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典文学之云笈七签,太清石壁记卷中

2020-03-02 作者:资讯   |   浏览(147)

按:此段标点有误,“砖面旋旋”不词,正确的点读是:“中心安砖一块,勿令汁过满砖面,旋旋倾杖汁于砖上。”“旋旋”是时间副词,指“逐渐、渐次”之义。如《敦煌变文集》卷五:“信心若解听真经,智惠心头旋旋生。”《朱子语类》卷九:“曾子便是合下持守,旋旋明理。”可证。

煅粉霜入砒匮养法

右直以研之,取一净瓦,一头高,一头低,着纸一张,布硫黄於中,下着火,其下处瓦底着小盆子盛米醉,其硫黄入中,并成小珠然。更於醉中取置於瓦,更准前镕之,可经七褊止。然绢重袋盛硫黄,缚一横杖,铛中满着米醉,取杖横於铛上,勿令袋着铛底,煮之三日夜,醉喊即添之,更於醋浆水煮,又三日夜,清水中煮一日夜,然出曝之。安架研之使细,取牛乳五升,将拌硫黄末,即曝乾。乾讫,更拌以乳,尽煨乾,任丸散服之。

◎伏药成制汞为庚法

又如《诸家神品丹法》卷四:“煮朱砂成宝法:朱砂……用绢袋盛裹了,缠绵袋子,米醋内半蘸过,入铁器内用米醋半斤,水二升,木芙蓉枝叶共二两,同煎一伏时,慢火为妙,取出,控干,拣择朱砂,余药不用。”此例是说将包裹朱砂的绢袋在溶液中煎煮后,再取出沥干。

煅硫黄法

雄黄 雌黄 石硫黄水泛取浮者,倾器中更研以尽 锺乳 白石英 磁石 石肺 云母

已上四味,同一瓶子内,以金薄覆灰,埋瓶子一半歇口,烧三日。第一日火去瓶子二寸,第二日火去瓶子一寸,第三日火近瓶子,至夜锻通赤,无火毒。

⑩[元]陶宗仪著:《南村辍耕录》,北京:中华书局,1997年,第331页。

死硝法

又方

硫、雄、砂隔铜居上,磁、起、长棑紫作头。金上下三中各二第一句说石药四味,依此次第入瓶子。第二句说四味,亦依前次第入瓶子。第三句说金薄上下各三片,中间两片隔石药,此烧铜炙满三休,一瓶烧,一瓶炙,依药法,三日止,乳烹四五俱归一乳即钟乳,烹即煎也,四五二十也,乃二斗水煎至一斗也,是归一斗也,取一仍须十一修即此一斗钟乳水煎草药十一味,云十一修也,煎到三时还要出即煎至三升也,地和童酉一时勾地黄、酒、童子小便三物是也,去火石归安静室是去火入石药。待如肌肉五生稠肌肉,和入体也。五生,即生牛黄五味用也,别盛三合钟间水,外边千下转犀牛此即钟乳水磨犀也。

《急就篇》,丛书集成初编本,北京:中华书局,1985年,第167页。

汞一两为率泥,矾、食盥各三钱许,入赤缴脚少许,同研,入甘锅内,实纳纳半锅,用瓦陀儿盖口,如法封固。掘地坑一个,筑令紧实,贮水在坑内,安甘锅向下面,令水浸,须离一寸许,锅外四边用土筑实,用火簇毁,候地烈为则。候玲之,其霜已结成,可用。

绛矾 白矾 太阴玄精各四两

若要服食,出毒,入寒泉一月日,却以乳蒸,用楮汁丸,丸如粟米大,延龄,治万病,每日服只可一丸,若志心尽一两,寿年五甲子,神秘。不得偶然轻泄,传非道之人,受其殃考。

①本文所引道经均为文物出版社、上海书店和天津古籍出版社联合影印的《道藏》版本,斜线前数字表示册数,斜线中数字表示页码,上、中、下表示栏目。

右用小甍盒子一个,内有油者,盛雌硫,微安令实一半以来,用夏枯草为末,掺些子药上,别用夏枯草半两,外面用水调和,如泥固济盒子口。更用田字草四两,烂研再固济之合。然后用盐泥固济,厚一寸。候晒乾,勿令裂缝。於净室中安地上,用桑柴灰一两碗,以醋喷令润,后於地上,以醋灰紧紧拥盒子,勿令见'盒子。用炭半秤已来,装簇令匀,於顶上发火煅之。候火尽通玲,取出打破盒子,取药细研。又雄一两,亦同细研,入盒子内,同前如法固济,候乾火煅,并依旧待火玲,再研。入生三黄各一两,同研。又同前法火毁用。又入三黄三两,一处研,入大盒内,添草末固济,煅火玲,入水银三两,并黄子一处研细,候无水银星,再入盒内,用盐泥固济,入灰池内,即是养火灰池内也。顶上下熟火四两,养至七日,早晚添之,常用四两,以火四两养终七日,看之黄成末,作金母匮子。然后开熟金一两,拍作箔子,用汞五两,一处入瓮瓶中,用秦椒末五钱在内,以生姜塞口,用灰火煨之,时时摇动,频用秦椒末,结成砂子,取出紧裂如莲子样,和真金子。别用砂盒子一个,先铺金匮末四两,种砂子一重,更铺四两。又种一重了,却将余末盖定,用盥泥固济,候乾入灰池内,初以二两,计熟火养一伏时,添三两,又养一伏时。又用四两火,复添火养五日。后用熟火三觔,煅合通红,取出作匮用。

右祷筛依四神,唯转数多。

上好庚一十两,汞五十两,贮于一罐内,常用火暖,将庚烧令赤,投于汞内,柳篦搅,化尽为度。用盐花三斤,与金泥同研,唯细。便入一大铛内匀平,上用勘盆子盖铛,以泥固济,週回令密,慢火锻之,却令汞飞上,以汞尽为度。次用煎汤沃盐花,候盐味尽为度。其庚粉于盘内,日曝干后,细研入在药内;雄黄八两,如鸡冠色者,研如粉;雌黄八两,通明叶子者,研如粉;戎盐四两,研如粉;金粉十两。右五味药并细研如粉,别换鼎合。一依前法,用米醋浓研,香墨匀涂合内,还用文火逼合,令药作汁。一依前法,用硝石四两细研如粉,安在合足内,实按,以面粘纸封定合足,便固济合盖,入于鼎内,准前法泥固济合足,合上用铁关定后,阴干。一依前法,先取铅三斤,于铫子内熔作汁,以杓子抄在合足四面,相次更熔铅汁,渐渐灌满鼎内,至合子上二寸以来。一依前法,选成合日,夜半子时起火。火候准前,初起六两,日加一两,至六十日满足。候鼎合冷定,用铁凿凿去黑铅,取合,其药当作紫金色。每一分于乳钵内细研,可制汞一斤,立成紫磨黄金。此非人世所有,是神仙秘授,若于助道,须知足乎!

三、误解方言词而导致释义有误

葛仙翁见宝砒

二名红景,三名赤曜,四名重晖,五名红药,六名红霜。

又钟乳十两,以玉槌研七日,如面即住,用熟夹绢袋贮,系定头边,悬于锅中,煮以水二斗,煎取一斗,内取钟乳水三合,研生犀角一千下,将此水别收贮,候入皁荚仁时同研用。又将其余钟乳水煎远志等五味,仍加蔓菁子五大分,拍碎同煎,令水至七升,去滓,取此药水,又煎青木香等四味,至四升,去滓、又取药汁煎半夏只以汤洗十度,拍破,当归细捣,二味各一大两,煎至三升,去滓,澄净。

固济、固际

朋一 硵二 砒三 粉霜四

造内丹法

◎化庚粉法

《黄白法考》:“鬼焰当是有烟之火焰。”

伏三黄法

右祷筛依四神法。

右以浓醋一斗五升,煮针砂、硫黄二味,令干,以火锻之,待鬼焰出尽后,放冷,研。别入硫黄一两,又用醋一斗五升更煮。候干,依前锻之,鬼焰尽即止。放冷,以水淘取紫汁,去其针砂,澄紫汁极清,去其水,尽阴干。即入白矾、盐同研,内瓷瓶中,四面下火锻之,侯瓶内沸定即止。待冷,出之,细研,以醋拌为柜,先用药一半入铅桶中,筑实,即以金薄两重,硃砂入柜上,又以余柜盖之,筑实,以四两火养三七日,即换入铜桶中,密固济,用六两火养,三七日足,即用十斤火锻之,任火自销。寒炉出药,硃砂已伏。于润湿地薄摊,盆合一复时,出火毒了,细研,以枣肉和丸如麻子大。每日空腹,以温水下五丸。以铅作桶,可重二斤,以铜作桶,可重三斤忌羊血。

“固际”原本是一个词组,表示封固容器口边缘的缝隙。如东汉《周易参同契》卷上:“固塞其际会,务令致完坚。”又东晋葛洪《抱朴子内篇•黄白》:“先锻锡,方广六寸,厚一寸二分,以赤盐和灰汁,令如泥,以涂锡上,令通厚一分,累置于赤土釜中,率锡十斤,用赤盐四斤,合封固其际。”大约在初唐时凝固成词,表示“封固、密封”之义。如《云笈七签》卷七一“金丹”部引孙思邈《太清丹经要诀》:“六一泥者,味虽不多,用之极善,直云固际神胶。”因“济”与“际”音近假借,故其词形又作“固济”,如成书于宋代的《苏沈良方》之“阳炼法”:“乃入固济沙盒内,歇口,火煅成汁,倾出。”②又明代宋应星《天工开物•丹青第十四》:“凡升汞,上盖一釜,釜当中留一小孔,釜旁盐泥紧固。”书中附有一幅“升炼水银”的图画,文字中描述的“釜旁盐泥紧固”,图画中在上面覆盖的釜上写着“固济”两字,比较形象地揭示了“固济”的含义,即封固、密封之义③。今《近代汉语大词典》沿袭《汉语大词典》释“固济”:“粘结、凝固”。金董解元《西厢记诸宫调》卷二:“一时间,怎堵当,从来固济得牢,墙坚若石垒,铁裹山门破后石爻。”④《汉语大词典》对“固济”的释义有误,《西厢记诸宫调》中所谓“固济得牢”,是指军队将寺庙围得严严实实,“固济”仍然是“密封”之义。

煅硫黄法

右并梼为末,醉和日曝七褊,唯铛下周匝着袖砂,及灰盐为怩泥铛,即着盐平满铛,看药多少,梼盐中作碗形,着药讫,以铜匙按之令实,即加盐一重覆之,更加伏龙肝一重,更以盐上,更以朴硝盖之,用匙按平,即以米醉叹之,即安上釜,固济。先用麻梼泥,泥择扫及固济上釜,可厚三分,极牢密,渐加文火,经四日夜,即武火二日,极猛火一日,寒即以水湿固济处,然后开用之。

又加炼了芒消一大两,名为破棺丹,芒消即上好蜀消,有锋芒者即得也。于铫子内火上炼令汁尽,取为末,入于药中。或有暴亡,不问疾状,但肢体未变者,可破棺打齿,热醋调下一粒,过得咽喉即活,十救八九。其丸如绿豆大,余砂并依歌诀。

综上所述,“鬼焰”是硫黄在达到着燃点时所发出的青色或紫色的火焰。

堵脂、狗脂、芝麻花,三件各一两,入沙锅内,缓缓火煎熬成膏了,如溶骨成汁,以出血药。出乾净了,挑此油药於铁槽内,泻杖汁於内,渍之三二次,即绵软,然后用丹头点化。

右直尔取米醉,煮之三日夜,然更研,取醋拌曝乾,更研十余褊,即止。又以竹筒盛於骯中,蒸之十褊即止,任将饵服。

夫人生禀于五行,拘于五常,则为五味之所贼,八风之所攻,爰自饮乳至于耄年,莫不因风而丧命。或多食而过饱,或失食而甚饥,或饮啜太多,或干渴乏水,或食咸苦,或啜酸辛,或畏热当风,或恶寒亲火,或庭前看月,或树下乘凉,或刺损肌肤,或扑伤肢体,或时餐燥药,或多啜冷浆,或久绝屏帏,或日多施泄。自此风趋百窍,毒聚一支,遂使手足不随,言词蹇涩。或痛贯骨体,或痺袭皮肤,或痒甚虫螟,或顽如铁石,或多痰唾,健忘好嗔,血脉不通,肉色干瘦,或久安床枕,起坐须臾,语涩面虚,虽活如死,或总无疾苦,辛暴而亡。男即气引于风,女即风随其血,未有不因风而丧命者也。世人不能治其风,但以药攻其内,安有风在五脏六腑之中,四肢百脉之间,而汤饮之类,曷能去乎?假令相疾,而医用药乖误,虽《难经》、《素问》三世十全,欲去沉绵,其可得也?

许宝华、宫田一郎主编:《汉语方言大词典》第四卷,北京:中华书局,1999年,第5386页。

砒二两,粉霜一两,同研匀,入知母末一两,再同研匀,入水火鼎打之,用水三觔,足秤候水尽为度。如无粉霜,只用汞一两,同砒药一处研,令无星打之,亦得水,却用四觔,足秤尽为度。每一钱点前仗子一两,软白无晕黑色。却对入银一两,同灶明槽,倾之便可过铺。

雄黄 雌黄 白石英 云母 孔公孽 誉石

别取光明砂十二两研碎,和前伏火砂同研,依前用米醋煎,溲成团。取前内柜细捣筛,筑为柜。即取前剥下者雄、青细研,铺底了,安砂团,更以盖子上了,便著柜,未填满,依前来固济。待干,入鼎,别泥炉,著草灰半斤,火养一百二十日,以大火锻,出炉取药,如前,当成上色西方也。此名第二转紫金河车。

四、臆改异体字

死信法

雄黄 雌黄 空青 朱砂 锺乳 誉石 石膏 禹余粮 太阴玄精 白矾

又地黄汁一升、无灰酒一升、童子小便一升,此三味与药汁三升,都计六升,于净器中,文武火养成煎候至一升,即下诸般金石药,搅勿住手,待如稀粥,即去火,下雄黄等五味生药末,熟搅令极匀,即下皁荚仁炒其子,打取仁,杵为末,秤取六大分,龙脑二分于盆内研如面,入药中。并所研犀角汁,同入于乳钵中,令壮士研三千下,候可丸,丸如芥子大,不得太大。此药功效,造化无殊。又此药就后,分为三大分,如品字,取一口,即一分也。

上述道经介绍作土釜的方法,其中一个步骤是将土捣成细末,再用绢进行筛析。其中“簁”即“筛”。如《急就篇》卷三:“簁箄箕帚筐箧篓。”颜师古注:“簁,所以箩去粗细者也,今谓之筛。”《篇海类编•花木类•竹部》:“簁,音筛,下物竹器箩也,可以除粗而取精也。”《齐民要术•大小麦》:“种瞿麦法:以伏为时,亩收十石。浑蒸,曝干,舂去皮,米全不碎。炊作飧,甚滑,细磨,下绢簁,作饼,亦滑美。”

第四造粉霜法

右祷一依四神,唯数须多,可用醉拌,曝乾之。

别取光明砂一斤细研,以左味拌。取一瓷鼎子可贮得药者,将拌砂筑成柜,将伏了砂细研,醋调泥柜内。干了,著汞八两,以二两火入炉,养一百二十日成紫金。即将投名山,不宜用,告上玄,书名仙籍也。其神室收取,要用时,坐于灰中,著汞六两,用二两火养一复时,成真上色西方也。《参同契外丹》亦云:龙虎之诀,即金华黄芽之品秘。

作者简介:冯利华,女,文学博士,长沙理工大学中文系副教授。

将粉霜用鱼庵草汁煮制了,却用甘草节煎汤,调三棱、石斛、地榆、五加皮为末,作贴身,於砒匮内养,入茱萸头匮前。茱草头升打了,煮了,用前砒匮末,上下各用二两铺盖。却用铁塔草、生姜汁二件自然汁,浸药末令湿,带水养七日,卯酉火二两。取出研细,仍前入合,再用香芹、生姜二件真汁,再浸药末,又养七日,两半火。取研细为匮,方入粉养。

炼朱砂一斤

石硫黄 雄黄 硃砂 自然铜

④许少峰主编:《近代汉语大词典》,北京:中华书局,2008年,第663页。

煮死硫黄法

雄黄一斤

硫黄一斤通明者,细研如粉 山池石盐二两亦细研如面 伏火北亭汁三两

笔者觉得将“控”解释为“引”,实为不妥。窃以为“控”在道经中应是表示“沥”之意,例如:唐《上洞心丹经诀》:“作神室法:用好鸡弹八个,醋浸略去弹皮。顶上微开一小窍,约小指拇大,慢慢倾去黄白,洗净,控干。然后磨上等京墨,浓磨墨汁,倾入鸡弹中,摇转令上下皆遍。微于火上炙干,令遍黑。”此处是说将倾去黄白的空蛋壳洗干净,沥干,此“控”即表示“沥”之义。

砒匮中入水银贺二物手法

造硫黄水炼法

已上三味,各三分。

笔者同意“挺”和“锭”是“铤”的假借,如《司牧安骥集》之蕃牧纂验方卷八“四时喂马法”:“贯众、皂角。以上二味入料内,同煮熟喂饲。每煮豆一石,用皂角五挺,贯众五两。”⑦同卷“洗肺散”:“人参、甜参、紫参、苦参、秦芃、何首乌、沙参。以上七味,各等分为末,每用药一两,酸浆水一升,蜜四两,不蛀皂角一挺,挼取汁,一处调灌。”⑧在释义方面,我们认为《黄白法考》所言有误。“锭”或“铤”在道经中并非指“豆有足”,而是指条块状的药物。如《诸家神品丹法》卷一“造六一泥法”:“将四神丹药末入气炉,烹成汁,泻作挺,打作一个金合子如鸡子样。”“烹成汁,投丹一丸,搅令匀,倾出作锭子。”以上道经所述均为药汁倒出来,试想液体倾倒后,只会流成一片,怎会变成“豆”这样的容器呢?(道经并没说倾倒入模具中)因此,所谓的“泻作挺”和“倾出作锭子”都是指将熔汁倾出作块状。此外,在其他医书中,“锭”表示块状物亦不乏其例,如明人赵献可《医贯》卷六“感应丸”:“丸用清油一两,铫内熬令香熟,次下蜡四两,同化成汁,就铫内乘热拌和前药末,捏作锭子。”⑨

大块硫黄一觔,须是拳大块者。用生地黄三觔,取自然汁,先将块硫黄入在铁锅子内,用地黄滓铺盖成块硫黄,就锅底坚捺实,却将地黄汁调真桑柴灰三升,铺在地黄滓上,若周回四边有鬼焰,却将乾桑柴灰掺在上,莫令焰起。以木柴火烧锅底,共硫黄通红为度。却取硫黄面上滓并灰,再细研为一处,取起锅底硫黄,将二件药灰以汤汀淋,候汤清为度。若二件灰打淋汁未清,再添汤澄淋,直候如水清,方可住。却取了硫黄,就锅同打淋药灰清汁,煮乾为度。取硫黄入在镕铜罐内,用大火如销银灶,得硫黄如金汁,倾在槽内,成金蜓,不脱胎色,沉重。却将灶了硫黄,取一两,同雌雄各一两,将雌雄在砂合底下,用灶了硫黄盖头,熟 火一簇,合通红,却将雌雄二件,一处再研细,入死硵一两,一处再研为末,入镕铜罐内,上安盏内,水火鼎打五盏,水乾为度,各分胎去灰霜面,上是硵,中问是硫黄,下是雌雄。却取三件黄雌雄养朱一两,研细,铺底盖头,养火七日,早晚二两火。再用四两,火养七日。取出作四神匮,养庚银母砂,或随母转法,砂子不用团,却用长条子,插入四神匮养煅。若硵砂作一路白色,分胎在面上,可取却。硵不可同研,在三黄内。合子面上有灰霜,却不可用,乃分胎去灰霜尽尔。

右梼筛细研,醉拌浥浥,一依四神,唯以盐末拌和布置,更以盐盖上,固济,一日夜文火,以渐加武火,使猛三日夜,寒之,取飞三转也。

已上四味,同一瓶子,入金薄覆籍,不固口,以火灸三日,火常去瓶子三寸,不得甚热。

《庚道集》卷八:“用文武火上坏煮了硫成汁,取起,离火,倾入痴汞,铁匙慢慢搅和得所成青金头,次用柳木槌研细,再于慢火上炒,不得有鬼焰起。”

雌硫各一两,细研如粉

右打金银作薄,即用褚脂於铛中,煮十五沸,用皂荚洗令褚脂尽,即取瓷盆研薄令碎,和盐及银研之,七日已来;即用生绢三重,去水取银粉,向袖砂电中炼,微火,不得令猛,出之更研。然后取胡同律末共粉,一时水炼,即用生绢三重,晨粉啡去水令乾,研极细任用。

已上五味,各四大分,研如面,生用。

《黄白法考》:“《庚道集》卷六《丹阳术•第一先制杖子法》:‘开通钱润好者,放甘锅内炋成汁,次下制矾,用瓦作指头搅之。候汁清莹,先用酸虀二碗,柿漆一盏,相和,煎令滚热。倾在匾桶内,中心安砖一块,勿令汁过满。砖面旋旋。倾杖汁于砖上,令自投水中,即净软可爱。’”

车前草汁 艾汁 芭蕉油

一流珠白雪,二流倾素雪,三玄珠绛雪。

取铅十斤,汞一斤,以器,微火熔之,用铁匙掠取其黑皮,直令尽。每一遍倾在地上,复器中熔之。凡如此九遍讫,即下汞,即用猛火熬作青砂色,如不散,即糠醋洒之,即变为青砂矣。更于一铁器中盛醋,倾砂醋中讫,用铁匙研令熟。又醋烹,添取铅黄于瓦上令干。取黄牛粪汁,并小大麦面亦得,和所熬青砂,作团如鸡子大,或作饼,日曝干,一本云:阴干。于燎炉火上鞴袋吹取铅精,名铅丹,其性濡,更著器熬,令至熟,其色尽赤,又出,醋中研,令至熟澄,著瓦上使干,于器中熬令熟紫色。又别以一器,取好酒一升,下赤盐二两,和投器中,相得,即取紫色丹,一时写著酒中,待冷出之,此即名九还铅。丸为丹,名曰九转紫铅丹也。

关 键 词:《中国外丹黄白法考》 词语 补正

伏雄黄法

右二味研令细,及总和雄黄等,并搅和布置固济,一依四神丹法。唯火宽於四神,使火欲文多武少,七日一转。

远志 巴戟天 玄参 乌蛇 仙灵皮

五、误释副词

伏火硫雄法

造铁液丹法

已上五味,各五大分。

笔者以为,道经中的“钤”不误,“钤”即“钳”的异体字,如《篇海类编•珍宝类•金部》:“钤,其廉切,音箝,与钳同。”同部:“钳,其廉切,亦作钤。”“钤”和“钳”一样,既可以作名词,也可以作动词,如《庚道集》卷三“李洞玄神丹妙诀”:“殊砂五两和前砒五两……煅成汁,即掺少生砒投之,再引起死砒,不住扇,直候砒尽见清,乃殊砂熟也,即钤出,候冷。”又卷九“葛仙翁长生九转灵砂大丹”:“却以前药甘锅入炉,亦作汁,以钤钤出殊。”

雄不以多少,以瓦松、牡蛎为末,以水捣成烂膏,以泥甘锅表裹,令紧其口,上出三两指高,可一指厚,内雄黄在中,先为末,方入,用火五觔揭口煅,常守着之,候烟尽,视如鉴光明者,倾出成也。

光明丽日丹方

余久居太白,抱疾数年,万药皆施,略不能效。后有一翁遗余此药,服都五粒,疾乃全除。稽颡叩天,求其药法,然肯传授,誓不轻泄。余故录于右,置诸灵室。后人得之者,宜敬之!无或轻慢,自贻殃咎。但依法修炼,何虑不神。

⑦⑧[唐]李石等编著,邹介正、和文龙校注:《司牧安骥集》,北京:中国农业出版社,2001年,第392、401页。

山茵东,伏道艾,金丝藤汁。

右打作镜,中央开孔容指许,径五寸,厚三分,两面刮削并平净,打作方铄,长七寸,阔四寸,厚三分,上开孔。酒三升,胡椒末、华、拨、乾姜,已上各祷筛。盐一升,磁石十四两,醉一升,以醉和,稍将险镜穿於长铁着上,片片去三分。先埋瓦瓮於地中,瓮内以木为架,架上重安之,以瓦盆覆之,盖瓮口讫,覆土厚一尺。每日以盐水洒上令湿,满一百五十日开之,其镜飞胤,以刀刮削,以酒研泛,取得倾器中,更研以尽然,澄取任用之。

◎九转炼铅法

《敦煌变文集》,北京:人民文学出版社,1957年,第520页。

炒粉霜法

空青半斤 磁石白石英朴硝各半斤 锺乳五两

◎灵宝还魂丹方并序

二、释义欠精准

汞五两 信二两 盐五两 枯明矾三两 牙硝三两

右以石硫黄镕成水,倾水银中,搅成碧砂,和诸石药,一时祷筛细研,醉拌,一依四神,唯转数多於四神丹.

夫灸药制烧药,烧药制煮药,煮药制生药,生药使煮药,煮药使烧药,烧药使灸药,递互相制,递互相使,君臣俱具,父子固全,遂得阴阳,各有其绪。阳药制阴,以引其阴;阴药制阳,而引其阳。此药虽不能致神仙,得之者,但服一豆许,则寿限之内,永无疾矣!如已患风疾及扑伤肢节,十年五年运动不得者,但依法服之,一粒便效,重者不过十粒。有人卒亡者,但心头未冷,取药一粒以醋调,一粒摩脐中一千余下,当从脐四面渐暖,待眼开后,热醋下一粒,入口即活。但是风疾,不拘年月深远,神验不可具载其功力。每丸如芥子大,日曝干,收之。凡疾人不问年月远近,先次以红雪或通中散茶下半丸,如或风涩甚者即一丸,良久,以热茶投之,令患疾人泻三两行,依法泼姜豆汤下一粒,当以他人热手更互摩之患处,良久热彻,即当觉肉内有物如火走至痛处,所苦当时已失矣!一二百日及一年内风疾下床不得者,服一粒后,当时可行步,一如不患人。至重者,每泻后,服药一粒后,歇三五日间,依前服红雪,先泻后服丹药。但每日服不过一二粒,平复如本。打扑损多年者,天阴即疼痛动不得者,尤验。只可一两粒。服此药多者,疾愈后,药力当伏脚心下,男左女右,但有所苦,发心念药,随意则至。此药神验,功效非智能测。其法:

②⑥[宋]沈括、苏轼撰,杨俊杰、王振国点校:《苏沈良方》,上海:上海科学技术出版社,2003年,第7、34页。

诗曰:

二名反魂,三名更生,四名归命,五名全生。

古典文学原文赏析,本文由作者整理于互联网,转载请注明出处

《黄白法考》列举了这两个词条,没有解释词义,仅释“际”为上下釜相合之缝。

庚道集卷之六

朝霞丹方

阳起石 磁毛石 紫石英 长理石

《苏沈良方》“金液丹”:“硫黄十两,精莹者,研碎,入罐子……以瓦片覆罐口四面,炭五斤拥定,以热火一片,自上燃之,候罐子九分赤,口缝有碧焰,急退火。”⑥

以砒粉霜等分,入水火鼎升了,入煮药。不蛀皂角七觔,烧灰,不要十分过,存性用。好醋五升,烧执重淋五次。又将皂角槌碎,入好醋五升,略浸两个时辰,揉碎滤滓,与前灰汁相合,悬贻煮三日。再入鼎升,从缓至紧,升至二更,玲出鼎。又以梧桐律曩悬胎,再升。升之后研细,又升。坠底为验,或托圈。取出一钱,点一两雪白。

水银一斤 盥二斤 朴硝四两 太阴玄精六两 炖煌矾石一斤,绛矾亦得

◎神室河车方

首先,“鬼焰”一词在外丹文献中习见,通常鬼焰产生的条件是硫黄熔化成汁后持续加热而形成的。例如:

右件烧灰铺头底,固济,火笼井口煅红,倾入水中,候浮收硫於器,镕却依前法煅,任用。

朱砂霜法

延胡 索木 胡桐律

注释:

粉霜一两、砒半钱、朱砂半两、硵砂二钱,四味绵帛裹扎定,葱姜汁剪水煮一夕,取出令乾,入鼎。鼎药:地肤子、半夏、贝母、黄苓、草乌、卷梧、灰苋。右为末,同前药相和,入鼎内上,又用药盖头,固缝乾。水火鼎打之,点化雪白。

右并梼和银粉,取伏龙肝、盐末等,和上件药,布置一依四神法,唯以朴硝一斤覆上,更用末白盐花履之牢,固济。四日文火,渐渐加火,仍须微微,不得依四神武火,满七日讫,用猛火一炊闲,寒之,开取其药霜,亦有不上者,并在盐花内结作芙蓉头甲,子,其霜煮炼,候四神法。

北亭砂三两明白者,以黄蜡一分半熔作汁,拌北亭令匀,作一团子,以纸裹,炒风化石灰一斗。用一磁罐,先将一半风化灰入于罐内实筑,内剜一坑子,放北亭于内,上又将一半风化灰盖,准前实筑。初用火三斤以来,渐渐加火至五、七斤,三复时足,乃起一弄十斤火锻,令通赤。火尽,候冷取出,用生绢袋子盛。又掘一地坑子,可受五、七升,满添水,候泣尽水,安一细磁碗于坑子内,上横一杖子,悬钓北亭袋子于碗上,更用一盆子合盖,週回用湿土壅盆子,勿透气。三复时并化为水,取此水,拌调前件二味药。

③宋应星著,潘吉星译注:《天工开物译注》,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2008年,第236页。

白灵砂茱萸头法

金银二粉法

金薄二十四片,光明砂研如面,以荞麦灰汁煮三日,淘取秤;雄黄研如面,醋煮三日,淘取秤;石亭脂研如面,酒煮三日,淘取秤之。

从例可知,鬼焰和烟是硫黄加热后产生的两种不同的化学反应现象,从例可知,硫黄加热后是产生黄烟而不是黑烟,因此,《中华道教大辞典》将“鬼焰”解释为“因燃烧不充分而产生的带有黑烟的火焰”,并不符合事实。因为硫黄在“燃烧不充分”的情况下,将产生黄色的二氧化硫,也即道经所描述的黄烟。

制砒粉点化骨作骨头匮养灵砂法

伏龙肝 盐末倍於雄黄一倍

◎四壁柜硃砂法

《黄白法考》将道经中常见副词“旋”释为“旋转”,大误。“旋”是一个时间副词。如《庚道集》卷七《结庚砂》:“用真麻油半盏,入瓜蔓子一粒同煎,候药子黄,又下一粒,共下七粒为度。旋入白胶香,六七分重,同煎少时,旋倾旋挤,结了。”此段“旋入白胶香”是指旋即加入白胶香,“旋倾旋挤”,也是指旋即倾倒出来,旋即压挤,其中的“旋”均为时间副词,表示“旋即、随即”之义。

朱砂法

造水银箱法

右三味药,并同相和令匀,便取铁合,用米醋研上好香墨,浓涂铁合内三遍,候干。便入此三味药于合内,以文火逼合令热,候药化为汁,出尽北亭阴炁,住火。候凝冷,便用硝石四两细研如粉,入于合足内,实按了,以粘纸封定合足。候干,方入于鼎内,用法泥固济。其法泥用雁门代赭如鸡冠色,左顾牡蛎、赤石脂等三味,各细捣如粉,入伏火北亭汁匀和,入臼内杵一千以来,方用。固济相合,并足週回,唯务紧密为妙。合鼎上用铁关关定,切在紧密。候阴干,便取铅三斤于铫子内,铅化作汁,用小铁杓子抄于合足四面,候匀遍。又更消熔,熔铅汁,渐渐灌于鼎内,直至鼎满合上二寸以来。便选成合日,夜半子时起火,初六两,日加一两,至六十日满足后。药鼎冷定,用小铁凿子凿去黑铅,开合取药,真如金色,便入于乳钵内,研细如粉。

⑨[明]赵献可著,陈永萍校注:《医贯》,北京:学苑出版社,2005年,第173页。

四白头丹阳法

艮霄丹

《四壁柜硃砂》,其法能除风冷,漫暖骨体,悦泽颜色,久服无疾,延年益寿。

例表明,将硫熔成汁后添入水银研拌,再继续加热炒,将有“鬼焰”出现,而同样的反应物和反应条件,在其他道经对反应现象的记载中,将硫黄气体燃烧时的焰色反应描述为“紫焰”或“青焰”,如:

牙硝不拘多少,用防风、防已各五两重,熏锅了,投硝於内,捡成汁。以堵牙皂角子投内,不旋其硝已死,如尚旋走,再当熬之间药,令杖软如绵。

矾石五两 朴硝五两 玄精五两

◎伏火北亭法

《黄白法考》释《金华玉液大丹法》中“悬胎煮后控干”,根据《说文解字》:“控,引也。”谓控干是用布引去之,使药干也。

汞二十两,信二十两,同研末,以汞无星为度。旋入西朋五两,矾芷五两,二件同前药并研细,入水火鼎打茱萸头,一日取出,粉作棋子块,却用:木鳖、断肠菊、马蹄香、川椒,入水三大碗,将茱萸头悬胎煮一日了,却入砒匮,养火十四日,即倒取出,作匮用。

石硫黄一斤,明净者

汞一斤,药一分,于新铁铫子内,药置汞上,用茶碗子盖,固济。如法,安铫子于火上,专听里面滴滴声,即将铫子于水内淬底。如此十数度,其汞已伏。研砂如黑铅砂子,别入甘锅销毚,当为紫磨金。其于变化,不可具载。

内容摘要:陈国符的《中国外丹黄白法考》是最早研究道教外丹词语的专著,该书在词语解释方面还存在一些不足,本文主要从漏释词语、释义不确、误释方言词、臆改异体字、误释副词、句读有误等六个方面对其中的缺谬作一些补正工作。

硫雄各一两,鹤顶霜一分,同研入盒子。更以霜一分盖头,固济,入土釜内,外火五觔煅养之,加火半秤毁,伏火。此是纯阳二气丹也。

右细研,以米醉拌曝,一如四神丹法。

◎修羽化河车法

元人笔记亦见其义,如陶宗仪《南村辍耕录•金果》:“成都府江渎庙前有树六株……实如枣而加大,每岁仲冬,有司具牲馔祭毕,然后采摘,以刀逐个劙去青皮,石灰汤焯过,入熬熟,冷蜜浸五七日,漉起控干,再换熟蜜。”⑩

右件先将枯矾研烘热,研矾细,徐入信,略研细,入汞盐硝研,无星为度。带热匙挑入甘锅,令虚浮平正,以瓦盏盖口。先用姜和浓墨,刷盏底三二次,乾了。安锅口,用赤石脂无名异细研,以盥卤练打十分匀好,泥固锅外十指厚。做天盘,如升灵砂一般,火从微至着,候盏内汤沸滚,此是药升了,更放火猛,良久住火。候玲,盏底取药,作头子块,绢裹,先用羊蹄根及苗一处,捣取真汁,先滚一沸,取出玲令清,再澄清汁,入满缸内,将先包袅药,悬胎煮三伏时。取出,再碾前矾、硝、盐,於铁碾口碾细,一同又煅二日,候玲取出盏足药,再敲碎如前,用真单药汁煮三伏时,取出,每净骨一两重,用此药二钱重点之,雪白。

又方

已上四味,各六大分。

[北魏]贾思勰著,缪启愉校释:《齐民要术校释》 ,北京:中国农业出版社,1998年,第127页。

将前十两砒,研细如粉,以粉霜四两,银箔裹之,入合铺盖,养火三日,卯酉顶火各三两,日足取出,始可点化。溶杖子一两,先用好信豆大开面,次用死粉一钱,点之奇妙。如不以死粉点化,只为死粉匮养朱砂,朱砂西朋贴身,养七日,立可点化。如不以死砒匮点化,只为死砒匮养雄黄,亦以西朋贴身,养七日,可点庚。又以死粉养母砂,十四日成宝。如以死砒养母砂,七日成宝。

右三味祷筛醉拌,唯以水银霜覆上,更加盐花盖上,余更不异於四神丹,飞之五转。

先作泥球子,泥用黄丹、白土、瓦末、盐、醋溲。用蜡为胎,不得令有微?果。阴干,傍边安孔,去蜡更烧过。即取好光明砂研捣为末,以纸卷灌入了。用一大蚯蚓和球子泥,捣泥令烂,却固济孔子,待干。更打一铁钚子,安于铁鼎子中,安置镕铅汁入鼎中,其上可二寸已来。即以糠火养,长令铅软为候。如此一百二十日加火,取出,更于地上以火锻过,候冷出之。其药如青紫螺子,拣取黑末不中用者,分药一半,以青竹筒贮,用牛乳蒸五遍,三度换乳,乳皮堪疗黔黯。取出,入地坑子中三宿,细研,以粟米饭为丸,丸如粟米大。年四十,日一丸;年五十,日二丸;年六十,日三丸。其力更别,不得多服。治一切风,延龄驻颜,治炁益颜色。余者细末于甘锅中,用好黄矾一两,以砂末上下布盖,固济头,干了,灰火中养四十九日,以大火锻,候冷开,皆成金粟子。取鼠尾一写,鍮三两,用半分真庚,先于甘锅内熔引鍮,乃下三四粒子粟,便化为真西方也。

《朱子语类》,北京:中华书局,1994年,第149页。

草、艾、卷梧、地榆。

水银霜一斤 朱砂二斤 雄黄一斤

◎还魂丹歌

《云笈七签》卷六八“金丹部”之“九还金丹二章”引“炼汞添金出砂品第二”:“取汞一斤,石硫黄三两,先捣研为粉致于瓷钵中,下著微火,续续下汞,急手研之令为青砂后,便将入于瓷瓶子,可受一升,以黄土泥紧泥其瓶外,厚可二分,以盖合之,紧密固济,致之炉中,用炭火一斤于瓶子四面养之三日,瓶子四面长须有一斤炭,三日后更以文武火烧之,可用炭十斤,分为两分,每一分上炭五斤烧其瓶子,忽有青焰透出,即以稀泥急涂之,莫令焰出。”

硵不以多少,用若莲菜,一名慕菜,取自然汁两碗,煮硵砂,用绢帛包,悬胎煮汁尽。去绢包,入建盏内毁,用菜滓铺头盖底,煅得滓焦黑,取硵分胎烟了三黄,作匮用也。

金银各二两 胡同律二两,梼作末

◎金丹法

《庚道集》卷四:“用紫花益母草烂捣,取自然汁,煮硫半觔或一觔,不拘日数,试之无鬼熖或烟者方住。”

广德沈先生传华亭张道人

八神丹方

针砂一斤,硫黄四两,硃砂三两,白矾四两,盐一两。

陈国符先生是我国著名的道教研究专家,他撰写的《中国外丹黄白法考》是最早研究道教外丹词语的专著。该书列入《中国传统文化研究丛书》第三辑并于1997年12月由上海古籍出版社出版。笔者在阅读道教经典时,发现《中国外丹黄白法考》(以下简称《黄白法考》)在漏释词语、释义欠精准、误释方言词、臆改异体字、误释副词、句读有误等方面尚可笺释补正,故不揣固陋,略陈愚见,以就正于方家。

伏硫黄法

召魂丹方

◎修金碧丹砂变金粟子方治一切风,延龄驻颜,治万病,兼化宝

《黄白法考》:“《诸家丹法》卷五第十一页《葛仙翁紫霄丹经内伏火硫黄法》:‘将皂角子不蛀者三个,烧令存性,以钤逐个入之。’按钤误,应作铗或夹。”

第三制砒粉法

凌霄丹方

光明砂一两一分,阳起石、磁毛石、紫石英、自然铜、长理石、石亭脂、雄黄已上七味,各三大两。

《四库全书存目丛书•经部》第188册,济南:齐鲁书社,1997年,第661、554页。

出血药杖子,以十两,先用生荸荠一觔,杂杵千百下,却取出入甘锅,溶成汁了,却搅作珠子。次用生盐少许,白善粉些少,用盐卤拌匀令湿,入甘锅内,溶自在,令红待火过,取出洗净,再入甘锅内,烹成汁,上面成赤油,下面成清水,拨开油壳,用倾在条帚水中成珠子,却用去黑药搅去黑药。

飞雄 雌黄等二物各十两

光明砂四两,拣取如皁荚子大者,爪州黄矾半两,已上取三年米醋拌,细匀如泥,将用一一裹其硃砂,待干;别取上色西方半两打作薄,剪作小片子,更裹砂子;然后取武都上色雄黄一两,曾青一两,细研,以左味煎,以胶调,将雄、青末,捏成小饼子,将裹前砂,待干;捣盐醋为胶泥,更裹一重;总了,直待干。用真铅为柜铅则别有法。更烧三遍出,寒之,乃捣筛如法。取铅银六两,打作合子,其合子须相度。处口拒,深下二寸四分,深广上一寸二分,即取真铅铺于合底,可二分,即排砂如莲子样,更以真铅盖,更铺砂,重重取尽了,即以真铅盖,却取满合,却先打银束子束定,六一泥固济,待干。取五斤盐,用消石炼过两度了,细捣筛。取铁鼎可容得前合稍宽者,实其盐,捣作陷合处,是为外柜。以盐镇持了盖,却铁筋贯定,固济待干,掘一地炉,深一尺六寸,阔一尺四寸,以马通火,糠火烧四十九日。开鼎,以铁筋拨盐柜看银合柜变为金色,即去火取出。如未,更烧七日取。待冷开合,剥下黄矾及雄、青,留著。取一粒细研,水银二两于铛中微火,取药半豆大糁上,便干,锻成宝,且惜莫用。

旋走、旋煅、旋入、旋倾等。

结煅粉霜丹阳换骨法

右以前丹飞经三转,并出之,不须出毒,直细研便丸,每内五丸,薄以绵裹其生丹,治疥癣、丁疮、内瘫、久痪痔、蛇咬、牙疼,悉用之。

木香 肉豆蔻 鹿茸如干柿者 肉桂

按:《黄白法考》误将“簁”作“蓰”,再加上句读有误,从而导致释义错误。《太清经天师口诀》的原文是:“赤釜者,土釜也。作法:取鸡府土赤黄色者,细末,绢簁,蒸之。从旦至日中下之,取薄醋和之为泥,捣之令熟,以作土釜。”

雄黄一两,打成块,用冬青自然汁煮一伏时。次用熏甘锅子,入药于后。

右已上更别梼碎,准前布置覆藉,更飞经数转始好

关于“鬼焰”一词的含义,除了《黄白法考》所释“有烟之火焰”外;另一种解释出自于《中华道教大辞典》,该辞典解释“鬼焰”为:“因燃烧不充分而产生的带有黑烟的火焰。”⑤笔者以为两种说法都值得商榷。

第一先制杖子法

右取水银,铛中着火暖之。别铛镕锡成水,投水银中,写於净地中,自成白银饼,取银梼碎,研厅罗之。

《黄白法考》依据《九丹诀》中“熔出作铤”,《诸家神品丹法》中“泻作挺”以及《集成》卷一之“同炌作锭”,认为“挺”、“锭”是“铤”的假借,同时据《广韵》:“锭,豆有足曰锭。”(第284—285页)

开通钱五十文,润好者,放甘锅内,灶成汁。次下制矾,用瓦作指头搅之,候汁清莹,先用酸董二碗,柿漆一盏,相和煎令滚热,倾在匾桶内,中心安砖一块,勿令汁过满砖面,旋旋倾杖汁於砖上,令自投水中,即净软可爱。

右祷筛细研醉拌,一准前四神,唯以朴硝盖诸药上,异於四神,飞之七转。

《黄白法考》:“《太清经天师口诀》‘蓰蒸之’。《集韵•上声纸韵》:‘蓰,物数也;五倍曰蓰。’”

出骨法

楚泽先生编

《太清石壁记》卷上“太一小还丹”:“水银一斤,石硫黄五两,右研石硫黄为末,以白厚纸承之……又先以水银下瓶子中,微火温之令暖,又取一铛子镕硫黄,令如水,倾水银瓶子中搅之,少时,待冷,水银便如碎锡,可以为块,遂以前盏子盖之,还用前泥密固济,下炉中,即以微火傍瓶四边炙之,令固济处干,炉渐热,加火初文后武,令称瓶上火色紫焰出时,声动,其火令心虚。”

右各等分煮一日,如沸,用纸灰汁点下,要一钱点银为庚。

三使丹方

一、漏释词语

以信十两为末,一处研匀,入沙罐内,用水鼎打一盏水,大沸为度。候火消,次日取出,色如银,可以作匮,立可点化。

朱砂二斤,先研作末,细绢罗七褊绛矾一两半黄矾一两

⑤胡孚琛主编:《中华道教大辞典》,北京: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1995年,第1353页。

砒一觔,细研,以萱草捣细,拌水煮三日,取出焙乾,入水火鼎,升一日,取出,用卯酉火二两,养七日。后加火,又养七日,以无烟为度。却将生砒二两踏入,又二两踏,又每踏七日,一次踏至四两生砒,始匮方灵,可养白灵砂。先踏了砒之时,入水银贺二物在中间,方灵,始可养粉霜。

刚铁一百斤

《庚道集》卷三:“先溶开硫黄作汁,次下汞,却以铁匙慢火炒,或成块,用柳木槌碾令细,再于慢火上炒,切不可令烟熖,如觉有黄烟起,急取銚离火。”

大戟、羌花、远志。各等分,以朱砂一两,成块有墙壁好者,将药为厅末,炒朱,先煮用药三两,煮一伏时。却用前药炒焦.了,吹去灰再炒。如此三度取出。将砂子研细,入.蜜和成一块,用帛包了,捏匾入盒子内,用四白头匮铺底,中放砂子,上用匮药盖了,将盒封固,入灰缸,养火二两顶火,四边些小远,养一昼夜取出。研细,添上银母五钱,依前法,又养一昼夜,取出研细。再将好花银甘锅溶开,钤出玲定成一块,蜜内滚了,放於盒内银上,掺上前养了朱砂,次固济了,再入灰缸,养火三两顶火,四边少插火,养一昼夜,取出,剥下宝了,与粉霜一两相和了,再入灰缸砒匮内,养火五七日,以一口日为则,取出点化。

朱砂 雄黄 石硫黄 磁石各五两 水银一斤

六、个别地方标点有误

右等分为末,用桑灰汁、藕液一处拌匀了,除了一半,甩一小半煮一伏时,出又用银箔包了。上再用前件药,租与藕液桑汁相和一块,却将银箔包了粉霜上,再用绵帛裹定。

太清石壁记卷中

《庚道集》卷六:“将煮了硫入内瓶底,用灰一两上盖顶,时时添上灰,时抄一两匙添,才觉黄烟起,便抄用水三十觔作五次添。”

川椒 苍木 川狼 毒川 练子 石韦 紫背虎耳

右先以锡置铛中,猛火销成水,别温水银,即令入锡中搅之,写於地上,少时即凝白如银。即以盐二斤和锡,梼之令碎,以马尾罗重罗令尽,即以玄精末及矾石末和之,布置一依四神。唯以朴硝末覆上,用文多武少火七日夜,其霜如芙蓉生,在上甚可爱,取得霜更研。

道经中的“控”当为一方言用语,在北京官话、胶辽官话和陕西北部的晋语中“控”可表示“沥”的意义,如“捞面得控一下儿水”,“涝过的米要把水控尽才能上碾子压”等。

粉霜六两 础四两 用地肤子 车前子 五倍子 白附子 韭子 川练子 松子 诃子 楮实子右等分为庞末,将砒粉入铁跳子,用束流水煮一日,炒乾,入水鼎打升,用炭十五觔,打一日。寒炉取出,来日再煮,再炒,再入鼎,再打一日,取出。每用一钱,点骨一两。将骨头打碎,作母匮,每一觔养灵砂四两,用火二两顶火,养三日,加至四两,又四日足。寒炉取出,去母,将灵砂入甘锅,用硝盐等药提之,将灵砂四六三七对母,大妙。

水银一斤 锡十二两

责任编辑:王海廷

四白头为匮养白砂子

饵朱砂法

其次,从异文来看,“鬼焰”并非“有烟之火焰”,而是指青色或紫色的火焰。例如:

砒匮养煅粉霜又养白灵砂茱萸头作匮用

流珠丹

笔者以为,“固济”本应作“固际”,“济”当为“际”的音近假借字。“际”的确如《黄白法考》所言的“上下釜相合之缝”,如《黄帝九鼎神丹经诀》卷一:“以六一泥涂釜口际会,无令泄也。”(18/796/上①)又如《太清经天师口诀》:“又云:覆以赤盐,封以六一炼丹者,当以铅丹和大醋为泥,捣千杵,以涂土釜口,即以赤盐盘盖之,重以铅丹泥泥其会际,令密,阴干十日。”

煅雄黄法

死硵砂

白矾二两,好明净者为末,酸浆草末二钱,同矾拌匀,候灶杖子成汁,逐旋下杖子汁内,用瓦指头搅之,候汁清莹,倾投前桶内砖上。

以明亮信,先劈作头子块,用绢袋包定,以桔梗浓煎汁,入沙钵内,悬煮三伏时,取出已死。

毁三黄匮法

硫黄不以多少,入甘锅子内,用微火煅,候有鬼焰起时,用桦树叶自然汁滴之,候伏无焰。次用叶滓塞锅口,用火煅红,取出作匮子用也。养朱雄雌硫母砂,作匮养之。

四神匮

升砒朱粉霜硵点化法

硫黄四两,用田字草、菠菜二味等分,捣汁五六碗,将硫为砂子细,用帛包悬胎煮一伏时。取出,入合子内,上下用草滓铺头盖底,先养火三日,要内面草乾。次以三觔火一煅,取出,将梅核砂以醋湿掺,养末在上。次以入砂子合定,以线扎外,以五倍、天南星等分为细末,蜜调球核。又用六一泥外固,候乾,入文武火内,煨一二时辰,取出过法。先将锅子於炉内烧半红,次下砂子,次硫黄末一钱盖砂子,候物化。再下一钱,候化再下一钱,急扇火候,化入硼砂,少许如见物莹净色,倾下宝也。

硫一两,以艾灰二两同研,入甘锅中,上以寒水石末盖紧筑,进火三觔。候玲取於纸上,同水一碗淋澄清者,再以艾灰二两伏了,再以水淋,候乾研之,可以点化。

右为细末,先用紫草一条瓶中,然后入药末齐瓶口令宝,瓦陀儿盖口,铁线绑定,擂丸和赤石脂固口缝,羊蹄根和泥乾了,三两火,恋阴冷气了,煅加至三觔火煅,一钱点一两,白如雪,出血,去黑晕,然后点化。

第二制矾法

丹阳术

右等分为末,熏锅子令烟厚,入雄黄在内,上用药末盖头,用慢火煅锅红为度。取出候玲,打破锅取雄,用鹅脂煎二时辰,每银一两,用黄一钱,作三次点下,成赤庚也。

杖熔汁了,死信、白矾、卢甘石、死硝,一并研匀了,挑入锅杖汁中,令沸镜面。并豁无云翳,再衰再投,又用新瓦於中,又惹出赤血,候血尽镜面开无云为度。每一两赤熟铜,诤取五六钱方好。

叶子、雌黄、水磨雄黄、舶上硫黄,研极细。用苦酒和为块。昆仑纸包。防风、黄苓一两半,羊蹄菜。即非羊蹄,乃鹿蹄菜是也。右二味同蜜,捣为膏子,裹之令褊。次用千针草取汁,盛缺字叶根、盐同捣,黄泥固济。如无,用韭菜、地上蚯蚓粪,亦可。固济厚半寸许,令乾。座於地上浅坑子内,灰抱之,一发用火三觔,煅尽三分,再用火毁尽,用玲灰庵之,候玲为度,任用。

每一两,以醋墨纸裹,以五方草铺盖头,用硝石蛤粉固缝,方以竹叶灰和盐泥,为合之外固,用半觔火养二度,再加火五觔,煅尽为度。

养粉火候

河车 川椒 姜汁 地丁 藕汁

硫黄一两 麻黄一两 大戟二两

砒、粉霜、硼、硵、朱是也。作匮养粉银一两,点二十四两为宝。

毁硫黄法

煮药煮匮头

草伏三黄功,深知造化通。神仙传妙诀,归入道心同。

贺煎化作水,用白胶香少许,搅贺中荷自清,却入水银。但以砒五两,入三两贺,九钱重水银,以此为等分,均入砒匮中。

佛座草 子粟草 谷精 山孤 地榆 胡孙头草 鬼芋

一日二日三日四日,各一两。五日六日,各一两半。七日,二两。

外固济药:大戟、当陆、威灵仙、大黄、黄连为末,藕桑汁和作块,又用逐块包了,炒焦,再换,如此数度了,时入甘锅。部用煎煮草药查铺盖,又黄丹、陀僧粉、死硝研细上,更用藕汁桑汁和大黄等作饼盖,固济了,煅成一块,打碎用之。

制础粉丹阳法

伏硫黄法

本文由德赢vwinac米兰发布于资讯,转载请注明出处:古典文学之云笈七签,太清石壁记卷中

关键词:

  • 上一篇:没有了
  • 下一篇:没有了