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殊菩五字智慧心咒,大智文殊菩

2019-10-18 作者:资讯   |   浏览(120)

佛性度化

佛菩,凡果後施化,不具足上智慧,特是文殊利菩,更是上智慧的代表。因文殊菩,是三世果上如,在《首楞三昧》中:文殊菩,去成佛,名上尊王佛。在《央崛摩》中:文殊菩,在北方作佛,喜藏摩尼佛。在《》中:文殊菩成佛,名普如。在《》,文殊菩,是十方佛母,一切菩。今助尊教化生,於公元前六世,示出生於印度,多聚落婆家,父名梵德,母右生,身紫金色,出生即能言,具三十二相,八十好,佛同等。因其出生,家族中出十瑞相,因名妙吉祥。又文殊菩,古佛再,了了佛性,因名妙德。《尊大威怒王秘密陀尼》言:‘妙吉祥菩,是三世母,故名文殊利。’

文殊菩,身紫金色,形如童子,五髻冠其,左手持青,右手,常子出入,既年青又威猛,是量佛母,一切菩。《大乘心地》言:‘文殊利大尊,十方佛以母;一切如初心,皆因文殊教化力。’在《放》中尊曾言:‘我今得佛,是文殊利之恩也。去央佛,皆是文殊利弟子,者亦是,其威神力所致。譬如世小有父母,文殊者佛道中父母。’《菩胎・文殊身化品》:‘本能仁,今乃弟子,佛道大,清增,我欲佛身,二尊不立……’

文殊菩本居佛位,何止是尊之,亦尊的祖。在《法・序品》中:量劫前,有二日月明佛出於世:其中最後一位日月明佛,未出家,有八王子,威德自在,各四天下,後父王出家已成佛道,皆王位,出家修行,大乘意,皆法。日月明佛座下有妙光菩,曾持《妙法》八十小劫,常人演。日月明佛,彼《法》,佛入後,佛的八王子,皆以妙光菩。妙光菩教化八王子,令其固菩提心,於次第成佛,其最後佛名燃佛。而燃佛正是迦如的本。妙光菩,即今文殊利菩。是以文殊菩,不是尊本,亦是尊的祖,今以祖身份,示弟子,可佛法平等,不生著,但利生,不拘世俗知。而文殊史的悠久,智慧的超越,亦由是可知。何止是佛教中智慧的代表,直是上智慧的化身。

在,是一佛二菩共演大教,名三。一佛是尊的法身毗遮那佛,二菩指文殊菩,及普菩。文殊般若自在,普三昧自在。文殊掌佛的智慧藏,普推展佛的大行,所:文殊述德,普行,同毗遮那佛,教化大生。文殊菩,在上,以其甚深上的智慧,宣佛功德,特是在福城中法,宣佛行,功德,鼓大菩提心,勤求佛道,勉大,近善知,修普殊行。先令六千比丘,上意,令量生,共菩提心。而善童子,菩提心已,因受文殊教化南下,五十三位善知,一一近侍奉,承受教,立青年佛的好榜。

雨散妙香花 幢百千

【文殊菩五字心咒殊功德利益】

文殊介

淳熙六年,戒一,一屠夫名金炳,正著一羊,欲刀刺,羊咩咩哀叫不已。戒道:“你不修,遭此活。”此二句,羊不叫了,屠夫也不了。戒示曰:“人成羊,羊人,只在瞬。一切生,不曾作父母兄弟,男女眷,易生而受禽畜之身,何於中取而食之?汝等冥入冥,此,吃他八,他半斤,若能返妄真,冥入明,此,依三,永不生。”金屠夫,放下屠刀,妻出家,忏悔罪,戒其披剃受戒,法名可化。

不可限量尊 惟演笑因

文殊利。又白佛言。我有。如我所量百千那由他佛世尊。而彼佛所有佛功德。如是一切皆令置我一佛中。唯除二乘及五等。世尊。若我自佛功德。沙劫亦不能。如我所。唯佛能知。佛言。如是文殊利。如知於三世中有限。

生平事

文殊菩,生於多聚落,梵德婆家族,母的右出生,身紫金色,生下就能,很早就在世尊座下出家《首楞三昧》:‘去量阿僧劫之前,南方“平等”的世界,有佛名上如,即今文殊利菩是也。’《央掘魔》言:‘在北方“常喜世界”,喜藏摩尼佛,即是文殊利菩。’

而在《悲》中:‘阿陀佛王,第三王子名叫“王”,在藏佛之,阿耨多三藐三菩提心。於生生世世,行菩道,有止、有界限地清佛世界,使三千大千世界河沙般的十方土,合一他所教化的世界,此世界中有量珍充其中,有苦痛的受,有女人,甚至有女人名,也有辟支佛等未大菩提心的生。一生得佛位的等菩,充整世界。第三王子以後,藏佛即命名他“文殊利”,授他於未世,南方世界名“清垢”的土,成就上正等正,名“普如”。’

《佛三昧海》:世尊大,佛三昧之後,文殊菩接著又告大:‘在去威德如,一位有德者的子,名叫“戒”,仍在母胎的候,就受了三依。到了八,父母世尊到者家接受供。那童子到佛陀,安祥的威、平慢的步伐,在佛的每一步下生出,而且身相具有大光明。了以後非常喜,向佛恭敬拜,拜之後仔地看著世尊,眼光不曾。一到佛之後,即除去百那由他劫生死重罪。

自次佛以後,生生世世常遇到百那由他河沙佛。如是多的世尊都示佛三昧,後又遇到百尊佛陀出世,皆是同一名字,“檀海”。童子都自奉事供佛,中毫漏空缺,既拜供佛世尊,又合掌恭敬地看佛的相好。由於看佛陀身相的殊功德之因力故,再一次又能近百阿僧劫佛。此以後,就得了百的念佛三昧,得百阿僧的旋陀尼。既得此三昧及陀尼後,佛即前他相法,那之就得首楞三昧大定。

由於最初童子受三依,拜一次佛陀的故,又因仔察如的相好,心疲懈怠。只是由於短的因,就能遇到佛,更何是一向心系念,完整究竟地思惟,察如色身的相好呢?的童子,道是人?那就是我文殊利啊!’文殊利菩完之後,迦世尊告阿:‘你受持文殊利所的,普遍地告知一切大,以及未後世的生,如果有人能拜、能念佛、能佛者,知道此人,文殊利菩的功德平等,有差。’

普菩在《普行品》末後的偈大略相同,《文殊》:‘我命,除障,面阿陀,往生安。生彼佛已,成大,阿陀如,前授我。普行,足文殊,未劫,究竟菩行。’文殊、普,是上佐毗遮那佛的位大,此二大菩所述的行,以及他法度生的容,不是以念佛基,以土宿。世有一些著而土法的人,知道要明察警惕才是!

淳熙二年,戒弟子普明,道全等人,由五台山同往潼州,有一渡口,名化生渡。岸有一神,是五郎祠。五郎神常,令人每天宰羊致祭,五郎神知戒必此道,化虎住去路,戒知虎是五郎神所,以手格虎路,到五郎祠,指神像叱曰:“汝是一郎至五郎,妄福宰牛羊,老僧生法,免至冤家累世。”五郎神像立即塌,五郎祠亦火自焚。

洗除欲及恚 海今此典

9)命,即得者文殊利童子,大乘深妙法藏,法心大喜,即得普三昧。得此三昧已,於生死永隔,即文殊者及大菩同眷,位三地,修不退。住文殊者之位,同得佛智慧,三摩地。

轶事典故

大文殊,不建立道於五台山,化有人。同深入民,示同凡人,法,普度生。如佛教中著名的寒山大士,就是文殊菩世。寒山示生於苦之家,自小父母亡。其兄不仁,受渴之苦,求知生,流浪,其:‘出生三十年,常游千。’可知其流浪生活多苦,後到天台山出家,居於寒,甚感足。但求食,常到清寺,找老友拾得。拾得在寺行堂,余菜,收竹筒,寒山子。寒山子生平行,迥常人,特其所吟,深具佛法妙理,都是醒世警言。所以老和尚:‘法身清若琉璃,肉眼看那得知,欲其中玄妙,寒山百首。’

有中宋朝代,有戒黎者,亦文殊菩的化身。:宋朝台州海,有一者名原,善好施,其父官拜少卿,亦仁慈物。其夫人氏,夜月光入,後孕生子,取名吉。吉出世即言:‘善哉父母,生我劬,度群生,世沃焦。’父母言大,既且喜。有一天,小忽其母,准七人,果然不久,七和尚共。其父原合掌:‘大德何?’其中一人答道:‘我等南印度,居士生奇子,特相。’後,抱相,僧言:‘仁者有情之,切莫被他蒙,要惺惺。’乃掌而笑,僧去後,小父母言:‘才七人,都是佛菩化人。’

吉五,自六和大。十五父母去出家,在杭州道上,遇慧光和尚,明出家意。老和尚介彼去峰,波利多尊者,尊者:‘子何?’答:‘。’:‘是何姓? ’答:‘是佛性。’:‘子身尚俗,安佛性?’答‘我身俗,因俗真,真俗融,洞然二,二之性,即是佛性。’波利多尊者,其根利,之落出家,授具足戒,名之‘善戒。’自此善戒,游四方,度生。但行怪,於常人。知人所不知,能人所不能。

淳熙二年,戒弟子普明,道全等人,由五台山同往潼州,有一渡口,名化生渡。岸有一神,是五郎祠。五郎神常,令人每天宰羊致祭,五郎神知戒必此道,化虎住去路,戒知虎是五郎神所,以手格虎路,到五郎祠,指神像叱曰:‘汝是一郎至五郎,妄福宰牛羊,老僧生法,免至冤家累世。’五郎神像立即塌,五郎祠亦起火自焚。

淳熙三年,戒到洛,洛有一富家名李光弼,常信妖言,沉迷邪魔,戒其愚,邪魔所惑,到其家,端坐入慈三昧。魔各自形,皆是邪魔外道,甚至牛神鬼怪之。向哀求:‘乞。’戒曰:‘汝等魔妖精,性本妙明,今以後,不要再害生。’魔感恩而逃,李家自此安,而李光弼亦皈依三,正信佛法。

淳熙六年,戒一,一屠夫名金炳,正著一羊,欲刀刺,羊咩咩哀叫不已。戒道:‘你不修,遭此活。’此句,羊不叫了,屠夫也不了。戒示曰:‘人成羊,羊人,只在瞬。一切生,不曾作父母兄弟,男女眷,易生而受禽畜之身,何於中取而食之?汝等冥入冥,此,吃他八,他半斤,若能返妄真,冥入明,此,依三,永不生。’金屠夫,放下屠刀,妻出家,忏悔罪,戒其披剃授戒,法名可化。

後可化欲往天台山石禅,路遇,被截痛,可化大叫‘冤家痛哉。’群笑言:‘正是冤家。’可化於上,欲活其皮,有一首走,追道:‘他是出家人,那有,他用,放他去吧!’可化死逃生,不敢前往,退回戒,告戒。:‘若老僧救你,定他八了。’可化始知首,正是戒身。

有一知府名江平父,一日其夫人:‘兜率院和尚戒,能吃三五斗酒,我想和尚食量。’夫人同意,迎戒,,先食,桌上酒菜之一空。太守戒食量人,不禁奇,但太守夫人,在後面,空而入之鬼神在,戒食物左右,鬼神接而食之。事後夫人所事告太守,太守再次戒供,暗中偷,果如夫人所言,敬畏不已。

一次,戒很多煮熟而食,者要,戒囊空如洗,法予。大怒,言,我。戒大笑,口出桌,活蹦跳,人大,戒也不回,手挽周婆,行歌而去。周婆歌曰:‘笑煞愚,管家歇,四山若合,妻子各分。’又歌曰:‘世人都笑我,我笑世人,如意摩尼,人本真。’戒歌曰:‘僧婆,吃酒蹉跎,太守仁,黎神。’

原熙四年,台州大旱,黎民百姓,祈神,不感,反而炎更烈。太守,城隍神像搬出曝,其不能而救民。夜神言:‘汝知,司行雨,若天命勒令,是不敢自。城兜率寺戒,是文殊菩示,乃能致雨,往求之。’次日太守戒沐浴,率僚,往寺中求戒。其他官吏去,戒醉酒未醒,吐地物,出告太守。太守不信:直入室,戒清醒如常,且香室。:‘明府此何?’太守明意,戒慈悲致雨,以救民。曰:‘明府不用心,有命。’太守走後,戒取墨作焚之,不久大雨至,四境水量充足,秋天播,竟收,民喜而歌曰:‘仲春喜新晴,六月遭酷,太守仁,黎妙神,除得清,歌歇。’

一日,戒大神通,放大光明,人皆戒上毫光丈,光中出七佛,然後言:‘老僧世已,今汝等作。’示後,屹然不,貌如生,荼毗之日,抬之不起。其弟子道稠告曰:‘吾七佛之,方便示,凡火不化。’遂襟以待,忽然胸中出三昧火自焚,五色祥缭不散,利如雨下,造塔於寺,永山。

戒寂後,有人周婆:‘戒和尚去矣。’周婆即於普下坐化,化生,香光交,者不已。七日後,忽有一僧出,歌曰:‘戒文殊,周婆普,肩搭背,世流。’原戒周婆,是文殊菩及普菩的化身,深入民,教化,可惜世人不知,奈何。

文殊菩的功德

出家能此正法 如染著

2)若欲,此咒一百八遍,即得好,善知吉凶。

:唐朝大年,曾有著禅,及法照禅二人,曾在五台山文殊菩,睹道境。

著禅,是永嘉人,在唐大二年,入五台山,在寺。一日,游般若,忽一吉祥,由其,向北。次日,又有白光道,自北。同房僧皆而之。著心,希文殊菩,因往金窟,拜後,便於石上坐禅。正目神之,忽有人叱牛水之,目之,一老翁,身穿短褐麻鞋,上裹巾,正牛水,著急迎上老者何?答:‘山外求,用在台山。’著:‘仁者何,到此何事?’著答:‘有金窟,拜。’老人邀著到其精,乃牛前行,著之,到寺前,老人喊均提三,有童子,老人手中接牛,牛入寺。

寺中琉璃地,屋瓦金光耀目,,非人所有。老者坐白牙床,指一墩命著坐,童子茶,又上酥酪,吃之,感身心舒比。著老人:‘此佛法,如何住持?’答:‘蛇混,凡同居。’又住多少,老者言:‘前三三,後三三。’老者著:‘初出家,所求者何?’著答:‘求大乘菩提心。’又:‘何?’著答:‘三十。’老者言:‘你很淑,到三十八就好。’即命著下山,偈曰:‘一念心即菩提,造沙七塔,塔竟碎,一念心成正。’命均提送著下山,童子送著走出金窟,著:‘此地伽何名? ’童子笑何?著答:‘金窟。’童子曰:金之下何字?答:‘般若。’童子曰:‘才伽,即是般若寺。’著至此,悟知老人即文殊菩化身,因稽首童子,乞一言。童子身而歌曰:‘面上嗔真供,口嗔吐妙香,心嗔有珍,染垢是真常。’刻童子寺皆失其所在。唯山林土石,著然下山,居五台山而。

法照禅,亦於唐大二年,在衡州峰寺。一日在堂食粥,中忽彩色祥,中有魏峨山寺,寺北有山,山下有,北有石,石去又有寺。寺有金色大字,名‘大竹林寺。’法照,何以中有此景象?天後,食粥,中又五台山寺景。亭台,巍峨,金沙布地,宛非人。大智文殊菩余人在其中,直到吃粥完,才不。法照心疑,僧,有嘉延、昙晖二,曾到五台山,其所,正是五台山境。法照遂起朝五台山之念。

大四年,衡州湖寺,建九旬五念佛道。六月二日下午,照於寺高,祥,中出,中梵僧行道,身高丈余。阿陀佛,文殊、普二大菩,高座於中,直至酉始去。晚照在道外,一老人,他:‘你早心要往金色世界,求大,何不去?’照答:‘路。’老人言:‘但定去,便困。’自此,照誓必前往五台山。同年八月十三日,照南岳伴同行,於次年四月五日始到五台山。同行者皆佛光寺有道白光,及六日,到佛光寺,所一如中所景象。晚,有一道毫光,自北山下,射法照禅身。寺僧,是‘大不思光,常照有人。’照依先方面,向北行五十余,果有一山,山下有,北有石。石前有八九青衣小童站立,一善,一陀。照,即喜引入寺,向北走,到一寺前,大金字:‘大竹林寺。’寺二十,有一百二十院。院皆有塔,殿,金地,流渠,充其中。

照入堂,文殊在西,普在。各子高座,宣妙法音,左右法菩余。法照二大士,:‘末代凡夫,去,未悉修何法?’文殊菩答:‘修行中,念佛,供三,福慧修,最要。我去劫中,因佛故,因念佛故,因供佛故,今得一切智。是故一切法般若,乃至佛,皆念佛而生。故知念佛法之王,汝念法之王,令。’法照又:‘如何念?’文殊答:‘此世界而西,有佛名阿陀,彼佛力,不可思,後世生,有其名者,命之後,定往生彼佛土,速菩提,永不退。’跟著二位大士,各舒金手,法照摸授。文殊菩又言:‘汝可到院去巡。’法照到七果,中果子方熟,其大如碗,摘而食之,身心泰然。最後仍由二青衣童子送出外,瞬即失其所在。悲感不已,因立石,至今,此石仍在。

同年十二月,法照在院念佛道,食期生土。到第七日初夜分,一梵僧他:‘汝台山境界,何不?’言不。第二天晚上,正念佛,又梵僧:‘你所五台山境,何不向人宣?普令大菩提心?’照:‘我心,出恐生疑,不利益及遭罪。’梵僧道:‘大文殊在此山,尚招人,你所?不要使生此者,菩提心,去善,苦得耳。’照因前所,之於,示他人。

原熙四年,台州大旱,黎民百姓,祈神,不感,反而炎更烈。太守,城隍神像搬出曝,其不能而救民。夜神言:“汝知,司行雨,若天命勒令,是不敢自。城兜率寺戒,是文殊菩示,乃能致雨,往求之。”次日太守戒沐浴,率僚,往寺中求戒。其他官吏去,戒醉酒未醒,吐地物,出告太守。太守不信:直入室,戒清醒如常,且香室。:“明府此何?”太守明意,戒慈悲致雨,以救民。曰:“明府不用心,有命。”太守走後,戒取墨作焚之,不久大雨至,四境水量充足,秋天播,竟收,民喜而歌曰:“仲春喜新睛,六月遭酷,太守仁,黎妙神,除得清,歌歇。”

空而取空 自言不疑道

11)命之後得生天上受量,或生王尊重位,受富快身病苦,得宿命智薄恚,善知因果重佛法。位心慢,宿因力大乘,愍念一切心,心,常利有情。

助佛弘教

文殊菩,果行因,本其上智慧,作佛事,於十方佛土中,身,法,度生。在婆婆世界助佛宣?不,婆娑世界的生,因迦佛的介,始知文殊菩的大,及其功德的不可思。

文殊菩,既然是三世果位如,其智慧特殊可知。因此,在尊一代教中,凡大乘法,不,而且重任。

在《》,是一佛二菩共演大教,名三。一佛是尊的法身毗遮那佛,二菩指文殊菩,及普菩。文殊般若自在,普三昧自在。文殊掌佛的智慧藏,普推展佛的大行,所:文殊述德,普行,同毗遮那佛,教化大生。文殊菩,在上,以其甚深上的智慧,宣佛功德,特是在福城中法,宣佛行,功德,鼓大菩提心,勤求佛道,勉大,近善知,修普殊行。先令六千比丘,上意,令量生,共菩提心。而善童子,菩提心已,因受文殊教化,南下五十三位善知,一一近侍奉,承受教,立青年佛的好榜。

在《法》:佛,‘正直方便,但上道’之,在王城耆崛山中,入量三昧,放光瑞,照方八千世界,令法大,彼土大道心生,及佛法,四修行,成就道法,及佛涅,利起塔佛事。

勒菩,及在大,皆不知所以然,更不知‘以,能答者?’幸而勒菩,念及文殊菩,曾近供去量佛,曾此稀有之相。因而文殊菩:‘以何因,而有此瑞?’文殊菩言:‘如我惟忖,今佛世尊,欲大法……。’述往昔於去佛,曾此瑞,其本深,曾燃佛:曾受持《法》八十小劫,故如今迦如,放光瑞,是《法》。

在《法・提婆多》品,多佛智菩欲本土,文殊菩,坐千,大如,俱菩亦坐花,大海娑竭自然出,住空中,鹫山,下,至於佛所,面,二世尊足,修敬已,往智所,共相慰,坐一面。智菩文殊,在教化何?文殊答:‘其量,非口所宣,非心所。’同,令其所教化量菩,皆坐,海出,鹫山,作。告智:‘在海中,唯常宣《法》,故令生,菩提心,行菩道。’智因:‘此甚深微妙,中,世所稀有,有生,勤加精,修行此,速得成佛?’文殊菩:有娑竭王女,年始八,智慧利根,才,能持佛甚深秘密,於那菩提心,得不退,即可作佛。

智菩,不信女於臾,便成正。料言末,女已在前,面世尊,住一面,以偈佛。利弗女:‘汝不久得上道,是事信,所以者何,女身垢,非是法器,何能得上菩提?佛道,量劫,勤苦行,具修度,然後乃成。又女人身,有五障,一者不得作梵王,二者帝,三者魔王,四者王,五者佛身,何女身,速得成佛?’

女,即以身所珠,奉尊,佛即之。女智菩及利弗言:我珠,世尊受,是事疾否?答:‘甚疾’女言:‘汝以神力,我成佛,速於此。’即,皆女,忽然之,成男子,具菩行,即往南方,垢世界,坐,成等正:‘三十二相,八十好,普十方一切生,演妙法。’娑婆世界菩,天八部,人非人等,既女成佛,女法,量生,法悟解;三千生,住不退地;三千生,菩提心而得授。

至此,菩、利弗,以及一切不信女能立即成佛者,皆默然信受此一事。同由事明,文殊菩常《法》,令生菩提心,修菩行,速得成佛。有,明女身有五障,不能成佛,生知,妄想分著而已。若能止妄真,即女子身,立地成佛,如女然。

在《楞》中:阿尊者,示淫室,摩登伽女,淫躬摩,戒之,佛教文殊菩,持佛神咒,前往救;提阿,及摩登伽女,佛,遂楞大教。在楞上,佛阿大,征心辨,破妄真。明五、六入、十二,十八界,皆如藏性,欲此性,修奢摩他、三摩、禅那,持戒修定,自可反妄真,六根互用。後因阿通本根,佛即敕令二十五各通,之後再敕文殊菩,大通本根。果,文殊菩出:‘此方真教,清在音。’示耳根性、通、常三真功德。:‘我亦中,非惟世音。’以鼓法大,及末世人,修耳通法。

在《摩》,摩居士示疾,佛遣派各大弟子,前往疾。十大弟子皆言:曾被摩诘诃斥,不敢前往。佛再派勒菩等前往,大菩,亦各曾被摩诘诃因,不敢前往。最後佛告文殊利:‘汝行摩诘疾。’文殊利白佛言:‘世尊,彼上人者,酬,深相,善法要,才,智慧,一切菩,法式悉知,佛秘藏,不得入,降伏魔,游神通,其慧方便,皆已得度。然,承佛旨,彼疾。’

於是,文殊菩率八千菩,五百,百千天人,入毗耶城,到摩诘室,位古佛面,旗鼓相,遂展一番妙,令文殊菩前往大中,八千天子,阿耨多三藐三菩提心。至於共演佛不二法,令往大中五千菩,皆入不二法,得生法忍。

不但以上,尊委以重任,在大藏中,因文殊菩而起的大乘典,或以文殊立的典甚多,特是在般若上,文殊菩身法,分尊的辛,尊的威法、得力助手、主要功臣。

在楞:阿尊者,示淫室,摩登伽女,淫躬摩,戒之,佛教文殊菩,持佛神咒,前往救;提阿,及摩登伽女,佛,遂楞大教。在楞上,佛阿大,征心辨,破妄真。明五、六入、十二,十八界,皆如藏性,欲此性,修奢摩它、三摩、禅那,持戒修定,自可反妄真,六根互用。後因阿通本根,佛即敕令二十五,各通之後,再敕文殊菩,大通本根。果,文殊菩出:“此方真教,清在音。”示耳根性、通、常三真功德。:“我亦中,非惟世音。”以鼓法大,及末世人,修耳通法。

既得生彼供正 王劫棘

12)若生於人中,豪英俊宣言利,人所,命,中,所於求,事心者,人信。

文殊菩的形象,通常是手持慧,乘子,比喻以智慧利,以吼威震魔怨。

一日戒,大神通,放大光明,人皆戒上毫光丈,光中出七佛,然後言:“老僧世已,今汝等作。”示後,屹然不,貌如生,荼毗之日,抬之不起。其弟子道稠告曰:“吾七佛之,方便示,凡火不化。”遂襟以待,忽然胸中出三昧火自焚,五色祥撩不散,利如雨下,造塔於寺,永山。

居修念 三昧甚深妙

文殊心咒的功德 文殊利,以智慧著,在中示菩,音、普、地藏同四大菩之一,五台山清寺即他的道。但其他早在久劫已成佛,上如,被七佛之。 文殊在迦牟尼佛示人也示生於的婆家,他生有十大象:天降甘露、地七珍、金粟、庭生花、光明室、生子、祥麟、牛生白、豚、六牙象。後就到迦牟尼佛道。 文殊是智慧的象征,然在印度、西域等地於文殊的不多,反而在中及密教地,文殊成很重要的信仰,今敦煌石窟千佛洞中存有文殊的壁及本。另文殊在摩诘中摩诘居士的,更是佛法知入了最高境界。◎文殊心咒意 嗡是皈依的意思。 阿札表示空性大智慧是不生不、清染的。 哇札是在空性中法平等,了一切的相。 那地表示一切法都不可得。 ◎持的利益 常常念文殊心咒,可以增福德、智慧,可以增力,才。修行人,更可消除愚,了知法相。 咒是佛菩的秘密藏中自然流露出的言,持者的心念集中,就得到佛菩的加持和相,而感召不可思的力量。

文殊生辰乃 四月初四

巧方便捉逼佛

如此十方 意各不同

文殊菩摩诃!南妙吉祥菩!

山西省五台山是文殊菩的道。《・菩住品》:‘方有名清山,昔以,菩,於中止住。有菩文殊利,其眷,菩,一人俱,常在其中,而演法。’《文殊利藏陀尼》亦:‘世尊,告金密菩言:我度後,於此瞻部洲北方,有名大振邦,其有山曰五,文殊童子,游行居上,生,於中法。’而所清山及五山,即今中山西五台山。此山在五台北,城一百二十,五峰抱,森林,如土之合,因名五台山。地居境,寒冷常,炎暑之,又名清山。古之林,今之佛,皆在中台之下,其南台中合八十,台高三十,周二,金名菊,如,亦名峰,世是文殊菩所居。文殊菩辰念日四月初四。

不但以上,尊委以重任,在大藏中,因文殊菩而起的大乘典,或以文殊立的典甚多,特是在般若上,文殊菩,身法,分尊的辛,尊的威法,得力助手,主要功臣。

柔身心 人雄子笑何因

3)若人或患病,持此咒者,患人面,持此咒一千八遍,其患即除。

佛教日中,除迦牟尼佛的出生、成道、涅史事外,其余的如勒,世音菩皆乃是祖大德及後人所定,非出自佛,佛弟子了解,此即是表法,世音菩也非出生在地球,如何生日呢?此是古祖大德借此方便接引生,以入佛正。

前有一俗人,偶然得人解金。一晚,此人五黑衣人,入居,因好奇心,不行,正想足入,忽人言:“金的人不可入。”突然醒,原是。次日走居,一查究竟,原昨晚居所的狗女,下六只小狗,其中一只白色小狗已死,其余五只黑色小狗生存。此人回想昨晚,自己正穿白色睡衣,更及中人,始知因功德,得免落畜道,自此,笃信三,努力修持。

若使有法住者 一切法常住

6)若有一切生像者,所有四重,五逆等罪悉得消,常得面睹文殊者童子教授,即得究竟解乃至佛果,於其中不被三界,心相。

文殊菩形象多,依照其形象,可分一字、五字、六字、八字文殊,其中最常的是五髻文殊。五髻文殊是因了五髻而得名,五髻代表的是五智慧。一般右手握「智慧」,左手持的花上放置「般若」。智慧之利表示能愚,智慧犀利如;青花代表染,花上放有般若,作智慧慈悲的象征。菩亦常乘坐子座,表示智慧威猛比;或以花台座,代表清染;或乘金色孔雀,比喻自在。

由此明,人畜,眼耳,甚至鼻嗅,但得佛法接,皆有功德;若能思修,必得上智慧。

念那由佛 出家正法

8)若能每日三念各一百八遍,所作意,所求悉得心,一切皆得具足,得大富,所游障,自在恣情受快。

文殊菩,音文殊利或曼殊利。意:妙德,妙吉祥。又:妙首,普首,濡首,敬首。曼殊是妙之意,利是吉祥之意,文殊。中佛教四大菩(文殊菩、普菩、音菩、地藏菩)之一。文殊菩和普菩迦牟尼佛的左、右侍,他合“三”。文殊菩智慧、才第一,菩之首,被“大智文殊菩”。

智菩,不信女於臾,便成正。料言末,女已在前,面世尊,住一面,以偈佛。利弗女:“汝不久得上道,是事信,所以者何,女身垢,非是法器,何能得上菩提?佛道,量劫,勤苦行,具修度,然後乃成。又女人身,有五障,一者不得作梵王,二者帝,三者魔王,四者王,五者佛身,何女身,速得成佛?”

修必得 持王

5)若入,文殊利童子像,安於象上。於三前,先而行,引,彼凶愚自然退散。像之法作童子相貌,乘金色孔雀。

一切智的一切二字,指宇宙有一切法言,概括世有情情,依正二的一切象界。智之一字,是能理解法象,常苦空,我不,而深入法空性的智慧。初佛的人,因近善知,得佛所的三法印,及四谛十二因等佛法,能如理思惟,如法修行。先修世四禅八定,在加行位中,勇猛精,外不象界物所惑,不五假我的困,思,漏智慧,揭宇宙秘,法空性,得一切智,是二乘人的智慧。即照空理的智,是三中的空。

王供佛 具八

同又:“念五十遍,即才,如文殊利菩等有。空,所求世出世事,悉得成就。又念一俱胝,苦。二俱胝遍,五等一切罪障永余。三俱胝遍,悟一切三昧。四俱胝遍大持。五俱胝遍成阿耨多三藐三菩提”。所般若波蜜多成就,即智慧成就。怪一般佛教徒持“文殊咒”可令人得智慧成就,且持此一咒就包含一切如所法。

女,即以身所珠,奉尊,佛即之。女智菩及利弗言:我珠,世尊受,是事疾否?答:“甚疾”女言:“汝以神力,我成佛,速於此。”即,皆女,忽然之,成男子,具菩行,即往南方,垢世界,坐,成等正:“三十二相,八十好,普十方一切生,演妙法。”娑婆世界菩,天八部,人非人等,既女成佛,女法,量生,法悟解;三千生,住不退地;三千生,菩提心而得授。

如身非身身解 作亦得

文殊菩智慧咒能我的智慧。平念此咒能使您於空中慢慢智慧大,事事如意。

至於大乘根的生,因佛六度、四等法,思惟其,如修行;上求佛道,下化生,沙,伏易生死,法空理,得道智。若然上根利智的人,佛藏性本具,或般若,得知相理,而思惟其,如法修行,修波密,住生心,相布施,集福慧,分明,分法身;直至五住,二死永亡,福慧具足,契中道妙理,得一切智。

同王出家 眷弟子等

4)若欲入,取牛此咒於身上,一切刀仗,弓箭不能害。

在法:佛,“正直方便,但上道”之,在王城耆阖崛山中,入量三昧,放光瑞,照方八千世界,令法大,彼土大道心生,及佛法,四修行,成就道法,及佛涅,利起塔佛事。

度後起塔 六四千

7)是故念一切有情,行住坐念咒持不忘,每一百八遍勿令,常得一切生者皆伏,人自退散。

菩住品:“方有名清山,昔以,菩,於中止住。有菩文殊利,其眷,菩,一人俱,常在其中,而演法。”文殊利藏陀尼亦:“世尊,告金密菩言:我度後,於此瞻部州北方,有名大振邦,其有山曰五,文殊童子,游行居上,生,於中法。”而所清山及五山,即今中山西省之五台山。此山在五台之北,城一百二十,五峰抱,森林,如土之合,因名五台山。地居境,寒冷常,炎暑之,又名清山。古之林,今之佛,皆在中台之下,其南台中合八十,台高三十,周二,金名菊,如,亦名峰,世是文殊菩所居。

惟一真谛不生 或演四真谛

中量百千那由他。天夜叉干闼婆阿修迦那摩伽人非人等。同唱言。南文殊利童真菩。南普如正等。此已。八四千那由他生。阿耨多三藐三菩提心。量生善根成熟。於三乘中得不退。

或修行人:“思修,入三摩地。”定境前,於十住位中,初中道理,成就慧;於十行位中,思惟中道理,成就思慧;於十回向位中,修中道理,成就修慧。於十地位中,分中道理,二,成就相慧。於等位中,以中道妙慧,照中道相理,成就照寂慧。於佛果妙位中,於中道理,起中道妙用,成就寂照慧。至此,智理,寂照不二,三智,德,上菩提,得上智慧。是大乘上根利智的者,思修,所得的果。

若欲得菩提 如佛

中量百千那由他。天夜叉干闼婆阿修迦那摩伽人非人等。同唱言。南文殊利童真菩。南普如正等。此已。八四千那由他生。阿耨多三藐三菩提心。量生善根成熟。於三乘中得不退。是佛告菩言。如是如是。如汝所。善男子。若有受持百千佛名。若有文殊利菩名者。福多於彼。何於普佛名。何以故。彼百千那由他佛利益生。不及文殊利於一劫中所作益。

文殊菩,本居佛位,何止是尊之,亦尊的祖。在法序品中:量劫前,有二日月明佛出於世:其中最後一位日月明佛,末出家,有八王子,威德自在,各四天下,後父王出家已成佛道,皆王位,出家修行,大乘意,皆法。日月明佛座下有妙光菩,曾持妙法八十小劫,常人演。日月明佛,彼法,佛入後,佛的八王子,皆以妙光菩。

系念三千 思定不倚

文殊菩咒及其功德利益

勒菩,及在大,皆不知所以然,更不知“以,能答者?”幸而勒菩,念及文殊菩,曾近供去量佛,曾此希有之相。因而文殊菩:“以阿因,而有此瑞?”文殊菩言:“如我惟忖,今佛世尊,欲大法……。”述往昔於去佛,曾此瑞,其本深,曾然佛:曾受持法八十小劫,故如今迦如,放光瑞,是法。

此佛所如印 此道相如掌

中有菩。作如是念。文殊利所得佛功德。阿陀佛。等不耶。世尊。知彼菩心之所念。即告子勇猛言。善男子。譬如有人析一毛百分。以一分毛於大海中取一滴水。此一滴水喻阿陀佛。彼大海水喻普如佛。於此。何以故。普如佛不思故。

大乘章:“知世谛者,名之智;照第一者,以慧。”合而言:既能世事物的差相,又能宇宙物本的特功能,就是智慧。尤其是上的智慧,更能令人事入理,因相性,深入事理,相性不二的法相,到人生最高次的境界,悟成佛。所以,上的智慧,即是相般若。大智度:“般若是佛之母,菩之。” “是故菩求佛,般若波密。”菩若能:“受持般若波密,受持去、未、在佛阿褥多三藐三菩提。”否,具足波密,超越生死,悟成佛。

受持 是故我如是偈

10)若有比丘,比丘尼,善男子,善女人,依法受持,修行,世成就一切吉祥,事,命,人敬,生珍重心。

於是,文殊菩率八千菩,五百,百千天人,入毗耶城,到摩诘室,位古佛面,旗鼓相,遂展一番妙,令文殊菩前往大中,八千天子,阿褥多三藐三菩提心。至於共演佛不二法,令往大中五千菩,皆入不二法,得生法忍。

我念去沙劫 佛福光世解

由《金瑜伽文殊利菩》,可知持“文殊智慧咒”的主要功德:罪障消,才,所求世、出世事悉得成就,苦,五等一切罪障永余,悟一切三昧,大持,成阿耨多三藐三菩提等等。

照入堂,文殊在西,普在。各子高座,宣妙法音,左右法菩余。法照二大士,:“末代凡夫,去,末悉修何法?”文殊菩答:“修行中,念佛,供三,福慧修,最要。我去劫中,因佛故,因念佛故,因供佛故,今得一切智。是故一切法般若,乃至佛,皆念佛而生。故知念佛法之王,汝念法之王,令。”法照又:“如何念?”文殊答:“此世界而西有佛名阿陀,被佛力,不可思,後世生,有其名者,命之後,定往生彼佛土,速菩提,永不退。”跟著二位大士,各舒金手,法照摩授。文殊菩又言:“汝可到院去巡。”法照到七果,中果子方熟,其大如碗,摘而食之,身心泰然。最後仍由二青衣童子送出外,瞬即失其所在。悲感不已,因立石,至今,此石仍在。

一名佛法身 如是我。一佛在王城迦陀竹。大比丘千二百五十人俱。菩三。皆得陀尼。住空相三昧著法。得陀尼。知一切生根具足及不具足。又知生一切所行。

1)有恐怖心,念此咒即得除怖。

法照禅,亦於唐大二年,在衡州峰寺。一日在堂食粥,中忽彩色祥,中有魏峨山寺,寺北有山,山下有,北有石,石去又有寺。寺有金色大字,名“大竹林寺。”法照,何以中有此景象?天後,食粥,中又五台山寺景。亭台,魏峨,金沙布地,宛非人。大智文殊菩余人在其中,直到吃粥完,才不。法照心疑,僧,有嘉延,昙晖二,曾到五台山,其所,正是五台山境。法照遂起朝五台山之念。

百世界生 法逮喜

一次,戒很多煮熟而食,者要,戒囊空如洗,法予。大怒,言,我。戒大笑,口出桌,活崩跳,人大,戒也不回,手挽周婆,行歌而去。周婆歌曰:“笑煞愚,管家歇,四山若合,妻子各分。”又歌曰:“世人都笑我,我笑世人,如意摩尼,人本真。”戒歌曰:“僧婆,吃酒磋蛇,太守仁,黎神。”

大法世末 不彼利

文殊菩之所以能佛母,菩;能佛功德,策行者;能巧方便,身法,全久已得上智慧。至於古代高僧,能明心性,大大悟,成佛象;以及古今,能己立立人,己人,亦皆借智慧的。所以,人欲想成佛作祖,成成,建立功,造福社,或做平平凡凡,堂堂正正的人,都放妄想,追求智慧。

心不能知心相 相亦不知心

或因佛四谛法,思惟其,知集是苦因,苦因集有。更知苦之道,而如法修行。所:“知苦集,慕修道。”

失名附宋

上可知,是一切智,道智,一切智,皆因思修而得。特是慧,於佛修行,更重要。不佛法,不解真理,不分邪正,盲附和,盲修瞎,如盲人瞎,夜半深,危分。所以,慧是菩道上的,智慧藏的利器,人生旅途的火炬。不管是任何人,修任何法,皆慧入手。多佛法,何止增智慧,修行,可消除障,挽救落道的危。

如智慧不可得 法示

或因佛十二因法,思惟察十二因的流及,悟法生性空,不生著,果,能思惑,了分段生死,偏空涅理,得一切智,成阿道,或辟支佛果,此即是小乘者,思修所得的智慧。

以是巧便方 如是所有余

建立道化有

所施作皆魔 心所名法印

寺中琉璃地,屋瓦金光耀目,,非人所有。老者坐白牙床,指一墩命著坐,童子茶,又上酥酪,吃之,感身心舒比。著老人:“此佛法,如何住持?”答:“蛇混,凡同居。”又住多少,老者言:“前三三,後三三。”老者著:“初出家,所求者何?”著答:“求大乘菩提心。”又:“何?”著答:“三十。”老者言:“你很淑,到三十八就好。”即命著下山,偈曰:“一念心即菩提,造沙七塔,塔竟碎,一念心成正。”命均提送著下山,童子送著走出金窟,著:“此地伽何名? ”童子笑何?著答:“金窟。”童子曰:金之下何字?答:“般若。”童子曰:“才伽,即是般若寺。”著至此,悟知老人即文殊菩化身,因稽首童子,乞一言。童子身而歌曰:“面上嗔真供,口嗔吐妙香,心嗔有珍,染垢是真常。”刻童子寺皆失其所在。唯山林土石,著然下山,居五台山而。

明了世最殊 印法百相

文殊菩,既然是三世果位如,其智慧特殊可知。因此,在尊一代教中,凡大乘法,不,而且重任。

如禽系著 必持王

佛菩,凡果後施化,不具足上智慧,特是文殊利菩,更是上智慧的代表。因文殊菩,是三世果上如,在首楞三昧中:文殊菩,去成佛,名上尊王佛。在央崛摩:文殊菩,在北方作佛,喜藏摩尼佛。在中:文殊菩成佛,名普如。在,文殊菩,是十方佛母,一切菩。今助尊教化生,於公元前六世,示出生於印度,多聚落一婆家,父名梵德,母右生,身紫金色,出生即能言,具三十二相,八十好,佛同等。

汝等和合信敬佛 恭敬依菩提

文殊菩,果行因,本其上智慧,作佛事,於十方佛土中,身,法,度生。在婆婆世界助佛宣?不,婆婆世界的生,因迦佛的介,始知文殊菩的大,及其功德的不可思。今於其不可思的量功德中,略其四如下:

是我所得快本 此三昧是善逝

文殊菩,不但本其上智慧,助尊,演大乘妙法,度生,甚至成熟生,不惜世俗,持逼害於佛。大百零五卷中,中,有五百菩,已得四禅,成就五通,由宿命通,得知自己往昔生中,曾作父母,阿,佛塔寺,破和合僧等罪,心生悔,分罪相,或忘。故於甚深法忍,不能入。

即授 未成佛

文殊菩,成熟五百菩,令止分心,得悟生法忍。於是即座起,整衣袒肩,手利,直趣世尊,欲行逆害。佛告文殊:“汝住汝住,不造逆,勿得害我……。”佛因而法如幻,我、人、生、者;相妄,但由心分著,有相。五百菩法,察法如幻,是故於中,人得罪,罪可得,者,而遭殃,因知宿罪如幻,而入生法忍。善,偈曰:“文殊大智人,深法源底,自手握利,逼如身,如佛亦,一相有二,相所生,是中何。”可文殊菩,成就生的巧方便。非大智大慧,焉能如是。

勒菩白佛言。世尊。未有菩受持此三昧。佛告勒。未世中少有信。多善根正法。行此法者甚甚。佛告勒。我若未菩不相行。不可。勒白佛。惟之。惟之。愍我等故。未世中或有修真行者。得此。如修行上道。佛告勒。如汝所。若有菩已於百佛菩提心殖善根。於未世忘失道心。勒。有菩於千佛所上心殖善根。於未世生菩提心。不信大乘弄摩诃衍。勒。有菩於佛所菩提心。殖善根。於未世生菩提心信重大乘。而不受持亦不。勒。有菩於佛所菩提心殖善根。於未世生菩提心能能。不解深不能定。勒。有菩於十佛所菩提心殖善根。於未世生菩提心。受大乘。而於菩提忍不成就。勒。有菩三十佛所菩提心殖善根。於未世生菩提心。摩诃衍能能受。大忍成就。於此三昧未相不得。勒。有菩八十佛所。菩提心殖善根。於未世生菩提心。摩诃衍能受能持。得此三昧忍力足。解一切法菩提。魔不能障。阿僧劫所作行。心人弄蚩笑。世即除。於量佛所恭敬供。不退菩提之心。得固志系念不散。如是菩先世。於未世受色身罪即。或多病苦人所憎。生下家或生家。或生地及邪家。友相得得不同志。人不恭敬。多。王所忿。值荒聚落分散。族乖。知殊越。不遇法。所欲人不惠施。有所得不。或得少施。者所。者敬。欲修善多乖。散不法次。使。辄。或余。罪即除。往所拘。魔所障蔽。妄取相。魔得便。不解法。有利自生下心。端正人形我丑陋。人不念。他得利心生憎嫉更相。如是略。勒。若有菩於百佛所。共作功德不欲[*予]失。以是因互相。不作者。如是勒。精以正念起大忍力。成就深法妙智方便。於未世欲持此法起精。勒菩。文殊利菩。喜王菩。如是等六十菩上首。白佛言。世尊。我今此法功德。於未世持此。世尊而偈言。

在摩,摩居士示疾,佛遣派各大弟子,前往疾。十大弟子,皆言:曾被摩诘诃斥,不敢前往。佛再派勒菩等前往,大菩,亦各曾被摩诘诃因,不敢前往。最後佛告文殊利:“汝行摩诘疾。”文殊利白佛言:“世尊,被上人者,酬,深相,善法要,才,智慧,一切菩,法式悉知,佛秘藏不得入,降伏魔游神通,其慧方便,皆已得度。然,承佛旨,彼疾。”

一切法皆如 或真著我

世智慧,真妄混,善交,利害各半。限事物表面,及人我知的分,既自私又有限。二乘人的出世智慧,真妄,善,但各有所偏,理末,仍然有限。唯佛的出世上上智,能究法相理,又能修三,三惑,三谛,得一切智,世出世,其上。故大智度:“般若,秦言智慧,一切智慧中,最第一,上比,更者。”

智能覆生 智慧所作智富

有中宋朝代,有戒黎者,亦文殊菩的化身。:宋朝台州海,有一者名原佑,善好施,其父官拜少卿,亦仁慈物。其夫人氏,夜月光入,後孕生子,取名吉。吉出世即言:“善哉父母,生我劬,度群生,世沃焦。”父母言大,既且喜。有一天,小忽其母,准七人,果然不久,七和尚共。其父原佑合掌:“大德何?”其中一人答道:“我等是南印度,居士生奇子,特相。”後,抱相,僧言:“仁者有情之,切莫被他蒙,要惺惺。”乃掌而笑,僧去後,小父母言:“才七人,都是佛菩化人。”

演有假相 亦非有智非智

同年十二月,法照在院念佛道,食期生土。到第七日初夜分,一梵僧他:“汝台山境界,何不?”言不。第二天晚上,正念佛,又梵僧:“你所五台山境,何不向人宣?普令大菩提心?”照:“我心,出恐生疑,不利益及遭罪。”梵僧道:“大文殊在此山,尚招人,你所?不要使生此者,菩提心,去善,苦得耳。”照因前所,之於,示他人。

即出家 被以那服

文殊菩,身紫金色,形如童子,五髻冠其,左手持青,右手,常子出入,既青年,又威猛,是量佛母,一切菩。大乘心地言:“文殊利大尊,十方佛以母;一切如初心,皆因文殊教化力。”放中,尊曾言:“我今得佛,是文殊利之恩也。去央佛,皆是文殊利弟子,者亦是,其威神力所致。譬如世小有父母,文殊者佛道中父母。”菩胎文殊身化品:“本能仁,今乃弟子,佛道大,清增,我欲佛身,二尊不立……”

慧不可慧示 日月照三界

功德,不但能挽救落畜生危,可以令道生,世人。史:中朝文宣帝,有一僧安法,戒行精,坐禅,度人。一次,在王屋山聚涅,有一雉,走法座曲腿下,心注目,法。大吃,雉亦出外食。法日三次,此不缺席,亦不到或早退。感其性,自此每亦施其一份。涅至三卷半,此雉不再,大生疑,法告人言:此雉已畜道,生人。

於今在我前 此四是

著禅,是永嘉人,在唐大二年,入五台山,在寺。一日,游般若,忽一吉祥,由其,向北。次日,又有白光道,自北。同房僧皆而之。著心,希文殊菩,因往金窟,拜後,便於石上坐禅。正目神之,忽有人叱牛水之,目之,一老翁,身穿短褐麻鞋,上裹巾,正牛水,著急迎上老者何?答:“山外求,用在台山。”著:“仁者何,到此何事?”著答:“有金窟,拜。”老人邀著到其精,乃牛前行,著之,到寺前,老人喊均提三,有童子,老人手中接牛,牛入寺。

深忍固 十方珍聚

大四年,衡州湖寺,建九旬五念佛道。六月二日下午,照於寺高,祥,中出,中梵僧行道,身高丈余。阿陀佛,文殊、普二大菩,高座於中,直至酉始去。晚照在道外,一老人,他:“你早心要往金色世界,求大,何不去?”照答:“路。”老人言:“但定去,便困。”自此,照誓必前往五台山。同年八月十三日,照南岳伴同行,於次年四月五日始到五台山。同行者皆佛光寺有道白光,及六日,到佛光寺,所一如中所景象。晚,有一道毫光,自北山下,射法照禅身。寺僧,是∶“大不思光,常照有人。”照依先方面,向北行五十余,果有一山,山下有,北有石。石前有八九青衣小童站立,一善,一陀。照,即喜引入寺,向北走,到一寺前,大金字:“大竹林寺。”寺二十,有一百二十院。院皆有塔,殿,金地,流渠,充其中。

野修精 深忍常宴默

在仁王般若受持品:“般若是佛菩一切生心之神本,是一切王的父母……亦名如意珠,亦名珠,亦名天地。” 可知般若智慧,何止是成佛的梯,亦人生的主宰,前途的塔。人要立德,固然需要智慧:要凡成,悟成佛,更需要智慧,特是上的智慧。人能具足上的般若智慧,不摧,功不克。所以,我自己,生,或佛道,皆追求上的智慧。

少欲垢邪谄 常正念行

戒寂後,有人周婆:“戒和尚去矣。”周婆即於普下坐化,化生,香光交,者不已。七日後,忽有一僧出,歌曰:“戒文殊,周婆普,肩搭背,世流。”原戒周婆,是文殊菩及普菩的化身,深入民,教化,可惜世人不知,奈何。

和忍言真正 味具

四、智慧的代表

若有者心喜 如是成就演法

道智的道字,指佛所的量道法;是性,指生各不同的根性。智是能了解佛量道法,及了解一切生量根性的智慧,於大乘菩的境界。因菩悲心特重,自己已解生死苦,但不忍坐生在苦,在修空,得一切智後,再修假。上求佛量道法,下照生不同根性,宴坐水月道,大作中佛事,行六度、四、波密法,成熟量生,利有情,因名道智,是三中的假。

八十佛二足尊 念持此者

後可化欲往天台山石禅,路遇,被截痛,可化大叫“冤家痛哉。”群笑言:“正是冤家。”可化於上,欲活其皮,有一首走,追道:“他是出家人,那有,他用,放他去吧!”可化死逃生,不敢前往,退回戒,告戒。:“若老僧救你,定他八了。”可化始知首,正是戒身。

喜王我今教汝 慎莫彼不善

:唐朝大年,曾有著禅,及法照禅二人,曾在五台山文殊菩,睹道境。

因生非真 非起非非去

智慧,究竟是甚?智慧,非目可,耳可,身可的有形西,而是一形相的力量。可以:智慧,是人生的理解力,於心性的功能;高深的智慧,可通事物的真相。格而言:智,是人境的普遍能力,包括察,想像,思考,判,等作用:慧,是人心,性明,能通人生真理,透宇宙本的特殊功能。

各施五百 七而

特是基於人、嗔、心理毛病,一切皆以自我的利益出,果,策於行,必多於善,蔽多於利。例如,近代科明:步,令人得高度物享受,及照,但之同,人武器,出不,竟然凌於有益人的明。有朝一日,第三次世界大生,人生命,同於。就是善交的世智慧的果。由是之,世智慧既乏有限,且危可悲,若出世智慧的示,人前途,幸福可言。

勿妄授不道 佛希有生道心

例如,一般人宇宙原理,人生真谛,一向法理解,後因佛,或由的因,得佛:“行常,法我,涅寂。”三法印的道理,思惟其,得知有情的我,是生、老、病、死,常苦空;情之物,是生、住、、,常。所:“世常,土危脆,四大苦空,五我。”因而放求,寡欲知足,收身心,安道,自然可以,生死。

有王 名曰慧起

有,去有一大寺,藏有藏典,每年六月初六,必然搬出曝。有一年,正在曝藏,忽有一牛佛,用牛鼻子向曝中的藏嗅。被僧人,恐其弄藏,急命其主人走,牛扎,欲嗅,不想去,奈鼻子被人著,不得不。不久牛死,世人,明常,十七中人,二十中元,皇上封道台大人。走上任,途前生的佛寺,似曾相,心中奇怪,下入看。忽僧,竟能之朗,一字不差,念至一半,忽然法跟上,心生疑,教僧人。

智光普照 此得智慧

果行因堪重任

若於此如解 彼如大海一分

法言:“佛欲令生、示、悟、入佛之知故,出於世。”所:佛知,即上智慧;佛出世,目的皆欲令生入佛知,得上智慧。我等佛子,仰佛心,勤求智慧,使自己生,皆共成佛道,以佛出世的本,以佛恩德於一。

我者菩提 三界福田最清

淳熙三年,戒到洛,洛有一富家名李光弼,常信妖言,沉迷邪魔,戒憨其愚,邪魔所惑,到其家,端坐入慈三昧。魔各自形,皆是邪魔外道,甚至牛神鬼怪之。向哀求:“乞。”戒曰:“汝等魔妖精,性本妙明,今以後,不要再害生。”魔感恩而逃,李家自此安,而李光弼亦皈依三,正信佛法。

此能知那由劫 此能除一切

勤求智慧的方法,不外是思修。,是或,眼所,或耳所,但能多佛法,自然可以智慧,令人悟。因是佛法,所得的智慧,因名慧。思是思考:所所的佛法,用理智分析,深入研究,深思熟中,所得的智慧,名思慧。研究心得,付之,如法修行,修行所得的智慧,名修慧。

上道速成就 又欲疾成一切

文殊菩的本

若有思名凡夫 法本而妄取

佛智空,如二乘人所的真空理,但不落於空;佛智照俗,如菩所的俗谛理,但不著有;佛智中,能照空有,遮空有,而不於中道。三皆相理,超越一般人的世智慧,亦超越二乘人的出世智慧。因此,又名出世上上智,亦即上的智慧。

不著名 不求世智

目前世上很多作奸犯法,不守律,破社秩序的人,不道德,不正,玩弄政的人,或唯利是,草菅人命,明大量人武器的人……,一不是明人。由於明人只知有我,不知有人;只知金能,不知仁可;只知究物享受,不知精神文明;遂本其明才智,大展私欲抱,角逐名利,置陷阱,……。由於明人愈愈多,世界也愈愈混,究其主因,非是缺乏智慧,致使明反明,何止自前程,直天下生。

修六和敬 持戒得三昧

老和尚:此是因果,如道,恐道台大人生。後因道台大人追,明不生,老和尚始牛因功德,生人之事道出。道台大人,珍惜人身,持佛法。道台大人,由於善根,毅然官出家僧。

如此佛土沙等 中金施量劫

至此菩,利弗,以及一切不信女能立即成佛者,皆默然信受此一事。同由事明,文殊菩常法,令生菩提心,修菩行,速得成佛。有,明女身有五障,不能成佛,生知,妄想分著而已。若能止妄真,即女子身,立地成佛,如女然。

首金光此已。世尊以偈答曰。

武平四年,僧安法,率徒,到洲行化,一家口,忽言:昔日的雉,就是投生此家。扣,一十的小女孩,法及僧,喜作,如相,僧入供。父母奇,此女三步末出,何以僧。法其父母,此女因何名雌雉,答:其出世,像雉毛,因而取名雌雉。於是僧安法,其往昔,雉,在山中之事道出。小女孩喜流涕,父母准她出家,後僧安法其涅,前三卷半,一即悟,後之文,之茫然不解,佛言:“一耳根,永道”信然。

不造作起 知足垢不著

佛所的上智慧,亦即生本具足的原始智慧;心佛生,原同一,本差。可惜生迷而不,妄想著,,境所,作,流六道,沉溺生死苦海,法自拔。佛菩,因中近善知,而不迷,修佛,以一切智,真空理,思惑,了分段生死。再回小向大,佛量道法,教化各不同根性的生,量空,上求下化,沙,伏明惑,得道智。而慈悲,入世救世,集福慧,於智理,上道,得一切智,坐道,法,度生,普令生,除妄想,去著,返迷悟,愚成智,本具上智慧,同於佛。

僧九十九 生心自在

出世智慧,可分一切智,道智,及一切智三。

世尊是偈已。告利弗。是如智印三昧。悉能足十方一切世界。菩智慧。利弗。若欲速十方佛及菩。夜精勤修此三昧。悉皆得。利弗。此三昧是菩量。遍行行陀尼。能持法界令不。此陀尼法。若成就此相名菩。能成三十二相八十好。具相行行清。出魔境界不不出等行佛行。身口意皆悉清。欲解如密法。修如是三昧。欲次第法。亦此三昧。欲遍知法。欲如真谛。欲解生死作。欲解十二因。欲解一切生意趣所行。欲取妙佛。此三昧。欲得妙光。欲成就眷。欲生作依。欲成就相好。欲成就。欲知法。是三昧。何以故。利弗。如意珠所欲皆得。如是利弗。此三昧者。是菩一切妙事。悉能足一切行。世尊而偈言。

今天,本人能左右人前途的智慧,尤其是可造福人群的上智慧,介各位,希望在座各位,藉此因,明白智慧人生的重要;何止是人生的藏,成佛的真因,抑亦是辟道,促人生悟的利器。我不但要勤求世的智慧,以人生於正,造光明大的前程;要追求出世的智慧,特是上的智慧,使自己手握智慧,勇往向前,揭人生秘,克服代苦,伸展二利行,人生理想,提升人生至善的德性,辟人生至美的前程,走向人生至真的境界,人悲苦,超越三界生死回,入常我的涅天,建立人土,促世界和平。使苦人生,得永快,使愚人生,得慧光照耀,最後,恭祝各位,智慧增,身心健康,前程大!

非得非定非依止 身染如是

五、智慧的重要

法相次第解 量慧光陀尼

深入民身法

三界特尊三垢 於量劫善寂行

吉五,自六和大。十五父母去出家,在杭州道上,遇慧光和尚,明出家意念。老和尚介彼去峰,波利多尊者,尊者:“子何?”答:“。”:“是何姓? ”答:“是佛性。”:“子身尚俗,安佛性?”答∶“我身俗,因俗真,真俗融,洞然二,二之性,即是佛性。”波利多尊者,其根利,之落出家,受具足戒,名之“善戒。”自此,游四方,度生。但行怪,於常人。知人所不知,能人所不能。

明明法二 若演疑

有一知府名江平父,一日其夫人:“兜率院和尚戒,能吃三五斗酒,我想和尚食量。”夫人同意,迎戒,,先食,桌上酒菜之一空。太守戒食量人,不禁奇,但太守夫人,在後面,空而入之鬼神在,戒食物左右,鬼神接而食之。事後夫人所事告太守,太守再次戒供,暗中偷,果如夫人所言,敬畏不已。

以散佛 求上道

二、智慧的

如法修行具佛德 汝等如我

在法提婆多品,多佛智菩欲本土,文殊菩,坐千,大如,俱菩亦坐花,大海娑竭自然出,住空中,鹫山,下,至於佛所,面,二世尊足,修敬已,往智所,共相慰,坐一面。智菩文殊,在教化何?文殊答:“其量,非口所宣,非心所。”同,令其所教化量菩,皆坐,海出,鹫山,作。告智:“在海中,唯常宣法,故令生,菩提心,行菩道。”智因:“此甚深微妙,中,世所希有,有生,勤加精,修行此,速得成佛?”文殊菩:有娑竭王女,年始八,智慧利根,才,能持佛甚深秘密,於那菩提心,得不退,即可作佛。

量光照 慧明示百法

大文殊,不建立道於五台山,化有人。同深入民,示同凡人,法,普度生。如佛教中著名的寒山大士,就是文殊菩世。寒山示生於苦之家,自小父母亡。其兄不仁,受渴之苦,求知生,流浪,其:“出生三十年,常游千。”可知其流浪生活多苦,後到天台山出家,居於寒,甚感足。但求食,常到清寺,找老友拾得。拾得在寺行堂,余菜,收竹,寒山子。寒山子生平行,迥常人,特其所吟,深具佛法妙理,都是醒世警言。所以老和尚:“法身清若琉璃,肉眼看那得知,欲其中玄妙,寒山百首。”

一一佛有百 一一佛有百舌

智慧,有世的、及出世的。世的智慧,人耳目的,察事物的象,法透事物的本。只知事物表面行的定律,不知事物其中因果的酬:只知此刻的系,不知去或未的循。所以,世智慧,是、史、理,或政治,文,哲,科,所得的知,皆自外,非,其作用限於主的察思考,心的想像判,始法突破象界而深入本。劫,世智慧,始法理解宇宙人生的原理,更法人本具的般若智慧,展人精神的文明。

壁法涅 智者不生

妙光菩教化八王子,令其固菩提心,於次第成佛,其最後佛名燃佛。而然佛正是迦如的本。妙光菩,即今的文殊利菩。是以文殊菩,是尊本,亦是尊的祖,今以祖身份,示弟子,可佛法平等,不生著,但利生,不拘世俗知。而文殊菩本的深,智慧的超越,亦由是可知。何止是佛教中智慧的代表,直是上智慧的化身。

不退甘露 不思百相

很多人以智慧,就是明,其不然,因一有智慧的人,必然明白事理,知因果,辨是非,分析邪正,甚而人生的意值,必能突破愚暗蔽,名枷利,走向人生正,止向善,利己利人。至於明的人,然活,思想敏捷,但缺乏智慧明辨,世做事,主的判,以及妄想分的,再加上在嗔,往往唯目的,不手段;每足人利的占有,不惜牲他人的福利。果,制造人罪,社端,致世界混。

十方百佛 皆念此人

三、智慧的得

身不疲懈悔恨 能忍此福比

梵文殊利,或曼殊室利,略文殊,名妙吉祥,或妙德。因其出生,家族中出十瑞相,因名妙吉祥。又文殊菩,古佛再,了了佛性,因名妙德。尊大威怒王秘密陀尼言:“妙吉祥菩,是三世母,故名文殊利。”

山中最能 解相疑

一切智的一切二字,包括空、假、中三谛理。,指法性,如法所:“法如是相,如是性、如是、如是力、如是作、如是因、如是、如是果、如是、如是本末究竟等。”智,指佛的般若智慧。般若智慧不但能深法如是相、性、、力、作、因、、果,本末究竟等差相,以及法相,能以巧方便,不同的法,教化不同根性的生,因名一切智。

上道故出家 欲行菩提而不住

如王善 盛妙至

於彼得成上道 持正法及天人

佛量劫 光六十由旬

非法利法 吝惜施主生嗔嫉

於上量天 金翅

念燃佛前 八十劫

有女人名曰首。婆王大夫人也。又彼夫人名曰金光拘女也。座而起往佛所。皆以衣咽⑵弑魑灏俟⒎鹕稀2⒁越俦壑卑偾Х钌先缋6追鹧浴J雷稹N矣诖ㄐ馐艹卸了姓摺N庇に嫫淝笥┭搿N芊袒谏2允遣豢2稻龆ㄊ艹1厝缢幌砻:慰霾票ΑR嗟比缢嫡棺嘟6逼怕尥鹾蠊恕Dね庸蛴牌乓摹Oし⑽奚掀刑嶂摹S诖巳嫦病6⑹浴S诤竽┦被ふā6雷鹬湫哪罴幢阄⑿ΑV诿钌獯诙觥F照交勾ト搿6褪捉鸸馍啪摹<垂餐再仕淘弧

非非界非 根非生非垢

著於我得我 智人知法非有

言怡次第味 十力世尊笑何

慧御王阿佛 汝等於彼常俱生

步音如子 放光微笑

法非相不相 是示善逝身

帝梵王王 如善治此亦然

智慧照明喻日光 於此中入智

三千界天雨 敬此命最

伏得 其如沙

此能生去佛 亦是未佛母

如健 佛得此持印

系念於空不相 是法不生妄思量

法起非真谛 若法亦非谛

若有信智印 彼如芥子分

著如空 是行能持法

又自不退 後彼相

百世界沙生 於量劫修禅定

慧起王 阿陀佛是

佛涅後有言 我法空如

一生於沙 一切生亦如是

失 我若得法利

善寂不起 不著除疑

如 彼已

修六和敬戒清 是能速解此三昧

三十沙未佛 持正法不

如渡大海彼岸 是於菩提正信

如空拳空 如是佛真供

又雨妙天冠 磲璎珞

利不法 不解空

若有此法印 宣示人

世尊即入佛境界三昧。色。示形。施根本。得。我主。作不作。去。住攀。非。非相非不相。心非心行。非非不。非在非近。非法。入是三昧。不如身及身相。不心及心相。不衣不坐。不所坐不行。如是三昧生功德是佛境界。即於此定放大光明。遍照三千大千世界。於此世界日月星辰。妙神珠火光曜天乃至梵光悉不。如三昧力故。三千世界妙香。有余天光香者。一切世界中幽冥之。佛光普照莫不大明。斫迦山摩诃斫迦山。山王及名山。其中生不本相。三千大千世界。七覆其上希有相。一切世界生奇妙。迦陀竹。及耆崛山。通一。坦然平正生千。大如。上皆有七。垂布如。摩竭提界。皆悉柔如迦陵伽衣。方沙世界佛。告阿僧菩。皆一生。汝往娑婆世界。其有佛。名迦牟尼如供正遍知。入一切佛境三昧名如智印。佛今入此定也。若有菩此三昧。百千劫行六波蜜。汝往。彼菩各以神力。如屈伸臂。至娑婆世界迦陀竹。前佛所佛足。佛七匝坐座。南西北方四上下亦如是。此三千大千世界。及大心者皆悉集。俱竹共至佛所。於此世界有八十菩。於一念一集。於四部次第而坐。有三十。承佛禅定皆悉在。此三千大千世界。提桓因。世四王。乃至大自在天。居天等。一切王。一切夜叉王。一切乾闼婆王。一切迦王。一切修和那王。各眷而集。佛足次就坐。此三千大千世界。大威德皆悉集。上至梵世空缺。利弗。大目犍。摩诃迦。摩诃俱。摩诃迦旃延。菩提。耨文陀尼子。文殊利。如今在何。以何色像如乎。如系念其相何。文殊答言。汝。大智成就三昧自在。各以定力察佛身及系念。在何所。大入三昧。不佛身及系念。於此三千大千世界察推求。不佛身不身相。如是文殊利。不如及系念。我今何得佛身。文殊答曰。且待臾自佛。世尊三昧起。三千世界即大震。佛身殊特威光曜。利弗白佛言。世尊。如所入三昧。以何相。大慧眼察悉不能。此三昧者以何境界。佛告利弗。此三昧者是佛境界。非一切所知。如是利弗。如境界不可思是佛神力。利弗。佛身真。非身非作。非起非。亦非。非化非信。寂。行。此彼。本性清有一法。非受非非生非。非非。非非施。非嗅非。非非。非量非。非心非。非思非非思。非入非非去。去道。非影非瑕。非非物。非非作。非造非成就。非取非覆。非非依。非非明。寂非寂。常住定。非。本性清有一法。非生非起。非寂住。非非。非患非。非法非非法。非福田非不福田。非非非。著名空。非诤音。名字想。非相非不相。非非不。非量非不量。非往非返。非二非不二。非此岸非彼岸非中流。非分非非分。非非。非非思。非量非障。非相非非相。非非非著。行法法法同相。如真度生。所度。解未解者。未者。救未救者。示示法。非等非非等。非相似非不相似。等甘露等。空等。等。得等。寂。善伏行不退。定疑。非非二法。所清本行。威解具足。非非短。非方非。非身相非相。非入相非界相。非有起。非起。非真。非命非非命。非生非。有者。非生非言非忍。身相不。非倒非。非非。非和合。非作非不作。非明非相。非涅不入涅。非定非非定。佛告利弗。是名如身相。一切生皆依於相。有能知此三昧者不。唯然世尊。一切相中不得佛身。世尊欲增如智印三昧。而偈言。

勿信非道 敬修此者

如犀眷 善道不失

不以有相 亦非巧便得

智慧所作入智 量智印印此

智求於智不得智 智慧不生於智

量法言 愚人妄取有二

能法相 解

如大海水一分 此有行

若菩提心 即得不退

智二行中道 於量劫

始生死至今身 普於生行忍辱

尼及清信女 各身上衣

八妙音悉具足 六十和雅

善解音

如山芥子分 空草一分

勤修空我 是能成菩提

此功德身不可 佛子生

非合不合染著 非非非等

次第此典 如而行成菩提

心等如空 行真如三昧

八人起悲涕 法依菩提

其七十六 限量

十方世界千土 聚珍至梵世

勿畏及 亦勿畏魔趣

我限量 亦不可示

次第解令喜 有二

非非作所有 非色非心非二一

喜王菩。文殊利法王子菩。如是六十菩得行。而白佛言。世尊。所言法何法。佛告喜王。所言法者。作施。而有言。唯然世尊。若法作施。何故而有言。佛言。若法作施。可得如是言。遍法不得不。不越不不不。生所。彼此。非有非。假名非假名。非心非非心。非非非。非相非不相。等非等。境界非境界。分非分。近非近。非染非言。唯然世尊。何非染非言。佛言。善男子。非染非言名涅。文殊利法王子白佛言。世尊。若法如是相。何等法。何法可。佛告文殊利。起法相者弄法。弄法起有二。起二者此法。第一中法法。亦有诤。世尊而偈言。

王四天下 女六十

如是展千 繁茂滋生

能此相 自福量

阿修王 比丘清信士

修六和敬生佛想 欲求妙法此

固菩提常前 解了甚深名正

其王音 月髻佛世

即奉佛 惟所用

佛於是中 法令解

必生千 相好佛子

檀波蜜得成就 羼提亦如是

有王名慧御 夫人月次名炎

兼施使 金布行地

六十三十 於此佛正法

彼佛土魔事 胎生

王此 甚深法身定

住劫中佛子 十方我

等心具威 直心解

固不躁 不邪相

柔和言 慈悲不嫉妒

智嫉妒 如木

陀迦陵伽 哀鸾鹄拘翅

垢渡彼岸 德藏福起福普

佛如智印

有二名 永著持正法

垢行不退 超出淤泥升不

百千城 悉具足

笑光充十方界 善利放演甘露

空 如鹿思

世尊是法。阿僧生。皆上菩提之心。八十那由他天及人皆得不退於上道。六三十天人。得生法忍。生。得阿。如是十方菩摩诃。皆得此三昧。佛已。喜王菩文殊利上首。如是六十不可思菩。劫一切菩。勒上首。首金光。如是十方菩。大及四部。天人乾闼婆阿修。一切世佛所皆大喜。

不得菩提相 皆由行真

心共出家 我法妄起作

此法亦生 汝欲已住

日有量菩集 又名

如犀在野 此三昧相

分非分起 真我佛身

以法女身 生量

谛天亦念 夜防不

凡所著法名法 而自言我空

又能生於在佛 勤修此佛兄弟

得入如甘露 成相好三十二

平等等富等三昧 真法相

此相次第行 是真菩提常守

空不解 邪命不清

以是方便得真 起法若佛起

其王有千子 所住名光

此撰空 此是空寂真住

不以色色相 勿如愚人思察佛

非非非嗅 非依施影像

佛演法 皆得不退

百六十 俱行佛前

莫能生者 亦可示言有

得燃佛 求平等

王千子者 劫千佛

心躁谄曲 不能正法

初八十 那由他菩

善寂能作念 善除我

摩尼及真珠 光衣

佛告文殊利。若欲成就佛菩提者。於此三昧心。成就三十二相八十好十力四所畏大慈大悲。成就佛眼。自成菩提。成。成菩。成佛土。成大智陀尼。欲解一切生言。欲得。欲得定。欲得神足。欲不退法。欲解一切相法。欲明解法。修如是三昧。何以故。菩此三昧相。得如上功德。名佛。名遍。名洲名救。名供。名一切智。名伏。名世解。名上士。名如。如而行。等等等。名第一。最。何以故。文殊利。我住此三昧。燃佛即得菩提。文殊利白佛言。唯然世尊。若世尊然佛即得菩提。何故阿僧劫在生死中。修行苦行。佛告文殊利。我生作佛事。化生令住三乘。本。文殊利。我於亦得菩提。亦入涅。世尊而偈言。

金山解七乘 如月所

自彼二想 六十二等

受持及 演功德不可

非言信鄙 能佛菩提

城起精 皆以妙檀

不懈不睡 不

家求正法 於一常持

一日所供 其有量

野持戒修恭敬 三於如想

此心 此降魔名甘露

非固不固水月 欲善逝身如是

毗梨禅那智 住此智慧成就度

供施佛 求此三昧

人德聚如佛 功德星中王

皆盛 如忉利天

治病解 如是名善寂解

及持戒能比 信解此福最

若能信此智印 沙施比

[第251部第39一卷] 第0251部~佛如智印一卷

若彼名法 悲涕流衣毛

琴瑟钹箫笛 鼓妙音

不惜身命佛道 不名而退

善能悟懈怠者 慧相量不可

非三如幻 如是佛所依

解言音七百 通味六十

十方各遣一 皆正法此

慧根智作智慧地 智起智光

一切三昧智印 此是佛四妙

法有作亦 本不自不他

第二法 七十三由他

或有是真谛 或名道

愚人放得 是乖法相

王浮提 七十千由旬

如是量劫 悉共此

住山威具 友清眷善

三千界震 天奏音

成十力相好 一切佛功德

第三法 七十由他

世尊是法。三十沙菩得此三昧。六十八那由他菩。已於百千劫修行。於上道得不退音慧。光陀尼。有六十天及人未上菩提心者。今皆意此三昧皆生喜。生喜即得阿毗跋致。佛授。於未世三劫得成佛。曰畏。有久修行者得生忍。各於成上道。同一。世尊四。告文殊利。汝等住不住法。不不作行。一切法所依。守此上道人。文殊童子座而起整衣服。胡跪合掌白佛言。世尊。我一切法不可得。我此上菩提。如世尊上道。在不在。所不。不可。得失。中三十菩座而起偏袒右肩。合掌白佛言。世尊。我等亦欲守如量阿僧那由他劫之所修得阿耨多三藐三菩提法。各各身所著上衣。奉如上。世尊告勒菩。汝善。勒知。此是汝事於未世後五十。此。勒白佛。唯然世尊。我守。佛告勒。三十菩中。有八千菩持正法。其余菩未能自不正法。於後末世於如阿僧劫之所修集得阿耨多三藐三菩提正法之中。起诤不。不能受。不能持。勒。有七法菩提心。何等七。一者如佛菩菩提心。二者正法。持故菩提心。三者生苦所逼。起大悲念菩提心。四者菩教余生菩提心。五者布施自菩提心。六者他意心。七者如三十二相八十好具足。若心。勒。如是七因菩提心。如佛菩菩提心。正法持故菩提心。生苦所逼。起大悲念菩提心。此三心。能佛菩持正法。又能疾得不退地成就佛道。後四心伏不能法。次勒。菩成就五法。如是阿毗跋致。何等五。一者於生起平等心。二者他得利不生嫉妒。三者法者。失身命不其。四者能一切利。五者信甚深法。不信世文。勒菩成此五法名不退。次勒。菩有五法。其心能正法。何等五。一者起不善色。二者信用鄙行。三者著利。四者惜檀越。五者心谄曲行不真。口空而行不。是名五正法。次勒。菩有五法成就阿毗跋致。何等五。一者不得我。二者不得生。三者了法界得。四者不得菩提。五者不以色身於如。勒。菩成就如是五法名阿毗跋致。世尊而偈曰。

若能此 了道疑

不憎所著 乃能得此三昧

推求不得一法本 坐道四谛

起量方便 供如

此者住真 得如妙法藏

一日一夜持此 功德彼不可

箜篌俱 不及如一妙音

假使田如那由界 沙殖其中

一切方亦如是 是子佛充

修集此障 其所念得成道

或有而不 或有常

如其所不可 一切尚量

不法器皆集此 悉奉持此法

威默染著 求欲诤

乞丐不受 法依止住

一一百妓 照以八千

若使涅有分者 佛往彼

面如月世眼 梵音清普

不惜身及命 於不染

我於劫妻子施 目求佛道

日月夜空 又如雪山常地

道及道次第道 助菩提法非助法

笑因必雨法雨 演何法令喜

若有得法二 是名不相

亦相施念 若自言我忍空

明了行量 功德聚演笑意

精不睡 吝惜

三界生若干 於量劫戴行

法空生作者 亦

於怨中心平等 於佛善友想

有佛名月髻 演此三昧

非造非非非 此身非所欲

此智三昧定 解一切言音

能苦得安 聚如笑

量劫施一切佛 若有福彼

利故求友 而自真出家

被服粗垢衣 七三千

若法少分是有 成法

常此三昧 其心所欲

非寂不寂非相 非系非欲非合散

於悟令成就 持此三昧甚希有

八那由 佛所持戒

最智慧上智光 智光智富智富藏

若於三七日 心此

後世有生 我行菩提

此神足眼知他心 一切若干

八十相音 十那由他亦然

定智最 除一切

此系念相 有涅

若有於沙劫 修四等遍世

法不起作者 於中施作想住

悉如上供 具足此三昧

沙果及名 勿近友善友

即能受持 得空所倚

我若出家族 而於佛子生嫉恚

非非弱亦非 非默非非供

後世行道 而返禁戒

生自起可相 此是涅所著

本文由德赢vwinac米兰发布于资讯,转载请注明出处:文殊菩五字智慧心咒,大智文殊菩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