗法

,有者子名那...... 利弗言:‘若沙、婆於色、易、不安色,言:我、我等、我劣。何故沙、婆作如是想,而不真?......’‘那!於汝意何?色常、常耶?’答言:‘常。’‘那!於汝意何?受、想、行、常、常耶?’答言:‘常。’

亦修前法 得女人身

姚秦三藏鸠摩什

陀回答道:‘是改的,是常的。’

有生四倒。常常。苦。我我。不。欲解四谛法故。所是苦。是苦集。是苦。是苦道。

我所法 第一

所以,‘看清楚’常事,可令我除多生活上的苦。

次女人成就二法。能女身速成男子。何二。所除其慢心。於欺诳。不作幻惑。所有善根。女身速成男子。悉以回向上菩提。是名二。

失色皆如土 天不住

任何一精神作用或物的依、倚靠都是不、不固的。一旦被依的象、磨了,性的倚靠被中止了,我失所依,苦於是由此生起。如果我所依的是譬喻中的木的,一旦木枯死了,我怎呢?

世尊。知此心之所念。告利弗言。南方去此世界。三十六那由他佛土。有世界名住。佛垢王如等正。今在法。利弗。此女住世界。生此。欲成就生。亦欲拜供於我。法教。佛是已未久之。彼垢王如。愍念心。即以神力送菩所著衣服璎珞。在女前空中。又出言。善女。住世界。垢王如遣此衣服璎珞汝。汝可著之。如此菩等。若著衣服璎珞。即皆得具五神通。汝亦。其女。於空中。取衣服璎珞。即便著之。臾之。衣服璎珞出妙光明。除如光。其余梵世天王。日月光明悉不。其女即具五神通。下台行佛所。足下足。大地即六震。到佛前已。面足佛七匝。白佛言。世尊。惟如。菩摩诃。菩提增之法。令菩於上道。而不退魔行。速成阿耨多三藐三菩提。世尊告此女言。若菩成就四法。能菩提亦令增。何等四。一者心。二者深心。三者方便。四者不菩提之心。是名四。有四法。一者欲利益一切生。二者常慈心愍生。三者以大悲度生。四者固精具足一切佛法。是名四。有四法。一者分法多生信心。二者辟支佛心。三者法。欲具一切佛法。四者勤行精必成其果。是名四。有四法。一者於慢。二者除自大心。三者敬重尊。四者易可教。是名四。有四法。一者於求者不生恚恨。二者一切物不求其。三者已施不悔。四者所有善根回向菩提。是名四。有四法。一者不破戒。二者不穿戒。三者不戒。四者不戒。是名四。有四法。一者性和能忍。二者善他意。三者自己身不犯他。四者回向菩提。是名四。有四法。一者固精。二者明精。三者不怯弱精。四者回向菩提。是名四。有四法。一者身堪能。二者心堪能。三者善能修集禅及支。四者不忘失菩提之心。是名四。有四法。一者布施。二者。三者利益。四者同事。是名四。有四法。一者慈心遍一切。二者大悲有。三者喜心深敬法。四者心於憎。是名四。有四法。一者法。二者正思惟。三者法能行。四者回向菩提。是名四。有四法。一者知行常。二者定知是苦。三者定知法而有我。四者定知涅是寂法。是名四。有四法。一者得利不喜。二者失利不。三者有名其心常等。四者名心亦不。是名四。有四法。一者他不嗔。二者不喜。三者遭苦能忍。四者不逸亦不他。是名四。有四法。一者因。二者知果。三者二。四者起法。是名四。有四法。一者知我。二者知外有生。三者俱知外有命。四者竟清人。是名四。有四法。一者行空不畏。二者相不。三者不分。四者法作。是名四。有四法。一者不苦智。二者不集智。三者不智。四者不道智。是名四。有四法。一者深菩提。二者不正法。三者身在僧不退。四者於法不起诤。是名四。有四法。一者能令欲不起。二者亦不攀。三者欲嗔恚愚。四者及余亦如是。是名四。有四法。一者於生心常平等。二者等生皆是福田。三者佛及生皆悉平等。四者法及生亦悉平等。是名四。有四法。一者不己身。二者不下他人。三者不未。四者於已者敬如。是名四。有四法。一者益之言。二者求。三者住阿若而足。四者勤求阿若功德利。是名四。有四法。一者少欲。二者知足。三者物知量。四者行陀不上妙衣服食。是名四。有四法。一者知己。二者知他。三者知。四者知。是名四。有四法。一者法。二者。三者谛。四者成就生。是名四。有四法。一者能自心。二者外能生。三者法行善之。四者智能慢。是名四。有四法。一者我。二者去我所。三者除。四者恚。是名四。有四法。一者善慧。二者慧善。三者大悲一切施。四者精一切道品之法。善女。菩成就如是四法。能菩提亦令增。

天神等 後莫有所悔

陀尊者回答:‘有。’

有生。五所覆。不修五根。欲令具足五根法故。

苦本 五本

,有一者的孩子名叫那的(即‘SONA’ 的音)利弗尊者:‘如果那些沙、婆於常的色、易、不安的色而:我、我等、我劣(以身‘我 ’,以一性的‘定’比、判:‘我’比殊、‘我’和你一、‘我’比你差劣―事上,我和你都在常易的程中,‘我’和‘你’又怎可能‘一’呢?)什那些沙、婆有想法,而不能、察真的情呢?’

若有能知空 不分生

生想 我生我想

利弗尊者不直接回答那,只是以反的形式引他:‘那!於下列的事情你有著什的看法?色是常的,是常的呢?’

化作男女像 兵共斗

破戒白衣 比丘

去的色―孩子的型和外貌;

尊者利弗。居士言。姊妹能作如是大子吼。甚希有。然汝等夫。汝等修梵行不。之。居士白尊者利弗言。若我等各其夫。我何生此。此生何。我夫而不能答。何用。尊者利弗。若如我等何生此。於此生何。如明。悉我等分之。是故如。是我等父母。是我等所尊。是我等大。是我等福田。是我等洲依之。今修梵行。何用其夫。今已去。我等勤修方便。更不夫如余女人。所以者何。若人能除欲嗔恚愚者。不更能患累其人。今我身心便是我夫。心修梵行不亦快乎。又尊者利弗。若非我夫而作夫想。我命者自守其心。修梵行悔恨也。

更有比丘言 我不是

‘,世尊告比丘:一切行常,不久住法、速易法、不可倚法;如是行不著,患之,求,求解。所以者何?有不雨,不雨,一切、百谷、木皆悉枯槁,摧碎,不得常住......’

我今生死 如幻有

皆言有智慧 求智一人

‘因常’就是合成精神和物的直接件和接件上去常的真相。

於中空 身

有入城聚落 有至山林中

白述:

有生七住。不能了七菩提分。欲解七法故。

反逆破土 城邑及聚落

未的色―一具腐的;

若有女人 欲成男子身

著因故 起道

再一次:常,是一件事。只要你用心地察世,不你是佛陀或是任何一的公民,你所的事也是一的,那就是:世常。

有真 但倒生

各於殿中 而哭

阿尊者陀:‘我在尊者,您根您所知道的回答。陀尊者!是不是有眼睛、色和些事物的存在呢?’

尊者利弗。此女言。汝父母汝作字。名曰何等。女言。尊者利弗。一切法本名字。分而立名字。非是真。定主故。又尊者利弗。菩摩诃。其所行而立名字。若得心名心者。若逮深心名深心者。若行方便名方便者。若行布施名善能施者。若修名戒者。若住忍辱名有忍力者。若勤精名著精铠者。若住禅名常三昧者。逮得智慧名大慧者。若住慈悲喜。名大慈大悲大喜大者。若住阿若。名居事者。若不陀。名行清功德者。若集善法。名喜求法者。略而言之。其以何善根趣大乘。而得名字。

佛告利弗。破戒比丘有十箭。可堪忍。比丘成就十箭。於佛法不可滋味。憎法者不近。何等十。利弗。破戒比丘僧和合不生喜心。何以故。和合布必我出。是比丘自知有常。於持戒者嗔恨不喜。利弗。是名破戒比丘初箭。必道。次利弗。破戒比丘所憎不欲近。如牛利角人所。是比丘自知有常。利弗。是名破戒比丘二箭。必道。次利弗。破戒比丘逢比丘。自知不同心。愧故不能入。利弗。是名破戒比丘三箭。必道。次利弗。破戒比丘毒心盛不可化喻。尚有外道戒法。於戒。以其破戒因人不近。利弗。是名破戒比丘四箭。必道。次利弗。破戒比丘以他物自其身。我此人重者。所以者何。行者得者受供。破戒比丘非是行者非是得者。是故利弗。破戒比丘於百千劫。割截身肉以施主。若生畜生身常重。所以者何。如析一千分。破戒比丘尚不能消一分供。咒能消他衣服食具。利弗。破戒比丘著法服。尚不入寺一步。何得受一之水。乃至床榻。何以故。利弗。如是人於天人中是大。一切世皆。利弗。是人即是怨家。如悉一切世皆至我所。破戒之人如手遮。非我弟子。何一日住我法中。利弗。譬如死人死蛇死狗最臭。清天欲游。不得若。如是利弗。破戒比丘如彼三臭不。智者不同事布自恣。利弗。破戒比丘於我法中是不吉。持戒比丘此破戒即。何以故。若破戒比丘手所物及所受物。於持戒者毒。利弗。正使三臭地。我能於中行四威。不能此破戒比丘臾共住。何以故。利弗。是沙中卑陋下。沙中朽弊。沙中秕糠。沙中垢。沙中。沙中污。沙中曲。沙中粗。沙中失道者。如是人等。於我法中出家求道而得重罪。利弗。如是之人於我法中。是逆。是法。是欺诳之人。但求活命重衣食。是名世奴。利弗。譬如非男非女。破戒比丘亦如是。不名在家不名出家命之後直入地。利弗。譬如蝙蝠欲捕入穴鼠。欲捕鼠空。而有大之用。其身臭但冥。利弗。破戒比丘亦如是。既不入於布自恣。亦不入王者使役。不名白衣不名出家。如木不中用。如是比丘。有戒品定品慧品解品解知品。但有具足破戒品。不能出大微妙音。戒定慧解解知。但出戒弊音。同俱出。但衣服食床。受取布施木果。人使。及土吉凶安危笑事不善。常於日夜伺求染。比丘如是。身不口不意不地。利弗。是破戒比丘於冥。如彼蝙蝠。正以。所以者何。如故。世之人不喜但意。如是比丘於法者心不清。重更罪增益地。利弗。是名破戒比丘五箭。必地。次利弗。破戒比丘有羞。根散成就不。身口意不威。所著衣服皆不如法。好喜妄不能口。心常染於垢。利弗。如新瓦器盛以屎尿臭血。後去不著檀香。去檀如是瓦器有何等。世尊。是新瓦器先盛屎尿臭著。唯有臭檀香。利弗。人以清信等根出家道。遇知而其教。利弗。何等知。知者。常好躁羞。言散不根。心不一如白羊。近如是知者。失陀洹果斯陀含果阿那含果阿果。乃至失於生天之。涅道。但能修集破法罪。破法者而共事。是人成就不身不口不意不持戒。身死之後入於趣。何趣。趣名地畜生鬼阿修道。有道如阿由勒。婆伽目。浮修遮迦。修脂目迦。是人多生此中。利弗。是人知。若生人中父母生死亡失。衰土破。生八中八。多欲怒常好。躁羞言散。不能心如白羊。欲嗔恚愚所。痖盲瞎手。共知生佛。若值佛世目不喜。不喜法不佛而共和合。起是。人共生下劣法。於正中生邪想。於邪中生正想。是名下欲下忍下慧。利弗。下慧之人。不能道涅生心。利弗。遇知而得如是衰患。有是相貌。是人是深法。疑怖畏如深坑。大罪深坑中。何以故。利弗。如中。破戒比丘有大重罪。何因故名破戒。破所受戒可教。行常准多所逆。常行著多糅行。嗔行。名破戒。有多事。多。多睡眠。所言不有次第。不清著我人者命者。是故名弊比丘。不知量。不知沙法。不知婆法。行求利。使污染家。白衣使作。以果奉上好白衣外道法。心常出世法。未二十受具足戒。受戒事中有不具。形缺少不於法。受生米谷帛金。不教拒逆命。不自知身不知他人。不能分差品。好喜妄著戒取。行事散心不一。面有嗔相悭不信。不恩多欲。睡眠疑悔嗔恨。覆藏罪。好自。嫉妒谄曲所愧。自大放逸慢我慢大慢邪慢。好行欺诳美其身。多作方便利。陵白衣厚。因得以人。破戒品定慧解品。解知品。於佛法心不定信。不信於利。後世多疑悔。志性弱常好怖。利弗。是名弊比丘。如是人於我法中。便是屎尿臭不。是人成就身口意命不清故。命之後在道入大地。如是比丘。佛如及弟子。常所。余好道者求度者。亦皆不近。利弗。譬如檀置不器同於不。不任用。如是利弗。若在家出家近是人效所行。亦破戒品不久同。色悴破失威。命之後生地中。利弗。如是人佛如及弟子。余求道好度者。皆所。利弗。譬如檀置不器。不任用。如是利弗。若在家出家以身不。利弗。此比丘亦如是。坐中著法服。然是比丘相。梵行比丘此不而不近。他心嗔恨。以是因死入地。利弗。是名破戒比丘六箭。必地◎

我在要看的段文摘自阿含第十一。文如下:

我本女身 而倒生

汝真法 如我疾得道

同的,去、未的受、想、行、都是常的,何是在的(正在生起的各心理作用)呢?的弟子!像子行察的人,不回去的,也不欣求未的,而也就在的生、欲、朝著正的方向一直到所有。’

世尊。告利弗言。此女著衣服璎珞之。放大光明普照大。是故此女名垢光。持之。

世中 比丘心娆

‘,世尊告每一比丘:色(我的身和形形色色的物)是常的,不管是和合生各色或,它都是常的。何是常的因、所和合而生的各色呢?怎可以它是有常的呢?

次女人成就六法。得女身速成男子。何六。一常念佛成佛身。二常念法欲法。三常念僧欲覆僧。四常念戒欲。五常念施欲一切垢。六常念天欲天中之天一切智。是名六。

佛藏累品第十

大劫,一切都,是大常。

次女人成就十法。得女身速成男子。何十。一不自大。二除慢。三敬尊。四所言必。五嫌恨。六不粗言。七不教。八不惜。九不暴。十不。是名十。

如是我。一佛住王城耆崛山中。大比丘僧俱。皆是所知。及大菩摩诃。量。利弗三昧起行佛所。偏袒右肩面作白佛言。希有世尊。如所一切法生相。令人信解。佛告利弗。汝何利言希有。如所一切法生相。令人信解。利弗白佛言。世尊。我在每作是念。世尊。乃於名相法以名相。言法以言。思惟是事生希有心。佛告利弗。如是如是。是事希有第一希有。是佛阿耨多三藐三菩提。利弗。譬如巧。於空色相。於意何。是者希有不。希有世尊。利弗。如所得阿耨多三藐三菩提。一切法生相。令人信解倍希有。所以者何。名相法。念得。亦有修。不可思非心所依有。非是所可依止。有所。不在於心非得所得。此彼有分。性本自空。不可念不可出。一切世所不能信。如是名相法以名相。如是利弗。一切法生相。令人信解倍希有。利弗。譬如有人嚼咽能令消。行空不以患。於意何。希有不。希有世尊。利弗。佛所一切法生相。令人信解倍希有。利弗。譬如火城深各一由旬。四出焰人干草於中而。猛吹焰爆其身。是人能令火不草及不身。於中得出如本。於意何。希有不。希有世尊。利弗。如所一切法生相。令人信解倍希有。利弗。譬如有人以石。海此岸度至彼岸。於意何。希有不。希有世尊。利弗。如所一切法生相。令人信解倍希有。利弗。譬如有人四天下及山河草木以蚊梯登至梵天。於意何。希有不。希有世尊。利弗。如所一切法生相。令人信解倍希有。利弗。譬如藕山在於空。於意何。希有不。希有世尊。利弗。如所一切法生相。令人信解倍希有。利弗。譬如劫大火。人以一唾能此火。又以一吹成世界及天。於意何。希有不。希有世尊。利弗。如所一切法生相。令人信解倍希有。利弗。河大量不。如是世尊。利弗。四天下中普雨大雨如河。有人以手承此雨所落。於意何。希有不。希有世尊。利弗。如所一切法生相。令人信解倍希有。利弗。山王高大不。高大世尊。利弗。四天下中普雨大石皆如。有人以手承接此石。有落如芥子者。於意何。希有不。希有世尊。利弗。如所一切法生相。令人信解倍希有。利弗。譬如有人以一切生置左手中。右手接三千世界山河草木。皆能令是一切生同心喜其意不。於意何。希有不。希有世尊。利弗。如所一切法生相。令人信解倍希有。利弗。如所法性空所有。一切世所信解。何以故。利弗。是法想想。念念。取。非此岸非彼岸非地。非非明。以量智乃可得解。非以思量所能得知。行相有。念念。心心。向背解。妄妄法。法。有名言。不。不。行行相。道道果。。思惟糅。不取不。得不可得。除著除恚。非非妄。非常非常。非明非不明。非非照不在心。有性性本空。能降伏魔。降伏。降伏五。降伏十二入。降伏十八界。降伏有五者。降伏有十二入者。降伏有十八界者。降伏有生者。有人者。有者。有命者。有有者。有者。降伏一切邪行者。利弗。我此法。皆能降伏一切著乃至有法者。不信法如相者。逆佛法者。所以者何。利弗。若有生我者。人者。生者。者。常者。有者。者。法者。假名者。者。皆逆佛。佛共诤。利弗。乃至於法少得者。皆佛诤。佛诤者皆入邪道。非我弟子。若非我弟子。即涅共诤。佛共诤。法共诤。僧共诤。利弗。如是人。我不出家受戒。利弗。如是人。我不受一水以自供。利弗。若人除如是不善著事者。於我法中出家求道。不念涅。不以涅念。不涅。於竟空法。不不畏。是人尚法故勤行精。何如是不善著。著我著生著人著法。是人著故。但勤修相三昧。於相三昧亦不取相。是人通一切法相皆是一相。所相。利弗。是名於法中柔法忍。得是柔法忍。乃名是我弟子。能消供不空受身。所以者何。利弗。我是真相法。不可入不可取。不可不可。不可言道。喜喜心。非合因。道道至於道。言音。形色取著用。妄明。诤合散。念有分。不可得示。非垢非非名非相。非心法非心所解。我此法中男女天夜叉乾闼婆鸠荼毗。常。我生人。去出入。戒犯垢。有三昧定定根。禅禅根。知诤。道道果。慧慧根。明非明。解非解。果得果。力非力。所畏所畏。念念根。坐行有威。此彼想分。菩提菩提分。智非智。地水火。罪福。法非法苦。拔一切根本。一切永冷而。利弗。要言之。我法悉破一切念一切一切增上慢。不念一切所念。除一切言。我是法中常常。苦。垢。常。我生。人者。命者生。何以故。利弗。如於法都所得有所。故名涅。亦不有得涅者。利弗。佛亦不念涅。不以涅念。亦不著涅。是故知。是第一奇特希有。所如一切法生相。令人信解倍希有

下面摘的段文,以‘’明常的象:

法悉如幻 但分生

佛告利弗。昔迦佛豫我言。迦牟尼佛多受供故。法疾。利弗。我法以多供故。後疾。利弗。譬如人得大藏心大。如是利弗。未世中多有比丘。近白衣受其供。相狎而事。心便喜以。如人得大藏。如是人於世利世奴。若比丘多人供。心便之得阿。少知便人。如是比丘。利故上佛道。所者即成其事。利弗。如於今是人如是等。何以故。破戒比丘是生悔心持戒。不作大受他供。利弗。若有比丘得是。心不清不喜不。是名弊比丘。何以故。利弗。戒比丘法不。若布施。若持戒。若忍辱。若精。若禅定。若智慧。若如是畏法心皆喜。利弗。有三人。是心。何等三。一者破戒比丘。二者增上慢人。三者不法。有三人如是心。何等三。一者人。二者命。三者我。利弗。我今明了告汝。如好善知。以慈愍心人求利求求安。汝等一心受我。常求善利心勿放逸。利弗。不法者。有五失。何等五。一者自言知佛法。二者佛。出中相失。三者於法中心疑不信。四者自以所知非他法。五者以利故人法。利弗。如是者。我此人地不至涅。次利弗。法比丘在大。信法者敷高座。佛正法而外道文。我久勤苦求是法。而此人置不。但以中相。互相是非不正法。於法中高心自大。意而求利。利弗。若比丘法外道。有善比丘勤求道者。坐去。何以故。利弗。有信白衣敷置高座。不演外道。若不去者非善比丘。亦不名佛教者。利弗。法甚。如是者。我此人名外道。尼犍弟子非佛弟子。是法者命之後。生尼犍子道。何等是尼犍子道。邪是尼犍子道。何等邪。是地畜生鬼。何以故。利弗。身未法而在高座。身自不知而教人者。必地。利弗。如是因如悉知。我弟子。以因。我正法。利弗。若有生。如是第一空所有法。心喜者。知是人真我弟子。利弗。去世有五百盲人行於道路。到一大城渴乏。令一盲人在外守物。余者入城乞索食。未久之有一诳人。至守物者所言。咄人何以住。答言。我有多伴入城乞食。诳人言。汝知不。彼大施衣食璎珞花香物。意可得。汝若者汝彼。答言。可。诳人盲小本其物。盲乞食得已而。诳人盲人言。汝等得值大施不。答言。不值。诳人言。汝等所得可置於此。我汝等大施。盲共留物一。诳人去。诳人五百盲人。大深坑而之言。此地平好有大施。汝等各可回面行受他施物。即便一坑而死。利弗。比丘好外。法校文令。魔助惑人障善法。若有著音言巧文。若有人好外道者。魔皆迷惑令心安。若有比丘修佛法者令生疑惑。使人不供。或有比丘若二若三已佛。便使令求外道法。先自看者言善好。是人等。魔所惑覆障慧眼。深利看外。如群盲诳所欺。皆使令深坑而死。利弗。生盲人即是比丘。佛上道求外道。诳人是魔。深坑是邪道。利弗。如群盲人所得物。欲大施而深坑。我弟子亦如是。粗衣食而逐大施求好供。以世利故失大智慧。而深坑阿鼻地。次利弗。不法者。不知如宜意趣。自不善解而人。是人世得五失。余人不知。唯得天眼比丘。及天所知。何等五。一法心怖畏恐人我。二怖而外他。三是凡夫有真智。四所不但有言。五言次第抄撮。是故在心恐怖。如是凡夫有智慧心定。但以慢微小因求於名。疑悔在心而人。是人夜自受欲嗔恚愚毒箭。何以故。利弗。是人不能定知法。而他。心不喜若速失。利弗。我知不法有此咎不得正道。是事一切比丘不知。天不知。唯我乃知。有不法。比丘不解如宜所。而他人。中我人生命。而是人自以言。有我有人有生有命。即佛法僧。三罪天世人所不能知。唯佛乃知。利弗。是人亦名不法。我知其。神通者及天皆不能知。唯佛乃知。利弗。我今汝譬喻解。若人不知佛道相。而他人不法。此人成就不善事。利弗。於意何。浮提生多不。甚多世尊。利弗。若有人其命。是人得罪多不。甚多世尊。如是人不知佛道。而他人不法。罪多於此。何以故。是人不法破上佛道。亦去未今佛。何以故。利弗。若有去佛。一切法皆竟空。我人生者命者。利弗。未佛一切法亦竟空。我人生者命者。利弗。今在十方河沙世界佛。一切法亦竟空。我人生者命者。利弗。是名佛上之法。一切法有性所得空。本性寂生。有性相自相皆空。如但想分故。而佛菩提有分。利弗。何等分。分者。我人生命常。凡夫成就是分。若人有如是分。能悉了知一切法空。我人生者命者。如是念心得喜。第一空不不畏。是人知五妄有真。知十二入十八界妄有真。是人亦不分涅不念涅。不言我能念涅。以法得寂而不分。是法所寂。亦不分亦不得。利弗。是名忍。是人於是忍第一中。亦不得自相。利弗。何等是忍相。所相是忍相。利弗。於意何。若人於此忍尚不得相。是人若得我相人相生相相命相者。有是。若人成就如是智慧。受供是名佛子。是名入不住定。利弗。是名佛法第一。想分此彼。而是人在大中於邪。自以想分教人。此是佛法此是道。如是人。去未在佛。如是人。名知不名善知。利弗。怨命但失一身。如是人不法。千劫生作大衰。是人冥覆佛菩提本心。著盛相不。以著故往五道。善迳路生死不。是故利弗。不法者得罪多。亦生作知。亦去未今佛。利弗。置此浮提生。若人悉三千大千世界生命。不法罪多於此。何以故。是人皆破佛阿耨多三藐三菩提助魔事。亦使生於百千世受衰。但能作不能令解。知是人於生知。是妄於大中佛。以是因大地。教多生以邪事。是故名邪者。利弗。我人生者多邪。者多疾得道。何以故。是易故。是故知。是人自以利刀割舌。不中不法

清一後,本章摘段阿含文中於‘如何察常’的明。

有生心九。不能得入九次第定。欲解禅解三摩提故。

五谷不生 若生所食

⊙常,死亡啼哭,是生常;

或是河池 而有真

是事 起生死

阿尊者便再:‘是不是在眼睛接到光(色是通光的反射而被我‘看到’的)才生的呢?’

一切。未曾有而作是言。如之法甚希有。菩提胎中。益生法言不。若善男子善女人。有者。其不阿耨多三藐三菩提心。

一切凡夫 愚有智

再看一段文―‘中阿含’的片段摘:

今男子身 皆空所有

法不者 致白衣故

‘是常的,’那回答。

次女人成就八法。得女身速成男子。何八。一不偏己男。二不偏己女。三不偏己夫。四不念衣服璎珞。五不著香。六不美食因。如生食之。七不吝所施之物。常追之而生喜。八所行清常愧。是名八。

佛藏卷下

,世尊告比丘:‘去、未色常,在色。弟子!如是者,不去色,不欣未色,於在色、欲、正向。如是,去、未受、根、想、常,在。弟子!如是者,不去,不欣未,於在、欲、正向。’

女身出家菩。空中下佛足。其本夫居士言。善知。汝曹皆阿耨多三藐三菩提心。佛出世。不生亦甚。以大悲心生。阿耨多三藐三菩提心。此亦。若人能菩提之心。供去今佛。比丘。女身菩言。汝曹皆是我等大善知能教化我等。生故。阿耨多三藐三菩提心。我等今於佛前菩提心。未世得成佛。悉如世尊迦牟尼如阿呵三藐三佛陀。女身菩等白佛言。世尊。我等出家。莫如善比丘出家之法。亦不欲於人而得出家。世尊。告勒菩。汝此善男子。如法出家。勒菩白佛言。唯然世尊。出家。

有言一切有 有言一切空

阿含三十:

次迦。菩有十衣服璎珞而自。何等十。所不失菩提之心。不忘深心。常以大慈一切生而作救。大悲本勤行精。度生不成就一切生。常以愧身口意。一切物施不望其。持戒行陀功德不犯。住忍辱力能忍忍。以正方便求善根。其心住禅量等三昧中。不求非解。迦。是名菩十衣服璎珞。於一切常不。次迦。菩以相好身。璎珞。而此相好福慧生。何等福慧。所布施重之物。能他。於生恚恨心。常求善行不限布施令他足。一切生皆是福田。迦。是名菩第一衣服璎珞。若菩欲辟支佛乘。不名。若住悭心破戒心。嗔恚心懈怠心。想心慧。卑小之心。我不能得阿耨多三藐三菩提。怖悔恨。非菩。所以者何。菩法故。。菩法。有二千天及人。先善根。皆阿耨多三藐三菩提心。

世如是 大甚可畏

阿尊者又:‘生的直接件和接件本身在常易,它所和合而生的有可能一直保持不?’

次女人成就三法。能女身速成男子。何三。一身清持身三戒。二口清口四。三意清於嗔恚邪愚。以此十善所生善根。女身速成男子。回向菩提。是名三。

宛在地 如是音

在的色―少年的型和外貌;

次女人成就九法。得女身速成男子。何九。所息九法。憎我所。已憎今憎憎。我所憎。已今。於我已憎今憎憎。是名九。

若知如是者 汝等疾行

此段文正好比前段文所的容,大家在了段阿尊者的之後,自行比、照,一定不理解‘因常’的意。

谛於我 惟是入界

各共坐啼泣 七日不起

◆三世常

譬如 同共

到,我必再次:常,是一件事,不是一抽象的理念,不是以想像行的推,不是哲,也不是迦牟尼人的‘看法’。常的意思就是化不定;而世的是每分每秒都在易中,也我可以把常看做是佛陀,或者其他多易象的人世所作的形容,是惟一而共同的形容,因事然如此。就如天空是蔚色的一般,不你是,表的方式和所用的言有多少差,所作的形容仍是惟一而共同的。所以,我不能把 ‘常’做是某人的‘看法’,或‘想法’。

德赢滚球,比丘 及比丘尼

在三不同式中,我的身有著不同的貌,清楚示了去、在以至未的易―常的象。

自相空法 如是亦迷

第一 防制人

◎次利弗。破戒比丘佛所如是等。心不清喜信。自知有便疑此。我等不余人。何以故。如我等比丘在此事故。利弗。如是上妙比之法。破戒比丘乃生嗔恨。於法者心多不信。得如是佛所。逆不受。而作是言。此非佛教余人。何以故。破戒比丘不修道。修道比丘不逆佛。此皆破戒愚法。心不信逆佛。如是比丘自知有。但生嗔恨慢戾。邪慢心佛法僧。利弗。此比丘是逆不信。心不通上菩提。教人非佛所。利弗。佛是人法。以法故非沙非子。是等比丘。若百千佛三示。不能令悟使得道果。何以故。利弗。如是人於此法中自作障道。生分有信心。但好衣食世利。我此人必地。利弗。我今明了告汝。若人逆如是法。於好生永有分。但生常盲目。利弗。是比丘慢盛不能定。破我正法。其余人不能自活。利故破我法。利弗。如是法。何以故。如是法一切佛皆共恭敬辟支佛阿等亦皆恭敬。破戒比丘增上慢者不定法。比丘等。皆共慢我法而共。多悭求生。於利嫉妒所。常好诤互生怨隙。不相敬有威。志性躁如猕猴。易威行。退沙法。利弗。如是人覆藏瑕疵。多欲多求以自活。魔知心作方便。令其乖各共散。一味僧分五部。既有五部生诤。互相是非失。利弗。如今比丘。互相教化互相恭敬。同心共行佛。比丘。不相教化不相恭敬。作者畏而去。不能以法共相教。或有多深智。慢余人。各以所是自立其。不喜相能受教。利弗。如在世三一味。我度後分五部。利弗。魔於今尚身。佐助破我法僧。如大智在世故。弊魔不能成其大。之世魔身。作沙形入於僧中邪。令多生入於邪邪法。陀迦。斗事五分。事念念。事一切有。事有我事。有所得事。魔如是等邪著事。如是事者。非佛及佛弟子所。人魔所迷。各所我是彼非利弗。如豫未世中。有如是等破法事故。是深悉魔所著。利弗。之浮提。多是增上慢人。作小善便得道。命之後趣。何以故。是人夜自得道。亦他人得道。冒受人所供事。是人於天人世大。如是人第一。疑怖畏如深坑。利弗。有比丘此事者。相共集破佛上菩提。增上慢人偏者多。魔又迷惑在家出家者心。令非法。正法者少於援助。便散不得立。利弗。世年少比丘多有利根。所以者何。出家者有余。生人中即出家。是比丘喜推求佛法第一。利弗。增上慢者。魔所迷惑但求活命。是凡夫自。年少比丘等言。善身口意此是佛法第一。善戒法勤修多。是名忍因。所心信佛。又有第一。汝系心中。念涅三苦。能五十二入十八界。汝等於此界入法悉皆常自其身不。汝等能如是得陀洹果。又能於是五等法。深常苦空我有牢。得斯陀含深得阿那含得阿。是第一是中年少比丘。於佛法中阿果。便是第一耶。我等亦知是事。得阿是第一。今此五。念者生。不念者生。答言。是五者念者生。不念者不生。。念五不答言。如五念亦。。若如五念亦者。是念五者。答言。若念五者。涅。有念五者。是故有修八直道。入涅者。利弗。未世中多有比丘成就此忍。利弗。中多天。欲佛法第一。是增上慢者所。心生疑悔如深坑。作是言咄哉。迦牟尼佛法今速。利弗。中有成就善根比丘。是比丘人空老增上慢者。若有五相十二入十八界相者。不受此不喜不座起去。利弗。天心大喜四方唱言。迦牟尼佛有好弟子在。是人等善根不少。不喜是不所。我人。天此皆大喜。是利根者。喜必皆成就生法忍。如是人等合集一共徒。人既少力亦弱。利弗。我真子。於父族尚。得供住止塔寺。利弗。汝且之。如便微。我度後我子等。成就善寂所得忍亦。我以是故。於劫摧怨。化一切天王人王令心清。所以者。令我子得安父位。利弗。如今以一切世天人。如如法得阿耨多三藐三菩提上法。沙婆若天魔梵所不能。利弗。如是事。如後我此阿耨多三藐三菩提。我弟子等欲流布。是人不能明。亦不能施畏。利弗。譬如蜜瓶置四衢道。而作是言。若人能食一毛者。常不老死。天世人各以刀杖是瓶。者各作是言。若或有人食一毛者。我等。利弗。中有一人作是念。是瓶中蜜食一毛。不老死。我今何惜死不啖。若得啖已。便不畏者。亦可常得老病死。如是定心不惜命直瓶所。者各持刀杖欲之。利弗。是人若能刀杖未。及食一者。免衰患老死。如是利弗。多有人魔及魔民欲我法。如後若有人能空法通疑。於法心所得成就上忍。人所沮其道。是人若能不惜身命勤行精。通法生作。得度生老病死。利弗。蜜瓶是佛第一法。天世人瓶者。是人行魔事。自失大利。亦遮他人行相者。失於大利。利弗。增上慢者皆是魔助成魔事。共诃生法。又利弗。不者。我人生。五十二入十八界。未得得心得道得涅。亦诃如是正法。何以故。是人著空故。亦是魔魔所迷惑。以我正法而作魔事。利弗。若在家出家是我人生竟空法疑畏者。知是人受魔教化。是像比丘是法威者。利弗。是人是我生有常。皆是魔民非佛弟子。何以故。我中。一切世皆空。我我所。人生。常定不法。如是人亦皆共是他人。而心著我人。如是人名造作苦因。名反覆端。各斗破僧。名污染道法。名沙中。名丑陋。名但有言。名假沙。名沙中。名重者。名欺诳佛。名得逆罪者。利弗。是人名大逆。名知。名破戒。名邪。名外道。名行。名伴。名鬼。名癞。名臭。名。名谄曲。名在黑。名入稠榛林。名生死流。名互出者。名地。名畜生。名鬼。名阿修。名不入道者。名欺诳人者。名自己者。名行占相者。名大呼。名因利求利。名污染他家。名常者。名散心者。名所害者。名嗔所害者。名所害者。名好面欺者。名衰者。名解者。名者。名非沙。形像沙。沙旋陀。沙臭。沙糟粕。名。名。名威者。名羞者。名截者。名身者。名袈裟系。名自入冥者。名多欲者。名多嗔恚者。名多愚者。名五覆。名者。名者空者。名者。利弗。何名空。退失佛善人相。故名空。退失一切沙功德沙事法。故名空。何。在法外故名空相法故名。利弗。如是人能令魔喜。著妄法故。同於凡夫足具有罪人相。不似得法忍者。沙事法沙功德。百千分尚其一。利弗。是故名空者者。但深著世利。非是沙自沙。不供而受供。名常立幢相。名自在害人。是人所食一口皆不清。唯有向道得道果者能消供。是人此。是故名不食者。利弗。是故名空者者。於意何。若人生偷邪淫妄舌口绮嫉嗔恚邪。是人是常生不常命不。不也世尊。在家生不常命。生少不多。利弗。於意何。若人偷。偷多不多。世尊。不多。利弗。於意何。若人邪淫。邪淫多不邪淫多。世尊。不邪淫多。妄口舌绮嫉嗔恚多。不嗔恚多。世尊。不嗔恚多。利弗。是十不善道中何者罪重。世尊。十不善中邪罪重。何以故。世尊。邪者垢常著心。心不清。利弗。我今汝。若人一日百千生。一日偷百千金物。邪淫者夜不息。妄者常欺诳人。口不一。舌者常破和合亦助破者。口者口常逆。乃至不柔一。绮者有根本人此事。以余量言干。嫉者於他物中生非法心。嗔恚者有因起嗔恚恨心。邪者行非道。利弗。於意何。若人成就如是不善法者罪多不。甚多世尊。利弗。我今汝。若人百成就如是十不善罪。破戒比丘一日一夜受他供罪多於彼。何以故。是生者。多人所知多人所人所。人皆知是命者。罪人是污染者。不善德人所者。又利弗。生之人多他命。或生心自知不是得罪。人皆知戒。於此人所不望功德。乃至析毛百分之一。福田而供之。又利弗。是生之人其家妻子。人皆知悉不共恭敬。尚不令坐何供。生之人以自活育妻子。或供沙婆。以此得遇。比丘比丘尼道法。教生其。於佛法中而得出家有障。得出家已近善知得沙果。是人世受罪。不障道得免三。利弗。於我法中有比丘。非是沙自言沙。非是梵行自言梵行。善根障入涅迷惑失道。破道因破善法。行外道事入於道多。空生受命如死人。形色悴失正威。於我法中名污染。名法。名逆人。名魔使。如行亦如死狗。如像沙同沙服沙事。利弗。譬如野干在子群。亦如在於王中。亦如猕猴在於天。亦如在象王。亦如盲人在天眼。亦如蝙蝠在金翅。利弗。破戒比丘在我中。百千天大。此比丘在而坐。皆大而作是言。如是人何用布。是魔。欲上佛道向白衣。有信佛法鬼神等。高大是比丘。何故於此藏其身。似如在善。中如是。人自有知我。自藏於此欺诳天。人是一切天人中。共已皆更大笑。利弗。如是罪比丘。是天所知。白衣而受供。迎送拜合掌恭敬。弊人愚如死。所著衣服皆是偷得。中所食皆是取。人者。乃至少水亦是得。利弗。破戒比丘所至之方。若至方南西北方。皆是偷地而行。何以故是人所有威行法。皆是偷假所作。行立坐去瞻。屈申俯仰著衣持。今但略身口意。有所施作皆是偷。若有剃是人剃。要言之。破戒比丘有所施作皆是作。利弗。弊比丘。乃至大小便利澡手皆是法。何以故。利弗浮提皆是王及大臣。人民所有及非人。是比丘於中。利弗。若王大臣。於所不望功德。不言等我不言我。破戒比丘著法服於是人所望得功德。是故使止住土。若知其。乃至唾地亦不。是故利弗。弊比丘。身所作皆是作。名常大立幢相。打害一切世人者。何以故。不作故。是故利弗。是比丘於一切天人世。是大。利弗。若人是一切天人世大。是人能消一水不。不也世尊。利弗。於意何。是人非是大人耶。如是世尊。利弗。破戒比丘於一切天人世有大罪。以是故我此偈

不知佛如 所

利弗。是破戒比丘。色德志。身心毒喜不。或或行身。戒者僻藏避回。心怯自愧不喜欲。受供疑怖畏。心常多想念。深利美食。如是比丘。命之後必入地。利弗。是名破戒比丘七箭必入地。次利弗。破戒比丘在。散多性好嫉妒。破戒者以友。常破戒事。以喜不知羞。逆深心疑不信。或如是等。疑逆诤不受。西望心不一。以手掩口仰空。坐而起佛法教嗔恨心法者。以如是等因。命之後深入地。利弗。是名破戒比丘八箭。必地。次利弗。破戒比丘。但尊重和上阿梨其功德。以求名利持戒者。因以自活事便附。宜善巧有羞如黑。僧因多求衣服。食恣口身力肥盛。不知愧言次第。手粗燥色悴。女不附男子。如是人所。天鬼神所不。乃至佛亦不心性急促常好嗔恚。僧事力。利弗。如是破戒比丘。多於僧中求有威。未而答常求他。戒者是欺诳。勤求道者不同其法。喜诤者助喜。利弗。是名破戒比丘九箭必地

如何於今日 悉皆散

受福果 深生著心

No. 653

有不牢 如之所

死鬼中 久受苦

0653 15 P0782 佛藏

阿迦城 夜叉神

我今出於世 亦一切法

次利弗。破戒比丘。好他事任持其理。有斗诤者以喜。衣服身他威。求好具利安身人。惜檀越及吝住。恐好比丘我。憎持戒者附破戒。常布施。不持戒忍辱精禅定智慧不寂。常好持戒者。亦不行陀者。或指其事。或口加。或想妄。依怙姓族。以少因法。常以曲心而疑。所憎久而益。於持戒者常好。苦切者不欲近。意不喜如是等好持如是者。是心喜者亦不喜。又不喜持戒法。是等不受。受不久即。多白衣而作知。常持戒比丘。以得自在行暴。利弗。是名破戒比丘十箭必道。利弗。我度後如是等人浮提。行求利以自生活◎

念佛品第二

如是空者 互共相恚

辄皆共分食 我後僧如是

利弗白佛言。世尊。何等。利弗。若有人能信解通一切法生起相。成就如是忍尚不得我。得陀洹斯陀含阿那含。得阿得法。得男女何得道。得如是等事。是名。是亦不得。次利弗。生少能信解生相法者。若能信解生相法者。心倒共相知解。以法和合不受後有。知世但妄起。是人更不住是身。以是因名。是人於是言亦不得名相。但集相事。是名僧受供。得倒真故。是人以是方便念僧是事亦空。利弗。如是教者名善知。利弗。一切言道。名。何以故。於法中所因言真。如是言亦不可得。是故知言。名。利弗。或有人言。若於此中有言有定者。何名僧。利弗。我於此中有如是答。僧名示如事。此事定亦不可得。俱同一一忍一味。是事亦以世俗故。非第一。第一中有定名僧法常不者。人若言有是法。是即污。所以者何。若人作是分。是男是女。是天是是夜叉是乾闼婆是鸠茶。是法是非法。作是分已得事。得事故作是言。是坐是是行是住。人得法相故。亦不分是男是女。是天是乃至是法是非法。不分故不得法。不得法者。能作是是坐是是行是住不。不也世尊。利弗。若人言是男是女。是天是乃至是法是非法。是人所非妄耶。妄世尊。利弗若不入是妄者。名。不倒故名。利弗。所有不善所有可知所有可得。如是一切不善法。皆以名相本。此法中名相。又不念名相不得名相。何言是是。名相名。若有法可破可。法中名相有言。言有合散。若言僧破是亦不得所名相妄想故。著邪。因是邪更受後身。著五生。利弗。五皆是妄著。是名道是名邪。者有此事。但知妄故起於三界。知是事故名。利弗。凡所有於中皆不可得。我生命。人男女。天地畜生鬼。入界。鼓。地水火。持戒戒。正道邪道。垢。禅定三昧八道。陀洹果斯陀含果阿那含果阿果。解得果。佛法僧。涅。利弗。是名妄音等。者。於第一不得是。通音一相。所相。诤成就不倒法忍故。名。利弗。是不倒法忍即是相。相故取逆生。是中自然修起得。不分此彼故心常。所以者何。於是忍中此岸彼岸。分非分。通相成就是忍。名破和合故名。利弗。我余。若人法是我。如非法亦非非法。何以故。愚人及外道。皆以色身佛。利弗。如不以色身。亦不以音。利弗。若人以色身佛。是去佛。所以者何。佛不名色名佛。利弗。若人能法相。名念生。有不念一切法。不念涅不以涅念不涅。信解法皆是一相。所相。利弗。是名真。佛一切法求生。於此事中亦不念不分。是名佛。若有人於此法中想分。取。想想。不言。知法假名。皆所有。言道。有差亦。是名生想行者。於世中名。利弗。何法故名佛。所想。分。不受一切法。若以空若寂若。不念不得。是事亦不得。所名字。是亦不得。所涅。何以故。利弗。我尚不念涅。何汝等念涅得涅。利弗。若人得涅者。是人不如出家。六出家。利弗。知是人是法入我法中。知是人污辱我法。知是人是大。如大城邑中有大。所以者何。如是人尚不得涅。何我人。利弗。如是人我以手遮。非我弟子。不入。我非彼。利弗。若知法生念想。得是法忍者尚不得涅。何我人。利弗。佛如是名法。能是事名佛。利弗。何名佛。一切法如不不。是名如。若人於是法中有疑悔。是名。利弗。去世中有一人不猕猴。入一大林猕猴群聚一。是人曾有忉利天。便是忉利天。即出林本聚落。多人中作如是言。汝等曾忉利天不。人答言。未曾也。即言。我已得。汝欲不。皆言欲。即大彼林中示猕猴群。汝等此忉利天。人皆言非忉利天。此是猕猴住林中。汝倒故不猕猴。又亦不忉利天。利弗。是人空大彼林中。如是利弗。於未世有比丘至白衣家作是言。汝欲佛佛法不。中有白衣信佛法者。皆言欲受佛法。利弗。中有白衣言入於塔寺。有比丘好於言能通。依止言於文。是沙。是真道。但充如放牛人。但不入真。但人意於名利。善巧世事不法。但能巧行世道。有威德破涅因。默然不禅定。夜常好诤。厚被褥尚一念禅定。何能得成沙果。是人睡眠常俗心相。初夜後夜不修忍於下法。是人亦多得供衣服食。何以故。是人常魔所近。於第一不能勤。不能持第一深。畏於淳而取糟粕。有凡夫得利。生著心作是念言。我等亦是言。利弗。是人於上法在邪。是沙旃陀。有白衣往其所。如此人而法。以利故於佛及法僧。但求活命奴。重衣食己所。若行布施得生天上。於佛法中施下法。以最而作是言。大施因得生天上。不知言不解趣。但知初入近下法。著我人第一。利弗。如是法。或有人生信出家。人而共和合。不能勤求第一深。有所得者有我人者命者。想分所有法。於阿毗昙修妒路中自。或常或有作或作。利弗。我法多外道法。令生正心。如是利弗。我清法以是因。利弗。我久在生死受苦所成菩提。是人。利弗。若有比丘。不能是有所得我人。不解如宜所。而言定有我人法。如是之人。我不受一水。或是人得空法。信心清而不疑。即便引人入相。便出家受具足戒。何以故利弗。若人不如是者。是名外道。利弗。我以世俗因假有我。非第一。若有人言。我亦以世俗因而有我。是人若能通生相之法。我所不相者。是我弟子。利弗。若有人言。如何故世因。於我法而有人。如不世故作不。又中多有人。佛所者不也。利弗。答是人。佛法皆空主性。但是妄非第一。如不以第一故。有我人。人言所著。智慧人佛等亦者。利弗。如智慧不可思。以是智慧知生心。有人佛等者。佛大大法之王。不言。佛有人一切世常共我诤。我常不世共诤。利弗。有我者甚可哀愍。此中法亦有我。多有生不解如宜所。逆法多趣。利弗。我知邪而不邪。能知邪者即是正。利弗。邪不作正。不知。利弗。佛如阿耨多三藐三菩提。一切世所得信。我於天一切世。是最可信非不可信。利弗。我所法至彼岸。是中亦至彼岸者。我所法行。是中亦行者。我所法寂故。是中亦有寂者。我所法度故。是中亦有度者。我所法解故。是中亦有解者。我所法智故。是中亦有智者。我所法垢故。是中亦有垢者。利弗。如天法亦有天。人法亦有人。生法亦有生。利弗。如明及解。是中明及解。我念佛佛不可念。我空行空不可行。亦不可念。利弗。是名如所法章句。是中有者。人等得此章句他人。亦以我。有如功德。而自僧。利弗。譬如猕猴群不似忉利天。如是人。不似我。利弗。是人。但以音言。自沙。似如人猕猴群忉利天。利弗。中有出家人喜。得值善名色寂言道。起失。通相。得如是生相之法。不畏者。知是人已曾供量佛。能知我法可名◎

以定 畏畏想

不住於正道 性我法

等 於今得力

利弗白佛言。世尊。何人亦是法。知。世尊。何人亦是法善知。佛告利弗。若有比丘教他比丘。比丘汝今知念佛事空念。所是不念。汝所念空念亦空。是性空能色想能取想。是人不得想何於念。是人都所有寂性。不集想一切法。是名修念佛。念佛名破善不善一切。寂然想。名念佛。何以故。不以念佛。名清念佛。於此念中乃微心心念。身口。又念佛者想。想不在心。分名字障。欲得不起。何以故。利弗。所念起一切想皆是邪。利弗。所有生。通是者名念佛。如是念中著。逆名想。利弗。想乃名念佛。是中乃微小念。何粗身口意。身口意取。诤念分。空寂性。是名念佛。利弗。若人成就如是念者。欲四天下地意能。亦能降伏百千魔。弊明诳起定相。是法如是想。生不可。不可分明。魔若魔民所不能。但以世俗言有所教化。而作是言。汝念佛莫取小想。莫生。莫有分。何以故。是法皆空有性。不可念一相。所相。是名真念佛。所生相。何以故。如不名色。不名想。不名念。不名分。不逆不不取不。非定非慧。非明非明。如不可不可思相。汝今莫取相。莫。佛於法量。不有法可可量。是人於佛尚不得。何於念。利弗。如是教者名善知。第一中有定。是善知是知。次利弗。若有比丘教余比丘。比丘汝分察法。亦莫念法相。是比丘如是修心系著。能通法一相。所相。是人尚不生法想。我人想。利弗。於意何。念法想者。是人能一切法不。不也世尊。利弗。如根能有枝果不。不也世尊。如是利弗。若人不得法根本。是人能生法想不。不也世尊。利弗。若人不得不念法想。是人能一切法不。不也世尊。是人不得於法不得法相。不得於。亦不分生。是人不生不。不名得涅者。亦不名得涅。利弗。如是教者名善知。第一中善知知。利弗。若人成就如是相者。世希有。得不倒真故。是正。次利弗。正者。名正作正行正道正解。有倒如而。是故如名正。利弗。若有生有倒如者。有正。若生我想人想生想者。知是人皆是邪行。利弗。佛及弟子。不有我。不有人。不生。不命。不常。是故佛及弟子。名正。何以故。正不倒故。利弗。一切凡夫於此事中能入者。何以故。一切凡夫都正。但有正得柔忍。不能如。利弗。是名正邪差。如故名正。世因增利是世正。是皆欺诳不免生死。利弗。佛世正。是懈怠下劣者法。不作是念。此是正此是邪。所以者何。一切皆妄起。利弗。若作是念此是正。是人即是邪。利弗。於法中拔一切根本。悉一切言道。如空中手。沙法皆如是

亦入道 世皆娆

魔使及魔民 根化

人不知 佛所

一切世 悉皆大娆

皆共相命集 欲攻忉利天

四天王此 皆共

同心相助 破我所教法

是劫去後 六十劫佛

佛告利弗去久量不可思阿僧劫。有佛大如正遍知明行足善逝世解上士御丈夫天人佛世尊。其佛命六十八百。有六十八百大弟子。其佛後利流布。如我後有也。正法住世亦五百。如我後有也。其佛後大弟子。於中一日有百比丘入涅者。二百三百四百五百入涅者。一日之中或有十比丘入涅者。如是展。其佛所有多知多大神通。三月之中皆入涅。利弗。大佛正法流布。多天人所共供。利弗。大佛及大弟子度之後。多有人知沙法安快出家道而不能知佛所演甚深等空。多魔之所迷惑。法者心不定不清。有我人生命。不一切法空寂。其佛度百之後。弟子分五部。一名普事。二名苦岸。三名和多。四名去。五名跋陀。利弗。此普事比丘。苦岸比丘。和多比丘。去比丘。跋陀比丘。是五比丘大。其普事者知佛所真空所得法。余四比丘皆邪道。多有我多有人。利弗。普事比丘。四部所有力多人。四比丘多教人以邪道。於佛法中不相恭敬。相逆故以佛法。利弗。若有人知普事比丘所空法信受不逆。我知此人曾於先世供五千佛。有六十八那由他人已入涅。何以故。利弗。此人於去世佛所善根。修所得空法入涅。利弗。是苦岸比丘。一切有比丘。去比丘。跋陀比丘。皆有所得。有我人生命徒盛。是四人多令在家出家住於邪。第一所有竟空法。外道尼子。利弗。是四人。所有在家出家弟子。常相逐乃至法。利弗。是中有人知非法事。受以法勤心行之。尚不得忍。得陀洹果。是人尚不作消供事。何能生忍。利弗。在家出家弟子。多道不至善道。是人佛正法。亦多人大衰事。又是人命之後。阿鼻地。仰九百。伏九百。左九百。右九百於上然是中退死更生。炙地大炙地。活地黑地。皆如上受苦。於黑地死生阿鼻大地中。利弗。以是因若在家出家近此人。及善知檀越。凡有六百四人。此四俱生俱死。在大地受煮。如是利弗。是人所有善知家。檀越家。弟子行者。凡在其皆生地。利弗。汝等不能知其多少。唯有如乃能知之。此人大地俱生俱死。凡有六百四人。如是展一劫受苦。大劫故在地。何以故。利弗。破如阿耨多三藐三菩提。其罪甚重不也。大劫若。是四人及六百四人此阿鼻大地中。生他方在大地。何以故。利弗。重罪具足其不少。在於他方百千那由他受大苦。世界生。是四罪人及六百四人。及余人罪未者。於彼命生此大地中。利弗。是四罪人及六百四生。久久免地苦得生人中。於五百世生而盲。然後得值一切明佛如供正遍知明行足善逝世解上士御丈夫天人佛世尊。利弗。一切明佛弟子一那由他。人民身三百九十六肘。佛身一倍常光照十由旬。利弗。是人於一切明佛法中出家。十勤行精。如救然不得忍。得道果。何以故。利弗。起破阿耨多三藐三菩提罪因法。命之後生阿鼻大地中。以先起重不善因。利弗。是人等如是展。乃至我今於其中。得值九十九佛。於佛所不得忍。何以故。佛深是人不信。破逆持戒比丘。出其起破法因。法。利弗。汝且之。人不信。受是量苦不得解。利弗。有生起破法罪逆不信者。其量。於九十九佛所阿僧劫乃一人入涅者。利弗。能破佛教不信逆。但凡夫愚及增上慢比丘。不法比丘。何以故。利弗。是三人不名行者不名得者。是人不信如法故。逆。利弗。若汝何者是苦岸比丘不法者。即人是。汝何者是一切有比丘不法者。即拘迦比丘是。利弗。汝何者是去比丘不法者。即迦比丘是。汝何者是跋陀比丘不法者。即裸形沙。波利摩陀是。利弗。汝清如佛菩提。利益量生者。即是富那多尼子所清。者得值五千佛。有六十八那由他人。皆已度。利弗。若人何者是。最上法了法清者。富那是。利弗。富那。定心了所。有所疑而生。利弗。若人何者是一切因法。富那是。利弗。富那世世所生。常生而作佛事。於九十佛法中。常作法清法。皆於佛所其形。常修梵行清法。利弗。富那亦於六佛法中而作法。亦於我法作大法。成阿心得解。若人何人世世供佛善根。富那是。利弗。富那於九十佛法中。勤心求定。有深智慧。是故如於法第一。利弗。若我一日一夜富那功德不。若一日一夜亦不。何以故。富那法施俗因不利。富那法得四智。唯除如。世中言理能者。利弗。我今告汝。若人欲得阿耨多三藐三菩提人法。得量福德。亦能利益量生。利弗。若人破逆不信是法者。起量重罪因。何以故。利弗。有善有善。我以此故。今以是累於汝。四分。利弗。若是心信喜。即得量福德。若不信心不喜。即得量重罪。利弗。知是人名破戒比丘。若增上慢不法者。利弗。若人逆如是教者。世世所生常盲目。利弗。我今明了告汝。我今所非如陶器。我今分明四。第一竟空法。固者在。不固者破。何以故。利弗。佛得阿耨多三藐三菩提不邪人法。不我人生命者法。何以故。是著皆名邪。利弗。如是我人不得忍。得道果。利弗。若我人生命常者。能得忍。能得道果。有是。是故利弗。若人成就如是者。於我法中我不受供。是非行者。亦非得者。但於我法求自活命。利弗。我外道欲入佛法。四月。何以故。外道人。多有我人生命常。利弗。我弟子。有我人生命常。我弟子。但空相所得忍。所住。利弗。若有成就如是忍者。我是人出家受戒。得受供衣服食具。若人是忍者。先之。先教令住法我。利弗。若於此忍心不喜。第一空疑诃。我心喜。知是人魔所使。若先外道。利弗。智者於此不生。但於此人生悲心。何以故。利弗。若人成就如是者。所不可。於此人生利益心。教以法我。法空寂。法作。有受者。是人若佛法。得是事心喜者。其余空行比丘所得者。皆示教利喜安慰其心。法所有空。若畏於中其和上阿梨。如中行空行者。又能了知法相我。不我人倒邪著持戒者。如具正者而共布。不破戒邪之人破威者而共布。老弟子空寂所有法。心不信志在外道。佛不外道布。是人若不是。不使得入僧事。亦不受其欲。如是作已故不。知是人不得在道便是永。其和上阿梨。不畜。利弗。若僧如是供我。亦善破外道邪。是名清戒布。利弗。我今明了告汝。若人受是我人生有。是人不名供於我。不名我出家受戒。是名逐六出家。以六。利弗。若人於是清。法不能得忍。而受供。是人所得邪受。利弗。是人於我法中出家持戒。而於第一空所得法。心不信解怖疑悔。知是人但持戒多禅定。利弗。是人不名供恭敬尊重於我。何以故。利弗。始世有生不得四禅。若但知得四禅。沙利者。是人何名供於我。是故利弗。我今明了告汝。世人。於我法中著。邪我法。利弗。若人但持戒多禅定。知是人不能行沙法。我不此人名沙婆。利弗。若人於一切法我。如知我。一切法本所有空。能如知所有空。是不以持戒上多上禅定上。何以故。利弗。法相生起。於中法可上者。利弗。是法如中。持戒者破戒者。何著而以上。利弗。是名佛阿耨多三藐三菩提。一切法相自相空。我人。若有是忍。是名行者。是名得者。是人名以信出家。受供清布。是人人中之天。利弗。佛阿耨多三藐三菩提唯是一。所也。何等。欲。欲者即是明。者即是念。何以故。一切法念本。所有念想。即是即是邪。利弗。善法中。我亦之名邪。何以故。利弗。欲寂中法非法。善。是事皆空。一切念。是故名。利弗。上道中欲永息。何等欲。邪不善念。若我若我所。作相事相。是名阿耨多三藐三菩提中欲永息◎

冥所知 上道今

忉利天 手大悲哭

利弗白佛言。世尊。於此法中何知。何善知。佛告利弗。若有比丘教余比丘。比丘。汝念佛念法念僧念戒念施念天。比丘。汝身取是身相。所不。一切有法皆悉常。一切法空有我。比丘。汝取所相系心中。念空相。善法。取不善法相。取不善法相已。令故念修。欲不相。嗔恚慈心相。愚因法。常念戒深取空相。勤行精得四禅。心求道不善法皆是衰。於善法最是安。一心修道分谛。善不善法谛取相已。唯涅安寂。唯涅竟清。如是教者名邪教。是正教而是邪教。利弗。如是教者名知。是人名於我助於外道。亦他人邪道法。利弗。如是人我乃不受一水以自供。我教者不受者。利弗。於我法中多有如是增上慢教。利弗。若受教者受戒五。不能悉如是所教。於是教中勤心精。自有得所有。比丘不往咨。我此人有五名邪。外道法行魔教。利弗。若有比丘受是教已。空所得法即自知。我先受者皆是邪。於空所得法疑悔。深入通不依一切我人。利弗。我此人名得清梵行。利弗。若有比丘。成就如是所得忍。未得余涅。我是人。勒佛在初。勒佛喜三唱。是人能於迦牟尼佛法中。成就所得忍。利弗。若在家出家成就此忍。我是人必得涅。利弗。若有人受如是教已。空所得法即畏。是人可愍。有救者有依者。直趣地。何以故。利弗。於佛教中疑畏者。是人具足道。所以者何。我常自。有所得者是道分。何以故。利弗。佛所得法有差。是非是若可差是有所得。利弗。人成就五逆重。不成就我生人命入界。著持戒著持戒。著三昧著三昧。依於佛想得於法想。於僧事成就身。何以故。於佛法中成就身不在僧。利弗。佛弟子心分。利弗。佛弟子不善者。破戒者。破者。破威者。利弗。何等不善。於佛中不在僧名不善。心心法合。真事但作分。以分故有所得。是人乃至所有言心心相。乃至善不善法。於法中名不善。何以故。利弗。所有中必有苦。如法者是苦。利弗。如所得。是中欲亦非欲。苦思想修。乃至亦空想。何以故。利弗。若空想即是我想生想者。是常想者。是想者。何以故。利弗。所有想生想。是皆邪。利弗。空名念是名空。空念亦空是名空。利弗。空中善。乃至亦空想。是故名空。利弗。有法可知可解。空非可知亦非可解。非可思量。是故名空。利弗。空非念得。何以故。空想故。是故名空。利弗。何故行空行。不念一切想。乃至空想亦不念。是名空行。利弗。想名乃至心有所念。即名想。所念者乃名想。想故名想。所取想皆是邪。何以故。利弗。於法中得寂皆邪。何言何者。如是空法以何可。利弗。佛何故言皆名邪。不能通一切法者。是皆言所覆。是故如知言皆是邪。乃至少有言不得其。利弗。佛阿耨多三藐三菩提皆是想念。何以故。如於法不得性亦不得念。利弗。如何故有念。利弗。若人得四念。是人能得法性。能得自身得我得人。有是。示法相空故四念。四念性性。念有著。念性尚何念。是故如名念。利弗。法若有定性。如析毛百分一者。是佛不出於世。亦不法性空。利弗。法空性一相。所相。如悉。如以是有念。利弗。念名非。念念。想分。意意。思思。法法相。皆合散。是故名分者。是名念。如以是有念。所有故。名念。念佛名念。利弗。何名念佛。所有名念佛利弗。佛量不可思不可量。以是故。所有名念佛。名分。佛分。以是故言。念分即是念佛。次法相名佛。何等名法相。所法竟空所有。以是竟空所有法念佛。次如是法中。乃至小念尚不可得。是名念佛。利弗。是念佛法言道出念。不可得念是名念佛。利弗。一切念皆寂相。是法。此名修念佛。不可以色念佛。何以故。念色取相味。形色性。是名念佛。是故知。有分取。是真念佛

尚佛音 有得道者

共行浮提 是大怖畏

佛藏卷中

利弗。如在善法城。四大弟子智慧深。今我法城不破。若法城作障者。是大法城。我密法向外道。是人常至於我所。我共示其教法不密要。是人求所示教法出家受戒。我知此人後得道。使出家四月中。何以故。法城故。又使未世不更起故。如是如善法城使不得便。所令受佛教本邪。比丘皆喜。使出家得受戒已。天人世不能。利弗。何等是可者。外道人及外道法者。利弗。何等是外道法。所有所得者。我者人者。生者者邪者。於自相空法心生疑者。受行邪妄法。不能入於第一空。行邪道。是人名外道法。利弗。不可以色衣。若白衣人若著袈裟。有如是不善有所得。皆名外道。於我法中出家受戒是人。何以故。有所得者。於我法中即是邪。是名大。一切世天人中。是名一切世怨家佛大。利弗。是邪人。我不出家受戒。利弗。一切法我。若人於中不能生忍。一切法空我人生命不能信解。於我法中所受供。名不。是人是不供佛。不供法。不供僧。入我法。形是沙。心是外道。法人。利弗。於未世有比丘不修身不修戒不修心不修慧。是人笑如所如所行。如常於第一空。恭敬供常是行。是比丘。笑如所行真竟空法。利弗。若有苦行比丘。亦共笑。今我弟子有行空者。我其善安慰其心。是人蔑空行但求不牢事。以有我及有法如是等事令心。若一切法空者亦是人。何以故。利弗。法也。生善根欲本相。真妙法。在於世有受者。譬如人以檀香同於猥木。利弗。迦佛。未世中迦牟尼佛弟子。以利故。白衣第一空。多有在家出家。愚不受逆不信。而反失於大利。以是因道。利弗。多有相诤。我人生者命者善法欲少但利。是愚自有智。互相逆常共诤。有事生怨嫉心。是人沙法但求利。多事所非一。常伺求他人短。自其功德。如今比丘覆藏功德自出。之。共不能持重戒所故。破於而言。法空自相空何所能作。如那人。所知者之大笑。何以故。不知法其故。生希有心怪大笑。如是利弗。真比丘空寂法。求活命者共嗤笑。何以故。是人不知佛法故。空法疑怖畏。利弗。汝此人。於安生衰心。於衰生安心。是人倒逆行善法行法。利弗。如是人。多悭嗔恚愚。具行三不善根。利弗。我利益持戒比丘故。二百五十戒。如是人。乃以世小因故。向在家者。乃至以示白衣。利弗。如是人言。法空自相空。何所能作。何以故。如是人。尚不能除悭。何能明。利弗。持律比丘不能善。法者亦不善。修妒路者亦不善。利弗。何名持律比丘。不能善如中有三。善戒。善心。善慧。是人於三中不能善。但以多因慢他人。是人障善法。如是人。尚不能如法答。於竟空所有中能精。利弗。破戒比丘。白衣事。宣通使命治病法。以自生活。利弗。汝今此人。於我法中出家受戒得受供。而反以我怨。利弗。四天王提桓因大梵天王。乃至百千天。我法中如是。皆大愁啼泣涕零。利弗。是不依止於我。而白衣事。何以故。迦牟尼佛弟子。乃至天神。尚不作使。天神於我弟子作使。如是人所近白衣。若能修通法第一空。有是。利弗。破戒比丘。乃至得一杯酒故。白衣演佛法。於意何。多恚多。外利行不清。是人能得信解所有竟空法。能得具足沙果不。不也世尊。利弗。若有比丘趣得衣服食具。持戒清不散言。不外夜精勤如救然。一心勤行八直道。是人於空所得法尚通。是人。有深欲有信解。利弗。汝是人。不知如上故破我正法。自己身及他人作大衰。如是大世怨家。此中。是人於佛尚不知恩。自念我等所出家。於此法中不行不行。是故利弗。如欲使未世中止此故如是。若有比丘破所受戒。破威及破正。得是怖畏反戒。何以故。破戒之人。不於指住人相在袈裟中。若是心喜者。是人名供佛守佛道。何以故。利弗。是名佛道真。若善男子善女人欲得沙法者。是百千由旬。何以故。佛如久乃出世。出於世乃之◎

家生子 常恐他食

天及大神 音可怖畏

佛此已。老利弗及比丘。一切世天人大。佛所。皆大喜。信受佛

天妙殿 可惜今空

佛告利弗。有三人。是心不喜。何等三。一者破戒比丘。二者增上慢人。三者不法及著我者。是人於此相深。具足充生盲部。是故利弗。我以是重累汝。所以者何。是於如後。能令清持戒比丘心生喜。如是深。清戒者常所持。破戒者常所。所以者何。人真正。以苦。利弗。破戒比丘所成相貌。如於此已具。利弗。破戒比丘法。不持戒律。愚之人不喜智慧。悭人不欲布施。增上慢者。不欲此慢法。若畏如深坑。好世利者著美味。诃訾食心。若人好外者。於其中生想。著者散。巧美者。於佛第一心。又於此法不敬不信。利弗。譬如不男之人男子用。至男子中生不男想。而作是念。是人等如我。如是好著外者。常巧美文。於佛第一心不恭敬。利弗。其中有人清。於此人所亦不恭敬。慢清持戒比丘。何以故。利弗。外道真。法慢高自大。何以故。是事不。不寂。不得道。不涅。是人信等善根故。於一切不信有功德。如不男人於人中皆如己。利弗。如生盲人不色。所黑色白色。不黑白色者。不好色不丑色。不青赤白紫缥色。不短粗深等色。不日月星宿。不日月星宿者。如是盲人便作是念。黑白色。黑白色者。好丑色。青紫缥。短粗深。日月星宿色。日月星宿者。余人皆亦如是。盲人心倒。於一切皆黑。利弗。破戒比丘。增上慢人。外道比丘。亦如是。於深佛法心不信不能通。法空所有。不信不不能通。利弗。如是人。畏於汝等入邪中不得正法。以是正法名真沙。汝所得法是人不信。如盲人白黑等色。利弗。是人如是入於邪。求外道。增性法。是人不能信法空。何通。利弗。於意何。野干作子。能已吼今吼吼。作子行今行行已行不。不也世尊。何以故。野干色力音不及子。野干但能作野干。若欲作。但有野干出。非子。如是利弗。破戒比丘。增上慢比丘。自以此事上。不法者受尼犍子。若一事持不。世利。不能通法相。若能信受相法者。有是。利弗。若有比丘耆年有德。比丘中有深智慧。是人能信所有自相空法。我人法。何以故。是人不。不睡眠多事。不白衣事。不使命持送文。不行。不方。不。不世言。但欲出世。是人能信一切法空。於一切法不起不。是人能真。能如正子吼。非野干吼。利弗。若有比丘著外。是人微妙佛法。持外道言大。但作野干吼。利弗。如是人名朽沙。何以故。是外道非佛法故。利弗。著外道法比丘。不自是佛弟子。何以故。沙子不尼犍子。於大中但佛。利弗。若人著不。欲作子吼。但作野干。是人不能解佛法第一。利弗。我今明了告汝。若人具足持戒禅定智慧。不悭不不染恚。不谄曲有心。言必真。常不睡眠。空相生行。生欲心求解佛法第一。不好世出世持戒。一切事及知悉皆。住如是法能解空所有法。何以故。利弗。是行名大人所行。非是利所行。非是愚常人所行。非是沙所行。非是糟糠沙所行。非是假名沙所行。利弗。法相竟空寂。即是佛道。好世利不法者。所不能及。利弗。是地名大智者地。非是外道者地。非我人者地。利弗。若有我有人者。我人者。有相。如。若有我者。是何色。青赤白。在身中。在身外。遍在身如油在麻。利弗。麻中有油可出可示。若我在有我者。示。如麻中出油示油。第一中求我不可得。是故知。若有我人者。是人尚沙戒。沙地。利弗。知如是邪著者。所著我著生著命者。。是人如是邪著故。尚不能除利心。。利弗。通空者。若欲嗔恚愚利所覆。有是。亦不。利弗。我心者有命。命因故。利所障於道。利弗。我者人者。於我法出家道。如是人於清中非出家。何以故。尼犍子出家。皆我心有所得故。利弗。有所得者。始世常有此。若得出家有不。是名因外道出家。不名因法出家。何以故。弊人不能信大法。於清大法真想。利弗。如是破法重罪因余殃未。不能信解法相。起不善。或八直道。或於戒比丘而生心。妄出其。或言破戒破破命破威。或不他妄生是非。或以恚嫉心他名。或不能知佛理。非佛法。如是人成就破法。於佛第一中。心不通不入不喜。如是重罪余因。勤精。尚不能取所相。何系心能得道果。又深依止我人。如是者。乃至佛。亦不能拔其根本。何。利弗。若人有如是著不善邪。我人生者命者。又於第一空疑畏者。知是人先世成就破法罪。利弗。若人如是著邪不善。我人命者。是人百千佛以三示。不能令悟使得道果。利弗。以利刀割舌。不不他事妄其。破戒破破命破威。利弗。於未世。有比丘善二百五十戒。是人我慢心生而作是念。我是持戒余人不。於他人心恭敬。我是多彼非多。利弗。多有比丘。但持戒多行阿若行。能善戒品所行。勤心求通佛法。如是人等。生多慢阿若慢。而好嗔恚心常垢。深悭嗔恚毒心知。以小因而起大事。是人嗔恚覆心互相出。破戒破破命破威。利弗。如是僧中有好比丘。心偏在中。而亦同之在彼中。互相诤不息。不得安坐禅。在家出家皆亦娆。如是利弗。多有比丘。一二三乃至九。慢上座有恭敬。是人出家受戒多不如法。效和上阿梨亦恭敬。利弗。年少比丘及先出家有依止。共相慢十比丘所畜徒。其徒皆恭敬威法。亦不如法。利弗。人。具足欲嗔恚愚。互相慢有恭敬。相逆故我法。利弗。人多起破法罪。起此罪已道。利弗。我今明了告汝。求自利己善比丘。之不入。乃至一宿。唯除阿已。及病比丘於中有。何以故。利弗。人欲嗔恚愚毒盛。不活怖畏常所逼切。求利善人常自山林空。乃至命如野死。利弗。我今明了告汝。我此真法不久住世。何以故。生福德善根已世在近。求自利善比丘。生如是心。我何法破。此沙世。我勤心精早得道果。利弗。我法事。不念衣食具。汝等但勤行佛道。莫世利供。利弗。汝今善。我汝。若有一心行道比丘。千天神皆共同心。以具欲共供。利弗。人供坐禅比丘。不及天神。是故利弗。汝勿念不得自供。佛真教化行。莫以第一空出。人。何以故。利弗。大者所得空。或有比丘。因以我法出家受戒。於此法中勤行精。天神人不念。但能一心勤行道者。亦不念衣食所。所以者何。如福藏量。利弗。如後。白毫相中百千分。其中一分供利及弟子。利弗。使一切世人。皆共出家法行。於白毫相百千分不其一。利弗。如如是量福德。若比丘所得食。及所物趣得皆足。利弗。是比丘如是念。不於所物行邪命法。利弗。若衣比丘。於中拾取弊故。生是心。以此障寒及修道。我今以此弊故。作僧伽梨著。勤行精。若以凡夫乃至一夜不著此。是比丘浣著。若此比丘。於此衣生著心即之。我不著。何余衣。何以故。利弗。是比丘於此衣中。生非比丘法。是比丘不著。何余物。利弗。是比丘以赤自其身。不著此衣。何以故。於此衣中染心故。利弗。衣比丘作是念。著此衣。以遮寒以助修道。我今不更著余衣。得陀洹果斯陀含果阿那含果阿果。利弗。如是衣比丘求道者。我著。利弗。乞食比丘。法中所分。常其心不令散而入聚落。以禅定而自。乞食得已心不染污。持所得食聚落出。在水可修道。置食一面洗而坐。以食著前。生想不想屎尿想臭想吐想想想子肉想臭果想沉重想。又於身中生死想青想想想。利弗。比丘生如是想。以著心然後乃食。但以支身除渴病。令得修道。作是念。我食此食破先苦不生後苦。心得快患。身便行步安。又念食此食已。我得陀洹果斯陀含果阿那含果阿果生法忍。利弗。比丘如是食者。我乞食。利弗。若乞食比丘。於所得食生味心。以甘美而作是念。我食此食得好色力充盛。不作是念。我食此食勤行道。如是比丘我乃不受一水。何食。利弗。若於食中不。不出道而便食者。自以手割股肉啖。何以故。我行者得者受他供。不余人。利弗。何名行者。若有比丘定心。我於今世使。入余涅。修道如救然。又除不善法。是名行者。又能一心信解空相。得陀洹果斯陀含果阿那含果阿果。名行者。求善法常行咨。名行者。又能心度一切。名行者。勤心修助道法。於中如而行。及有一心求佛道者。利弗。於佛法中是名行者。何得者。得陀洹三道。名得者。斯陀含阿那含阿。求道已息。所作已善三。是名得者。我是人得受供。是人若受供。是名善受供。利弗。清持戒者。化檀越者。及修多者。修妒路岐夜授伽陀陀那尼陀那。如是本生方。未曾有。阿波陀那。是人又能清持戒有瑕疵。不垢不自在不著。智者所能自具足。禅定坐禅。如是比丘我亦受供。利弗。身法者有疑悔。我是人高座法。是凡夫清持戒。心不著外道。一心勤求沙上果。不利善巧定。多喻如大海。乃至失命不妄。不诤自利利他。唯清第一。所如是亦如是行。利弗。如是者我法。如所能使法不相逆。戒定慧解解知。利弗。求利比丘。佛出家而破戒品。何用法。何以故。利弗。我中。若人自不善寂自不能。能令他人善寂自。有是。如人自污泥欲出他人。有是。若人能自善寂。能出污泥欲出他人。有是。是故利弗。我今明了告汝。如其罪不。比丘法。非妄者持戒比丘。能法施。利弗。高座法定疑。最是上事。若持戒不著外道。我不。及妄者。世者。求利者。诤者。我亦不。我持戒者。直心者。通法相者。高座法。利弗。破戒比丘戒。不著人相袈裟覆藏罪垢。密作受人信施。利弗。以小因。而於久受地身

阿白佛言。世尊。世比丘等。於善法中何精。佛告阿。且置莫。所以者何。佛量智所典。比丘尚不能信。能勤行。阿。如於有法中所有智慧。一切辟支佛阿等不能解知。阿。如所知法。若汝汝迷。何是人能信之。如於今如是。人尚不信。何能信所罪。阿。法。自身是余亦。如今第一懈怠比丘。第一精比丘所不能及。若所持戒威智慧。不得相比。如若此人所行。一切身所受。是人不信更起重罪。汝等若亦得怖。不能量其所受罪。阿。如深法受者有。於意何。好床茵褥豚子不。不也世尊。阿。我阿耨多三藐三菩提。此法深妙智者所。是人不能信解通。得出家已自沙。不能堪受如教化。於此法中不能修心。不得滋味振手而去在道。如豚子好床褥。何以故。阿。是我阿耨多三藐三菩提甚深清。非化者所能信解。降伏者。智慧者。者。者。破戒者。者。住邪法者。行邪行者。利者。以衣食上者。破威者。破戒德者。者。弊者。懈怠者。小欲者。小精者。羞者。耐羞者。匆匆事者。沙中旃陀。沙中白衣。沙中。沙中行邪道者。非沙自言是沙者。魔所吞者。外道合者。不如行者。者。散者。具有魔事者。魔所衰者。盛者。我者。人者。生者。倒者。於我此法若能信解通。有是。何以故。阿。我阿耨多三藐三菩提清快大。此人不相可。阿。譬如百千三千大千世界中。此弊人沙法。尚如是。得忍。得涅。阿。如此事者不可。沙弊鄙。深悭。深嗔恚。深不信。三毒盛心行粗犷。可制御。阿。譬如良田善熟以火自。甘美食而自著毒。宅所有以火自梵。不。不也世尊。阿。如是未世人。因以我法得受供。而不信解如功德。又不能信如是等。不能堪忍如。自知疣而逆我。如是人依佛自活。而逆是法。阿。浮提。如是人充其中。阿。且置。何用求此愚人。徒生徒老所行事。阿白佛言。世尊。何名此。何奉持。佛告阿此名佛藏。亦名起精。亦名降伏破戒。亦名法。奉持之。阿若人持是。所得功德量所以者何。破戒比丘。尚不能信教人。於是中得喜心。何以故。阿。譬如於王大臣。不敢自他物者。不自言。如是阿。破戒比丘成就非沙法。尚不自言是。能向余人。自言罪人。阿。如是者。破戒比丘。得能自降伏有愧。持戒比丘得自增。是。天於法中得法眼。魔及眷皆大。如十六大坑。大啼哭言。瞿昙沙知我我。我常夜。佛後破持戒者助破戒者。欲令比丘不知佛法。但知我欲於佛法中破安心。言此非佛法有趣。瞿昙於今在天人大之中。守是法遮我所。魔此已。愁忽然不。世尊欲明了此事。而偈言

◎品第八

世盲冥 互相恚慢

如量劫 自利亦利人

多道中 少有得免者

我得於佛法 初道第一果

多 多有道

子大 度生者

我今此法 呵未事

悲大啼哭 皆集

勤行八道 疾得涅

◎戒品第五之一

汝勿近是人 可附我

思量求自利 我所如是

如是音 流布於近

婆夷 故

天神城 七日光色

如何大精 勇猛世尊

佛藏卷中

空神 共子

未世佛 亦自相空

我於量劫 所得今

根深著 少智依我人

在於大中 多有比丘

以是因故 皆趣於道

此人我同 我真法者

自性自相空 三世有

佛藏卷下

我等不 如所法

我等天神 救度者

不解於如 宜所法

佥皆大啼哭 出可畏音

若不五欲 著

浮王 皆共相征

皆 相而啼泣

中有神 而地

清微妙法 今欲

永大王 我法者

但起 於道

佛藏卷上

皆天上 共我生

姚秦三藏鸠摩什

若是大中 或有一比丘

起凡夫 疾道中

食人信施

如大法炬 於今

天殿中 皆我言

念僧品第四

有慈愍心 互相

◎佛藏了戒品第九

不得言得道 死言入涅

法相品第一

浮提 威色

天阿修 亦皆共斗

啖石 吞洋 不以戒

所有去佛 亦自相空

比丘 可得化

有孝慈心 食母食肉

天神 佥皆共下

佛告利弗。我念世求阿耨多三藐三菩提。值三十佛。皆迦牟尼。我皆作王形供。及弟子衣服食具。求阿耨多三藐三菩提。而是佛不我言。汝於世得作佛。何以故。以我有所得故。利弗。我念世得值八千佛。皆定光。我皆作王形供。及弟子衣服食具。求阿耨多三藐三菩提。而是佛皆不我。汝於世得作佛。何以故。以我有所得故。利弗。我念世值六佛。皆光明。我皆作王形供。及弟子衣服食具。求阿耨多三藐三菩提。而是佛亦不我。汝於世得作佛。何以故。以我有所得故。利弗。我念世值三佛。皆弗沙。我皆作王四事供。皆不我。以有所得故。利弗。我念世得值八千佛。皆山王。劫名上八。我皆於此八千佛所剃著法衣。修阿耨多三藐三菩提。皆不我。以有所得故。利弗。我念世得值五百佛。皆上。我皆作王。悉以一切供佛及弟子。皆不我。以有所得故。利弗。我念世得值五百佛。皆威德。我悉供皆不我。以有所得故。利弗。我念世得值二千佛。皆如。我皆作王。悉以一切供具供佛。皆不我。以有所得故。利弗。我念世值九千佛。皆迦。我以四事供佛及弟子。皆不我。以有所得故。利弗。我念去於劫中有佛出。初五百劫。有九辟支佛。我形。悉皆供衣服食具。尊重。次五百劫。以四事供八四千辟支佛。尊重。利弗。是千劫已辟支佛。我浮提死。生梵世中作大梵王。如是展五百劫中。常生梵世作大梵王。不生浮提。是五百劫已。下生浮提。治化浮提。命生四天王天。於中命生忉利天。作提桓因。如是展五百劫。生浮提五百劫。生於梵世作大梵王。利弗。我於九千劫中。但一生浮提。九千劫中但生天上。劫生光音天。世界成已生梵世。九千劫中都不生人中。利弗。是九千劫有佛辟支佛。多生在道。利弗。是劫已。有佛出世。曰普守如供正遍知明行足善逝世解上士御丈夫天人佛世尊。我於梵世命。生浮提作王。曰共天。人九。我形以一切具。供彼佛及九十比丘。於九求阿耨多三藐三菩提。是普守佛亦不我。汝於世得作佛。何以故。我於不能通法相。著我有所得。利弗。於是劫中有百佛出名各。我皆作王。形供及弟子。求阿耨多三藐三菩提。而是佛亦不我。汝於世得作佛。以有所得故。利弗。我念世第七百阿僧劫中。得值千佛。皆浮檀。我形四事供。亦我。以有所得故。利弗。我念世。亦於第七百阿僧劫中。得值六百二十佛。皆一切。我皆作王。以一切具形供及弟子。亦不我。以有所得故。利弗。我念世亦於第七百阿僧劫中。得值八十四佛。皆帝相。我皆作王。以一切具形供及弟子。亦不我。以有所得故。利弗。我念世亦於第七百阿僧劫中。得值六十五佛。皆日明。我皆作王。以一切具形供及弟子。亦不我。以有所得故。利弗。我念世亦於第七百阿僧劫中。得值六十二佛。皆善寂。我皆作王。以一切具形供。亦不我。以有所得故。如是展乃至定光佛乃得生忍。即我言。汝於世阿僧劫。得作佛迦牟尼如供正遍知明行足善逝世解上士御丈夫天人佛世尊。利弗。我念世有十二王。皆字生。又利弗。世有三十王。皆名摩诃那摩陀那。利弗。我念世四十王。皆字摩诃提婆。利弗。我念世有一王。皆字螺。利弗。我念世有一王。皆字尾。利弗。我念世有一王。皆字照明。利弗。我念世有二王名字各。利弗。我念世有十六王名字各。是王等。我於余阿。利弗。於意何。汝是王者。人乎。即我身是。利弗。我念去世。有佛曰善明。勒菩作王。字曰照明。初阿耨多三藐三菩提心。於生八四千。其善明佛三法。初九十六人一得道。第二大九十四人一得道。第三大九十二人一得道。王佛三法度人量。心大喜。即於一切供佛及弟子。心求阿耨多三藐三菩提。於未世生易度。我成佛命限量。比丘僧如是。利弗。我知是事此量。利弗。勒心四十劫已。我乃心佛所初善根。我於千一切具供是佛。五百而以奉上。是佛後起七塔。高一由旬。半由旬。皆以金琉璃梨[/木]瑙赤真珠所成。心常。生苦救度者。遭值法多趣。我於成佛道。利弗。汝且之。阿耨多三藐三菩提甚修。利弗。我修阿耨多三藐三菩提。央世受苦。我若者汝愁。我所受勤苦。皆求得阿耨多三藐三菩提。利弗。汝和檀菩。求善法菩。常悲菩。不放逸菩。常精菩。供若干佛受苦。尚得阿耨多三藐三菩提。何是人。乃一念求涅。利弗。如是行者尚甚。不行者。是故利弗。我今明了告汝。以下法者不得上法。用上法者乃得上法。何等下法。身口意。下法名不能勤心修善法。下法名懈怠破所受戒。利弗。是名下中下者。又下中下者。於我法中出家。生有所得我人生。何以故。利弗。如於此了了知。有所得者。乃忍。得道果。利弗。若有所得者。百千佛以三示是人。若不是。尚不消人一口食。得道果。利弗。我人得涅者。一切凡夫皆度。何以故。我人皆是邪。凡夫人。多著我我所人生。是故一切凡夫得涅。利弗。若人作念有我有人。是人若不是得入涅。一切凡夫得道。何以故。一切凡夫皆是我人。是故我人入涅者。一切凡夫皆入道。於道中所少。利弗。若人作念有我者有涅。是人得是道不余念。何以故。一切凡夫我人所少故。如是人有是失。凡夫皆入道。道系。是人修生。受五欲起五逆罪。是故人於道中有五逆罪。何以故。一切凡夫皆有我有生故。若人作如是言。成就五逆罪者不入涅。我人者得入涅。即是妄亦是佛。於我法中又不能得清出家。利弗。我今明了告汝。有所得者有涅。有所得者若有涅。是佛不出於世。一切凡夫皆入涅。何以故。一切凡夫皆有我人。皆有所得皆是邪。利弗。汝且我。成就有所得非行。佛不我授言。汝於世得作佛。利弗。我如是行。不得。是人但以持戒多禅定等。生我人生。利弗。我此人不名行者不名得者。何以故。利弗。夜著如是邪不得度故。如是人不作是念。我等何不行修我人法。我等或得苦聚。利弗。譬如生盲人走避狗深火坑。利弗。我人。如是修我人有所得。以是欲望清。是人所著。即以是事欲得涅。我是人道。利弗。譬如盲人於深火坑生安心。如是人於我人有所得生安心。是人夜所著者。之欺诳著是事。於我法中而受供。如是人夜衰道中。利弗。譬如大灌王。自於所治中威自在。是人是人。若民不王意。王沮人心。不能城欲反叛。王知是人是大。於大中打鼓。苦治其罪令出。以其不能忠城。得是苦。利弗。佛亦如是。於量劫修阿耨多三藐三菩提大法王。於法土有大威力。弟子中有知法味。乃至失命不我教。天世人能者。所受教中自不逆亦不教他。我於中有大威力。自在立教法城。不使得入。受如所密法。向怨邪者

著我生 常於道

我去今 皆空寂

佛藏◎法品第六

心生心想 而自大畏

诤生是非 不能得涅

阿修 有如此事

天神等 法王道散

有七城 微妙

各於自法中 而生其

世人民 所逼切

戒品之余

人施佛物 塔及四方僧

自言是 禅得道

莫後末世 如是事

人信起塔 而自入地

有漏增上 自言是得道

若智慧故 疾得至

言子 妙法今悉

西 以其命

而言不 佛道今已

佛此四谛 我等此中

各共 相不能言

我作不作 是事何

本文由德赢vwinac米兰发布于资讯,转载请注明出处:德赢滚球常事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